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启祥:《红楼梦》新校本校读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7 次 更新时间:2022-09-26 14:36:18

进入专题: 红楼梦  

吕启祥  
也叫锡鑞,光亮而易熔;同蜡烛的“蜡”是两回事。第二十七回晴雯说红玉“茶炉子也不”(第377页),“”是升火,原通行本作“弄”炉子就不确切了。第六十回“找出这个碴儿”(第841页),不能是找“渣儿”。“碴儿”指刚说完的话头或引起争端的事由;“渣儿”则是渣滓,无论音、义都与“碴儿”不同,放在这里文意就不通了。第七十一回贾母让凤姐帮着“拣佛豆儿”结寿缘(第1012页),不能是“拣佛头儿”。拣一粒豆念一句佛谓之“拣佛豆儿”,不能讹成“拣佛头儿”。诸如此类,往往只一字之差,两本便有正误之分,不可等闲视之。

  

   有时从字面上看,原通行本似乎不能算错,但考究起来,还是以新校本文字为是。如第一回介绍贾雨村原系“胡州”人氏(第11页),原通行本作“湖州”。湖州地名,确系实有,用之何妨?然而脂评在“胡州”处明明提示谐音“胡诌也”。文学作品容许虚构,作者也早已声明用假语村言,《红楼梦》里“胡诌”的地名人名又何止一个?所以还是“胡州”符合作者的本意。至于建筑、器用、陈设等名物,新校本文字准确的例子颇多。我们发现凡新校本写作“台矶”之处,原通行本一律作“台阶”,二者含义是否完全一样呢?其实是有差别的。“台阶”通常指一级级的阶梯,“台矶”则指阶上的地面,包括房屋周围廊柱下的阶沿,只有大型有气派的建筑才作这样的区分。细察文意,常说丫环们坐在台矶上或某人立在台矶上,或说上了台矶便打起门帘子,都应指阶上和廊沿周围,而不是作为通道的阶梯。故“台矶”是准确的。余者如“翠幄清油车”应为“翠幄青䌷车”(第43页),“錾金彝”“玻璃盆”应为“金蜼彝”“玻璃”(第44页),“茶桶”应为“茶格”(第714页),等等。只要我们留心查考名物,注意时代和作者的用意,是不难分辨出正误来的。

  

   (二)单从两者差异的某个局部看不出问题,若联系上下文便可见出何者符合事理的逻辑,能够正确地反映生活。

  

   通灵宝玉乃全书中第一件要紧的道具,第八回初次详写谓“今若按其体画,恐字迹过于微细”(第124页),原通行本作“今若按式画出,恐字迹过于微细”。“体”与“式”是两回事,体是体积,式是式样。正因为通灵玉体积太小,若按体画才会发生字迹过于微细的问题,因须放大。至于式样,大小均可,与体积无干。故新校本文字合乎逻辑。跛足道人带来的那面镜子,新校本写“镜把上面錾着‘风月宝鉴’四字”(第171页),原通行本作镜子“背上錾着‘风月宝鉴’四字”。究竟是錾在镜把上还是镜背上?因上文已经交代过此镜正反两面皆可照人,看来字迹还是錾在“镜把上”合理。

  

   再如第十三回写贾珍为秦氏之丧求好板,薛蟠说他木店里有一副“没有人出价敢买”(第178页)。此处原通行本作“没有人买得起”,单看这句,似乎并无不可,联系上下文便不合情理。因为这副板不仅物奇价昂,而且系义忠亲王老千岁要的,因他坏了事才不曾拿去。之所以至今还封着无人买去,主要不在价贵,而是怕有干碍。因此新校本无人“敢买”的文字是合乎情理的。第四十九回写湘云等雪天要吃鹿肉,李纨忙说道:“你们两个要吃生的,我送你们到老太太那里去。那怕吃一只生鹿,撑病了不与我相干。这么大雪,怪冷的,替我作祸呢。”(第683页)这最末一句原通行本作“快替我作诗去罢”。仔细体会,李纨是受贾母委托照顾管理园中姐妹的,湘云等别出心裁,大冷的雪天要吃鹿肉,闹出病来李纨自然有责任,所以说“替我作祸呢”,这个话合乎情理、合乎李纨的身份。至于叫快作诗去虽同底下情节也连得上,但在这整段话中就不那么妥帖。应该说新校本文字是可取的。余者叙事描写准确,合理的例子还多。诸如林黛玉在怡红院外叫门,里边丫头是“没听真”而不是压根儿“没听见”;王夫人溺爱抚弄宝玉的动作应是“摸挲”而不是“摸索”,等等。都是新校本的文字准确、贴切,不再赘举。

