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星:主力红军在“五湖四海”的崛起(1927—1930)——再论中共革命的地理学视角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21 次 更新时间:2022-09-27 09:10:38

进入专题: 主力红军   革命地理学  

应星 (进入专栏)  
把三山五岳联合成一个大队伍。”正是采取了对山匪加以团结和改造的正确举措,毛泽东率领的红军才迅速在湘赣边界站稳了脚跟,打开了局面(参见图5)。

图5 山匪活跃区域与红色根据地分布对比示意图(1927—1930)

   山匪的活动因地理、气候、经济等多种因素存在着地区性的差异。那么,他们在政治上是否还存在着南北差异?红枪会是考察这个问题的一个入口。如前所述,在大革命时期全国的五个农运中心中,河南是唯一位于北方的中心。在蒋介石1927年4月叛变革命后,武汉政府搁置了东征讨蒋的方案,决定继续北伐,河南因此成为二次北伐的首要目标,河南农运也随即广泛开展起来。然而,河南农运与两湖农运有一个完全不同的社会条件:20年代的河南广布着约150万的红枪会组织。北伐时的战区农民运动委员会到河南后才发现一个极大的麻烦:“从前河南统治以红会为革命基础,以红会为农民自卫军,和农民协会一样看待,甚至还要看重,这根本是错误的,红会是地主的势力,将来必成我们农运的障碍,但我们目前不能(提出)打倒红会的口号来,只能提出农民加入农民协会。”当然,红枪会不能一概说成是地主的势力,并非完全不存在为革命所用的可能性。但红枪会是带有强烈地域色彩、宗教色彩并与地主士绅势力结合紧密的民间武装组织,要将其整合进革命力量,难度是相当大的。红枪会广布在河南、山东和直隶等北方地区。1926年9月,中共中央执行委员会扩大会议曾对红枪会寄予厚望:“红枪会是军阀政治下的产物……他是真正民众的武装,他已成为民族革命中破坏军阀的一个重要力量……应注意使农会成为整个的农民组织,红枪会成为农民武装组织。”而到了1927年7月20日,中共中央已开始意识到南北方山匪在革命性上的差别:“在北方红枪会大刀会等武装团体,党要派适当同志打入其下层群众,领导他们为他们的利益而争斗以取得他们的信仰,让他们渐次脱离反动领袖成为革命的武装”,“在南方一般以‘劫富济贫’为标语的会匪,在农民革命的高潮中又输入了‘打倒土豪劣绅’‘打倒贪官污吏’的口号,同时他们的行动也能与农民协会接近甚至团结了在农协之下。本来他们多半是失业农民或将近破产的农民,他们的经济口号如‘劫富济贫’就和‘没收大地主土地’接近,他们自然是地主阶级的仇人,是城市反动军队的对敌者,假使能领导他们上正确的革命的轨道”。大革命时期农民运动所面临的这种南北社会条件差异,也直接影响到大革命失败后中共发动武装暴动时的社会条件。中共中央在1927年8月3日关于南方湘鄂粤赣四省农民秋收暴动的大纲中明确提出:“以农会为中心,号召一切接近农民的社会力量(如土匪会党等)于其周围,实行暴动。”湘鄂粤赣四省广泛开展的农民运动对当地的山匪产生了一定影响,使中共在利用和改造这些山匪上的难度比北方要小一些。比如,袁文才在大革命时期就曾是中共党员。相较而言,河南光山县等地的红枪会给鄂东北在大革命前后的农民运动和武装暴动造成过很大麻烦,尽管鄂东北的中共组织试图区分“有革命潜力的红枪会”和“反动的红枪会”,甚至创造了自己的红枪会——“三堂红学”,但在更多时候,中共与红枪会处于大规模的相互斗争中。不过,对山匪在政治上的这种南北差异不宜夸大。无论南北,山匪都具有动摇于革命和反革命之间的两面性。中共对山匪最有效的动员渠道往往还是利用红军领袖人物的特殊身份,比如贺龙对湘西“神兵”的改造就是主力红军改造山匪最成功的案例之一,这主要与贺龙参加革命前在当地特殊的身份(袍哥、旧军队及宗族首领等)有关。

