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恩裕:新发现的曹雪芹佚著和遗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4 次 更新时间:2022-09-19 09:04:46

进入专题: 曹雪芹   《红楼梦》  

吴恩裕  

  

   (三)书箱正面所刻是与曹雪芹续娶有关的诗和画

  

   两只书箱正面的字和画也包括一些不能确切判断的问题。绘兰的人署名“拙笔”,但拙笔是谁?无法确知。“题芹溪处士句”的字迹和拙笔的落款,也不能十分肯定一个人的笔迹。即使一个人可以写多种笔迹,也就是说,那首诗的字是绘兰的人写的,为什么落款的时候只提“写兰”,不及他手书的诗句?从乾隆年代的字迹和一般既有落款又有年代的习惯而言,“乾隆二十五年岁在庚辰上巳”十二字也应是拙笔所写。但那夹在年代和署名之间的“清香沁诗脾,花国第一芳”两行十个小字,就显然不是“拙笔”的笔迹了。这又是谁写的呢?尤其重要的是,“芹溪”是曹雪芹固然毫无疑义,但“题芹溪处士句”是“题‘芹溪处士句’”呢,还是“‘题芹溪处士’句”呢?换句话说,这首五言诗是曹雪芹自己作的,而由别人写上去的,还是别人作的赠给曹雪芹的诗呢?以下说明我对这些问题的看法。

  

   拙笔是谁,我们本不必追问。横竖当时实有那么一个人,他是曹雪芹的一个朋友。如果那首五言诗是他作的,那么,他不但能画,而且能诗。由“一拳顽石下”这种句子来看,他可能很了解曹雪芹,熟悉“一拳石”“顽石”曹雪芹所常用的这类字句。在本文的初稿中,我对“拙笔”这个人曾做过一种推测,由于证据不是那么确凿,现在暂且把那一段删掉,俟以后再作深入的探讨。

  

   关于诗的字迹和“拙笔”署名的字迹同否的问题,也就是说是否出自同一个人之手的问题,光是孤立的研究,也没有多大的意义。

  

   关于“清香沁诗脾,花国第一芳”那十个小字,就以下三点看,很可能是曹雪芹自己后加上去的。(一)这两行字刻在那么一个不当不正的地位,令人不能不想到是后刻上去的。(二)就这两行字的笔迹看,很像曹雪芹的手笔。虽然字形和用笔同第二只书箱背面那五条有所不同,但显然可以看出,写的人有过学汉魏的功夫。而雪芹的字正是这个路子。(三)这两句诗虽系咏兰,而首尾“清”“芳”两字突出芳卿的名字,也疑非雪芹莫办。当然,我并不坚持这一设想,但可作为一种看法。

  

   关于“题芹溪处士句”这四句诗是曹雪芹本人作还是别人作的问题,两个可能都有。我们无法确断。不管是谁作的,有一条可以断定:这首诗与结婚有关,而且与曹雪芹续娶有关。以下试申此意。

  

   把这四句诗同书箱上刻的两丛兰联系考虑,可以说该诗是咏兰之作。如果再结合“清香沁诗脾,花国第一芳”那十个字来看,这个解释就更为明显。因为“花国第一芳”说的正是“兰为国香”之意。但是,兰既在形体上“并蒂”又在思想感情上“同心”,而且还有什么“友谊”,这就显然不是单纯咏兰,而是拟人们的婚姻关系。如果再考虑这两只书箱的主人是曹雪芹,而第二只书箱的背面既有曹雪芹的亲笔字,又有他手书“芳卿”的名字,并涉及他们共同研究织锦的事实,更重要的是,还有芳卿的悼亡诗,再结合乾隆庚辰的年代,我们可以断定这首五言诗乃是与曹雪芹续娶有关的诗。

  

   关于这首五言诗的作者问题,首先不能排除曹雪芹自作的可能性。这首诗合格律,也不算俗。杭州大学的蔡义江同志最近给我来信说:“以前我认为此诗有点‘俗’,所以说它不像雪芹之作。现在想来也不大全面。时隔两个世纪,观念有点不一样:一种意思原来倒是新鲜的,后来被大家用滥了,就显得俗了。何况俗与不俗,不能孤立地看字面,以为一用‘并蒂’‘瑞’等字就不雅,恐怕也不是定论。总之,不能排除有雪芹所作的可能。”(见1978年6月29日来信)蔡义江同志举出这个理由是很对的,再加上“题芹溪处士句”本来也可以解作“写曹雪芹所作的诗句”;而“一拳顽石”这类字样又是在雪芹诗文中所常见的。

  

   但是,“题芹溪处士句”还可以解作旁人作的关于曹雪芹续婚的诗句。

  

   那就是说,“题”不是单纯地“写”,而是题诗、题词、题跋之“题”。题句等于题诗的意思,《题芹溪处士句》等于题者“题芹溪处士”的诗“句”——亦即诗是题者作的,不是被题者曹雪芹作的。例如张宜泉有一首《题芹溪居士》七律,就是用那首七律描绘曹雪芹的。张宜泉如果在原诗题下加一个“句”字,成为《题芹溪居士句》,也还是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唐孙华有《读梅村先生〈鹿樵纪闻〉有感题长句》,这里的“题长句”,就是“作”了一首长诗之意。敦敏乾隆二十五年《芹圃曹君(霑)别来已一载余矣。偶过明君(琳)养石轩,隔院闻高谈声,疑是曹君,急就相访,惊喜意外,因呼酒话旧事,感成长句》中“感成长句”的“成”字,也是“题”即“作”了一首长句的意思。

  

   上面谈的张宜泉那首诗是描写曹雪芹的生活情况和为人风度的,诗云:

  

   爱将笔墨逞风流,庐结西郊别样幽。

  

   门外山川供绘画,堂前花鸟入吟讴。

  

   羹调未羡青莲宠,苑召难忘立本羞。

  

   借问古来谁得似,野心应被白云留。

  

   可见这种“题”,实际上就是描述:曹雪芹住处的自然环境,居常写诗作画、不肯进画苑为封建统治者服务,末引陈抟拒宋太宗的召命复书中的“九天仙诏休教丹凤衔来,一片野心应被白云留住”之句,来表示不肯出仕的态度。

  

   书箱上这首《题芹溪处士句》,固然也是写(即“题”)芹溪处士的,但它的内容却不是对曹雪芹做一般性的描绘,而是涉及他在乾隆二十五年继娶这一事实的。“并蒂花呈瑞,同心友谊真。”无疑地并非单纯指述书箱上所刻的兰花,而是贺结婚的句子。“一拳顽石下,时得露华新”,也是配合贺词写的。所以,“题芹溪处士句”既是题赠曹雪芹的,又是一首贺结婚的诗,那么,它就是送给曹雪芹续婚的贺诗。

  

   关于究竟是什么人送给雪芹的这首贺诗,我认为于叔度、张宜泉、鄂弼(原张永海传说是“鄂比”。据胡文彬同志见告,恩华的《八旗艺文编目》中,有一个“鄂弼”,字简庭,由侍卫累官汉军副都统,山西、陕西巡抚,四川总督,未之官卒,谥“勤肃”。这个人虽然肯定不是香山那个鄂比,但按汉译满姓氏习惯,鄂比应作“鄂弼”才是)都有可能性。但敦氏弟兄,却因敦敏那首长句的小引中“别来已一载余矣”一语,说明他们不可能在由庚辰三月三日之后到该次晤面之前有会晤的机会,所以,这四句诗不可能是他们送的。当然除了上述诸人外,也不能说没有雪芹的其他朋友送给他的可能。

  

   (四)论芳卿是曹雪芹的续妻以及续娶的年代等问题

  

   现在要推断一下曹雪芹的续妻的是什么人?他是在什么时候续娶的?

  

   1.关于曹雪芹续妻是谁的问题

  

   据传说曹雪芹的前妻是因产后患病而死的。她的死或者在他迁出北京之前的乾隆十五、十六年,也或者是在迁往北京西郊之后不久的乾隆十七、十八年。到了乾隆二十五年,曹雪芹的原配妻子已死了七八年了。敦敏记于叔度于乾隆十九年去雪芹的郊居,只字未提雪芹妻子,就是因为那时雪芹的前妻已死,而又未续娶之故。曹雪芹有续妻是有证据的。那证据就是他的朋友敦诚的《挽曹雪芹》诗。诗的初稿两首是这样的:

  

   四十萧然太瘦生,晓风昨日拂铭旌。

  

   肠回故垄孤儿泣,(前数月,伊子殇,因感伤成疾。)

  

   泪迸荒天寡妇声。

  

   牛鬼遗文悲李贺,鹿车荷锸葬刘伶。

  

   故人欲有生刍吊,何处招魂赋楚蘅?

  

   其二:

  

   开箧犹存冰雪文,故交零落散如云。

  

   三年下第曾怜我,一病无医竟负君!

  

   邺下才人应有恨,山阳残笛不堪闻。

  

   他时瘦马西州路,宿草寒烟对落曛。

  

   后来作者又把这两首改为一首,作:

  

   四十年华付杳冥,哀旌一片阿谁铭?

  

   孤儿渺漠魂应逐,新妇飘零目岂瞑?

  

   (前数月,伊子殇,因感伤成疾。)

  

   牛鬼遗文悲李贺,鹿车荷锸葬刘伶。

  

   故人惟有青山泪,絮酒生刍上旧坰。

  

   以上第一首中的“寡妇”和第三首中的“新妇”,正是雪芹这个续娶的夫人。

  

   据此次发现的这两只书箱第二只背面曹雪芹自书的那五条藏书目录,可知他这位续娶夫人的名字或者即叫“芳卿”,或者她的名字中有一个“芳”字,而“卿”则是雪芹对她的昵称。结合这只书籍正面那“清香沁心脾,花国第一芳”两句,也或者她的名字叫作“芳清”或“清芳”,都未可知。

  

   又结合该箱背面“续书才浅愧班孃”那句诗,则他这位续娶夫人也许是个南方人。按班昭也称“班姑”,南方江浙一带,称姑为“孃孃”,北方则不但绝无此称法,即“孃”字也不这样使用,尽管“孃”与“娘”字相通。这首《悼亡诗》中称班姑为班“孃”,可见她大概是一位南方女子。

  

   参照过去的有关诗句,这个推测还可以得到佐证。敦敏于乾隆二十五年秋与刚从江宁北归的雪芹邂逅于明琳的养石轩,《惊喜意外因呼酒话旧事感成长句》一诗中的最末四句:

  

   秦淮旧梦人犹在,燕市悲歌酒易醺。

  

   忽漫相逢频把袂,年来聚散感浮云!

  

我认为这“犹在”的“秦淮旧梦”中人,很可能就是雪芹那次南行从江宁偕归的、他的续娶的夫人。雪芹这位续妻应该是他的亲戚或熟人,亦即“旧”人。当然,即使不是从江宁偕归的,也可以是在北京的一位这样的“旧”人。关于这点,有的同志认为“人犹在”或即指雪芹本人。我认为“秦淮旧梦人犹在”这句诗,如果这样解释,那不就等于说:“这个做过秦淮旧梦的曹雪芹还活着”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曹雪芹   《红楼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604.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