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海军:从“视民如伤”到“为人民服务”——由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反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5 次 更新时间:2022-09-28 00:25:08

进入专题: 视民如伤   为人民服务  

曾海军  
今王与百姓同乐,则王矣。(《孟子·梁惠王下》)

  

   在儒家的经典文本中,对于“王之好乐”叙说往往与好乐无度、好乐无厌甚至好乐无礼相关联,很多时候是与君王的声色犬马差不多,如“晋平公好乐,多其赋敛”(《说苑·正谏》)之类。宣王好乐的情形估计也差不多,孟子打比方说百姓妻离子散,很可能就是欢迎宣王对号入座。当然,孟子之意重在劝诫,力图告诉宣王好乐本身没错,甚至古今之乐的区别也没那么大,但“独乐乐”与“众乐乐”之间就有天壤之别。君王是不顾百姓的死活而独自享乐,还是与百姓一起分享快乐,虽然说的只是乐事,却已经显示暴政与王道之间的区分。不过,说分享快乐肯定过于简单,“与民同乐”从字面意思上看就可能有多种不同的解读。比如可以理解为君王将自己的快乐与百姓分享,也可以是君王把百姓的快乐当作自己的快乐,或者君王期待百姓以自己的快乐为快乐。巧得很,孟子在论说的时候,这几种意思似乎都有涉及。当梁惠王在他的苑囿池沼对着孟子炫耀时,孟子以文王与民偕乐为例告诫他“不贤者虽有此,不乐也”(《孟子·梁惠王上》),大概就有要能将自己的快乐与百姓分享的意思。有意思的是,齐宣王也在他的离宫向孟子卖弄说“贤者亦有此乐乎”,孟子同样告诫宣王“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孟子·梁惠王下》),便有要将百姓的快乐当作自己的快乐之意,然后才可能指望百姓“乐其乐”。孟子此处向宣王所讲的“众乐乐”,则指百姓以“王之好乐”为乐,即所谓“民亦乐其乐”。君王好乐,百姓因君王好乐而乐,是“与民同乐”也。其意甚浅,其理则深。一个人并不难对他人的痛苦表达同情,或者很乐意将自己的快乐与他人分享,但要把他人的快乐当成自己的快乐,那就特别不容易,除非特别亲近的人。一个为非作歹或作威作福之人,其乐只会引发他人的不安乃至仇恨。统治者要让百姓“乐其乐”,难度特别大。古今中外的历史经验都告诉人们,统治者往往就是百姓的死对头,残暴的统治使得百姓时时刻刻都想揭竿而起,最为经典的例子就是“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尚书·汤誓》)。要让百姓乐统治者之乐,这怎么可能呢?仔细想来,其实每个人都可能抱有他人能乐其乐的愿望,这也算是人之常情。要让他人乐其所乐,而非招致仇恨,就需要彼此十分亲近。在现实生活中,最愿意看到彼此之间的好,或者单纯以对方的乐为乐的,无过于父母与子女之间。统治者若以视民如伤之心待百姓,备受呵护的百姓也就很自然乐其所乐,这正是以“赤子”视民的政治视域。从历史经验看,历代王朝覆灭,莫不由民怨沸腾而起,未必不可以视为统治者未能与民同乐所致。君王的统治要实现“与民同乐”,的确千难万难,故孟子云“今王与百姓同乐,则王矣”。

  

   孟子提出“与民同乐”的思想主张,自道理而言,如朱子注云,“与民同乐者,推好乐之心以行仁政,使民各得其所也”36,即统治者推己之心于民的意思,在儒家推己及人的思想脉络之中。不过,与“与民同乐”相类似的提法,孟子还有“与民同之”“与百姓同之”的表达,不只是就乐而言乐,而是落实到与民所同具体指什么。比如他在另一处跟宣王之间的对话中有论道:

  

   曰:“王如善之,则何为不行?”王曰:“寡人有疾,寡人好货。”对曰:“昔者公刘好货。《诗》云:‘乃积乃仓,乃裹糇粮,于橐于囊。思戢用光。弓矢斯张,干戈戚扬,爰方启行。’故居者有积仓,行者有裹粮也,然后可以爰方启行。王如好货,与百姓同之,于王何有?”王曰:“寡人有疾,寡人好色。”对曰:“昔者大王好色,爱厥妃。《诗》云:‘古公亶甫,来朝走马,率西水浒,至于岐下。爰及姜女,聿来胥宇。’当是时也,内无怨女,外无旷夫。王如好色,与百姓同之,于王何有?”(《孟子·梁惠王下》)