  

五、主力红军的规划、建军及其地理因素


   上文分析了影响红军初期崛起的诸多地理因素,但在各地红军崛起的实际过程中,到底哪些地理因素起了重要作用,哪些地理因素不起作用或重要性不大,除地理因素外还受到哪些政策因素或领袖个人因素的影响,还有哪些偶然性因素的影响,尚需要进行具体分析。本节分析主力红军的规划、实际建军的情况及其地理因素,由此辨析主力红军在组织形态上的差别。

  

   (一)中共中央对主力红军的规划

  

   在中央对各地主力红军实施统一整编前夕的1930年3月,红军有62700多人,编为13个军,分布在南方8省127个县。1930年至1931年是红军整编的高峰时期,红军历史上的63个军(含不同部队的重复番号,不含同一部队的不同番号)中的32个、10个军团中的4个以及3个方面军中的2个都是在这个时期完成整编的。

   1930年2月1日,中共中央军事部计划将全国红军编成8个军,包括“鄂东北、豫东南的原三十一、三十二师为第一军,贺龙为第二军,赣西南之二、三、四团为第三军,朱毛为第四军,彭德怀部为第五军,鄂西原周逸群部为第六军,广西为第七军,阳新、大冶之红军及此次由独立十五旅兵士叛变过来的为第八军”。4月10日,中央决定将东江红军编为红11军,闽西红军编为红12军。4月,在上海召开第一次全国红军代表会议前,中央军委又提出了14个军的整编规划,新增了红9军、红10军、红13军和红14军。5月23日,中央军委长江办事处作出调整,将原来给红2军和红6军扩展部分留出的红10军番号改授给赣东北红军。9月底,中央又将14个军调整为13个军,红14军番号取消,新增了红16军,因当时情况未明,未再提红9军番号,其他军番号照旧。10月,中央军委长江办事处决定将鄂东南部队编为红15军。之后,红军的番号还有许多变化。但就本文所关心的红军初期崛起问题而言,只需研究1930年2月至10月中央所规划建立的16个军即可。

  

   (二)主力红军的建军情况及其地理因素

  

   下文逐一讨论主力红军16个军在1927年至1930年的建军情况,并重点分析其中的地理因素(参见图6)。

图6 主力红军建军示意图(1927—1930)

   第1军前身为鄂豫皖地区黄麻起义、商南起义和六霍起义后于1928年7月到1930年1月先后成立的红11军第31师、32师和33师。按照中央指示,这三个师于1930年4月合编为红1军。鄂豫两省是大革命时期农民运动的两个中心区域。鄂豫皖则是各派系军阀争夺激烈的混战区域,两湖在唐生智、李宗仁和蒋介石三个派系军阀中三易其主,蒋介石控制的安徽和冯玉祥控制的河南短兵相接,鄂豫皖就此成为军阀混战的最前沿,统治较薄弱。大别山则是具有完美满足革命发展条件的山带,除自然和经济条件有利外,密布的山匪也如一把双刃剑,虽可能给革命带来麻烦,但若善加改造和利用,也可能转化为有利条件。从中共中央将此地红军命名为红1军以及中央向此地派出大批军事和政治干部观之,可见中央对鄂豫皖红军的高度重视。鄂豫皖红军的发展得天时、地利和人和,是红军中的头等主力之一,并在大别山保持了28年红旗不倒的骄人战绩。

