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红:董仲舒与汉武帝:儒政关系中的君臣离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5 次 更新时间:2022-10-07 22:48:27

进入专题: 董仲舒   汉武帝   大一统   儒家  

邓红  

   再就是董仲舒的思想本身有许多和汉武帝志向的绝对皇权制度不相容之处。他说:“受命之君,天意之所予也。故号为天子者,宜视天如父,事天以孝道也。”【23】认为受命之君获得统治人间的合法统治权,所以具有了独一无二的权威,号称“天子”;反过来也要求他们“视天如父,事天以孝道”的话,就是将儒家伦理道德强加于皇帝,要求他们匍匐在“天”的脚下,这分明是儒家理想化的强求,对于皇帝尊崇的地位、显贵的面子和至高无上的权威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最多只是由皇帝兴趣来了时封禅,将皇帝即位的消息告知上天,感谢上天带来泰平而已。《史记·封禅书》张守节《正义》解释曰:“此泰山上筑土为坛以祭天,报天之功,故曰封。此泰山下小山上除地,报地之功,故曰禅”【20】。所以自秦始皇汉武帝以来的历代皇帝对天的态度只是封禅,建立天坛加以祭祀,却从不将天供奉起来顶礼膜拜,更不可能“事天以孝道”了。

   最后是他那著名的屈君伸天论。董仲舒说:“故屈民而伸君,屈君而伸天,《春秋》之大义也。”【24】“屈民而伸君”就是说臣民要绝对服从于君主,也即“君为臣纲”,这并非先秦原始儒家的思想,而是董仲舒屈就于皇权专制制度而发明出来的理论,可谓儒家的政治化。以此为前提讲“屈君而伸天”,则是说君主要服从上天的意志,按照天道行事,也就是要专制的皇帝匍匐在儒家伦理道德之下。说是如果不这样的话,“天”就会以“灾异”来给予儆戒、惩罚。对于已经被赋予绝对权威的皇帝而言,“屈民而伸君”是可以的,“屈君而伸天”是万万不可能的。这样做的用意最多只是用天意来儆戒皇权,劝谏君主不要绝对作恶而已。

   诸如此类近似于儒家圣王理想的要求在《春秋繁露》里面还有很多,譬如“是故王者唯天之施,施其时而成之,法其命而循之诸人,法其数而以起事,治其道而以出法,治其志而归之于仁。仁之美者在于天。”【25】一个“唯”字要求专制的皇帝每一个行动都符合“天道”,而什么是“天道”的解释权却掌握在儒者那里。“天常以爱利为意,以养长为事,春秋冬夏皆其用也。王者亦常以爱利天下为意,以安乐一世为事,好恶喜怒而备用也。”【25】欲使皇帝成为“常以爱利天下为意”的谦谦君子。他在《对策一》中还说:

   王者承天意以从事,故任德教而不任刑。刑者不可任以治世,犹阴之不可任以成岁也。为政而任刑,不顺于天,故先王莫之肯为也。【26】

   王者秉承天意来职掌政事,所以应该任用德教而不任用刑罚。刑不能任用来治理社会,就像阴不可能完成年岁一样。执政而任用刑罚,是不顺从天意,所以先王没有肯这样做的。对此汉宣帝却直言:“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奈何纯任德教,用周政乎!”【27】表明汉朝的统治是王霸杂糅,刑德并用,不可能采取单纯的德教仁政。

   四、时乖命蹇的原因分析

   有了上述三章的解读,我们就可以开始来思考为什么董仲舒对策有功却没有得到汉武帝的重用这个历史之谜了。

   首先想指出的是,“重用”不知是个什么概念。如果非要当上三公丞相之类才算“重用”的话,董仲舒一生只当了两次地方郡国相,当然算不上。这似乎是和同时出山的公孙弘拿来作比较,认为公孙弘当了丞相,而董仲舒没有当上,当然可以说董仲舒没有受到“重用”了。但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我们这里不妨将董仲舒和公孙弘比较一番。建元元年(前140),公孙弘和董仲舒一起应招贤良文学士之时,时年六十,也没有受到什么“重用”。据《汉书·公孙弘卜式兒宽传》,公孙弘最先任的职务只是“博士”,出使匈奴,没有什么成果,被免官。元光五年公孙弘对策受到汉武帝的欣赏,再次出山,任博士,待诏金马门。后又出使西南夷,受到汉武帝的欣赏,任左内史,也就是一名地方官。到元朔二年(前125)担任御史大夫,元朔三年(前126)才任丞相,此时已经86岁了。