  

   原通行本不合事理逻辑之处有时竟到了令人发笑的程度。第四十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问李纨道:“谁又预备下船了?”李纨回说:“才开楼拿的。我恐怕老太太高兴,就预备下了。”读者不禁奇怪,船怎么贮在楼内,要开楼拿船呢?看了新校本才明白了,李纨是说“才开楼拿几,我恐怕老太太高兴,就预备下了”(第547页)。联系上文可知李纨才带着人开楼拿高几,顺便也预备下游玩的船了。

  

   (三)原通行本由于脱漏,造成文句残缺意思不清,甚至移花接木、张冠李戴,读读新校本便会恍然大悟。

  

   第廿六回写薛蟠生日,收到四样希罕礼物,试看两本文字:

  

   这么粗,这么长,粉脆的鲜藕;这么大的西瓜;这么长,这么大的暹罗国进贡的灵柏香熏的暹罗猪、鱼。

  

   这么粗这么长粉脆的鲜藕,这么大的西瓜,这么长一尾新鲜的鲟鱼,这么大的一个暹罗国进贡的灵柏香熏的暹猪。(第368页)

  

   原通行本由于脱漏了“一尾新鲜的鲟鱼”几个字,又单把个“鱼”字附加在“猪”后,这怎能见出鱼的希罕难得呢?猪因是暹罗国进贡的、灵柏香熏的,才显出其为珍品;鱼要看是何品种是否新鲜,鲟正是一种味道鲜美的大型鱼类,长达三米多,因其珍贵,常作贡品。原通行本少了几个字,因使“希罕难得”在鱼身上没有着落,这句子也不完整。

  

   再看一种移花接木的例子。第四十四回平儿挨打受气,宝钗劝解的一番话新校本为:“你是个明白人,素日凤丫头何等待你,今儿不过他多吃一口酒。他可不拿你出气,难道倒拿别人出气不成?别人又笑话他吃醉了。你只管这会子委曲,素日你的好处,岂不都是假的了?”(第609页)原通行本少却“吃醉了”以下二十个字,把上下句直接连缀在一起,最后一句话变成“别人又笑话他是假的了”!这么一来,虽然接上,意思却大有出入了。

  

   更有一种情形,简直是张冠李戴了。第八十回宝玉去天齐庙还愿,在王道士那里解困。新校本是这样的:“宝玉命李贵等:‘你们且出去散散。这屋里人多,越发蒸臭了。’李贵等听说,且都出去自便,只留下茗烟一人。这茗烟手内点着一枝梦甜香,宝玉命他坐在身旁,却倚在他身上。”(第1159—1160页)原通行本缺“命李贵”以下五十余字,径跳过去,虽然也连接上了,但宝玉却不是倚在茗烟身上,而是承上文命王道士坐在身旁了。这样张冠李戴的结果,于情于理不合,以宝玉的身份和平素的教养,是不会这样对待庙里老道士的。

  

   (四)两本均可通,比较之下,原通行本较平淡、一般化,新校本文字精彩,富于表现力。

  

   人们熟知的鸳鸯驳回她嫂子那一番斩钉截铁的话,原通行本一上来比较平淡:“什么‘好话’?又是什么‘喜事’?怪道成日家羡慕人家的丫头做了小老婆……”此处新校本作“什么‘好话’!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好画儿。什么‘喜事’!状元痘儿灌的浆儿又满是喜事。怪道成日家羡慕人家女儿作了小老婆……”(第638页)用谐音的歇后语来加强鸳鸯对她嫂子所谓“横竖有好话”“天大的喜事”的反感,锋利泼辣,一下子就把她嫂子给顶了回去。这样的语言的确是精彩的。又如刘姥姥被凤姐等人捉弄,单拿一双老年四楞象牙镶金的筷子给他。原通行本写刘姥姥说“这叉巴子比我们那里的铁锨还沉,那里拿的动他”;新校本作“这叉爬子比俺那里铁锨还沉,那里犟的过他”(第550页)。小说此处描写筷子的不伏手,不听使唤,因而“犟的过”比“拿的动”更为贴切,更能表现刘姥姥的感受。

