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广德:传染病防治法调整对象的理论逻辑及其规制调适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5 次 更新时间:2022-07-01 19:57:15

进入专题: 传染病防治法   国家角色   专家作用   公共卫生法治  

李广德  
刘学礼主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9年版,第1页。

   [3]早在1830-1847年的欧洲霍乱大流行期间,传染病跨越地缘政治边界的特点促进了传染病的国际治理合作,See Obijiofor Aginam, International Law and Communicable Diseases, 80 Bulletin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946, 946(2012).

   [4]早在古罗马时代就已有相对发达的公共卫生法律,参见徐国栋:《罗马公共卫生法初探》,《清华法学》2014年第1期。

   [5]20世纪70年代,西方传染病学界在宣布消灭天花之后,曾一度自信地认为传染病最终会被人类所彻底消灭,并由此导致了西方传染病学进入低谷。然而,1981年的艾滋病、2003年的传染性非典型肺炎、2012年的中东呼吸综合征、2013年的人感染H7N9禽流感、2014年的埃博拉出血热以及2019年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等新传染病相继出现,使得消灭传染病的雄心面临破产。其实,在某种意义上,新传染病的出现是人类与自然斗争的必然结果。参见李兰娟、任红主编:《传染病学》(第9版),人民卫生出版社2018年版,第1页。

   [6]所谓“新发传染病”(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即EID),是指新的、刚出现的或呈现抗药性的感染病,其在人群中的发生在过去20年中不断增加或者有迹象表明在将来其发病有增加的可能性。或指由新种或新型病原微生物引起的感染病,以及近年来导致地区性或国际公共卫生问题的感染病。参见同上注,第17页。

   [7]进而有学者对新发传染病提出了基于独立规制的体系设想,参见陈云良:《新发传染病单独归类规制研究》,《法律科学》2021年第6期。

   [8]早在1955年,国务院批准颁发了《传染病管理办法》,1978年国务院又将该《办法》修订为《急性传染病管理条例》。1985年10月卫生部成立了专门的《传染病防治法》起草小组,经过三年的起草,于1988年12月13日召开的国务院院务会上原则通过了《传染病防治法(草案)》,并送交全国人大审议和表决。参见于长水:《传染病防治工作的发展与提高》,《预防医学》1989年第5期。

   [9]1989年《传染病防治法》第3条:本法规定管理的传染病分为甲类、乙类和丙类。甲类传染病是指:鼠疫、霍乱。乙类传染病是指:病毒性肝炎、细菌性和阿米巴性痢疾、伤寒和副伤寒、艾滋病、淋病、梅毒、脊髓灰质炎、麻疹、百日咳、白喉、流行性脑脊髓膜炎、猩红热、流行性出血热、狂犬病、钩端螺旋体病、布鲁氏菌病、炭疽、流行性和地方性斑疹伤寒、流行性乙型脑炎、黑热病、疟疾、登革热。丙类传染病是指:肺结核、血吸虫病、丝虫病、包虫病、麻风病、流行性感冒、流行性腮腺炎、风疹、新生儿破伤风、急性出血性结膜炎、除霍乱、痢疾、伤寒和副伤寒以外的感染性腹泻病。国务院可以根据情况,增加或者减少乙类、丙类传染病病种,并予公布;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可以根据情况增加或者减少乙类、丙类传染病种,并予公布。

   [10]Mathilde Richard et al. Avian Influenza a Viruses: from Zoonosis to Pandemic, 9 Future Virol 513, 513-524(2014).

   [11]李斌:《国务院关于传染病防治工作和传染病防治法实施情况的报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报》2013年第5期。

   [12]张景阳:《内蒙古确诊两名肺鼠疫患者疫情防控工作已全面展开》,《科技日报》2019年11月14日第3版。

   [13]有学者指出这种严格列举的方式存在概念含混、外延定义封闭、新发生传染病防治机制不完善等缺陷,参见邱昭继:《新冠肺炎对我国传染病防治法的挑战及应对》,《理论探索》2021年第1期。

   [14]参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公告2020年第1号》。

   [15]参见王晨光:《疫情防控法律体系优化的逻辑及展开》,《中外法学》2020年第3期。

   [16]李飞、王陇德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释义》,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第4页。

   [17]参见赵轩毅:《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的公民知情权——以〈传染病防治法〉中的信息传导机制为视角》,《法治社会》2021年第3期。

   [18]Malaysian Legislation,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Infectious Diseases Act 1988, http://hffgbc1922e0a59aa4dedh05uqop9ounkx6nxu.ffhb.libproxy.ruc.edu.cn/my/legis/consol_act/pacoida1988458/, last visited:2021/08/07.