   相比而言,董仲舒建元元年(前140)时的年龄,如果前198年至104年作为生卒年的话,是年董仲舒58岁,小公孙弘2岁。对策后马上被外放当上了江都国相,起点不谓不高,至少高于公孙弘的“博士”。但是在董仲舒担任江都国相期间,很快被“废为中大夫”,又发生了议论辽东高庙、长陵高园殿火灾被告状的事件。此事证明董仲舒在建元六年前后已经当上江都国相那样的大官,只是自己不谙世事,把事情搞砸了,好不容易才保住脑袋,却再也不敢议论灾异。董仲舒再次出仕任胶西王相,应是公孙弘任丞相期间的元朔四年(前125),时董仲舒约73岁,小心翼翼奉侍胶西国君四年后告老还乡。作为一个犯有前科的人,侍奉的又是个“纵恣”之君,又有猜忌嫉妒刻薄的丞相公孙弘虎视眈眈,他不可能再有上升空间了。

   儒生大多迂腐空谈大道理,而对处理具体的事情没有什么价值,或者说没有处理具体事务的能力或经验。这是春秋时代诸侯对儒家学说的一般评价,也是后世人们对儒家思想的普遍看法。

   如上所述,汉武帝时代人才济济,“汉之得人,于玆为盛!”汉武帝用人不拘一格,“博开艺能之路,悉延百端之学”。然而一个人才成长需要有一个过程。我们认为,汉武帝时代人才济济的原因,除选才之外,善于锻炼培养也很关键。作为一代雄主,深谙用人之道的汉武帝,既然要采用“儒雅”之人,当然知道儒生“迂远而阔于事情”之通病,所以在使用时,公孙弘、董仲舒、兒宽三人都同样地被外放到基层或外地去磨练,这叫“州郡察吏民有茂材异者,可为将相,及使绝国者”28。公孙弘、兒宽起步时“使绝国”、董仲舒外放“为相”,看来都不是偶然的。这样的解释似乎比较合理一些。《汉书·循吏传》云:

   孝武之世,外攘四夷,内改法度,民用凋敝,奸轨不禁。时少能以化治称者,惟江都相董仲舒、内史公孙弘、兒宽,居官可纪。三人皆儒者,通于世务,明习文法,以经术润饰吏事,天子器之。仲舒数谢病去,弘、宽至三公。【29】

   可见当时是董仲舒、公孙弘、兒宽并列,三人都才华横溢,受到了汉武帝的器重,而且董仲舒这里的排名还在公孙弘前面。只是董仲舒仕宦途中遭受挫折,“数谢病去”,没有位至三公,甚为可惜,但这一切却怨不得别人。

   之所以这样详细地将董仲舒和公孙弘他们加以比较,是想说明这么几点。

   其一,董仲舒第一次任职时就被任命为江都国相,起点很高,至少高于公孙弘,更高于兒宽。江都国原为广陵郡之一县,即旧吴王刘濞的领地,管辖三郡五十三城。汉景帝三年(前154)刘濞为首发动七国叛乱,失败后吴国被改为江都国,由汉景帝之子刘非(前168―前128)接任,即江都易王。可见江都国在当时是一个很重要的封国,且国相是皇帝直接派任的行政长官,掌握实际权力。而刘非在当时算是一位有能力的诸侯,虽然骄横,对董仲舒却是敬重有加。

   其二,作为“儒雅”级别的人才,董仲舒不可能一步登天、乘直升飞机直接就任丞相三公之类。从公孙弘的履历来看,要被拔擢为丞相,受到所谓“重用”,在那个时代必须要有外出使边疆,内担任朝廷官僚,下担任地方官员的履历,最后才能上升顶层。兒宽也是一个阶梯一个阶梯逐步升上去的。只有董仲舒半途而废,遭受挫折。

