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宏祥:透过王莽与辜鸿铭看中国古代历史中的人文精神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62 次 更新时间:2007-05-29 00:33:01

进入专题: 王莽   辜鸿铭   人文精神  

王宏祥  

  如果1700多年后的亚当·斯密如果知道了这一切的话,他也会发出由衷地赞叹。

  辜鸿铭又是谁。辜鸿铭(1857-1928),字汤生。他的一生可以概括为:生在南洋,学 在西洋、婚在东洋、仕在北洋。他生在马来西亚,有二分之一的中国血统。他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倒读英文报纸嘲笑英国人,说美国人没有文化,第一个将中国的《论语》、《中庸》用英文和德文翻译到西方……俄国的托尔斯泰、法国的罗曼·罗兰、英国的毛姆、瑞典的勃兰兑斯、印度的泰戈尔、甘地等都与他有来往,他在20世纪的西方有非常大的影响。他的代表作是《中国人的精神》,又名《春秋大义》或《原华》。很多人对他的了解都是从他的“茶壶论[2]”开始的。

  当年蔡元培先生主理北京大学期间,曾邀请辜氏到北大主讲英文诗课程。一次,辜鸿铭梳着小辫走进课堂,学生们一片哄堂大笑,辜平静地说:“我头上的辫子是有形的,你们心中的辫子却是无形的。”当时北大特设教员休息室,来早了或课讲得累了,辜鸿铭也会到教员休息室坐坐。北大聘请来的外国学者,无不知道他的大名,每次见面,执礼甚恭。但他却毫不客气,见到英国人,用英语骂英国人;见到德国人,用德语骂德国人;见到法国人,用法语骂法国人,挨骂的个个心服口服。由此可见,辜氏确实有才。

  可惜的是,辜氏的思相极端保守,这个看似不是什么重要毛病的毛病却成为了辜氏学术思想一道致命的硬伤,使其终究未能跳出封建专制思想卫道士的宿命。

  从他的著作中可以看到的的思想轨迹。他在《中国的皇太后——一个公正的评价》[4]一文中是这样描写慈禧的:

  刚刚去世的中国皇太后,是为世人所公认的伟大女性,她具有一切伟人所共有的品质——纯朴。……因此,如果说世界上非有一个既具有高尚的灵魂,又不失赤子之心的伟大女性,那么她就非中国刚刚故去的皇太后莫属了。

  对于一个不了解中国历史的人,很有可能因此而认为慈禧是一个母仪天下,像圣母玛丽亚一样伟大的人物。可是,对于中国近代历史稍有常识的人都知识,慈禧可是最不省油的灯。

  这就是真实的历史。

  

  如何走进真实的历史

  

  真实的历史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它不因编纂者的个人观点而发生改变。但是,由于历史必须要通过编纂者手中的笔,才能通过史书这一载体流传下来。在这一过程中编纂者或者统治者的观点不可避免地要影响到历史的真实性。真实的历史就像一件精美绝伦的文物,历经岁月的沧桑使其早已没有了往日的光华。有的甚至被厚重的泥土所掩埋,使我们无从寻觅。怎样才能让真实的历史拨云见日,让它重现昔日的光华?作为读者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观点对审视历史,才能从历史中汲取到有益的养分,这不仅是方法论的问题,更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

  受中国传统哲学及宗教思想的影响,中国的历史及中国人自己一直把人看作自然的一部分,视人为草芥、动物和工具,是可有可无的。而人本主义的传统却把人看作单个自由的人。上帝不是自然的一部分,人也不是自然的一部分,而是作为造物主的拯救对象而与自然对举。在封闭的农业宗法制度下,单个人的生活轨迹被预先规定好了,在传统中国里人类只是阳光照耀下无人知道的小草。在人本主义的观念中,人是希望的存在,是充满未来的存在,不受过去的传统束缚。人享有免除自然现行的辖制的治外法权,即不受自然必然性的束缚。总之,一句话,人是宇宙中最重要的存在。当我们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很多历史的迷团就已变得豁然开朗了[9]。