  

   此类例子还可以举出不少。比方门子劝贾雨村顺水行舟,“作个人情”,新校本为“作个整人情”(第62页);荣国府大门前“满门口的轿马”,新校本作“簇簇轿马”(第96页);刘姥姥告贷难于开口,只得“勉强说道”,新校本作“忍耻说道”(第103页);探春求宝玉带些玩物来,要拣那“有意思儿又不俗气的”,新校本作拣那“朴而不俗、直而不拙者”(第381页);李纨批评宝玉忘了诗社社日,“想必他不知,又贪住什么玩意儿,把这事又忘了”,新校本为“想必他只图热闹,把清雅就丢开了”(第597页)。虽则都只一字或数字之差,却可以分出高下来的。

  

   还有一种情形,新校本文字由于较有层次而增强了表现力,更加符合生活现象和人物性格的复杂性。这里不妨举“变生不测凤姐泼醋”一回中的一个细节。凤姐回房,遇见丫头,威逼之下,丫头吐了实情,说是“二爷也是才来,来了就开箱子,拿了两块银子,还有两支簪子,两匹缎子,叫我悄悄的送与鲍二的老婆去……”在这里,新校本的文字还要多一点小的层次:“二爷也是才来房里的,睡了一会醒了,打发人来瞧瞧奶奶,说才坐席,还得好一会才来呢。二爷就开了箱子,拿了两块银子,还有两根簪子,两匹缎子,叫我悄悄的送与鲍二的老婆去……”(第606页)按小说反映的生活情理看,贾琏虽则行此丑事,并非预先筹划;再则作的虽不机密,也不是鲁莽从事。由这两点来看,原通行本文情显得突兀,贾琏一回房便开箱取物召鲍二老婆。而新校本则写出了一个过程,交代他睡醒之后哨探过凤姐行踪,认为有机可乘才动作。因而读来层次清楚,事出必然,符合贾琏既恨凤姐又怕凤姐的心理状态。下文写到凤姐刚至院门,“只见又有一个小丫头在门前探头儿”,新校本多一“又”字,见出凤姐一遇再遇,贾琏原是留意防范步步设哨的。足见“又”字在这里颇得神理,有胜于无。

  

   总之,如果细心阅读、认真比较,种种细微之处,都往往能够使人对新校本文字的优点有所发现和领悟。

  

   四

  

   现在,我们再进一步从描摹生活场景、刻画人物个性的角度来考察两者的差异。这是关系到作品文学价值的更为重要的问题。对较之下,可以看到新校本在不少地方是更为丰富细腻和传神的。

  

   故事情节是小说这种文学体裁不可缺少的因素,然而同是一个基本情节,描写可以有详略、精粗高下之分,给予读者的感染力量也自不同。在《红楼梦》里,可以举出一系列的场面和情节,说明原通行本的描写是较新校本逊色的。诸如第四回雨村和门子对话一段,第十四回凤姐协理宁府责打仆妇一段,第廿四回贾芸与倪二交结一段,同回贾芸奉承凤姐一段,第廿五回赵姨娘与马道婆的昧心交易一段,第廿九回贾府上下去清虚观打醮车轿出发一段,第卅四回王夫人与袭人私谈一段,以及第七十回放风筝一段等。限于篇幅,不能一一比较分析。今举三例,以概其余。

  

   例之一,凤姐协理宁国府,威重令行,责打迟到的仆妇是其中重要情节,试看两本文字。

  

   原通行本:

  

   凤姐便说道:“明儿他也来迟了,后儿我也来迟了,将来都没有人了。本来要饶你,只是我头一次宽了,下次就难管别人了,不如开发了好。”登时放下脸来,叫:“带出去打他二十板子!”众人见凤姐动怒,不敢怠慢,拉出去照数打了,进来回复;凤姐又掷下宁府对牌:“说与赖升革他一个月的钱粮。”吩咐:“散人罢。”众人方各自办事去了。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红楼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75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