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莹:算法侵害类型化研究与法律应对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7 次 更新时间:2022-09-06 23:52:30

进入专题: 算法侵害     数据与个人信息保护     算法可解释性  

王莹  
不得设置诱导用户沉迷或者高额消费等违背公序良俗的算法模型。”该规定虽尝试引入算法影响力评估制度,但对算法应用结果的理解似乎过于局限,有必要根据算法侵害的多维性、广泛性扩展算法影响力评估的内容。知名数字权利组织Access Now指出,欧盟须对在处理非个人数据、推论数据(inferred data)或者不同形式的匿名化、假名化-匿名化数据和数据集合时产生的侵害与风险予以特别关注。对于防治个人与集体侵害来说,个人数据保护是必要但并不充分的工具,无法应对人工智能应用的集体性影响,例如加剧不平等、过度警察干预及群体监控等。(63)例如,Facebook涉嫌利用终端用户的数据来操纵用户,进而影响选举,证券公司使用算法高频交易突袭市场,使市场陷入崩溃,这些都对社会整体政治经济产生深远而广泛的负面影响。(64)我国《个保法》与相关算法监管规定的及时颁布与正在兴起的互联网领域反垄断及数据安全监管浪潮充分表明,社会与政府已对算法侵害的多维性、系统性形成了广泛共识,彰显了将算法关进法律的笼子的决心,以算法侵害风险为基础的算法规制研究对于回应算法时代的社会关切与实现对算法的社会治理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注释:

  

   ①See Jack M.Balkin,"2016 Sidley Austin Distinguished Lecture on Big Data Law and Policy:The Three Laws of Robotics in the Age of Big Data",Ohio State Law Journal,Vol.78,No.5(Aug.,2017),p.1219.

  

   ②See Jack M.Balkin,"2016 Sidley Austin Distinguished Lecture on Big Data Law and Policy:The Three Laws of Robotics in the Age of Big Data",Ohio State Law Journal,Vol.78,No.5(Aug.,2017),p.1240.

  

   ③See Jack M.Balkin,"2016 Sidley Austin Distinguished Lecture on Big Data Law and Policy:The Three Laws of Robotics in the Age of Big Data",Ohio State Law Journal,Vol.78,No.5(Aug.,2017),pp.1233-1237.

  

   ④See Jack M.Balkin,"2016 Sidley Austin Distinguished Lecture on Big Data Law and Policy:The Three Laws of Robotics in the Age of Big Data",Ohio State Law Journal,Vol.78,No.5(Aug.,2017),pp.1237-1239.

  

   ⑤See Ryan Calo,"Digital Market Manipulation",George Washington Law Review,Vol.82,No.4(Aug.,2014),pp.995-1051.

  

   ⑥See Jack M.Balkin,"2016 Sidley Austin Distinguished Lecture on Big Data Law and Policy:The Three Laws of Robotics in the Age of Big Data",Ohio State Law Journal,Vol.78,No.5(Aug.,2017),p.1238.

  

   ⑦参见殷继国、沈鸿艺、岳子祺:《人工智能时代算法共谋的规制困境及其破解路径》,《华南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0年第4期,第36页。

  

   ⑧参见姜野:《算法的规训与规训的算法:人工智能时代算法的法律规制》,《河北法学》2018年第12期,第145页。

  

   ⑨胡蔚:《算法治理要纠正“流量至上”》,https://m.gmw.cn/2021-08/10/content_1302475087.htm,2021年8月20日访问。

  

   ⑩参见高富平、王苑:《大数据何以“杀熟”?——关于差异化定价法律规制的思考》,《上海法治报》2018年5月16日,第B06版。

  

   (11)参见黄莉玲、李玲、黄慧诗:《南都发布〈互联网平台竞争与垄断观察报告〉市场竞争失序产生垄断要大力监管》,《南方都市报》2020年12月23日,第GA07版。

  

   (12)《在线旅游经营服务管理暂行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令第4号)第十五条规定:“在线旅游经营者不得滥用大数据分析等技术手段,基于旅游者消费记录、旅游偏好等设置不公平的交易条件,侵犯旅游者合法权益。”

  

   (13)See State v.Loomis,881 N.W.2d 749(Wis.2016).

  

   (14)See Hannah Bloch-Wehba,"Access to Algorithms",Fordham Law Review,Vol.88,No.4(Mar.,2020),p.1290.

  

   (15)参见江溯:《自动决策、刑事司法与算法规制——由卢米斯案引发的思考》,《东方法学》2020年第3期,第87页。

  

   (16)Vgl.Sander/Hollering:Strafrechtliche Verantwortlichkeit im Zusammenhang mit automatisiertem Fahren,NStZ 2017,193; Appel in: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 v.8.7.2016,S.17.

  

   (17)参见《蔚来L2致死事故背后:为什么就是避不开静止车辆?》,载微信公众号“车东西”,2021年8月15日。

  

   (18)参见澎湃新闻:《英国重金打造AI预测暴力犯罪工具,未经启用即告流产》,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8690100,2021年8月20日访问;See "A British AI Tool to Predict Violent Crime Is Too Flawed to Use",https://www.wired.com/story/a-british-ai-tool-to-predict-violent-crime-is-too-flawed-to-use/,2021年8月20日访问。

  

   (19)See "A British AI Tool to Predict Violent Crime Is Too Flawed to Use",https://www.wired.com/story/a-british-aitool-to-predict-violent-crime-is-too-flawed-to-use/,2021年8月20日访问。

  

   (20)参见王莹:《法律如何可能?——自动驾驶技术风险场景之法律透视》,《法制与社会发展》2019年第6期,第104页以下。

  

   (21)See Tom Simone,"Europe Limits Government by Algorithm.The US,Not So Much",https://www.wired.com/story/europe-limits-government-algorithm-us-not-much/,2021年8月20日访问。

  

   (22)See "Article 29 Working Party's Guidelines on Automated Individual Decision-making and Profiling for the Purposes of Regulation 2016/679",https://ec.europa.eu/newsroom/article29/item-detail.cfm?item_id=612053,2021年8月20日访问。

  

   (23)参见张近山:《戴头盔看房?人脸识别要有“防护罩”》,载微信公众号“人民日报评论”,2020年11月25日。

  

   (24)参见《话音刚落,广告就到了 手机App如何“偷听”?》,https://www.sohu.com/a/484733036_11623,2021年8月20日访问;App专项治理工作组:《探秘App“偷听”(一)技术可行性分析》,https://pip.cybersac.cn/jbxt/privacy/detail/20200925104612052739,2021年8月20日访问。

  

   (25)See "White Paper o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A European Approach to Excellence and Trust",https://ec.europa.eu/info/sites/info/files/commission-white-paper-artificial-intelligence-feb2020_en.pdf,2021年8月20日访问。

  

   (26)参见马秀秀:《报告:六成受访者认为人脸识别有被滥用趋势 倾向出台法规加以规范》,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80514160779485548&wfr=spider&for=pc,2021年8月20日访问。

  

(27)王玫清、刘苗:《人脸识别第一案二审落锤!涉事动物园被判删除原告指纹等信息》,http://www.infzm.(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算法侵害     数据与个人信息保护     算法可解释性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376.html
文章来源:《法制与社会发展》2021年第6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