  我们再回头来看王莽。王教授义正言辞地说,王莽不仅外戚专权,还篡位谋国,是不折不扣的乱臣贼子。当王教授掷地有声说这番话的时候,我一直在想王教授会不会在说完之后立即匍匐倒地,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以此来表明他对大汉王朝的无比忠心。可王教授居然没有这样,使我觉得有他的表演有点不太完美。虽然王教授因为掌握了绝对的话语权而表现得是那么的自信,并且代表了几千年来大多数正统“史学家”的观点,但笔者对其观点还是不敢苟同。原因如下:

  第一,王教授说王莽谋取了刘家江山,所以是二臣。以此观点来看,中国历史上夏、商、周、秦、汉、三国、两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十国、宋、辽、夏、金、元、明、清这些朝代的开国皇帝又有哪一个不是乱臣贼子,窃国大盗呢。唐朝的李渊父子、宋朝的赵匡胤也同样是身为臣子,夺主江山的,所有这些又人该当如何论断呢?刘邦、朱元璋这些奴才抢了皇帝位子的,更是该下地狱,永世不得超生。按照“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传统,这些乱臣贼子的后代也全不是什么好东西。事实也是如此,在每一个王朝内部又有几个皇帝的皇位不是是通过弑父杀兄夺来的。由此看来,王教授在《百家讲坛》上讲的内容大都是些言不由衷的话,满口的仁义,肚子里的东西可就没那么光彩了。

  第二,在中国过去几千年的历史中,一直没能跳出“以暴易暴”的思维怪圈。任何一个王朝的更迭,都要以无数的生命,以及社会生产力遭到极大的破坏为代价。从夏王朝到清王朝的建立,无不如此。社会中下层的人民在水深火热中挣扎的时候,还要遭受战火的蹂躏,其苦难程度是可想而知的。以汉王朝建立前的楚汉之争为例,“长平一战,眼睁睁九十余万将士阵亡;彭城半天,血淋淋十万联军丧命;项羽一夜,活生生坑杀二十万降卒;垓下决战,痛煞煞拼死十余万生灵”[5],在当时人口并不太多的情况下,这样的死伤数据是非常惊人的[3]。孙子曰: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也。难道王教授觉得王莽只有振臂一呼,像洪秀全一样的,杀遍半壁江山,死伤无数之后才能做皇帝吗?因为在王教授的眼里,死点人是算不得什么的,尤其是战争中死的人都不是王公贵族,无所谓的。对于这个问题,也许再给王教授60年的时间他也没有法理解这一点。另一方面,从中国几千年的历史规律来看,大凡这种时候,王莽不出来争当这个皇帝,也会人其它人会出来争这个位子。从个人主观的角度来看,我们应该很庆幸是王莽而不是洪秀全更不是张献忠来当了这个皇帝。

  第三,纵观历史,在中国有文字记载的3000多年的历史是,通过暴力推翻一个旧的王朝建立一个新的王朝,之后新的王朝又重蹈旧王朝的老路被推翻,周而复始,许多人对此可谓乐此不疲。一个新的王朝取代一个没落的王朝,每一次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这些代价换来的新王朝是否真的有进步意义,其带来的进步是否大于建立它的代价,都是未知数。即便是这样,暴力仍然大家共同追求的主要目标。因为代价虽大,搞不好要诛九族。但由于回报更高,所以无数历史赌徒还是会试着去博一博,说不定就能当上皇帝。相反,在一个王朝的内部,通过改良的方式来促进社会的进步这种手段却很少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在中国三千年的历史上,真正意义上的改革只有春秋战国时代的李悝变法、吴起变法、商鞅变法,宋朝的王安石变法,明朝的张居正改革,以及清朝的戊戌变法。和革命的次数相比,中国历史上的改革实在是少得可怜。在这些变法中,清朝的戊戌变法属于特例,在此不做过多分析。仅从其它几次变法的情况来看,没有哪次的力度及深度能与王莽的新政相提并论。如果说几次改革都是从统治阶级的立场出发的话,那王莽的新政更多的是从普通百姓的角度出发的,很有些无产阶级革命的意义,这是它与其它最大的不同,也是它的伟大之处。如果这次改革能够成功的话,对后世的影响将是不可估量的。在公元10年前后就能有这样的思想和迫力的人,应当受到我们的敬仰。

