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夫:论己卯庚辰本——《红楼梦版本论》之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3 次 更新时间:2022-09-26 14:40:17

进入专题: 红楼梦  

林冠夫  
而只能是据怡府本再过录的本子。

  

   庚辰本

  

   (一)庚辰本概况

  

   今存的庚辰本,版本状况与己卯本一样,也是原“己卯庚辰本”的过录本。为了区别于称为“过录己卯庚辰本A”的己卯本,故此本应称为“过录己卯庚辰本B”。

  

   这是现今保存得比较完整的一个早期抄本。全书止八十回,内阙第六十四、六十七两回,实际上存七十八回。在第七分册十回的总回目页中,有注曰:“内缺第六十四、六十七回”说明这两回书付阙,系定稿本形成时的原貌。此外,本子中还存在一些零星残阙。有的是原阙,如第二十二回的收结部分;有的原先不阙,则是在流传中有所散佚夺落。

  

   庚辰本今由北京大学收藏。原藏者为徐郙。1933年,胡适从徐郙的儿子徐星曙处看到这个本子,写了篇长跋。

  

   徐郙是同治元年(1862)壬戌科一甲第一名进士,即通称为状元,官至礼部尚书。1982年上海红学研讨会期间,与会者有前辈专家吴晓铃先生。蒙吴先生见告,此书如何由徐家转到当时燕京大学的经过。那是1948年夏天,徐家要出让此书,托人来问吴先生。当时吴先生无意收藏此书,未讲原因,可能是要价颇昂。但吴先生深知此本的重要,不能流落到与学术无关的人手中,于是便去找郑振铎先生。郑先生于版本学研究有素,且又酷喜收藏古书善本珍本,说,最好由燕京大学买下此书,不久就可归国家所有,因为那时燕京大学是外国人办的,所以才有此一说。后来,燕大果然买下这个弥足珍贵的本子。1954年燕大、北大合并,此本成了北大的藏书。这就是庚辰本今归北京大学收藏的缘由。

  

   庚辰本的构成与己卯本完全相同,止八十回,每十回书装为一个分册,即分装八个分册。无全书的总回目,而每一分册有个十回书的分册回目。其中第五到第八册的总回目页,书名《石头记》下,有“庚辰秋月定本”字样(第七册为“庚辰秋定本”)。故《红楼梦》版本研究者定此本名为“庚辰本”。

  

   庚辰本的卷面状态和行款,与己卯本相同。用的是无边框界栏的素色竹纸。版二十行,行三十字。少数行或长缩一二字,极少的,有行多至三十五六甚至四十余字。各回抄写格式,首页第一行,顶上框书“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卷之”,第二行另起,顶上框,书“第若干回”,第三行低三个字位为回目,回目上下句间空开三字位。第四行顶上框开始正文。中间如有诗词书柬联对之类,则另起,如无这类特殊文字,则一路到底,直至回末。

  

   庚辰本的抄胥,其中抄第七十一回以后的一名抄胥,文化水准极低,加上马虎,到后面几回,错得一塌糊涂。这位抄胥出手如此,连粗识文字都说不上,简直是不认识几个大字。其余几名抄胥,也都是“西望长安”。尽管庚辰本有其不可忽视的价值,但抄得如此“拆滥污”,不能不给本子的版本价值,打了个很大的折扣。

  

   (二)旁改文字

  

   庚辰本有一个相当触目的现象,就是本子中存在大量旁改文字。这些旁改文字出于谁氏的手笔,下改笔时有无他本为依据,这是个很可求索的问题。

  

   这些旁改文字,其大致状况是:

  

   1.多数出现于明显抄录有误之处,下应有的改笔。但这位执改笔者文化水准不高,还有少数几处,他不懂字句的含义,本来无误,也以为有误,随意下了不应有的点改。

  

   2.看改文的字体笔迹,绝大多数是出于一个人之手。也就是,旁改是一次完成的。只有极少数,是抄手在过录时发现笔误,当即涂改,另作别论。

  

   3.如果将点改后的文字校以其他早期抄本,即可发现,绝大多数是独有的。

  

   据以上现象,我们不妨作如下设想:本子过录完成后,到某位藏书者手中。此人阅读之下,见本子错误之多不能卒读,手边又无他本可据,遂信笔作了旁改。由于执改笔者文化素养亦属平平,点改时又无别本为据,故旁改文字大都不可取,甚至是蛇足者为多。

  

   归结起来,点改文字的三种不同的状况。其一,原文确有讹误,改笔是准确的。然而,那都是一些原文最明显的笔误。今举第五十二回的几例,如:

  

   下坎我邀一社,“坎”改为“次”

  

   每人四道诗,“道”改为“首”

  

   随手立住,“随”改为“垂”

  

   这些例子,句中有误,一眼便可看出,而且,原字是什么,也都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不需要有什么依据。因此,这些句例不足以证明旁改有无别本可据。

  

   其二,句中有讹误,旁改者也能看出来了,当然也都只是些明显的讹误,改了,但却没有改对。由此也可推想而知,执改笔者手边并没有可资参校的别本。举第五十回的一例:

  

   虽没作完了韵,誊的字,若生扭用了,到不好了。

  

