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磊:回归亚当·斯密古典传统

——经济与社会行为的统一理论模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54 次 更新时间:2022-09-26 00:22:13

进入专题: 亚当·斯密  

郑磊  
那么此事看上去也应该被Y惩罚(奖励)。

  

   仁慈命题2:如果X没有对Y做好事是因为她不想对Y做好事,那么从这件事本身看,Y不应该惩罚X。

  

   源于正当的动机,倾向于做真正的、积极的善事的仁慈,其对立面就是源于不正当的动机,倾向于做真正的、主动的伤害。可以将其表述为不公正命题1:如果X对Y做坏事是因为她想对Y做坏事,那么从这件事本身看,Y应该惩罚X。

  

   斯密认为“尽管违背公正……会受到惩罚,但遵守这种美德的规则似乎也不值得得到任何奖励”。可以将其总结为不公正命题2:如果X没有对Y做坏事是因为她不想对Y做坏事,那么从这件事本身看,Y不应该奖励X。

  

   斯密理论不谈对错,而是关注合宜与不合宜。虽然我们承认意图应该是判断行为人的功过的唯一决定因素,应避免过分强调意图的重要性。我们还要考虑到“运气”,即不受控制的机会事件对行为造成的影响。尽管我们的行动是经过精心计划,但有时会出现疏忽,这种意外情况对于预测行为具有重要性,斯密为此提出了另外2个命题。

  

   命题1:如果偶然机会(运气)和我们的(值得赞扬或责备的)有意行为的结合,未能产生预期的行为结果,那么它就削弱了我们对这个行为的优缺点的判断。

  

   命题2:如果偶然机会和行动者的意图结合在一起,相对于预期的行动结果,给人带来了非同寻常的快乐或痛苦,那么它就增加了我们对行动的功过的感觉。

  

   三、心理学与行为科学的解释

  

   我们尝试用心理学和大脑神经科学的一些成果对斯密这个理论的主要观点做一些注解和分析。我们引用心理学的大脑双系统理论来解释,即将大脑视为两个系统,一个叫做系统1(快思维),另一个叫做系统2(慢思维)。情绪共情⑦是系统1的反应,系统1接受内外部刺激信号,自动提取记忆、规则,或依照习惯⑧甚至潜意识做出自发反应或直觉判断,生成印象、感觉和倾向等。系统1具备跨维度解读价值观的能力。系统1的基本特征之一就是它代表了范畴规范和原型范例。这样的规范和范例决定了我们怎样看待各种事物,因为我们会在记忆里存储和所有这些范畴的事物或人相关的一个或多个“规范的”典型形象。当这些范畴具有社会性时,这些典型形象就被称为思维定式(卡尼曼,2011)[1]。

  

   系统2接收系统1发来的信息,将印象、直觉等转变为信念或判断。通常系统2毫无保留地接受系统1的输出,或稍做调整;当系统2支持这些行为时,它们就会成为经验、规则、信仰、态度和意图等,人们之后据此做出选择和展开行动。系统2也可以主动对系统1进行调控,即斯密所说的自律或自我控制。自控力是个人从小培养的,主要表现为克制本能欲望、遵守规则和控制情绪。自我批评也是系统2的功能。自爱的常识让我们可以感知或辨别我们自己行为或他人行为中的损失和收益模式,并且“不知不觉地”根据我们在特定语境和环境下的长期经验,做出了一个符合特定规则的回应。

  

   情绪共情常常是系统1自动发生的。斯密认为人之所以愿意帮助他人,应该是深思熟虑和对做正确的事的渴望做正确的事之故。保罗·布鲁姆认为情绪共情可以和伦理道德相互强化,对共情的实践让我们意识到自己的感受并非独一无二,由此支持了公正的道德准则,继而会让我们更多地与他人共情。Batson(2006)[2]发现,共情会让人做出更多良善行为,即便是在匿名、有拒绝理由或容易拒绝的情况下,也是如此,是共情引发了一种想去改善他人处境的普遍的渴望。马丁·诺瓦克等(2013)[3],Rand(2019)[4]的研究支持了这个观点,人们依靠直觉做出的决定往往是善意的、合作的,大多数人发现他们的系统2在回答问题时没有道德直觉。这与神经科学研究的另一个发现:感受和理解之间存在区别,也是吻合的。

  

   然而仅凭内在的共情,我们无法预测具体情境下的行动。由共情引发的行为选择则针对的是具体的互动对象。斯密也指出情绪共情体验会受到我们对共情对象的看法,以及对对方处境的判断的影响。此时,行为发生的情境十分关键,因为只有在特定情境下,与不同选择可能产生的结果进行比较,判断某个行为结果的利弊得失才有意义。遵守什么样的规则,我们对此的判断非常依赖于具体情境。行为的情境和利弊一起影响着我们所做的行为选择。⑨

  

   四、斯密社会理论与市场理论的统一

  

   现代人的生活中同时存在两个场景,一个是市场,另一个是人际社交圈。新古典经济分析对于前者非常有效,我们通常遵循自由选择和竞争原则来处理问题;而后者则需要另一个体系,因为新古典经济学方法无法完全解释人们在处理个人与家庭、邻里和朋友之间的人际关系方面的行为方式。斯密的两部著作让我们把两个世界合二为一看待,用统一的社会科学与道德科学将两个世界无缝对接。⑩这是一个统一的社会经济理论。

  

   (一)公正原则与自身利益的统一

  

   斯密的《道德情操论》奠定了我们理解经济发展的基础。产权虽然很必要,但仅有这一点还不够。在《国富论》中又加了一条重要公理——人类“交易的倾向”。人与人之间通过交换来改善其非餍足状况。斯密提出的这条公理,将社会性延伸到了私人利润的商业范畴。从与关系亲近的人进行社会交易,扩展到与陌生人之间不涉及人情的市场活动,这些本质上都具有“商业”属性。

