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玲:传承张培刚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66 次 更新时间:2022-06-22 22:09:58

进入专题: 张培刚  

朱玲  
他早前的理论聚焦于民主制度,对国家维持社会秩序和提供基本公共服务的“中性国家”作用未给予充分关注。中国恰恰具备“一个相对中性国家”的能力,其制度模式及现有表现对历史终结之说形成了最大的挑战。然而从长期来看,中国模式是否可持续还是一个问题。

   第五,Acemoglu和Robinson对国家制度安排的分类别具一格:一类为“包容型”,另一类为“攫取型”。构建包容型的经济制度首先需要安全的财产权利和广泛分布的经济机会,这是激励人们投资和提高生产率的前提。其次,权力既受到限制又广泛分配,这是引发创造性破坏和技术创新、进而导致可持续增长的决定性因素。不言而喻,攫取型的制度安排恰为包容型的反面。对于处在现代化转型的发展中国家而言,用包容型替代攫取型的制度可谓转型成功的关键。非洲大陆既有成功转型的典型,也有失败的案例,为改革与发展路径的选择提供了宝贵的参照系。(参见:Daron Acemoglu and James A. Robinson, 2012, Why Nations Fail:The Origins of Power, Prosperity, and Poverty, Crown Publishers.)

   纵观几位思想者关于经济发展的学说,我一是惊叹张培刚的思想穿透力,他睿智地阐明,发展的要素在不同的时间、地点和环境下可有不同的组合,此时恰当彼时未必如此。我在课堂上还评论,那些把中国的发展路径视为异类的理论家,多半缺少这种动态思维,或者以为发展实践非白即黑,忘记了灰色地带存在的可能性。二是这几位经济学家和政治学家不约而同地关注发展的可持续性,并不以一时论短长。这无疑发人警醒:发展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中国的转型尚未结束,建设现代化国家和现代化社会实乃任重道远。作为发展经济学人,我们的学习和研究自然也永无止境。

   四、慎终追远继往开来

   2020年初,武汉爆发新冠肺炎疫情。我们团队不仅关切疫区亲朋好友的命运,而且也渴望知晓疫情对农户和迁移劳动者生计的影响,还想了解他们应对灾害打击的策略和获得的公共支持,以便弄清涉及这一群体的社会保护和基本公共服务供给短板。2021年3月疫情走向低谷,我们赶紧启动湖北和重庆城乡调查,头一站就选定武汉。

   出发前一周,我不揣冒昧给张培刚发展经济学研究基金会秘书黄莉发微信:第一,朱玲打算给张先生和董老师扫墓,希望确知墓地方位;第二,意欲拜访谭慧老师;第三,造访者中既有我的学生和“学生的学生”,也有课题组的老伙伴,大家都乐意去华科大“走亲戚”。小黄很快回复一份编排妥当的活动日程表,还把参加人员和派车事宜交代的一清二楚。如此厚待怎不令人喜出望外、感激不尽?

   3月14日(星期天)一大早,小黄带我们会合基金会理事长姚遂博士、张先生的女儿张鹃和经济学院的新老朋友,先后去张先生和董老师墓地献花。我们还祭奠了武大经济系教授谭崇台,他是谭慧老师的长兄,与张先生葬在同一个墓园。曾老师祖籍湖南,好友和学生遵照他的遗嘱把骨灰撒进了湘江。我清楚地记得,曾老师请谭先生为研究生班讲授专业英语。开场就是一篇英文期刊的发展经济学论文,让我们弄明白何为增长何为发展。当我站在墓园回想过往的那一刻,顿悟古人为何推崇“慎终追远”。人生有限学术无涯,个体的学术生命只有通过思想的传承和发扬而延续,这便是学术的薪火相传、继往开来吧。

   基金会和华科大经济学院同仁携着温厚的亲情,让我们团队领悟了学术传统教育的魅力。扫墓归来,就见谭慧老师和汪小勤在贤达楼会客厅等候,欢声笑语霎时间响成一片。谭老师依然那么娴雅端庄,张鹃打趣:妈妈为这次见面提前做了头发还化了妆!我在感动之余也学了点待客之道。贤达楼是张先生的故居,现已修葺成一座小巧玲珑的纪念馆,室内墙壁挂满张先生的老照片,极富年代感。从惬意的露台望去,张先生多年前参与规划和施工的楼群道路尽收眼底。

   谭老师耐心地等我们参观完毕,才不慌不忙地引领大家到会议室座谈。老人家打开笔记本直言,非常高兴朱玲一行来访,头天晚上为准备会话几乎失眠。不安瞬间掠过我眼底,随即发现她丝毫不显疲态,不紧不慢地讲述张先生的学术经历。谭老师深情地谈到,陶孟和先生培养了一批青年才俊,他们奠定的学术基础,要靠一代一代的经济学人传承下去。第一,要静下心来做学问,不要浮躁。第二,既不讲空话也不说大话,踏踏实实做调查。第三,要组织团队,经常在一起座谈,交流学问。张先生一辈子都像老黄牛一样努力,思考怎样使中国摆脱贫穷、富强起来。他的爱国之心,从来没有改变过(参见经济所网页:《坚持调查立所,传承学术报国-朱玲课题组在武汉祭奠经济所前辈张培刚、董辅礽》,http://ie.cssn.cn/academics/academic_activities/202103/t20210315_5318114.html)。

   为表感激,我们团队赠送华科大同仁专著一部:《中国农业现代化中的制度实验:国有农场变迁之透视》(经济管理出版社,2018)。谭老师微笑着强调,农业很重要,张先生一辈子都重视中国农业现代化。基金会回赠我们团队每人一本张培刚画册,一本带有中文引言的张先生专著《农业与工业化》,(英文,中信出版社,2012)。姚遂和小黄还贴心地为我们接下来的调研减轻行装,把赠书打包快递经济所图书馆。

   撰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谭慧老师和华科大朋友们的深情厚意还在我心中回荡。借此机会,我衷心祝贺基金会30周年生日,感谢基金会和经济学院甘做纽带和桥梁,把四面八方的经济学人集结在一起,齐心高扬张培刚为代表的学术传统。今后,让我们共同努力!

  

   (2022年6月20日,北京)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特聘教授。)

  

  

    进入专题: 张培刚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先生之风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846.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