  我们不妨来看看其它人对王莽的评价。胡适提出了一种赞赏他的意见,称王莽是社会主义者、空想家和无私的统治者,他的失败是因为这样的人过早地在中国出现[6]。克莱德·萨金特认为,前汉气数已尽,中国需要一个王莽。但是由于鲁莽地推行他的思想,他得罪了所有的人,引起了反抗,结果使他毁灭[7]。看来并不是所有人对王莽都是全盘否定。

  第四,按照常人的思维,当上皇帝当务之急是巩固统治,其中最核心的当属收买人心。而王莽显然是一个非常不善于玩弄权术的人,和汉高祖刘邦、汉武帝刘彻相比,他在政治上太幼稚了。他所推行的改革,都是冲着地主阶级去的,这些人肯定要造他的反,这是导致新政失败的根本原因。所以周谷城这样评价说[8]:

  莽的新政,大抵完全失败了。其所以失败的原因非常简单,即豪民富贾,勾结县令;对于新政,阳奉阴违。其甚者且乘机获利,假新政之外,行自肥之实。这事很寻常。凡欲解决危机,而政权不在贫民之手,其结果必然是这样的。

  由此也可以看出,王莽远算不上“阴谋家”,到是那些以学术之名,行封建复辟之实的人才是真正的“阴谋家”,不管他是有心的,还是无意的。

  再来看辜鸿铭。辜鸿铭和王莽不一样,王莽是做了好事,不为大家所理解。而辜鸿铭也没做什么好事,但非常善于利用自身的影响蒙蔽别人。还好他兜售的那些东西在国内没有市场,不过是嘘弄一下老外而已。为什么他能嘘弄老外,原因有二,一则他嗓门大,想听不想听的都得听;二则老外对他所说的也没有辨别能力,所以就自觉不自觉地接受了他的观点。从根本上说,辜氏的价值观的核心是反人性的。

  伪科学无处不在,我们只有提高我们自身的鉴别真伪的能力,才能有效在浩如烟海的历史知识中找到真正有价值的宝藏。

  

  参考文献

  [1] 林贤治。五四之魂。

  [2] 顾准。基督教、希腊思想和中国的史官文化。

  [3] 周谷城。中国通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年。

  [4] 辜鸿铭。中国人的精神。海南出版社,1996年。

  [5] 编剧李莉,导演石玉昆,主演陈少云,安平。成败萧何。上海京剧院。

  [6] 胡适。1900年前的社会主义皇帝王莽。皇家亚洲学会华北分会会刊,1928。

  [7] 萨金特。王莽。

  [8] 周谷城。中国通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年。

  [9] 安希孟。现代基督教哲学与神学中的"希望"和"未来"。

  --------------------------------------------------------------------------------

  [1]修昔底德(公元前约470-400)是古希腊杰出的历史学家,伯罗奔尼撒战争期间,他曾一度任雅典将军。伯罗奔尼撒战争是古希腊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同盟与海上强国雅典之间的争霸战争。修昔底德以他亲身的经历和访查,详细记述了这次延续二十七年之久的战争。

  [2]茶壶论的基本意思是,因为他强调男人要纳妾,女人要缠足,所以有人问他既然男人可以纳妾,女人为什么不可以同时嫁给几个男人?辜老夫子的回答是:一个茶壶可以配多个茶杯,但有谁见过一个茶杯配多个茶壶的?

  [3] 据公元2年汉朝的人口统计数据,当时的总人口约5770万。

    进入专题: 王莽   辜鸿铭   人文精神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456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