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国栋:张学良与锦州弃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94 次 更新时间:2022-06-27 21:00:55

进入专题: 张学良   九一八事变  

常国栋  
并质问有无制止日军办法”。无论是战是和,中方须事先向国联说明,“既可表示尊重国联之诚意,且可预留将来之地步,而国联之责任亦即始终难以摆脱”。此时,张之所以对国联调解持消极观点,其因在于张学良获悉国民政府锦州中立化的设想后,有利用中日直接谈判实现锦州和平的意图。当天(26日)张学良向顾维钧透露米瑞风(原名米春霖,时任临时辽宁省政府代理省主席)与英人的谈话内容,该英人称:“国联自身本无实力,仅能调解纠纷,不能强判执行,中日事件最好中日能自谋解决办法,如肯直接交涉,国联居中监视”,以此人的看法“中国不至吃甚大亏”,如果仰仗国联解决则不可靠。

   顾维钧则告知张学良,美国方面劝告中国“自动将军队撤至山海关,以期避免冲突,徐图将来依照事实、条约,将满洲问题通盘解决”。此时美国劝告中国的原因在于11月24日美国国务卿史汀生(Henry L. Stimson)曾派员与日本交涉,币原外相表示已征求军方的意见,“保证不会有日军向锦州推进”。但如前所述,对于中国政府需要的第三方之担保,美国并不愿意承担,仅称“现在情形重在阻止战争,担保一层均尚谈不到”。因此,国民政府决定“如日方相逼太甚,我方应以实力防卫”。英、美、法等国既不愿担责,中国自然不肯放弃锦州。

   实际上,不管是派遣中立观察员还是由第三国担保的中立区,日本根本不感兴趣。最初法国驻日本大使向日方传达顾维钧的提议时,日方并没有予以回应。11月25日英国大使找到币原外相,再次询问日方关于锦州中立区提议的意见。币原仍非常谨慎,认为如果日本政府轻信了顾维钧的提议并提出条件的话,很可能被中方用于指责侵害国家主权并“高调的拒绝,以迎合国民的欢心”。币原告知英方,此事应由中方先自行把军队撤回关内,以显示“撤兵并非屈从于日方的要求,而完全是中国自发的举动”。日本态度的转变,则发生在进攻锦州受阻之后。

   当时,国联决议向锦州派遣中立观察员缓解冲突,史汀生也于11月27日指责日本的军事行动“完全违背了其在11月24日的承诺”。关东军方面鉴于情势,决定“令满铁沿线外之部队务须于数日内撤回原地”。为应对国际压力并制造新的争议点,27日,日本驻国际联盟代表芳泽谦吉向国联理事会主席白里安(Aristide Briand)表示,日本“原则上不反对中国政府宣布最近向法国政府提议的,中国军队从锦州地区撤至山海关以西。日本军队不会进入撤离区,除非发生危及华北日本国民生命财产安全和驻扎在这里的日军安全的严重威胁”。芳泽希望与中国直接商谈撤军事宜,表示“日本政府愿指示其有关人员在现场与中国地方当局就此做出详细安排”。

   日方别有用心的提议,遭到了国民政府的驳斥和反对。几番折冲后,对于日本要求中国先行从锦州撤兵的提议,中方并不接受。日本则以中国拒绝为由,“反对理事会之决议,而撇开视察员之参加交涉”。实际上,顾维钧与英、美、法三国外使交涉事出仓促,是在日军大举向锦州进发之际,其目的“是要求日本停止前进,并开始谈判。在谈判得有结果前,使日本当局正要占领的锦州暂时中立化,在要求日本军队不进入锦州时,中国军队亦离开锦州,停驻城外,以避免出现导致严重敌对行动的冲突”。因此,该计划仅仅是缓和局势的临时措施,并不能遏制日本侵略锦州的决心。就该计划本身而言也存在种种缺陷,以至于国民政府在几日后宣布不接受该计划,并不是像顾维钧所说的单纯因为“许多国民党领袖也不同意,他们在政治上不支持蒋委员长”。

   需要指出的是,此时不管是张学良还是国民政府,都没有通过中立方案放弃锦州的想法。张学良曾于11月25日电令第十九旅,“如果出现与日军交战的情况,要绝对固守其地”。11月28日,辽宁省政府主席米春霖也告知英方,“日本正准备从奉天向新民屯进发,如果中方被攻击,中国会保卫锦州,但不会主动攻击,以遵守国联规定”。

