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太清:过罚相当原则的司法适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2 次 更新时间:2022-09-30 16:19:29

进入专题: 过罚相当     行政量罚     裁罚因素     滥用职权     司法审查  

陈太清  

  

   (37)参见林莉红:《行政处罚显失公正新论》,载《华中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9年第1期,第65页。

  

   (38)同前注(17),哈特穆特·毛雷尔书,第129-131页。

  

   (39)参见[日]盐野宏:《行政救济法》,杨建顺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192页。

  

   (40)同前注(31),田村悦一书,第43页。

  

   (41)参见盛子龙:《“行政诉讼法”第4条释义》,载翁岳生主编:《“行政诉讼法”逐条释义》(2018最新版),五南图书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版,第68页。

  

   (42)参见陈清秀:《行政罚》,载翁岳生主编:《行政法》(上),元照出版公司2020年增订四版,第276-278页。

  

   (43)5 U.S.C.§706(2)(a).

  

   (44)See Gary Lawson,Federal Administrative Law,8th ed,West Academic Publishing,2018,p.748.

  

   (45)See Christopher R.Stevenson,Abusing Abuse of Discretion:Judicial Review of ERISA Fiduciaries' Discretionary Decisions in Denial of Benefits Cases,Hofstra Lab.& Emp.L.J.2009,27,p.115.

  

   (46)See Gary Lawson,supra note 48,at 869.

  

   (47)See 603F.3d 203,214(3d Cir.2010).

  

   (48)See 477F.2d 402(D.C.Cir.1973).

  

   (49)See Kristin E.Hickman,Richard J.pierce,Jr,Administrative Law Treatise,3rd ed,Wolters Kluwer,2019,p.1908.

  

   (50)同前注(20),威廉·韦德、克里斯托弗·福赛书,第293页。

  

   (51)同前注(11),余凌云文,第24页。

  

   (52)参见江必新、邵长茂:《新行政诉讼法修改条文理解与适用》,中国法制出版社2015年版,第265页。

  

   (53)同前注(11),刘权文,第102页。

  

   (54)原文发表在《行政诉讼法》修改之前,所以用的是“显失公正”。同前注(25),叶必丰文,第122页。

  

   (55)量刑情节类型包括:法定量刑情节、司法解释规定的量刑情节和酌定量刑情节;应当型情节和可以型情节;从宽量刑情节与从严量刑情节;罪中情节、罪前情节和罪后情节;体现犯罪社会危害性的量刑情节和体现犯罪人人身危险性的量刑情节;功能确定性情节和功能选择性情节。参见高铭暄、马克昌主编:《刑法学》(第六版),北京大学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2014年版,第254-257页。

  

   (56)参见指导案例138号,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成行监字第131号裁定书。

  

   (57)参见甘肃省兰州铁路运输中级人民法院(2017)甘71行初88号行政判决书。

  

   (58)参见浙江省苍南县人民法院(2015)温苍行初字第77号行政判决书。

  

   (59)同前注(42),陈清秀文,第827-828页。以民事侵权为例,构成要件可在三种语境上使用:侵权行为构成要件,侵权责任构成要件,损害赔偿责任构成要件。责任要件,虽涉及的是责任承担问题,也可称之为责任构成要件。申言之,当把行政处罚视为一种责任时,那么责任要件其实也是构成要件。

  

   (60)参见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7)鄂28行终189号行政判决书。

  

   (61)参见江西省新干县人民法院(2018)赣0824行初53号行政判决书。

  

   (62)参见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成行初字第97号行政判决书。

  

   (63)参见河南省内黄县人民法院(2017)豫0527行初11号行政判决书。

  

   (64)参见杨立新、梁清:《客观与主观的变奏:原因力与过错——原因力主观化与过错客观化的演变及采纳综合比较说的必然性》,载《河南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9年第2期,第10页。

  

   (65)参见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辽行提字第4号行政判决书。

  

   (66)参见甘肃省兰州铁路运输中级人民法院(2018)甘71行终35号行政判决书。

  

   (67)同前注(63)。

  

   (68)需要说明的是,持续时间在有的领域已被作为法定裁罚因素固定下来,如《反垄断法》第49条规定:“反垄断执法机构确定具体罚款数额时,应当考虑违法行为的性质、程度和持续的时间等因素。”

  

   (69)参见福建省龙岩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闽08行终176号行政判决书。

  

   (70)参见湖北省襄阳市樊城区人民法院(原湖北省襄樊市樊城区法院)(2018)鄂0606行初18号行政判决书。

  

   (71)参见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浙温行终字第298号行政判决书。

  

   (72)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赣07行终218号行政判决书。

  

   (73)《行政处罚法》第32条将“主动消除或者减轻违法行为危害后果”作为“应当从轻或者减轻行政处罚”的裁罚因素;第33条将“危害后果轻微”作为“可以不予行政处罚”的必要裁罚因素。

  

   (74)参见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2001)宜中行终字第19号行政判决书。

  

   (75)参见河南省太康县人民法院(2016)豫1627行初100号行政判决书。

  

   (76)参见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闽01行终465号行政判决书。

  

   (77)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浙行申64号行政判决书。

  

   (78)参见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湖行终字第13号行政判决书。

  

   (79)参见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0)鄂行终字第64号行政判决书。以下将本案简称“半山里案”。

  

   (80)参见山东省潍坊市坊子区人民法院(2018)鲁0704行初46号行政判决书。

  

   (81)德国《违反秩序法》第17条第(3)项规定:“裁量罚款数额的依据为违反秩序行为的严重程度和应受谴责程度。行为人的经济状况也应予以考虑;但是,对于轻微违反秩序行为,一般不考虑经济状况。”我国台湾地区“行政罚法”第18条第1款规定:“裁处罚锾,应审酌违反行政法上义务行为应受责难程度、所生影响及因违反行政法上义务所得之利益,并得考量受处罚者之资力。”二者不同之处在于,前者将经济能力作为法定裁罚因素,但限制其适用范围;后者则作为酌定裁罚因素,并且不限制范围,具体适用交由行政机关负责。

  

   (82)如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5条第5项之规定,“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即为确定精神损害赔偿数额的裁量情节之一。

  

   (83)参见河南省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漯行终字第12号行政裁定书。

  

   (84)谢世宪:《论公法上之比例原则》,载城仲模主编:《行政法之一般法律原则》,三民书局股份有限公司1994年版,第137页。

  

   (85)分权属于一种规范主义的理想,而裁量基于现实需要,二者之间这种规范维度与经验维度的紧张关系恐怕是一个永恒的问题。参见[英]马丁·洛克林:《公法与政治理论》,郑戈译,商务印书馆2013年版,第76、85页。

  

   (86)See Kristin E.Hickman,supra note 53,at 1902.

  

   (87)譬如,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鲁01行终155号行政判决书,南宁(柳州)铁路运输中级人民法院(2019)桂71行终90号行政判决书等。

  

    进入专题: 过罚相当     行政量罚     裁罚因素     滥用职权     司法审查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875.html
文章来源:《法学》2021年第10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