   红2军前身为贺龙在1928年7月成立的湘西红4军,1930年7月按照中央指示改称红2军。这支军队有着较为浓厚的个人色彩。贺龙曾任军长的国民革命军暂20军是南昌起义的头等主力,贺龙也因此任南昌起义总指挥,但该部队在南昌起义失败后已被打散。湘西红4军是贺龙只身回到湖南桑植老家后,凭其旧军队首领、宗族领袖和袍哥等革命前特殊的个人身份重新拉起来的部队。湘西虽然在大革命时期的农民运动中远较湖南其他地区落后,但也有一定的群众基础。而无论哪个派系主湘,湘西都属其统治势力的末梢,比如曾经长期控制湘西的军阀陈渠珍与1929年后主湘的何键就关系不合。湘西在地理上进可东入湘鄂平原、西入川黔边境,退可据守武陵山,地理条件对军事较有利,贺龙还对遍布该山区的“神兵”进行了成功改造。不过,武陵山较为偏远,经济贫困,自周逸群1928年3月离开贺龙部队后,该军政治上相对较弱,未能建立起稳固的根据地。

   红3军前身为1930年初由江西红军独立第2团、第3团、第4团、第5团组成的红6军,1930年7月按中央指示改称红3军。江西在大革命时期拥有较深厚的农民运动基础,又属于蒋系军阀统治的边缘区域,1929年8月前朱培德用以控制江西的滇军客居江西,战斗力和归属感都不强(江西红军独立第5团就是原滇军将领罗炳辉率领的吉安县靖卫大队起义部队)。赣西南的丘陵地带既有一定的军事地理条件,又有较好的经济条件。赣南的“三点会”势力较大,大革命时期与农会打过交道,具有为红军所用的可能性。同时,赣西南是客家广布之地,武装基础较好。红3军是在红5军和红4军直接扶持下成长起来的,很快就成为朱毛红军的一支劲旅。

   红4军是1928年4月中共成立的第一支主力红军。这支军队具有其他任何一支红军都不具备的两个独特优势:它由南昌起义余部和秋收起义余部组成,相当数量的武装和重要干部来自国民革命军,具有较为深厚的军事实力;这支部队的两位统帅各有所长,毛泽东在政治上具有他人无可比拟的战略高度,善于进行政治领军,把红军壮大和根据地建设结合起来,而朱德在军事上经验丰富,领军御敌有方。从地理上说,红4军最初活动的湘赣边界有较好的农运基础,位于湘军和滇军统治的交界处,湘军战斗力虽强,但疲于军阀混战,滇军的战斗力则很弱。原来占据井冈山的山匪袁文才和王佐具有参加革命的基础,又系客家势力,战斗力较强,后被毛泽东成功收编。红4军1929年后主要在赣西南和闽西活动。赣西南情况已如上述。闽西系蒋系控制范围的末梢,由民军统治,战斗力非常弱;空间上处于武夷山西侧,便于红军开展游击战;山匪和客家势力密布闽西,成为有可能为红军改造和利用的力量。

   红5军由彭德怀领导的平江起义部队组成,是继红4军之后成立的第二支主力红军。这支部队来自国民革命军的湘军,战斗力非常强。彭德怀在该部队中的个人威信很高,对毛泽东的战略思想较为服膺。1930年8月前,红5军的主要活动区域在湘赣边界和湘鄂赣边界。湘赣边界的情况已如前述。而湘鄂赣三省均是大革命时期农运基础深厚的省份,湘鄂则属于军阀争夺激烈的混战区,赣是蒋系军阀统治的边缘区,湘鄂赣又背靠罗霄山脉北端,军事上较为有利。山匪也有一定势力,有可能被红5军利用改造。1930年8月后,红5军与红4军、红3军组成红一方面军联合作战,主要在赣西南和闽西活动。

   红6军为1930年2月按照中央指示成立的鄂西洪湖红军,是红军主力中唯一一支主要依靠河川地形的部队。鄂西农运基础好,经济发达,位于军阀混战的前沿区域,这些都有利于红6军的动员。但河川条件不如山地,洪湖又距敌军重兵驻守的武汉不远,交通的便利使敌军较易调集“围剿”部队,因此红六军的发展受到相当限制。

红7军为1929年12月在广西百色起义部队中成立的红军,是第一支由中央直接授予番号的部队。如前所述,桂军是国民革命军战斗力极强的派系军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应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主力红军   革命地理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768.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