   12月5日,中国政府公开反对日本提请国联的锦州中立区案,并严正声明中方支持国联向锦州派遣观察员的决议,并认为该决议“解决了锦州问题”。由于英法美不担保日本停止进攻锦州,因此11月24日中方“并没有提出任何类似的建议”。中国政府告知国联,“如果理事会对日本提出的中国军队撤出中国领土的要求做出让步,中国人民将会感到诧异”,锦州地区除非有组织的大国力量来确保,否则“中国不能默许设立缓冲区”。

   尽管国民政府明确反对,但张学良却对直接交涉抱有期望。张的想法正如顾维钧所说的那样,“谈判是解决国际争端的正常方法,不管这些争端多么严重”。事实上,由于锦州军事防务存在困难,和谈并非张学良一人之主张,各方争论的重点在于要不要在日本撤兵后再行谈判,以及要不要坚持第三方介入进行谈判。在此情况下,不反对中日直接谈判的张学良就成为日方的重点突破对象。

   三、 日本对张学良的劝诱及其影响

   当时,日本军政当局均视锦州中国政权的存在为建设“新政权”的障碍,必须扫除。但如何达到这一目的,军政双方的想法存在分歧。以币原为首的外务省主张渐进式的蚕食,只要中国军队不撤回关内,就有机会再次制造借口出兵,“无论在何处都要实行当初的计划,这是非常明了之事”。如果东北军按日方的锦州中立化要求撤回关内,“只要当地的行政仍在旧东北政权之下,又没有军事作为后盾,不难想象其势力最终会被灭杀”。关东军则对外务省的谋略不感兴趣,期望以不受束缚的军事行动来达到目的。12月2日,关东军致电币原说明以下几点意见:首先,如果承认中国军队撤退后,锦州的行政权还在中国人手里的话,那么会给“今后满洲‘新政权’问题解决上遗留祸根”。其次,中国坚持由国联及第三方来担保,将为中日谈判中“第三国的介入开了头”。最后,将来京津地区情况变化,“万一关东军有行动的必要,恐怕会限制我军的行动”。但无论采取军事还是外交手段,日本军政双方侵占东北的目标是一致的,这也注定围绕锦州问题的中日和谈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成功的,仅是日方纵横捭阖的手段,意在促使中国锦州当局撤守,实现侵占锦州的目的。

   11月29日,在币原外相的授意下,日本驻北平参事官矢野真找到张学良,称“英、法、美与中国提商拟以锦县一带为中立地域,中国军队撤至山海关,日本对此原则上甚表同意,如贵方赞成此种办法,日方即可派代表商洽”。对此,张学良提出两点,“1.希望日本最大限度不越过原遣地点即巨流河车站。2.须留少数军队在锦县一带即中立区域内,以足敷防止匪患,维持治安为度”。矢野真在回答中仅表示“未奉训令,亦不能正式答复”。张学良向国民政府汇报了此次与日谈判情况,并认为“似可与之商洽”。实际上张所提出的两点要求,日本均不会同意。巨流河站是北宁路上的交通要站,日本自然不会答应。关于军队,矢野真以个人资格劝告“中国军队全数撤退”。事实上,他所奉方针中,根本不允许中国军队进入山海关以东,条件更为苛刻。只是矢野真对张学良所提建议不直接拒绝,这也造成张一度对日方的和谈抱有希望。

   张学良在29日致电蒋介石,告知与矢野真谈判情形,并询问中央意旨和列国态度。此时,张倾向于同意日方的谈判条件,并“令锦方军队照此原则准备施行”。另外,张告知顾维钧因美国态度强硬,关东军方面已撤回驻地,“日方情形缓和”,并乐观地称“我方关于接收各问题,恐应预为筹计”。可见,当时日本迫于美国压力撤回攻锦部队,张学良因之对国际力量信心增强,此点也是当时张学良相信日方谈判诚意的原因之一。

