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天曙:陈智超先生及其家学对我的影响(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7 次 更新时间:2022-06-28 23:45:28

进入专题: 陈智超   ​陈垣  

朱天曙  
但入门要紧,不可走错门路。不懂犹如白纸,尚可写字;入错门路,则犹如已写花之纸,要洗干净,难矣。”又说:“凡事最怕不得其门而入,又怕误入迷途。所谓误入迷途者,即起坏头是也。入门不慎,走入歧途,回头不易。故恶劣之字帖,万不可学,一学便走入魔道,想出来不容易,故凡事须慎于始。”陈垣先生对书法学习入门十分重视,“恶劣之字帖,万不可学”,害怕误入歧途。

  

   1931年12月17日陈约来信,陈垣在批复中教导其学习书法应脱俗,他说:“最怕走错门路,入了俗途。眼多见,自然不俗。宁可生硬,不可俗。汝现在的楷书可以算得生硬,已脱了俗之门,故可有进步也。”这和宋代黄庭坚所论“士大夫处世可以百为,唯不可俗,俗便不可医也”同出一辙。

  

   陈垣先生在指导习字中反复强调如何执笔和运腕。1932年11月28日,陈垣在给陈约的信中对执笔有一段论述:“执笔之法,不要聽人说要执正,有时非用侧笔不可。写篆或颜柳,似非正不可,此外大约须侧笔方能取势。至于写隶,则更非将笔尖向身不可,岂能全用正笔?但用侧笔,易将手踭按梗不动,如是,则不能用腕力,且腕太不活动。若能防止此节,则自然可以用侧笔也。”这段话中,陈垣先生批驳了执笔要正的说法,提出侧锋在写不同字体中的必要性,强调如果能够控制好手腕,运用侧锋会有比较好的效果。1937年陈垣信中写道:“隶日见进步,然未知何时能转用隶笔,或试为之,何如?《神谶碑》以隶笔作篆,即用方笔写篆也。今必欲以中锋作隶,是欲以圆笔作隶,汉初期(即篆、隶交界时期)隶书有之,后渐成为方笔了。更后则写篆亦作方笔了。今乃欲反其道而行之,亦一经验,但恐进步迟耳。”陈垣先生建议陈约用圆笔练隶书和篆书,强调中锋用笔在篆隶中的重要性,与北碑中的方笔侧锋不是一回事。具体内容我在《陈垣先生的书学观和书法实践》一文中有详细的讨论。

  

   1930年8月,陈垣先生曾致信陈约,集中表达了他对法帖的看法:“来书言有李北海碑。李北海所书碑极多,是那一个?又云有《九成宫》。《九成宫》乃晚清末年最流行之字体,尤其是广东,但风气早已变过,不可学。《圣教序》有怀仁集王羲之本,有褚本。王本最佳,行书从此入,不患误入歧途也。至于字帖,从前讲石刻,自有影印出,得帖较容易,有正书局、中华、商务,皆有影本,比前人眼界广阔得多。若求进步,当更看前人墨迹。此事不容易了,徐徐为汝图之。”陈垣主张碑帖学习要有选择性,主张多看墨迹,这在清代碑学兴起后师碑风气下尤有价值。楷书不主张从《九成宫》学,行书可以从怀仁集《圣教序》入手,这些看法对初学书法来说,可谓金针度人。

  

   陈垣先生认为字体的学习过程应专心,不要同时学习几种字体;一种字体的研习中,也要以专心练习一种碑帖或墨迹为好,这样做是为了打下良好的基础。1937年3月7日,陈垣在致陈约信中讲道:“我有杨惺吾守敬编《楷法溯源》一书,数年前就想寄汝,因汝字已接近南派,即圆体,而《楷法溯源》多选北碑,即方体,妨汝分心,迟迟未寄。”他主张北碑南派分而论之,重视专心于一体。

  

   陈智超老师所编《陈垣来往书信集》中还有陈垣先生大量讨论书法的内容,对我们研究和学习书法很有启发。陈老师还编有《陈垣先生遗墨》,集中收录了陈垣先生的手稿和墨迹,对于我们了解陈垣先生的书学观和书写活动有重要的参考价值。《陈垣先生遗墨》收录陈垣先生99件书法作品,包含行书、楷书、草书等多种字体,其中行书《赵翼〈廿二史札记〉识语》为陈垣先生二十三岁时所作,是有确切纪年的最早的墨迹,书迹娟秀,飘逸生动。《书陆游诗赠辅仁大学学生李瑚》《致廖世功谈〈四库全书〉底本》《家书谈思想剧变》《致方豪函谈风气之变》《抗战胜利后致张长弓函》等也都是难得的行书佳作。楷书如《光华医社配便通用方药录》等端庄自然,字体略扁,有钟王之风。草书作品多见于稿书,如《〈释氏疑年录〉稿》《〈清初僧诤记〉稿》《〈南宋初河北新道教考〉稿》等手稿飞动峻拔,枯湿变化丰富,雅逸之气跃于纸上。

  

   (作者单位:北京语言大学中国书法篆刻研究所)

  

  

    进入专题: 陈智超   ​陈垣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先生之风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981.html
文章来源:古典文学知识 2022年3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