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江山代有才人出——在中央研究院创新先锋座谈会上与部分科学家、专家、实习生的讲话

——2021年8月2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87 次 更新时间:2022-08-03 16:06:48

任正非  
此外,爱惜身体也是自己的责任,也要自己爱惜自己,自己关心自己。

   我们的道路是非常宽广的,但有时也十分曲折、艰难和波澜起伏。我们要充满信心,总会迎着朝阳的。

  

  

【员工评论】

   邹海良:

   杂交水稻的故事让我很受启发。杂交并不是袁老首创的,但是袁老敢于踩在前人的肩膀上,向下扎到根,加强基础理论研究和应用相结合,勇于突破,最终解决了水稻难题,为解决人类温饱问题做出了伟大贡献。

   我们也要敢于踩在前人的肩膀上,吸收宇宙能量,与前人多多合作,解放思想,同时加强基础理论的研究,才会更好地解决现有难题。

   郭家洪:

   大部分人在喜马拉雅山脚种土豆、放牧,也有的人在攀登喜马拉雅山。把土豆和粮食,源源不断地送给攀登的人,其实也是为实现登峰做贡献。现在公司逐渐开放,没有强迫投笔从戎。内部人才市场为内部双向选择提供了平台,让很多不甘于原来工作的人,有了更多选择。干供应链工作久了的人,羡慕做市场的,也可以毛遂自荐,敢于挑战,跳出工作疲劳圈。在市场上能为客户推荐好的解决方案和产品,也是一种贡献和价值体现。

   价值贡献:

   原创往往来自于非常基础的研究,应用与工程领域的研究往往需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够高效。

   沈勇武:

   蛭形轮虫充分展现了组合优于继承的设计模式。

   一言以兴邦:

   从0到1,我们要鼓励那些在我司这样强绩效导向的环境里坚守初心、做出创造的先锋们。2012实验室很苦,主要承担了我们公司从0到1的研究工作,希望他们再接再厉,创造更多的成果。

   孙胜辉:

   在工作中尊重原创、鼓励原创,但也不能走极端,一窝蜂都去搞原创。80%的还应当是改进型创新。

   天高云淡:

   拿别人成果虚报产量的摘桃者层出不穷,这样的事情必须避免。不然,会把水平高却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的人气走,毁坏组织的氛围。

   对领导干部的考评,就要分清楚哪些是“独立贡献”,哪些是“团队贡献”。团队贡献作为自己绩效上报时,体现自己承担的角色,以及在决策和组织方面产生的价值。

   Li Jifeng:

   绩效至上导致一些所谓的专家整天拿着镰刀想办法收割别人的韭菜。鼓励原创才能激发真正的创新,引导世界。

   李修昶:

   是谁干的就是谁干的,要回归本质,不能没有名头或“成份”不好就连技术贡献的资格都没有。

   1、内部技术、方向的提出人、初创人,如果不是名头很响的专家或者外招专家,很多时候会被质疑、被拍死,甚至拿demo和数据说话都不行。同样的内容如果找一个领军“代言一下”,效果就会很不一样。主管缺乏技术判断能力那只能靠“迷信”。

   2、作为新生力量和内部成长的骨干,做出了突破,组织应该要认可和记功,而不是要把其他人的成绩都挂靠到一个“专家”身上,营造一种专家价值发挥非常成功的假象,如果不是领军还不好意思对外说是他的贡献。

   3、专家和领军,在评定技术贡献上要明确是谁的作品,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代表作,或者明确在其中的核心贡献,不能只是参与评审了就把团队其他人的作品全部当作自己的作品。

   李瑞康:

   不要动不动颠覆这个颠覆那个,尊重科学、尊重产业历史、尊重产业规律,真要颠覆的话,现在最需要颠覆半导体的制造工艺。

   吴川:

   美国仍然有大量的精英人才和顶尖科技,根植于西方世界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私有财富神圣不可侵犯”,甚至写入宪法,这是激发无数人为之奋斗和创造的土壤。创新本身就要投入极大的专注与牺牲,承担投入与风险。如果原创不被重视,而任由权力和地位来僭越,那么很难想象谁还有动力去尝试创新。我们一方面因历史上错失民族工业发展的黄金时期扼腕叹息,又痛恨学术腐败给人才和科技带来阻碍;但另一方面在我们能够做选择的当下,为什么却偏偏不能正视自己的内心呢?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世界优秀的公司和人才很多,最可怕的是比我们优秀的还比我们努力。而这种努力,除了法理基础,还需要一个公司、一个社会、一个民族里的每一个人来践行共同的行为准则和道德底线去捍卫和保障。

   一颗研发心:

   以实现颠覆式创新为奋斗目标,并不现实。这么多年的科学发展历程告诉我们,创新更多的是在继承的同时不断探索和拓宽认知边界而产生的,我们自己的积累还很薄弱,过度强调颠覆性创新,不仅会造成浪费(虽然公司在投入创新上不差钱,但也不能为了颠覆乱花),还有可能会造成组织的不稳定。我们鼓励创新、尊重原创,同时也要多想想“七个反对”。

   隐身人:

   6、70年代仙童八君子掀起了硅谷的创业创新文化,同时也培养起了为高新科技服务的风投文化等。自由包容和真正的工程师文化造就了硅谷。各种编程语言、操作系统都从上世纪像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了。

   我们还没有真正的工程师文化。很多技术工程师不愿意学习,不喜欢钻研理论知识,做方案就把多家之言综合包装成一款设计,基本功不扎实、急功近利,总想拿着权力的镰刀去收割别人的韭菜,这就很危险。

   这两年公司要求选拔年轻的将军士官,确实有真才实干的人坐直升机上来了。但是也有带水分的被包装上来了,设计方案、打仗这种一线作战的事,他们还要去问下面的专家如何设计、如何打仗。请问这是什么将军士官?这种人是否会阻碍进步的思想和空间?是否也阻碍创新的思维和氛围?

   另外我们也不要搞技术崇拜,要有自己的想法和思考认知。现在公司把很多创新议题拎出来,就是集思广益,激发思考,让各位专家来解决问题。识别真正专家的时候到了。我们能否把看头条、玩游戏的时间,去学习理论,学习如何创新和解决实际难题?

   新时代既然摊上了,就是干,我们要有使命感,要有所作为。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科学精神 > 科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714.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