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维辉 史文磊:汉语历史词汇学的回顾与展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5 次 更新时间:2022-06-19 23:39:41

进入专题: 汉语历史词汇学   汉语词汇史  

汪维辉   史文磊  

  

   路径”。

  

   (四) 构词法、造词法和词汇化的研究

  

   对于汉语历史词汇学中的构词法、造词法和词汇化诸问题,蒋绍愚(2015)就以往的代表性观点进行了中肯的评价,并做了进一步的论述。根据构词法与句法的匹配度,复合词可以分为句法式、半句法式、非句法式三类。造词法分五大类:(一) 旧词→新词(一对一)。(1) 音变:好(h伲o)→好(h伽o)。(2) 义变:刻(刀刻→时刻)。(3) 改造:换素(泰山→泰水);倒序(演讲→讲演);缩略(同堂→堂)。(二) 词+词(凝固或在线生成)→复合词。(1) 词+词(重叠)→叠音词:稍稍。(2) 短语→复合词:天气。(3) 语法结构→复合词:其实。(4) 跨层结构→复合词:否则。(三) 词+词缀→派生词:~然,~子。(四) 译音词。(1) 完全音译:单于;菩萨。(2) 半音半义:尼姑;僧人。(五) 来源不明的词。

  

   在近年汉语历史词汇构词法与造词法的研究中,孙玉文(2000/2007,2015)做出了实质性的贡献。孙玉文(2000/2007)辨析了古汉语中100组原始词和滋生词的音义关系。该书材料丰富,论证周密,不但深入探讨了汉语变调构词理论,也辨清了诸多词义发展的源流。孙玉文(2015)收录了清代以前见于文献的汉语变调构词的配对词1000余对(组),并对每一对(组)配对词进行了详实的考辨。

  

   汉语词汇化的研究在过去二三十年一直是研究的热点问题。在同类研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董秀芳(2002/2011),详见前文第一部分第(一)小节“通论及理论性专著”,这里不再赘述。词汇化视角的引入,对探明汉语复合词形成的途径和机制,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

  

   (五) 词典编撰

  

   优质词典的编撰是历史词汇学研究成果的浓缩和集中体现。近几十年来学者们编撰了不少质量上乘的汉语历史语文词典,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例如,1986年至1994年出版的《汉语大词典》,是迄今规模最大的“古今兼收,源流并重”的汉语语文辞书,目前正在进行全面修订,预计全书将达25卷,其中1—8卷“征求意见本”已经印出。《汉语大字典》(1990年第一版出齐,2010年修订版)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汉字字典。特别值得介绍的是,《近代汉语词典》(白维国主编,江蓝生、汪维辉副主编)于2015年由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是分期汉语词典的重要代表。

  

   (六) 历史文献语料的整理、选择和分析

  

   历史文献语料是芜杂的,在反映每个时代的词汇面貌和历时发展上,常常具有蒙蔽性,我们面对的文献语料内部往往表现出语体差异、地域差异;另外,不少文献所反映的语言年代也存在争议,后代的类书往往好将前代的口语改为雅正表达,等等。因此,文献语料需要经过整理、选择和分析才能被有效地利用。近年来,汉语史学界在这方面下了很多功夫,使我们对一些文献语料的性质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也挖掘了一批有代表性的口语化语料。汪维辉《汉语词汇史新探》(2007b)、《著名中年语言学家自选集·汪维辉卷》(2011a)和《汉语词汇史新探续集》(2018a)中收集的多篇论文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可以参看。

  

   二、 展 望

  

   汉语历史词汇学的研究尽管起步很晚,从王力《汉语史稿》出版至今也只有半个多世纪,但在近二三十年里无疑取得了不少实质性的进展。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存在的问题也不少,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为此我们不揣浅陋,提出以下几点展望。

  

   汉语历史词汇学的研究要再上一个台阶,我们认为有两点比较重要:一是夯实基础,二是更新观念。

  

   (一) 夯实基础

  

   汉语历史词汇学的研究应该建立在坚实的基础之上,其中首要之务是加强语料建设。

  

