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惠媛:我们的恐惧关乎什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99 次 更新时间:2022-08-04 00:56:34

进入专题: 恐惧  

谢惠媛  
摆脱情感困扰的人将失去生命中弥足珍贵的财富,公民失去联结彼此的重要纽带,而社会也会失去捍卫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

  

   冷静并不意味着缺乏情感,不害怕死亡不等同于无所畏惧。当接受《纽约客》采访时,纳斯鲍姆解释道,面对至亲的离世,她无法像斯多葛主义者所说的那样控制悲伤,她高效的工作不代表冷酷无情,一些可能被视作冷酷且缺乏爱的做法有时实质上也是一种爱,即接受而非逃避人之复杂和混乱的本性。从人之脆弱性的角度,诉诸可普遍化的方式,纳斯鲍姆再一次具有说服力地论证了恐惧等情感的意义。

  

   就像无法否认酸甜苦辣中“苦”的价值一样,否定恐惧等情感必然导致生活质量的下降与处境的恶化。虽然与外因相比,内因更具根本性,但这并不意味着外因无足轻重。实际上,要像斯多葛主义者所推崇的那样有能力成为品德高尚的人、好朋友、好公民,就不应忽视外在的得失。为了避免受到痛苦的打击而否定外部世界的做法,“取消了太多东西,没有留下对家庭和国家的爱,没有什么东西让生活真正有意义”(154 页)。

  

   “如果我们只是理智的,那么我们确实就是穷人。”纳斯鲍姆赞同精神分析师温尼科特(Donald Winnicott)的这一看法。虽然恐惧具有自恋的本质,揭示了人的脆弱性,但它同时又肯定了生活本身,彰显出生活的丰富多姿。实际上,恐惧和爱就像是一枚硬币的两面,正因为有爱,所以害怕失去所爱的,而根除恐惧就意味着要消解爱。

  

   尽管承认恐惧之于生活的意义,但其自恋的本质使纳斯鲍姆始终保持高度警惕。正是对社会的道德关切让她没有盲目否定恐惧,也没有不加审视地乐观接纳,而是主张以合宜的情感校正恐惧,把它限定在恰当范围内,使之无碍于社会团结与协作。

  

   虽然原生性恐惧或许是最先出现且伴随终生的情感,但并非不可限制。温尼科特的实验结果表明,孩童在感受他人关心关爱的基础上有能力逐步克服不必要的恐惧。通过提供“具有促进性的环境”,以游戏互动的方式,他们有可能确立对他人的信任,提升安全感。进一步地,他们能够体会人际关系中互惠的必要性,更愿意与他人合作。易言之,如果家庭能创设出具促进性的环境,那么孩童便能发展出关心互惠的能力,真正开启道德生活。假如把视域从家庭延伸至社会,那么具有促进性的环境包括但不局限于下述条件:置身其中的人可享受基本的自由,没有遭遇暴力,远离种族迫害和恐怖事件,拥有足够的食物,享受基本的医疗服务。

  

   那么,社会如何营造有助于消除不必要恐惧与保护民主互惠的环境呢?纳斯鲍姆提供了一些可普遍化的实践策略。如,發挥诗歌、小说、舞蹈表演、雕塑等的正面作用,以善于表达丰富情感的艺术作品,帮助人们借助身体的接触、思想的交流、情感的交融正视自身的脆弱性,进入一个更具包容性的世界,增进相互间的理解,培育有利于社会团结的情感。就此而言,纳斯鲍姆既是献策者,也是践行者。她不仅学习声乐与表演戏剧,而且在芝加哥大学还开设了两门研讨戏剧和情感的课程。又如,提供必要的公共空间,营造有利于倾听、相互尊重的氛围,鼓励苏格拉底式的对话论辩。再如,探讨与反思正义社会的图景,推行有助于消除种族和阶层隔阂、增强公共意识的强制性青年服务计划,由此确立融洽团结的社会关系,鼓励人们把目光投向未来,而不是相互指责。

  

   具体的实践策略背后隐含了纳斯鲍姆坚守的信念,即以希望引导恐惧。希望和恐惧是两种方向相反的情感。斯多葛主义者曾把希望形容为趋于“膨胀”“上升”—心中充满爱的人能够想象他人的感受,允许对方过独立的、非奴役的生活;相比之下,恐惧体现为向内聚拢收缩,漠视并试图奴役他人。相异的两种情感调动人采用不同的行为方式。“这很糟糕,我很痛苦。”“这可能将是一团糟!”类似的说法及其表达的情感让人把关注点集中在那些未如所愿的事情上,害怕面对未来。而“这真是太棒了!”“这真的太美妙了!”等说法则让人面向未来,敢于与乐于追求好事情,充满希望地迎接新生活。因此,在纳斯鲍姆那里,究竟以恐惧抑或希望看待未来有着根本区别。

  

   为什么希望能够引导恐惧?这是因为两者具有“表亲”关系。虽然希望表达了对值得追求之美好事物的欲求和渴望,但同时也暗示了一种难以企及目标的无能为力。确切地说,希望不依赖于对可能性的评估,亦即说,并不是因为确信某事会发生,我们才抱有希望,相反,随着事情发生的概率越高,希望反而开始变得多余,此时呈现出来的是令人愉快的期望,而不是与确定性缺乏必然关联的希望。可见,希望与恐惧有相似之处,凸显对外部世界的依赖,反映诸多不确定性要素的影响,体现对行为结果的关注与评估,折射出人的脆弱性和无力感。

  

   希望和恐惧相反相成,犹如旋转开关的两个方向。其间,意志和信念发挥关键性作用。面对自身的脆弱性和外界的不确定性,究竟应当怀抱希望,抑或在恐惧中愤懑、沉溺于责骂与报复,这不仅仅要求个体做出抉择,同时也需要社会明确回应。个体和社会都难以达致完美,同样,追求完美的哲学也注定无法捕捉到世界的多面性和丰富性。婚姻、工作、友谊常常好坏参半。关键问题就在于,我们如何面对与应对?这取决于情感的焦点在哪里,取决于愿意把旋转开关拧向哪一边。

  

   纳斯鲍姆坦言,撰写《论恐惧》之时,美国正被恐惧笼罩。充满恐惧的美国人并不是冷静地反思问题并积极寻求解决方法,而是耽于咄咄逼人的相互谴责,难以为了更美好的未来而相互合作。纳斯鲍姆认为,在这种处境下,结构性的解决方案虽然必要但不充分。如果缺乏对美好事物的热爱、对未来心怀希望,没有跟腐蚀性力量做斗争的决心,就无法真正解决问题。因此,更可取的做法并不是像塞涅卡说的那样,“如果不抱有希望,你将不再害怕”,而是“在让人感到害怕的地方,你依然有所期盼”。

  

  

    进入专题: 恐惧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心理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747.html
文章来源:读书 2022年7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