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宏源 李坤海:粮食安全的全球治理与中国参与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4 次 更新时间:2022-07-20 09:36:36

进入专题: 非传统安全     粮食安全     全球治理  

于宏源   李坤海  
从而使国际机制表现出“碎片化”和“多元中心”特征,参见李昕蕾:《清洁能源外交:全球态势与中国路径》,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9年版,第107—121页。

  

   (38)Matias E.Margulis,"The Regime Complex for Food Security:Implications for the Global Hunger Challenge," Global Governance,Vol.19,No.1,2013,pp.53-67.

  

   (39)国际机制主义学者用诸如重叠(Overlapping)、嵌套(Nesting)、簇集(Clustering)、嵌入(Embedded)、互动(Interaction/Interplay)、联系(Linkage)、冲突(Conflicting/Contradictive)等一系列概念来描述这种机制间的相互关系。参见胡斌:《论公海保护区全球管理机制构建中面临的机制重叠问题及其解决思路》《中国海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0年第1期,第21—32页;Michael Fakhri,"Food as a Matter of Global Governance,"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Vol.11,No.2,2015,pp.68-83.

  

   (40)Aaronson and Susan A.,"Seeping in Slowly:How Human Rights Concerns are Penetrating the WTO," World Trade Review,Vol.6,No.3,pp.413-449.

  

   (41)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世界粮食计划署、国际农发基金三者并立,成为联合国层面粮食治理体系重要结构。

  

   (42)陈晶:《美墨加协定及对加拿大的影响分析》,《中国外资》2019年第23期,第94—96页。

  

   (43)李昕蕾:《清洁能源外交:全球态势与中国路径》,第32—35页。

  

   (44)徐振伟、徐园园:《美国在世界粮价问题上的双层次博弈》,《现代国际关系》2009年第2期,第32—37页。

  

   (45)从国际关系视角而言,权力的存在是国际权威的重要支撑。对于权力概念而言,从物质性权力绝对性向相对性、多变性发展,制度权力、文化权力、象征性权力等丰富了权力概念外延。

  

   (46)Abigail M.Cooke,et al.,"Introduction:Agriculture.Trade,and the Global Governance of Food," Globalizations,Vol.5,No.2,2018,pp.99-106.

  

   (47)李宁等:《国际大粮商“一带一路”发展模式及其对中国的借鉴》,《世界农业》2020年第8期,第20—29页。

  

   (48)VanDer Ploeg and Jan Douwe,eds.,"The Food Crisis,Industrialized Farming and the Imperial Regime," Journal of Agrarian Change,Vol.10.No.1,2010,pp.98-106.

  

   (49)于宏源:《多利益攸关方参与全球气候治理:进程、动因与路径选择》,《太平洋学报》2021年第2期,第8—10页。

  

   (50)FAO:FAO Partnerships with Non-State Actors,https://www.fao.org/3/i4176e/i4176e.pdf,2021-11-18.

  

   (51)Thomas M.Kane And Lawrence W.Serewicz,China's Hunger the Consequences of a Rising Demand for Food and Energy from Parameters,Autumn 2001,pp.63-75.

  

   (52)丁声俊:《中美经贸摩擦背景下确保国家粮食安全的理性应对》,《中州学刊》2020年第1期,第3945页。

  

   (53)黄箱主要指那些对生产和贸易产生扭曲作用的政策措施,绿箱主要指对贸易扭曲没有影响或者只是轻微扭曲作用的国内支持措施,蓝箱是指价格支持的例外情形,在符合限产要求下免于削减。

  

   (54)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中国2020年1—7月出口月度统计报告(大米),http://www.mofcom.gov.cn/,2021-03-01。

  

   (55)金三林、孙小龙:《加快角色转变,积极参与全球粮食安全治理》,《世界农业》2019年第3期,第1217页。

  

   (56)王泽壮、匡泽玮:《海外民间组织支持公共外交的路径、特点及启示:以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肯尼亚中华总商会”的经验为例》,《公共外交季刊》2020年第1期,第51—55、122—123页。

  

   (57)俞建拖、夏天:《民间组织在新冠疫情下的担当》,http://www.chinadevelopmentbrief.org.cn/news-24178.html,2020-12-11。

  

   (58)结构性嵌入指行为体在网络治理中所处的位置,包括咨商地位(一般咨商地位、特别咨商地位)、观察员地位,身份地位差异以激励粮食安全治理主体参与积极性;关系性嵌入指网络治理中行为体间的联系强度,包括项目合作关系、签署备忘录等形式;规范性嵌入指对核心价值规范的认知、融入和适应。李昕蕾:《治理嵌构:全球气候治理机制复合体的演进逻辑》,《欧洲研究》2018年第2期,第91—116页。

  

   (59)于宏源、汪万发:《绿色“一带一路”建设:进展、挑战与深化路径》,《国际问题研究》2021年第2期,第132—151页。

  

   (60)粮食权是一项基本人权,最先由《世界人权宣言》确立,随后在《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等公约中都体现了粮食权的人权属性。参见Kerstin Mechlem,"Food Security and the Right to Food in the Discourse of the United Nations," European Law Journal,Vol.10,No.5,2004,pp.631-648。

  

   (61)何昌垂:《粮食安全:世纪挑战与应对》,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

  

   (62)Daniel J.Gustafson and John Markie,A Stronger Global Architecture for Food and Agriculture:Some Lessons from FAO's History and Recent Evaluation,Wilfrid Laurier Univ.Press,2009,pp.179-191.

  

   (63)联合国粮安问题高级别专家组:《粮食安全与气候变化》,http://www.fao.org/3/me421e/me421e.pdf,2021-05-18。

  

    进入专题: 非传统安全     粮食安全     全球治理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中国外交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439.html
文章来源:国际政治研究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