  

   斯密的理论始终坚持以“公正”原则为前提,可以自由、平等地争取自身利益。公正体现在被社会共同接受的行为原则之中,因而市场行为也遵从这套规则。斯密首先是从行动者及其感受、反应和互动的角度出发,其次是从这个角度观察行为后果对社会或经济的影响。斯密认为市场改善了人类社会福利,这也是公正的缘起之处;人在追求自身利益(比如金钱)与利他的选择行为之间并不存在矛盾。自身利益本身就包括“与他人和睦相处、遵守道德,选择与社会相适应的行为”之意。他人的经验及其在我们个人发展过程中留下的印记,或多或少塑造了我们。通过斯密的理论框架,我们可以检验和研究情境因素,理解社会过程,不再将关注点只放在结果和收益上。

  

   商品或服务的贸易和市场是人类社会性的延伸,我们对他人提供的商品按照合同约定付款,同样,我们也希望以类似方式得到回报。这种市场交易将社会性扩展到了我们不认识的人。与陌生人的交易靠的是由外部强制执行的产权法规。这样可以让我们不必完全依赖社会规则和惯例,便能有序地从更大的人际网络中获益。斯密的自我控制原则很重要,也是有助于促进人际关系之外的市场交易的一个要件,为交易可以轻松脱离外部监控提供了某种内生的支持要素。

  

   斯密进一步推导交易的直接结果是人们获得了价格信息。有了价格信息,个人就可以比较现状与未来可能发生的情况,而生产商则能借助经验更好地确定市场偏好和成本,获得与决策和创新相关的信息,这会进一步推动专业化分工。这就是财富创造的完整链条,即尽管每个人想的都是自身利益,但是公正法则使得人们的所作所为能够为他人创造财富。(11)当然,斯密也承认人的行为具有不确定性。但是,人们在不断的社会交往与交易中,能够调整自己对各种行为的反应,从中获利,并使自己和他人得到改善。这个观点已经得到了实验经济学家在市场实验上的验证。

  

   新古典和行为经济学派都以效用作为选择的基础,但是斯密否定了行为产生的效用是决定人们做出选择的第一来源,也不是主要来源,而是强调行为产生的情感冲击,这种冲击与情境高度相关,而且这种冲击依靠人的同理心去体会,并遵循一定的社会性规则。这一认识与新古典经济学和行为经济学以“效用”为主要判断、选择依据的思想相差甚远。

  

   (二)斯密理论对双人简单博弈的解释

  

   效用最大化理论对纯粹的市场行为可以做出有效预测,即使交易各方只知道部分信息(12),每一次都能观察到市场快速收敛于竞争市场均衡价格。在新古典经济学里,效用最大化不仅是一个市场理论,更是所有人类决策模型的基础。然而涉及具体个人行为,该模型便无法做出足够准确的预测,比如最简单的两人互动博弈中出现的合作现象。

  

   我们以乔伊斯·伯格,约翰·迪克哈特和凯文·麦克白(Berg等,1995)[5]的基本双人博弈实验为例。该实验招募了32对受试者。一半受试者进入A房间,另一半进入B房间。每个受试者收到10张1美元的钞票。A房间中的受试者可以选择将手里的钞票付给在B房间中一个与自己随机、匿名配对的受试者,金额可以自由决定。在B房间中的受试者收到钞票前,实验者会将钞票的金额增加到原来的三倍。伯格等人在单次实验中采用单匿名和双匿名做法,A房间的人即便不付给对方任何金额,都不会被别人知道。

  

   如果当受试者的行为可以得到充分的匿名保护时,达成子博弈完美均衡只需要满足三个条件:(1)所有人都是完全自私的,(2)拥有共有知识,(3)每个人都基于最大化自己效用而做出相应选择。此时,A房间的人不会分给对方任何金额,即便他们分给对方钱,在房间B里的人也不会返还。然而,事实是即便包括实验者在内,没有任何人知道受试者的身份时,这个预测都与实际结果差别很大。房间A中的人们平均送出了5.16美元,房间B中的人们平均的归还金额是4.66美元。只有两个受试者没有送出任何金额,而有5个受试者送出了所有10美元。房间A的32个受试者中,有28个送出的金额超过了1美元。

  

   从金额的平均值上看,A房间里的人送出的钱没有得到足够大的回报,也许受试者在了解到之前的实验数据之后,会逐渐适应实验环境,并修正其错误做法。为了检验这个直觉想法,对实验规则做了修改,重新招募了28对受试者,每个受试者都会收到一份关于之前实验结果的完整报告。报告中给出了送出每种可能金额的人数,每个送出金额对应的平均归还金额,以及相应的净利润(损失)。而且指出A房间里的人只有送出5美元或10美元时才能获得利润。这个实验的结果是A房间送出的平均金额有小幅上升,达到5.36美元,而B房间的人平均归还金额提高到了6.46美元。A房间里的人的“慷慨赠与”现象并没有减退,而B房间的人“对信任给予慷慨回报”表现得更显著了。房间A的28个受试者中,有3个人没有送出任何金额,有一半人送出了5美元或10美元,而房间B中只有一个受试者没有返还一分钱。

  

这两个实验结果并非经典博弈理论所预言的子博弈完美均衡。斯密关于仁慈和不公正的命题,能够解释受试者如何解读他人的行动。在先行者和后行者相互了解对方可能做出的选择时,先行者考虑的是,如果他为了双方互利而善意地将选择机会交给后行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亚当·斯密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思想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742.html
文章来源:经济与管理评论,2021年第5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