  

   当孟子追问宣王为何光知道说好而不行仁政时,宣王公然以好财货、好美色为由加以推托。孟子由是而论“与百姓同之,于王何有”,从而将与民所同落实到财货、美色上。这样来说或许比较突兀,通过朱子的注解就很好把握。所谓“孟子言公刘之民富足如此,是公刘好货,而能推己之心以及民也”,“无怨旷者,是大王好色,而能推己之心以及民也”37,是推己之好货、好色之心于民,而通过治民来成就百姓的安居乐业。在说理层面运用的还是推己及人之说,却毕竟不再是就乐而说乐,而具体到货、色之上论与民所同。顺着这一思路,就会发现孟子论及颇多,如还有对宣王所言“文王之囿方七十里,刍荛者往焉,雉兔者往焉,与民同之”(《孟子·梁惠王下》),是文王有其苑囿而“听民往取禽兽,刈其刍薪”38,将“与民同之”落实在苑囿上。孟子给宣王讲古圣王之治时涉及天子巡狩、诸侯述职之制,“春省耕而补不足,秋省敛而助不给”(《孟子·梁惠王下》),是“天子诸侯出,必因王事有所补助于民”,若“吾王不游,我何以得见劳苦蒙休息也。吾王不豫,我何以得见赈赡助不足也”,39可谓“王者一游一豫,皆有恩惠以及民”40,从而将“与民同之”落实在各种补助、赈赡、恩惠上。固如是,则不难明白百姓何以闻王钟鼓之声、车马之音而欣欣然,“王以农隙而田,不妨民时,有愍民之心,因田猎而加抚恤之,是以民悦也”41,百姓乐其所乐可谓非常实在。由此不难看出,孟子所论“与民同乐”依然是前文所论的体恤百姓之义。有统治者体恤百姓的疾苦,百姓才能乐得起来。孟子在跟齐宣王讲行仁政的道理时,便说到了周文王施仁政而先体恤鳏寡孤独的事:

  

   昔者文王之治岐也,耕者九一,仕者世禄,关市讥而不征,泽梁无禁,罪人不孥。老而无妻曰鳏。老而无夫曰寡。老而无子曰独。幼而无父曰孤。此四者,天下之穷民而无告者。文王发政施仁,必先斯四者。(《孟子·梁惠王下》)

  

   朱子于此注云:“先王养民之政:导其妻子,使之养其老而恤其幼。不幸而有鳏寡孤独之人,无父母妻子之养,则尤宜怜恤,故必以为先也。”42体恤百姓在儒家的政治文明中,是一种自上而下对百姓给予具有强大力量而深远厚重的关怀。这种关怀与儒家主张秉承天地之间生生不息的力量相一致,人基于这样一种秉承而对生命中的苦难或不幸感受到切己之痛,并不可遏制地流露出来。这种感受表现为政治上的体恤精神,回到了“视民如伤”的政治视域中。无论是“与民同乐”表达对百姓的体恤,还是“视民如伤”传达对百姓的呵护,皆在统治者与百姓在情上的相互沟通,亦即与民同欢喜,共忧患。《周易·系辞》云“吉凶与民同患”,是亦有“同患”的讲法。毋宁说,“与民同乐”即“与民同患”的积极表达,前文以体恤精神来论“与民同乐”,已将“与民同患”的内涵整合到“与民同乐”中。若不能“与民同患”,不能“视民如伤”,则民亦不可同乐也,“与民同乐”包含的是与民同欢喜,共忧患的精神。这种同欢喜、共忧患固然在视“民”如“赤子”的政治视域中,而“人民”虽说不再是“赤子”,可“为人民服务”却留下了“与民同乐”的许多印记。类似于一切以“人民高兴不高兴、满意不满意、答应不答应”为出发点的提法,就表明“为人民服务”包含了人民的欢喜与忧患,其与传统儒家的“与民同乐”又获得了更多的思想关联。

  