   [19]Korean Infectious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Act, http://hffgbebb00493792e4064s05uqop9ounkx6nxu.ffhb.libproxy.ruc.edu.cn/eng_mobile/ganadaDetail.do?hseq=37239&type=abc& key=INFECTIOUS%20DISEASE%20CONTROL%20AND%20PREVENTION%20ACT&param=I, last visited on 7 August 2021. Also see Mijeong Park, “Infectious Disease-related Laws: Prevention and Control Measures”, Epidemiology and Health, Vol.39, 2007, doi:10.4178/epih.e2017033., last visited:2021/08/07.

   [20]Singapore Infectious Diseases Act, http://hffgb24eb081ada41404fs05uqop9ounkx6nxu.ffhb.libproxy.ruc.edu.cn/policies-and-legislation/infectious-diseases-act.该法中译本参见屈文生、万立:《新加坡共和国〈传染病法〉》,《上海法学研究》2020年第1卷。

   [21]Japan the Prevention of Infections and Medical Care for Patients of Infections, http://hffgb161a5032f8114583s05uqop9ounkx6nxu.ffhb.libproxy.ruc.edu.cn/wcmsp5/groups/public/---ed_ protect/---protrav/---ilo_aids/documents/legaldocument/wcms_113225.pdf., last visited:2021/08/01.

   [22]Germany Act on th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Infectious Diseases in Man, http://hffgb2b0eaf93e39d444es05uqop9ounkx6nxu.ffhb.libproxy.ruc.edu.cn/docs/idrl/921EN.pdf., last visited:2021/08/02.

   [23]Norway Law on Control of Communicable Diseases, http://hffgb40a6228b22d94b0es05uqop9ounkx6nxu.ffhb.libproxy.ruc.edu.cn/ub/ujur/oversatte-lover/data/lov-19940805-055-eng.pdf., last visited:2021/08/04.

   [24]Gunnar Tellnes & Ellen T. Andresen, Legal Aspects of Prevention in Norway, 27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Policy 366, 366-375(2006).

   [25]目前,挪威公共卫生研究所根据微生物实验室和临床医生向挪威卫生部报告的情况,详细列明了挪威各类传染病病种及其预警信息、发生情况等,See Notifiable diseases in the Norwegian Surveillance System for Communicable Diseases, http://hffgbf290d79b6e064798s05uqop9ounkx6nxu.ffhb.libproxy.ruc.edu.cn/en/hn/health-registries/msis/notifiable-diseases-msis/#statistics, last visited:2021/08/04.

   [26]张志铭:《中国法治进程中的国家主义立场》,《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19年第5期。

   [27]医学、法学和神学被认为是世界最古老的三大学科和专业,包括了法学院、神学院和医学院的中世纪大学出现以后,专门行业和专业人员才开始以一种现代人能够辨认的方式发展出来。参见[美]约翰·伯纳姆:《什么是医学史》,颜宜葳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18页。

   [28]最早的传染病病因理论被称之为“瘴气理论”,即将传染病归因于腐败、分解物质而产生的对大气有污染的毒蒸气(即瘴气),早在希波克拉底的《论空气、水和环境》一书中就持这样的观点。这是专业知识在传染病防治中的最早应用。关于公共卫生理论变迁的总结,See Lindsay F. Wiley, Rethinking the New Public Health, 69 Washington and Lee Law Review 207, 215-225(2012).

   [29]参见刘艳红:《治理能力现代化语境下疫情防控中的刑法适用研究》,《比较法研究》2020年第1期。

   [30]谢晖:《论紧急状态中的国家治理》,《法律科学》2020年第5期。

   [31]孟涛:《公共卫生紧急状态法治的原理与建构——基于新冠肺炎疫情的研究》,《法学评论》2020年第2期。

   [32][美]罗斯托:《宪法专政——现代民主国家中的危机政府》,孟涛译,华夏出版社2015年版,第20页。

   [33]参见张清:《从“雷人”抗疫标语探讨民众法治文化和法治思维建设》,《政法论坛》2021年第3期。

   [34]参见孟融:《论突发疫情防控措施的国家向度及法律控制》,《南开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20年第5期。

[35]赵鹏:《疫情防控中的权力与法律——〈传染病防治法〉适用与检讨的角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传染病防治法   国家角色   专家作用   公共卫生法治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048.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