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相宜 陶雨馨:民族主义叙事框架下的“做阶层”——新加坡华工阶层实践的发展历程研究(1911—1990)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7 次 更新时间:2022-07-05 00:21:11

进入专题: 民族主义   阶层实践   新加坡华工  

黎相宜   陶雨馨  
新加坡亚洲研究学会1995年版。

   18Hans-Dieter Evers(ed.), Modernization in Southeast Asia, Singapor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3, pp. 108-131; Linda Y. C. Lim & L. A. P. Gosling(eds.), The Chinese in Southeast Asia, Vol. 1, Singapore: Maruzen Asia, 1983, pp. 1-29;[澳]颜清湟:《新马华人社会史》,粟明鲜等译,北京:中国华侨出版社1991年版,第131—150页。

   19本文研究对象聚焦于20世纪初叶到20世纪50年代初期从中国前往新加坡谋生的华人劳工,时间限定为1911年至1990年。1911年辛亥革命以后,新加坡民族主义逐渐兴起并开始影响当地华工,故以此为起点。而下限定为1990年,有以下两个原因:一是最后一批进入新加坡的华工基本上已退休,“新加坡华工”退出了历史舞台;二是1990年中国和新加坡建交,中国大陆的新移民陆续前往新加坡,构成了新的客工群体,但这些群体由于在生命历程、职业特征及适应融入等方面与本文研究的对象相去甚远,故不试图讨论。

   20孙中山在1905年提出“驱除鞑虏,恢复中华”,早期新加坡民族主义也受此影响。但民国建立之始,“民族”被逐渐赋予了“国族”意涵。1912年,孙中山在《临时大总统宣言书》中称:“合满汉蒙回藏诸地为一国,则合汉满蒙回藏诸族为一人,是曰民族之统一”。随后他在1924年修订的《三民主义》中更是明确指出:“中国人的民族主义就是国族主义”。而我们讨论的是1911年以后新加坡华工阶层实践的情况,此时的“中华民族主义”中的“民族”已经不特指“汉民族主义”,而是被赋予了“国族”的含义。马戎:《民国时期的造“国民”与“造民族”——由王明珂〈民族与国民在边疆:以历史语言研究所早期民族考察为例的探讨〉一文说起》,载《开放时代》2020年第1期。

   21石沧金:《马来西亚华人业缘性社团发展简析》,载《华侨华人历史研究》2004年第2期。

   22[澳]颜清湟:《新马华人社会史》,第131—150页。叻币,全称叻屿呷国库银票,是英国殖民政府在马来亚、新加坡与文莱发行的货币。

   23李文:《我所知道的南洋华侨》,载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东省广州市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广州文史资料(选辑)》第13辑,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208—209页。

   24尽管此时已经有一批旨在团结工友的工会组发展起来,如琼海阁(1911年成立)、琼轮轩(1929年成立)、黄梨工友互助会(1936年成立)、唛架号邮轮华工筹赈会(1937年成立),但其性质与其他帮群组织的结构及功能相差不大,也大多起到内部调节劳资纠纷的作用。《日本对南洋华侨调查资料选编(1925—1945)》第1辑,崔丕、姚玉民译,广州: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2011年版,第384—401页。

   25吴庆棠:《新加坡华文报业与中国》,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7年版,第138页。

   26《华侨与祖国》,载《南洋商报》(新加坡)1936年1月21日。

   27汪鲸:《适彼叻土:历史人类学视野下的新加坡华人族群》,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第229页。

   28如《沦陷后的潮汕》,载《星洲日报》(新加坡)1939年3月18日;《侵琼敌军仍图内犯海南岛已开展山地战》,载《星洲日报》(新加坡)1939年10月7日。

   29潮龙起、吴俊青:《社会动员视域下的民族主义话语与抗战时期华侨祖国认同的构建》,载《华侨华人历史研究》2020年4期。

   30陈嘉庚:《南侨回忆录》,新加坡:八方文化企业公司1993年版,第74页。

   31《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通告第十三号》,载许云樵(主编):《新马华人抗日史料:1937—1945》,新加坡:文史出版私人有限公司1984年版,第60页。

   32《合唱团歌词全国总动员》,载《南洋商报》(新加坡)1939年1月17日。

   33柯木林(主编):《新加坡华人通史》,新加坡宗乡会馆联合总会2015年版,第563页。

   34Tan Chee Soon Oral Historical Interviews, National Archives of Singapore, Accession Number 000748.

