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彤:欧盟《阻断法》的适用困境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78 次 更新时间:2022-08-07 00:39:58

进入专题: 次级制裁     反制裁法     阻断法    

漆彤  
lesechos.fr/archives/cercle/2012/08/23/cercle_52524.htm,last visited on Aug.8,2021.

  

   ⑩又称《赫尔姆斯-伯顿法》(Helms-Burton Act)。

  

   (11)又称《达马多-肯尼迪法》(D'Amato-Kennedy Act)。

  

   (12)See Request for Consultations by the European Communities(WT/DS38/1).

  

   (13)See European Union-United States: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Concerning the US Helms-Burton Act and the US Iran and Libya Sanctions Act(April 11,1997).

  

   (14)1996年通过的《赫尔姆斯-伯顿法》旨在寻求对卡斯特罗政府领导下的古巴进行制裁,从而支持古巴通过过渡政府的形式,逐渐转变为民主选举政府。其中最为著名的即为其第三编。根据该编,美国公民均有权对以交易方式与被古巴政府征收的财产产生牵连的任何人提起诉讼。由于各国强烈反对,美国政府从1996年开始,通过每六个月签发一次豁免令,一直推迟第三编的执行而并未实际启用,此前美国法院亦从未有过第三编项下的争议案件。2019年4月17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声明称,特朗普政府将自2019年5月2日起全面执行《赫尔姆斯-伯顿法》第三编。

  

   (15)参见前引④,Tom Ruys等文,第81页。

  

   (16)《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又称《伊核协议》,旨在控制伊朗的核计划,解除对伊朗的经济制裁。

  

   (17)See Commission Implementing Regulation(EU) 2018/1101 of 3 August 2018,EUR-Lex,2018,available at https://eur-lex.europa.eu/legal-content/EN/TXT/?uri=OJ%3AL%3A2018%3A199I%3AFULL,last visited on Aug.8,2021.

  

   (18)See Guidance Note Questions and Answers:adoption of update of the Blocking Statute(2018/C 277),EUR-Lex,2018,available at https://eur-lex.europa.eu/legal-content/EN/TXT/?uri=OJ%3AC%3A2018%3A277I%3AFULL,last visited on Aug.8,2021.

  

   (19)下文对欧盟《阻断法》具体内容及佐审官意见的翻译仅供参考,详以原文为准。

  

   (20)See Council Regulation(EC) No 2271/96,preamble 1-7.

  

   (21)在2018年《阻断法》重新激活以前,仅有2007年奥地利政府曾援引欧盟《阻断法》对BAWAG银行进行调查,理由是该银行为了遵守美国对古巴的制裁令而取消了一家古巴公司的账户。但后来美国政府授予该银行特别豁免权之后,奥地利政府也撤回了调查。See European Parliament,Updating the Blocking Regulation:The EU's answer to US extraterritorial Sanctions,2018,available at https://www.europarl.europa.eu/RegData/etudes/BRIE/2018/623535/EPRS_BRI(2018)623535_EN.pdf,last visited on Aug.8,2021.

  

   (22)参见前引⑧,Case C-124/20案,第56段。

  

   (23)参见前引⑧,Case C-124/20案,第55段。

  

   (24)参见前引⑧,Case C-124/20案,第58-63段。

  

   (25)参见前引⑧,Case C-124/20案,第65段。

  

   (26)参见前引⑧,Case C-124/20案,第70段。

  

   (27)参见前引⑧,Case C-124/20案,第71段。

  

   (28)参见前引⑧,Case C-124120案,第97-99段。

  

   (29)欧盟《阻断法》第12条规定:“本条例应整体具有约束力,并直接适用于所有成员国。”

  

   (30)参见前引⑧,Case C-124/20案,第110段。

  

   (31)参见前引④,Tom Ruys等文,第87页。

  

   (32)参见前引⑧,Case C-124/20案,第135段。

  

   (33)前引⑧,Case C-124/20案,第136段。

  

   (34)参见前引(18),EUR-Lex,问题23。

  

   (35)美国对违反制裁行为的处罚非常严格,违反制裁是严格责任犯罪,OFAC罚款可高达250000美元,故意违反制裁令一经定罪最高可判处30年监禁。See Sara Elizabeth Dill,A Powerful Tool for Human Rights,Wrongly Used Against the ICC:The Actual Impact of Sanctions,2021,available at http://opiniojuris.org/2021/04/02/a-powerful-for-human-rights-wrongly-used-agains-the-icc-the-actual-impact-of-sanctions/,last visited on Aug.8,2021.

  

   (36)参见前引(18),EUR-Lex,问题23。

  

   (37)参见廖凡:《比较视角下的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载《比较法研究》2021年第1期。

  

   (38)在《欧洲经济和金融体系:增强开放性、实力和韧性》战略草案中,欧盟委员会已经宣布将修订《阻断法》,简化现有规则,降低欧盟公民与企业之合规成本。See The European Economic and Financial System:Fostering Openness,Strength and Resilience,2021,available at https://ec.europa.eu/info/law/better-regulation/have-your-say/initiatives/13129-Unlawful-extra-territorial-sanctions-a-stronger-EU-response-amendment-of-the-Blocking-Statute-_en,last visited on Aug.8,2021.

  

   (39)《阻断办法》第9条第1款规定:“当事人遵守禁令范围内的外国法律与措施,侵害中国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中国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该当事人赔偿损失;但是,当事人依照本办法第八条规定获得豁免的除外。”

  

   (40)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其他组织指合法成立、有一定的组织机构和财产,但又不具备法人资格的组织。

  

   (41)参见前引(18),EUR-Lex,问题13。

  

   (42)See Sophia Tang,Can China's New "Blocking Statute" Combat Foreign Sanctions? 2021,available at https://conflictoflaws.net/?s=Can+China%E2%80%99s+New+%E2%80%9CBlocking+Statute%E2%80%9D+Combat+Foreign+Sanctions,last visited on Aug.8,2021.

  

   (43)《阻断办法》第9条规定:“当事人遵守禁令范围内的外国法律与措施,侵害中国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中国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该当事人赔偿损失……根据禁令范围内的外国法律作出的判决、裁定致使中国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遭受损失的,中国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在该判决、裁定中获益的当事人赔偿损失……”

  

   (44)《反外国制裁法》第3条第2款规定了四类我国有权采取相应反制措施的情形,即“外国国家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以各种借口或者依据其本国法律对我国进行遏制、打压”“对我国公民、组织采取歧视性限制措施”“干涉我国内政”。但对于上述四类情形属于分别列举还是需要同时满足,目前缺乏权威解释。

  

   (45)See Council Regulation(EC) No 2271/96,Article 5.

  

  

    进入专题: 次级制裁     反制裁法     阻断法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国际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806.html
文章来源:国际法学 2022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