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曙松等: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与SWIFT的协同发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4 次 更新时间:2022-09-01 14:27:36

进入专题: 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   CIPS   SWIFT  

巴曙松 (进入专栏)   闫昕   董月英  
支付信息48亿条,占比45.3%;证券信息52.7亿条,占比49.7%;其他信息(如外汇和资金交易、贸易融资信息等)5.26亿条,占比5%。

   2.CIPS

   2021年,CIPS处理业务334.16万笔,金额79.6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1.55%和75.83%(见图4);日均处理业务1.34万笔,金额3184亿元。2021年,CIPS日均处理业务笔数仅为SWIFT的0.03%,但增速快于SWIFT。

   以2020年CIPS处理跨境人民币业务来看,客户汇款业务166.83万笔,占比76%,金额7.81万亿元;金融机构汇款业务45.19万笔,占比20%,金额32.66万亿元;其他业务包括批量客户汇款业务、双边业务、清算机构借贷业务等。

  

   (五)未来发展方向

   1.SWIFT

   根据SWIFT官网公布的信息,SWIFT计划转向即时、无摩擦的“端到端”全球交易管理服务平台,优化交易管理服务,嵌入预验证、反诈骗检测、制裁监测、交易追踪等共享增值服务;将GPI的透明、高效服务应用于小额支付;提供基于ISO20022标准的丰富的交易数据及分析服务等。新平台功能第一阶段将于2022年11月上线。

   2.CIPS

   作为跨境人民币支付清算的主渠道,在系统建设方面,CIPS将根据跨境人民币业务需求不断提供新功能;同时,结合国际上支付模式的创新,探索区块链技术在跨境支付领域的实际应用,并进一步完善净额清算机制及与其配套的风险管理措施。在国际标准应用方面,CIPS已走在国际前列,采用了ISO20022报文标准并启动了全球法人机构识别编码(LEI)的应用;未来,将继续以CIPS标准收发器为载体,推动中国金融标准体系建设。在数据分析方面,CIPS将努力打造跨境支付综合数据服务平台,挖掘数据内在价值,探索以数据资产为核心的、适应市场与监管发展需要的产品和服务。

  

  

   二、SWIFT和CIPS的联系

  

   一是SWIFT和CIPS都是人民币跨境清算基础设施的必要组成部分。在支付的三大基本流程——交易、清算、结算中,CIPS承担人民币跨境清算功能,而SWIFT负责传递在交易、清算过程中的支付指令等信息。两者在跨境人民币清算业务中存在互补并行的关系。目前,CIPS间接参与者需经过SWIFT方可接入CIPS并完成跨境人民币支付清算;  同时,SWIFT作为报文系统,需通过CIPS才能完成跨境人民币的资金清算。

  

   二是CIPS未来在市场开拓方面仍需借助SWIFT的网络优势。目前,SWIFT是全球主流金融机构共享的金融报文传送系统,在用户覆盖、网络安全等方面具有绝对优势。未来,CIPS在与更多境外银行和金融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时,可能最便捷的选项就是让更多机构借助SWIFT网络成为间接参与者。2016年,SWIFT与CIPS签订了合作备忘录,明确了在该方面的合作计划。SWIFT的全球网络将有助于降低机构加入CIPS的成本,从而为CIPS拓宽用户群提供便利。

  

   三、CIPS与SWIFT协同发展的必要性

  

   (一)两者在国际支付清算体系中存在互补并行关系

  

   从前文的对比可以看出,SWIFT与CIPS在成立背景和定位、功能、客户范围、业务体量等各方面均具有本质区别。两者在国际清算系统中处于不同的环节,具有分工协作的关系,目前来看,将CIPS视作SWIFT的“备胎”是不妥的。SWIFT和CIPS的关系更多是互补并行的关系。

  

   (二)两者在未来发展层面有协同发展之势

  