   对于日本与张学良的交涉,顾维钧有着清醒的判断。就在11月29日,顾即向张学良解释,锦州中立的实现“要点在中立国派观察员居间斡旋一层”。日本径自向中国政府及锦州当地交涉,“显有撇开中立国观察员之意”。顾认为,日人用意是,“1.彼可以正由两国商洽办法为辞,请国联无庸参预,彼可于商洽时提出种种苛酷条件,从则难堪,不从即破裂。2.彼可借口于彼已撤兵,迫我撤至山海关,我若不撤,彼即责我违约,进兵攻我”。顾维钧劝张学良,日本若再派员接洽“慎勿与之讨论,以防堕其奸计”。如果日本“率队来攻”,则“以实力防御”。顾告知张学良国联决议,即“自锦县至山海关一带划为中立地,由各国派观察员往与中日两方武官接洽,期免冲突”。此外,顾维钧还向张说明日方谈判的目的。“中立地本属避免冲突之临时办法。最要之点,在日本向英法美各国为各该国认为满意之担保”,日本所称办法不仅“将担保一层完全抹煞”,而且更为苛刻,“1.华军撤至关西各地方。2.日本仅承认原则。3.日本提议内‘但书’之规定,日方可随时借口进兵,显欲诱我退兵,堕其阴谋”。

   在11月30日上午的特外委会上,顾维钧向会议报告了矢野真与张学良的谈话情况,顾判断日方此番用意:“1.借此为直接交涉之张本(至少可借此作宣传把柄)。2.预先占一地步,如中国军队不退去,锦州以后发生事故,即可有所借口。”至于如何应付日本,顾认为中国“既已接受国联提议,对日领所谈当然毋庸置议”。此时,张学良正打算与日方再次商谈,为表诚意张学良甚至主动调整了锦州防务。

   察觉张学良守锦态度动摇后,12月2日,顾维钧向张学良传达中执委会议的决定,“锦州一隅之保存,关系三省全部存亡。撤兵一节,若无国联或三国切实保证,吾方万不能承允,如日军不顾国联决议悍然进攻,只能竭力抵御”。为坚定张学良守锦州的决心,顾维钧告知张,宋子文答应“中央可抽调劲师归兄指挥,即财部税警团亦能拨三团约计五六千人”。12月3日,顾维钧再次劝张学良撤出锦州守军的行动“请暂从缓”,对于张所面临的财政困境,顾称已告知宋子文,“正力筹办法”。

   12月4日,张学良再次会晤矢野真。张询问为何此次提案要求锦州政府撤回关内,矢野真称,上次虽没有提起,“但提到残留的地方政府应撤退,锦州政府当然应该撤退”。对此,张学良称国民政府要求其“暂且观察事情的发展”,在没有接到南京的命令之前,撤兵一事“无法做出负责任的承诺”。此时,张对日方的谈判诚意已经有所怀疑,向矢野真询问关于中方可留下卫队的条件是否有变化,以及锦州政府撤退后所属各县的归属问题,并质疑“日方对其目的有所隐瞒”。矢野真则辩称“日方并无任何隐瞒的野心”。

   稍后在谈及自身处境时,张学良表示希望日方“寻求让我也有所得的方法”,如果只有日本获利,“而我却失去了东三省全部,而且被日方所敌视,又被国民视为国贼,我岂不是毫无立足之地”。对此,矢野真先是安抚张学良,虽然与日方达成协议会招致国民批评,但张“在中国北方的地位得到巩固”。而后矢野真威胁张学良,若不撤兵,那么“事态不知要恶化多少倍。届时副司令不仅会受到国民的非难,恐怕也会失去所有。此事对副司令来说是生存还是死亡的问题”。通过此次会见,矢野真认为此时的张学良“被国内舆论压迫,需承担相当的责任,除非他为自己的将来考虑”,否则不会接受日方撤守锦州的建议。

   1931年12月8日,为稳住张学良,蒋介石电询锦州形势并告以“此时锦州军队切勿撤退”。对此张向蒋汇报,“拟撤军队原为战略上应有步骤并另以得力军队布置于相当地点,庶各处皆可衔接,于战事方有把握”。蒋得回电后委婉地劝张“锦州方面军事布置在目前情形,似一动不如一静为宜”。为加强张守锦决心,蒋介石表示“航空第一队,已令其限3日内到平,归副司令指挥”。同时顾维钧亦告知张国联12月7日的会议,日方所提“自锦州至榆关划为中立区域”一事,被行政院拒绝。国联主张“双方军队应各守现驻地点,不得移动”。据此,顾维钧劝张打消“抽调驻锦军队一部分入关”的念头,以免引起误会。

尽管国民政府表示要坚守锦州,但对于锦州的防守困境却是无法解决的。朱培德于12月8日特外委会上说明,“为今之计,对付日本只有两条路:第一条路即是与日本拼命,明知其必无幸胜,而不顾一切以赴之。第二条路即是与日本商量办法”。在国府要员看来,若张学良能有牺牲精神坚守锦州,(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张学良   九一八事变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947.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