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夫:论己卯庚辰本——《红楼梦版本论》之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3 次 更新时间:2022-09-26 14:40:17

进入专题: 红楼梦  

林冠夫  
如第十二回为前后的分界,前面大体上是白文,庚辰本到十一回,己卯本有几回有少量行间墨笔侧批,二本的十二回后,则脂批存在如常,此外还有某些其他版本现象,都颇引起人们的疑问:开头部分的底本,是否来自别本。两个本子的底本,是否各自有所拼凑,非统一的本子。

  

   虽然如此,但从版本的整体看,特别是其他多种版本现象显示,二者的前后还是一致的,各自的亦都是统一的。应该说,二者来自同一个底本:“己卯庚辰本。”关于前后为什么出现脂批有无之异,说另详后文脂批小节。

  

   (一)两本的相同体制

  

   这两个本子体制的相同,十分明显地表明,二者系出于一个共同的祖本。这就是:

  

   1.两个本子,书名都题为《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如此题写书名,不算是二者独异于各本的共同之处。因为,还有甲戌本,书名也是这样题的。其余各早期抄本,书名或径题《石头记》,或题为《红楼梦》。情况比较复杂,拟于论述各本时另作讨论。

  

   2.共同的总体构成。庚辰本卷首无全书总回目,因己卯本卷首有残佚,二本是否相同,不能作为证据。但两个本子都是每十回书为一个单元,十回书前有一个十回书的小回目,二者却完全一致。由此也可推见,己卯本也是这样的结构格局。

  

   3.行款异同的特殊表现。相同之处,二本所使用的纸张,都是无边框界栏的素纸,但行款比较严整。版二十行,即版心两侧各十行,行大致三十字,间亦有长缩,都大体相同。但就全书说,异同状况也是极为复杂的。某些局部,也往往颇有差异。

  

   为节省篇幅,今举书中的诗词曲赋、书柬、灯谜、酒令等包含于正文中的特殊文字为例,以说明二者的异同。书中的这类特殊文字,行款处理特点都比较明显。

  

   今列表如下:

  

   第一回

  

   太虚幻境对联 异,卯另起,庚行中接抄。

  

   预言英莲命运诗 同,均为二行。

  

   贾雨村咏怀诗 异,卯四行,行二句,庚接抄,句隔一字。

  

   贾雨村对联同,另起。

  

   贾雨村对月诗 同,二行。

  

   好了歌异,卯四行一段,庚连抄,句间空一字。

  

   好了歌注异,卯接抄,庚句间空一字。

  

   第二回

  

   智通寺对联异,卯接抄于行中,庚另起。

  

   第三回

  

   荣府正房对联 异,卯接抄于行中,庚另起。

  

   西江月异,卯小字二首连抄,庚二首连抄,句间空一字。

  

   第四回

  

   护官符异,卯二行,庚另起抄四行。

  

   第五回

  

   燃藜图联异,卯行中,庚另起。

  

   秦氏房中联同,另起。

  

   太虚女儿歌异,卯一行,庚二行。

  

   警幻仙子赋异,卯低一格抄,庚顶框。

  

   牌坊联同,另起。

  

   孽海情天联异,卯行中,庚另起。

  

   薄命司联同,另起。

  

   晴雯判词同,另起。

  

   袭人判词同,另起。

  

   香菱判词异,卯连抄,庚二行。

  

   十二钗判词异,共十一首,均同上。

  

   警幻房中联异,卯连抄,庚另起。

  

   十二支曲异,共十三首,卯曲牌顶上框,正文低二格,庚,均低二格。

  

   第八回

  

   嘲顽石诗异,卯顶上框,庚低二格。

  

   第十一回

  

   会芳园景赞异,卯疏,三行,庚密,二行。

  

   以上前十一回书,为庚辰本的白文部分。己卯本这部分书中,有少量行间墨批。此后,两个本子则都有多寡不一的脂批。关于脂批问题,另详后文。此处只说明一点:全书的行款,粗看似乎完全一致,但其前十一回书,即白文部分,两个本子的诗词、联语、书柬、酒令之类的特殊文字,二书的行款异同不一。粗计,共二十六处,同者八处,异者十八处。而到了第十二回以后,状况大异。

  

   自第十二回起,直至第八十回,书中亦有多处写到这类特殊文字,两个本子的行款和位置,与前十一回的时同时异相比,至此突然大变,两个本子这一类文字的抄写格式,几乎是清一色相同了。今亦举例如下:

  