   其三,董仲舒担任江都国相也是重要的经历,如果没有那场议论灾异的风波,说不定也会受到提拔。而我们前面已经提到过,董仲舒在性格和知识结构上有着一定的先天缺陷,再加上一出仕就犯了随意议论灾异的错误,保住脑袋已经谢天谢地了,这也算是运气或官运不佳吧。这样也就不难理解为何晚年回家教书著书的董仲舒,虽未被重用,但武帝在进行重大决策时一直派朝臣前往征求他的意见这件事。董仲舒一开始是被当作“儒雅”人才加以登用的,虽然途中出了妄议灾异的错误,但毕竟还是有真才实学的。前面已经说过,与董仲舒相比,同样研究春秋学的公孙弘在学术造诣上就不如董仲舒。董仲舒的著作甚多,是当时最知名的学者,不但献上《贤良对策》,还有《汉书·五行志》记录的《春秋阴阳》载入史册,更有《董仲舒百二十三篇》(可认为就是《春秋繁露》)一书传世,在法律方面也是专家,撰有《公羊董仲舒治狱十六篇》(《汉书·艺文志》),善于“《春秋》决狱”。

   总而言之,在汉武帝面前,董仲舒先只是“百端之学”中的一介儒生,在汉武帝的号召下成为了众多献策进言者之一,后因献策得到汉武帝的欣赏而进入了体制之中,当了一名儒臣。在董仲舒与汉武帝的关系中,汉武帝是主导,董仲舒是附属,甚至可以说是刀俎鱼肉关系。董仲舒在对策和著作中为汉武帝设计和提供了君权天授、天道化纲常伦理和儒者治国的方案、蓝图,企图将汉武帝指向的“大一统”体制神圣化、系统化、恒久化。这是他在体制面前的主动选择,是儒家“学而优则仕”人生价值的最大实现。至于他个人的命运,在他奉侍的制度中没有任何自我左右的余地。

  

   注释:

   1 参见王永祥:《董仲舒评传》,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1995年,第60页。

   2 苏舆:《春秋繁露义证》,北京:中华书局,1992年,第270页。

   3 夏曾佑:《中国古代史》第十九节《武帝儒术之治》,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3年。

   4《汉书》卷八十八《儒林传》,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1年,第1171页。

   5《汉书》卷四《文帝纪》,第602,603页。

   6《汉书》卷六《武帝纪》,第607页。

   7《汉书》卷五十六《董仲舒传》,第999页。

   8 《汉书》卷五十六《董仲舒传》,第995,994,995,995,995页。

   9 《汉书》卷五十六《董仲舒传》,第996,997,997,998页。

   10 关于“天”和儒家伦理道德一体化的理论,参见拙著:《董仲舒思想研究》之《天道篇》,台北:文津出版社,2008年,第64页。

   11董仲舒:《观德》,《春秋繁露义证》,第412页。

   12 《汉书》卷五十六《董仲舒传》,第997,998,999页。

   13 《汉书》卷六《武帝纪》,第608页。

   14黄留珠:《秦汉仕进制度》,西安:西北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141页。

   15 《汉书》卷二十五上《郊祭志》,第790,790页。

   16 《史记·秦始皇本纪》,北京,中华书局,1987年,第237-238页

   17 董仲舒:《三代改制质文》,《春秋繁露义证》,第185页。

   18 《汉书》卷五十六《董仲舒传》,第996页。

   19《汉书》卷五十六《董仲舒传》,第998页。

   20 苏舆:《自序》,《春秋繁露义证》,第1页。

   21 李威熊:《董仲舒与西汉学术》,台北:文史出版社,1978年,第5页。

   22 《史记·儒林列传》,第841页。

   23 董仲舒:《深察名号》,《春秋繁露义证》,第286页。

   24 《史记·封禅书》,第1355页。

   25董仲舒:《玉杯》,《春秋繁露义证》,第32页。

   26 董仲舒:《王道通三》,《春秋繁露义证》,第329,330页。

   27 《汉书》卷五十六《董仲舒传》,第995页。

   28 《汉书》卷九《元帝纪》,第624页。

   29 《汉书》卷六《武帝纪》,第613页。

   30 《汉书》卷八十九《循吏传》,第1177页。

  

   邓红,男,1958年生,重庆合川人,文学博士,日本北九州市立大学文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哲学史、中日文化交流史。

   来源:《孔子研究》2022年第4期

  

  

    进入专题: 董仲舒   汉武帝   大一统   儒家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7047.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