   35刁作谦:《中国复兴与南洋侨胞之关系》,载《新生路月刊》第2卷第2期(1937年)。

   36[日]明石阳至、张军:《1908—1928年南洋华侨抗日:关于南洋华侨民族主义的研究(下)》,载《南洋资料译丛》2000年第4期。

   37《抗战中的新加坡华侨》,载《南洋商报新年特刊》(新加坡)1938年1月1日。

   38李恩涵:《东南亚华人史》,台北:五南图书出版社2003年版,第497—498页。

   39[日]菅野正:《南洋华侨与五四运动》,载《奈良大学纪要》1981年第10期。

   40余海:《中华总商会年谱纪略》,载罗子葳(主编):《新加坡中华总商会庆祝钻禧纪念特刊》,新加坡:商有出版公司1966年版,第177页;[新加坡]黄枝连:《东南亚华族社会发展论》,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2年版,第24页。

   41任贵祥:《海外华侨与祖国抗日战争》,北京:团结出版社2015年版,第225页。

   4220世纪30年代,由于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危机,苦于生活的华工的阶层意识得到发展,他们开始参与一些零星罢工,但这些罢工通常由工人自发组织,其诉求集中于经济方面,且较快被劳工部、华民政务司乃至侨领调解或平息(如陈嘉庚出面调解电车及公共巴士公司的工人罢工)。随后,日本侵华战争爆发,华工更多投入到“救亡图存”的阶层实践中,其阶层认同一直服从于“民族大义”。杨蒙德:《星洲工人运动的历程》,新加坡:星马人民资料室2017年版,第1—5页;《日本对南洋华侨调查资料选编(1925—1945)》第1辑,第374页。

   43Chan Heng Chee & Obaid ul Haq(eds.), The Prophetic & the Political: Selected Speeches & Writings of S. Rajaratnam, Singapore: Graham Brash, 1987, p. 227.

   44《王赓武自选集》,上海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第310页。

   45[英]詹姆斯·斯科特:《弱者的武器》,郑广怀等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07年版,第393页。

   46《马来亚之前途》,载《星洲日报》(新加坡)1945年11月6日。

   47《马来亚新政制问题》,载《星洲日报》(新加坡)1945年10月12日。

   48“Malaya Should Be Independent,” The Straits Times, 18 March, 1950.

   49“Singapore Must Be Ours, Says ‘Minister’,” The Straits Times, 17 September, 1951.

   50《亚洲是亚洲人的》,载《南洋商报》(新加坡)1954年8月18日。

   51《〈殖民地自由运动〉支援星洲人民自治要求》,载《星洲日报》(新加坡)1956年5月21日。

   52《工人党举行群众大会 抗议延期大选》,载《星洲日报》(新加坡)1958年3月29日。

   53《抗议大会通过成立反殖民主义委员会继续反殖民地主义斗争》,载《南洋商报》(新加坡)1962年1月8日。

   54崔贵强:《新马华人国家认同的若干观察(1945—1959年)》,载《南洋问题研究》1989年第2期。

   55刘宏:《海外华人与崛起的中国:历史性、国家与国际关系》,载《开放时代》2010年第8期。

   56李恩涵:《东南亚华人史》,第716页。

   57同注25,第243页。

   58王慷鼎:《新加坡华文日报社论研究(1945—1959)》,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汉学研究中心1995年版,第149、266页。

   59同上,第149、266、271页。

   60《维护马来亚胶业生存对策》,载《南洋商报》(新加坡)1947年5月30日;《怎样决定马来亚的命运》,载《南洋商报》(新加坡)1951年3月5日;《展开新马选民登记运动》,载《南洋商报》(新加坡)1951年5月28日。

   61同注⑥,第203页。

   62新加坡在二战后的劳工运动具有相对性和自主性,而与国际共运因素关联有限。一方面,马来亚共产党虽然对新加坡的工人运动以及人民行动党有所渗透,但1948年后马来亚共产党在新加坡的政治网络被摧毁,与国际共运紧密相关的马来亚共产党难以直接影响这一时期的新加坡华工运动;另一方面,此时华工工会多由华工、毕业于华文中学的学生以及英文学校马来亚大学的学生所领导,并且与人民行动党紧密合作。Chin Peng, My Side of History, Singapore: Media Masters, 2004, ch. 24。

   63Phua Him Ko Oral Historical Interviews, National Archives of Singapore, Accession Number 004050.

   64Ng Kar Eng Oral Historical Interviews, National Archives of Singapore, Accession Number 00117.

   65[新加坡]黄枝连(编):《南洋大学新加坡华族行业史调查研究报告》,第5章,新加坡:八方文化创作室2014年版,第25、60页。

   66杨蒙德:《星洲工人运动的历程》,第17页。

   67其中,巴士工友联合会、粪业工会等行业工会或基层工会通常由工人自发组织,由工人中的积极分子领导,如巴士工友联合会的领导者方水双为巴士售票员,粪业工会的领导者黄国光为管工。郑振清:《工会体系与国家发展:新加坡工业化的政治社会学》,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版,第77—78页。

   68同注66。

69F. W. York & A. R. Phillips, Singapore: A History of Its Trams, Trolleybuses & Buses, Volume One 1880’s to 1960’s, Singapore: DTS Publishing,(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民族主义   阶层实践   新加坡华工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思想与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118.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22年第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