   第十三回,贾蓉的履历。

  

   第十四回,秦氏铭旌。

  

   第十七、十八回,贾宝玉题大观园诸景的楹联,并引有前人诗句。

  

   第三十四回,林黛玉的三首题帕诗。

  

   第三十七回,两通书柬和各人的咏白海棠诗。

  

   第三十八回,多首菊花诗、螃蟹诗,以及竹桥上的对联。

  

   第四十八回,秋爽斋对联。

  

   第六十二回,史湘云的酒令。

  

   第六十三回,怡红院抢花名酒令。

  

   第七十回,林黛玉桃花诗,史湘云等人的词。

  

   以上为己卯本和庚辰本第十二回之后的状况,二本并存的各回,发生大变,不仅于一般意义的行款相同,即如诗词、联语、书柬等特殊文字的抄写格式,也都一模一样,无一例外。这是我们据以作出底本同源判断的一个重要理由。

  

   4.第十七、十八合回,二本都未分开,回前总批页,各有一条属于早期的脂批,曰“此回宜分二回方妥”。其他各后出的本子,这两回书已分开,除俄本外,各有回目。但这些本子回目和分断之处,纷纭复杂,做这种分断并拟出回目的,当是后来的不同藏书家或传抄过录主持者。二本的版本现象完全相同,正是因为最初来源的一致。显然系其祖本“己卯庚辰本”中的版本现象。

  

   两回书未断开,回目自然也毋须分拟,故己卯、庚辰二本只有一个合回回目,统括两回书内容。这就是“大观园试才题对额,荣国府归省庆元宵”。回目的上联,相当于分断后的第十七回内容,下联则是第十八回内容。由此也可以想见,曹雪芹于乾隆己卯、庚辰年对原书定稿,即形成“己卯庚辰本”时,也许是因为,贾宝玉题对额和元春归省,在全书中都是重头文字,原回的篇幅又大,所以批者才有这种分回的建议。

  

   又,第十九回也都留有疑问。两个本子虽然都已分开,庚辰本第十九回后的空页上,又有署名玉蓝坡的一条批语,曰:“此回宜分作三回方妙。系抄录之人遗漏。”从这条批语可见,未分回的初始状况,不止是十七、十八两回,而是十七到十九回三回。

  

   庚辰本第十九回另页起,没有回目和回序“第十九回”字样,但系另笔书写于上一空页末行。己卯本也是正文另页起,十八回的回末的空页上,也是另笔书写有“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意绵绵静日玉生香”,后面又有朱笔小注曰“移十九回后”。此后还有一朱笔贴条,再后是并排两行字,为第二十回的回目。字体与前面的另笔写十九回回目的是同一人。作如许详述,只是说明一点:己卯本此处与庚辰本实际上的相同。今第十七到十九回,相当于三回分回和回目。

  

   第十九回不仅未拟出回目,连照例都有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卷之第若干回”都一概付阙。己卯本略异,另纸另笔书写,做夹条处理,看似虽有回目,但非原抄,自然也不是底本中文字,系后来补抄,也是明显的。

  

   后出的各种本子,这一回的回目,都是这一联“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意绵绵静日玉生香”,倒无一例外。但所补回目,有何种底本可据,究竟出于谁氏之手,都尚有可讨论的余地。甚至可以推测,己卯本另笔书写的,倒可能是从各本而来。第十九回的回目留阙状况,是己卯、庚辰二本共同异于各本之处。今各本都已分出三回,且各撰有回目。而己卯庚辰两个本子第十七、十八二回未分开,第十九回虽分开却未拟定回目,都完全相同。

  

   5.第六十四回、六十七回,二本共同付阙。这两回书,涉及真伪问题,十分复杂。另于“余论”中列专节讨论。这里只说明己卯、庚辰两个本子状况完全相同。二本的第七分册的目录页上,都只列八个目录,并都有“内缺六十四、六十七回”字样。而且正文都付阙。可见这两回书付阙,不是在流传中散佚,而是祖本形成时的原阙,即完成“己卯庚辰本”这个定稿本时的版本现象。

  

己卯本这两回书,有另笔补配。字体笔迹与全书各抄胥的不同。而且,这两回书的字迹也迥然有异。是两名书手同时补配,还是互有先后,都难以遽断,是个不解之谜。其中第六十七回,补配者署名武裕庵,卷末注有“石头记第六十七回终,按乾隆年间抄本。武裕庵补抄”一行字。武裕庵是何许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红楼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757.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