李新宇:警惕“自我批判”的陷阱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82 次 更新时间:2008-09-30 12:02:44

进入专题: 自我批判  

李新宇 (进入专栏)  

  看到我们由于缺少坚定性而导致的对历史责任的放弃,看到我们由于不坚强而对强势所表现的屈从,但是,知识分子没有必要代人受过,不是现代知识分子犯下的过错就不应该让现代知识分子承担,各种假冒伪劣不能都记到“现代知识分子”的账上。

  

  四

  

  知识分子不应拒绝自我反省和批判,但与此同时,却应该警惕来自非知识分子立场的攻击和劝降。

  知识分子的自我反省和批判应该警惕两种思潮的影响:一种是新保守主义,一种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后现代主义。从保守的立场上对现代理性和启蒙精神的抵抗我们早已熟悉,应该警惕的是它的变种。面对以利奥塔等人“知识分子死了”的宣告为理论支持而又充分中国化的后现代主义,我们有必要思考两个层面的问题:一、即使承认西方的后现代理论,知识分子死亡之日应该是后现代社会来临之时,而中国的现代化还迟迟难以着陆,因而知识分子之死还有一段距离。过早地敦促知识分子死亡,消灭知识分子的精英意识,这种后现代的抹平术带来的只能是以大众为标准的文化平面。二、即使后现代来临之后,知识分子是否必然死亡也是值得怀疑的。关于知识分子之死,不过是西方已经退化的知识分子对责任的一种逃避。我不想过多地指责利奥塔和福柯等,但我怀疑他们对知识分子责任的逃避所显示的只是西方一部分知识分子的人格退化。

  同时,考察其思想源,后现代主义虽然以最新的面目出现,却仍然难以掩盖其中灾难与邪恶影响的痕迹。世纪末世界格局的变动预示了制造各种灾难的邪恶已经走向末路,人类有理由对前途表示乐观。但是,面对西方一些所谓批判的知识分子,我们却应该抱有足够的警惕。那种对人类文明健康主流的吹毛求疵的态度,那种在疯子、囚犯、性变态基础上形成的思想,那些60年代从中国出口欧洲而又在90年代转内销的极左思潮,没有理由得到我们的信任。包括“知识分子死了”之类的叫嚷,都往往是有根据的,因为事实告诉我们,真正的知识分子在西方仍然大有人在。

  我不否认被概括为“后现代”的文化现象,但我怀疑被称作“后现代主义”的思潮对人类文化发展的作用。文明发展中常常出现破坏者,它所生产的往往不过是有害而无益的文化垃圾,并不能够代表知识分子的批判精神。因为自己没有能力承担知识分子的责任而宣布知识分子已经死了,因为自己的精神和生活都极不正常而宣布知识分子不具有理性,这是不算数的。已经从知识分子中堕落或背叛出来的人代表知识分子发布自杀宣言,不应该是有效的。中国的知识分子要进行自我批判,不能不首先注意审查自己所借用的武器,这大概也是一种必须的“知识批判”。

  

  1998年7月 曲阜

  原载《粤海风》1999年第1期

  ──────────

  注释:

  [1][2][4]邵建《知识分子自我批判的意义》,《作家》1998年第3期。

  [3]陈思和语,见《文学报》1995年12月21日。

进入 李新宇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自我批判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和文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109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