   如前文所述,CIPS未来可借助SWIFT全球网络的优势来拓展用户群。此外,为解决当前跨境清算体系存在的成本高、速度慢、透明度低等痛点,SWIFT与CIPS在国际标准的应用与推广、提升交易数据透明度等方面还需继续加强合作,协同发展将有助于双方实现各自的发展目标。

  

   (三)SWIFT的内在优势决定其短期内难以被替代

  

   经过长期发展,SWIFT已形成覆盖全球主流金融机构的金融信息交换网络,具有明显的网络外部性和规模经济效应。2011年至2018年期间,SWIFT FIN报文价格下降约60%,为用户大幅降低了交易成本。同时,SWIFT集合了全球大量实时支付、证券交易等方面的资金流数据,具有任何单个国家和地区都难以比拟和挑战的信息优势,可为用户带来便利的数据服务。此外,SWIFT建立了严密的专用通讯网络和完整的报文传输加密流程,通过多运营中心的安排确保了网络的安全性和可靠性。基于SWIFT的网络外部性和规模经济优势、信息优势、安全性等内在优势,仅仅依靠一个国家可能难以在较短时间内以较低的成本替换掉SWIFT系统。

  

   长期来看,俄罗斯的金融信息交换系统(SPFS)等区域性金融通讯系统、正在兴起的央行数字货币(CBDC)跨境支付探索、科技公司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解决方案,均可能对SWIFT和现有清算体系构成挑战;但由于上述方案目前存在应用范围有限、尚未实现广泛连接、业务规模小等问题,尚难与SWIFT的规模和业务量相提并论。作为全球覆盖范围最广的金融通讯系统,SWIFT的地位在短期内依然难以被撼动。目前,CIPS与SWIFT仍存在协同发展的必要性。

  

  

   四、CIPS与SWIFT协同发展的可行路径

  

  

   一方面,CIPS在不断强化自身功能的基础上,可借助SWIFT的全球网络,加快拓展其用户群,延伸人民币跨境清算服务的覆盖范围。在西方国家实行“金融武器化”导致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被质疑之时,国际金融机构对加入CIPS的兴趣明显增强,来自欧洲的CIPS间接参与者仅在2022年上半年就新增了27家,超过其在过去三年的平均增长速度。CIPS应在继续优化跨境人民币清算系统功能的基础上,加强与SWIFT的合作,借助SWIFT网络的优势,加快拓展CIPS系统在全球范围内的可用性和可得性,把CIPS服务进一步延伸到更多的境外参与者及终端用户,进而为促进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便利。

   另一方面,中国应注重从多角度发力,继续巩固和加强与SWIFT的合作,积极争取SWIFT公平地“为我所用”,为SWIFT与CIPS的协同发展夯实基础。SWIFT协会是一家强调自身中立性的全球同业合作机构,遵从欧盟法规,一国在协会内部的话语权由该国对其服务使用程度决定。本质上,美国等西方国家和地区正是依靠美元、欧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拥有对SWIFT的主导权。因此,中国可考虑从以下几方面发力,促进与SWIFT开展公平合作:一是巩固中国在全球贸易中的地位,特别是继续强化与欧盟和东盟的贸易合作,保障中国在国际清算体系中的地位不被动摇;二是发挥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在连接中国与全球金融体系方面的独特作用,注重建立和丰富以香港为枢纽的离岸人民币回流的资产渠道,在香港发展丰富的人民币计价金融产品,积极促进人民币国际化;三是注重从公司治理和监管层面提升中国在SWIFT协会的话语权,争取监管核心地位;四是通过加强国际间数据立法合作,增强对SWIFT数据顶层制度设计的话语权。

  

作者信息:巴曙松,北京大学汇丰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闫昕,中国进出口银行公司客户部;董月英,浙江大学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北京大成(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蔡政元、林宇灵、丁宇、陈焕燃、张舒萌对本文亦有贡献。

进入 巴曙松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   CIPS   SWIFT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金融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290.html
文章来源:国际金融杂志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