   要论“为人民服务”在人民的欢喜与忧患方面最新的理论成果,当属“人民获得感”这一提法。2015年习近平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次会议上的讲话中说:“把改革方案的含金量充分展示出来,让人民群众有更多获得感”。43有人认为,获得感“意指最广大人民群众从改革发展中获得实实在在的物质精神利益和共享改革发展成果后产生的满足感。获得感的主体是最广大的人民群众, 主题是各方面利益的获得, 主线是劳动奋斗创造财富, 目标是实现美好生活”。44这种看法主要强调“获得感”是从改革开放中获得的利益而产生幸福感或满足感,与“失落感”相对。这种说法固然不算错,却可能过于表面,未将“获得感”与“幸福感”“满足感”等区分开来。若仅与“失落感”相对,“满足感”的表达就够了。若“失落感”因利益的缺失而起,“满足感”则因利益的获得而生。然而,仅就利益获得而言,“满足感”是否隐藏着更大的“失落感”呢?与此相比,“获得感”可以避免这种危险,而且也并不仅与利益获得相关。“幸福感”则更抽象一些,获得未必有幸福感,不获得也未必没有幸福感,“幸福感”与获得几乎没有关联。由此再论“获得感”,则“获得感”与“获得”相区别,何以言“获得感”而非“获得”,才更值得关注。“获得”所导致的可能是“满足感”,也可能是更大的“失落感”。“获得感”不离“获得”,却又落在“感”字上,与孟子所论“与民同乐”在思想内涵上有广阔的理论空间相勾连。与民所同落实在各种补助或赈赡上,“获得”的层次与之相当;而“乐”包含了多个方面、多种内涵,“感”之义多可从中勾连和承接,具有同欢喜、共忧患之感。简言之,“人民获得感”表达的是与人民同欢喜、共忧患意义上的“获得”,这是中国共产党“为人民服务”这一宗旨在新时期的理论提升。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这一非常时期,便是与人民共忧患的意思更多一些,各种免费治疗与物资救济落实下来,同样能让人民有“获得感”。当然,有别于传统儒家的“与民同乐”,“为人民服务”在精神气质上的转折更多,除了前文所论各种不同,尤其在人民获得生产的主体地位之后,生产的节奏大大加强,使得传统的赈赡不可同日而语。在这个意义上,“为人民服务”所包含的与人民同欢喜、共忧患,称得上是“与民同乐”的变奏曲。

  

   六、余论:何为“服务”

  

   通过以上所论可见,“为人民服务”并非切割传统的政治口号,而是与传统儒家的政治视域息息相关。仅从“视民如伤”这个维度展开分析,即可看出通过这种勾连之后的丰富意蕴。“全心全意”不只是一个修饰词,而是与“为人民服务”构成一种均衡。“为人民服务”既体现人民的主体地位,又要求共产党员具有先进性,受传统“赤子”论的启发,这种服务关系可以获得深刻的理解。不过,由于现代社会存在被称作服务行业的第三产业,政府作为服务部门往往与服务行业搅在一起,既没法撇清关系,又不能完全等同,从而使得如何理解“服务”变得很尴尬。其中有一个典型的表现,即声称“领导也是一种服务”。领导与服务各自原本很清楚,可不明就里地一说“领导也是一种服务”,恐怕会导致领导不成领导,服务不成服务。问题的实质在于“为人民服务”中的“服务”,究竟该如何理解,或者说到底何为“服务”?人民具有主体地位,“服务”是对这种主体地位而言;共产党员具有先进性,“领导”是就这种先进性而言。“服务”不是一种伺候,是基于领导的服务;“领导”不是一种压迫,是甘于服务的领导。两者不是从属关系,因服务无法包括领导,而领导更不能归入服务。仍以医患关系而言,医生治疗患者相当于“服务”,患者服从医生相当于“领导”。患者不服从医生,则医生没可能治疗;医生不治疗患者,则患者无所谓服从。人民不是患者,但人民总是容易沦为无辜者,故需要有先进分子的守护,确保人民不再无辜,此即“为人民服务”。领导与服务不能相互搅扰而含混不清,必须分开表述,相得益彰。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不久,习近平在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上的讲话中强调,“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我国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要“加强党对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的领导”。45突显加强领导乃应有之义。所谓“关键时刻冲得上去、危难关头豁得出来”,属于共产党员具有先进性的一贯表述,在增强“四心”(“必胜之心”“责任之心”“仁爱之心”和“谨慎之心”)方面,“必胜之心”“责任之心”也属突发事件的寻常表述,但“仁爱之心”和“谨慎之心”就很不一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视民如伤   为人民服务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790.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22年第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