   点改为:

  

   虽没作完了韵脚的字,若生扭用了,到不好了。

  

   这就是原文有讹,点改仍未改对。己卯本在残阙部分,杨本亦为残佚补配,状况均不明。可能这一讹误出现较早,其余后于庚辰本的几种本子,此处都有改笔。如:

  

   虽没作完腾挪的字,若生扭用了,到不好。(府)

  

   虽无作完了韵,若生扭用了,到不好。(戚序)

  

   虽没作完了韵,腾挪的字若生钮用了,□不好了。(觉)

  

   各本都有改笔,此处原文语句欠妥,又无别本可据,于是下手臆改,因而,都没有改到点子上,以致出现了这种五花八门的异文。其实,这个句例中的“謄”字当是“賸”字的讹误。这两个字的繁体,仅结构部件有“言”“贝”之异,形近致讹。照说,凡略具诗歌格律常识的,应该知道这是个什么字的讹误,不知为什么,都没有改对。庚辰本这里的旁改文字,没有改对,显然是属于臆改。

  

   其三,有不少句例,原字句本来并无讹误,而且通顺,也都下了改笔。这位执改笔者,凡不理解原字句含义,甚至看着不顺眼的,都草草率率,来个大笔一挥。今亦举第五十二回的几例:

  

   有一玉石条盆,点改为“有一白玉石长条盆子”

  

   真真国的女孩子,点改为“真真国色女孩子”

  

   宝玉的奶兄李贵,点改为“宝玉的嬷嬷哥哥李贵”

  

   这样的句例,在全书中随处可见。有的本来是有专指的,如“条盆”改为“长条盆子”,“奶兄”改为“嬷嬷哥哥”,改后显得累赘,含义反而含糊不准确了。有的,如“真真国的女孩子”,改为“真真国色女孩子”。原文“真真国”是国家名,今凭空将“国”后之“的”字改为“色”字,改成用以形容女孩子之美,句子也改得欠妥了。说句不客气的话,简直是驴唇不对马嘴。从全书的点改状况看,大多数改笔,无别本可据,都是想当然随意下笔。

  

   改得还算说得过去的,很少,硬找当然也能找出几例来。如第四十五回,薛宝钗遣一名老婆子给林黛玉送燕窝,有“黛玉回说费心”一语,各本也都无异文。在《红楼梦》中,“回说”却也常见,但都是下人对主子回话时的用语,今为林黛玉对一名粗使婆子说的话,说话的身份口气和语言环境,都不大像。此处当有夺漏字。今旁改为“黛玉道,回去说费心”,则符合她当时说话实际情景了。看来这是属于歪打正着。

  

   总之,庚辰本的旁改文字,作为这个本子的一项版本现象,是值得注意的。但是,这些点改后的文字,如果校之于各本,则发现,下这番改笔,几乎都是没有版本依据的臆改。从版本或校勘的角度看,是没有多少价值的。

  

   (三)一项奇特的版本现象

  

   今存的庚辰本,存在着一种奇特的版本现象,非常重要,但一直没有引起《红楼梦》版本研究者的特别注意。这是出现于庚辰本中的一个怪字,最初是冯其庸先生在文章中列举到这个字。即第七十八回《芙蓉女儿诔》中“成礼兮期祥”句的“祥”字,写成。后来梅节先生也引用这一例,说明庚辰本与己卯本的“血缘关系”,才点到这个怪字的要领。

  

   为什么“祥”字写成,如果联系己卯本看,无疑这也是避怡亲王允祥的名讳,原为怡王府过录己卯庚辰本时的避讳。今庚辰本又是经过辗转过录的本子,抄胥们对别的明显讳字作了处理,所以在本子中基本上看不到避讳字了,但或因不认得这个怪字,又不知道是讳字,于是照葫芦画瓢,故残留下来。可见,庚辰本的母本,也是个避怡亲王名讳的本子。

  

   庚辰本中出现这样的奇怪现象,只有一点才可解释,即庚辰本同样也是过录自怡府本的某个传抄本。这就是说,庚辰本与己卯本一样,最初也是来源于怡亲王府本。说庚辰本亦是怡府本的再过录本,这是一个重要的根据,因为本子中也残留这个避怡亲王名讳的字。上文已及,今己卯本非直接的怡王府本,而只是怡府本的过录本。而庚辰本较之于己卯本更晚出,中间可能又隔了几代。

  

   指出这两个本子都来自怡府本,说明什么呢?因为怡亲王府本据以过录的,是“己卯庚辰本”。庚辰本和己卯本,不是各自独立形成的本子,而是来自一个共同的祖本,即“己卯庚辰本”。

  

   二者来自共同的祖本

  

   对今存的己卯本和庚辰本概况,前面分别作了介绍,二者显示出许多共同的版本现象。由此可以证明,这两个本子在版本渊源上,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虽然庚辰本不见得就是直接据己卯本过录,庚辰本较己卯本后出也是可确定的。但二者来自一个共同的祖本,迹象很明显。上文已述及,二者的共同祖本,就是跨年度完成定稿的己卯庚辰本。

  

不过,今存的己卯本和庚辰本这两个本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红楼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757.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