   汉语历史词汇学是汉语历史语言学(大致相当于通常所说的“汉语史”)的一个部门。众所周知,汉语史是一门实证性学科,一切研究都有赖于语料,因此做好语料工作事关全局,正如太田辰夫(2003)所说:“在语言的历史研究中,最主要的是资料的选择。资料选择得怎样,对研究的结果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语料对于汉语史学科的重要性,就如同史料之于历史学。早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吕叔湘先生(1985)在《近代汉语读本·序》中就提出了进一步开展近代汉语词汇语法研究所需要做的三项基础工作:一是做好资料工作,二是总结研究成果,三是编辑读本。吕先生曾提出要编近代汉语文献解题目录,可惜至今尚未实现。上古汉语和中古汉语研究同样需要做好资料工作。只有夯实语料基础,才能建造汉语历史语言学的大厦。语料建设目前有三项亟需做的工作:(1) 编写《汉语史语料解题目录》。从上古开始到近代汉语结束,遴选对于汉语史研究具有重要价值的语料(除传世典籍外,也包括甲骨金文、战国秦汉简帛、敦煌文献、明清契约文书、历代碑刻、域外资料等),有针对性地阐发其研究价值和意义。这个目录可以为汉语史及相关领域的研究者提供详尽准确的汉语史语料概貌,让大家知所依从,提升研究效率和质量。(2) 编纂《汉语史语料汇编》。精选历代有代表性的、有较高研究价值的语料汇为一编,特别注意收集汉魏六朝文献中散在各处的能反映口语的材料;在此基础上,加以精校精注。这样的语料汇编可以为研究者熟悉各种语料的性质和特点、进行语料辨析提供便利;对于历史性语文辞书的编纂和修订也有参考价值。(3) 撰写《汉语史语料学概论》。在整理汉语史语料的基础上,撰写《汉语史语料学概论》,從理论上详细阐述汉语史语料各个方面的问题,初步构建科学系统的汉语史语料学,为正确利用语料从事汉语史研究提供理论指导。

  

   (二) 更新观念

  

   比较重要的一点是语言学和语文学互给。

  

   现在大体的局面是,从事传统语言文字学的学者不太关心现代语言学的发展,从事现代语言学新理论研究的学者,不太强调传统语文学的素养。我们认为,理想中的汉语历史词汇学研究,语文学和语言学不应分而治之,而应做到互相供给。具体来说,历史词汇学研究中语文学的考据应着力于挖掘文献语料的语言学理论价值,语言学理论的分析应落脚于对具体文献语料更为精准的诠释。这种思路可以称之为“新语文学(Neophilology)”。研究者既要有语文学的功底,也要有语言学的眼光和本领。

  

   (汪维辉 2015)

  

   第一,语文学的功底。汉语历史词汇学的研究不同于传统训诂学(王力 1947/1990;张永言,汪维辉 1995),但科学严谨的历史词汇学研究却是建立在扎实的语文学基础之上的。历史词汇学研究依据的主要是历史文献语料,对文献性质的正确判断、语料的准确诠释,是一项无可回避的基础工作。近年来一些历史词汇描写的研究,在这方面暴露出严重的问题(参看真大成 2018等),需要引起重视。

  

   第二,语言学的眼光和本领。王力(1981/1990)1在《中国语言学史·前言》中说:

  

   大家知道,语文学(philology)和语言学(linguistics)是有分别的。前者是文字或书面语言的研究,特别着重在文献资料的考证和故训的寻求,这种研究比较零散,缺乏系统性;后者的研究对象则是语言的本身,研究的结果可以得出科学的、系统的、细致的、全面的语言理论。

  

   汉语历史词汇学研究者自然不应满足于语文学的阶段,还应该具备语言学的眼光和本领。首先,应像对待现代语言一样对待古代语言。无论是古代语言,还是现代语言,都是一个完整的说话交际系统。现代词汇具有历史性、社会性,具有语体、词法、句法和语用等属性,古代词汇也有。其次,应积极吸收现代不断发展的语言学理论和分析手段,运用于历史词汇学的研究中。举例来说,目前在结合句法研究词汇时,大致的做法还是把句子结构笼统地分为主、谓、宾、定、状、补等成分。现代生成句法学和功能语法学对句子结构的扩展性分析都有较大的进展,如制图理论(cartography)(Cinque 1999)和语篇语法(discourse grammar)(Kaltenböck et al. 2011)等。只有合理借鉴这些思路,才能全面、真切地还原口语中词汇使用的情况。

  

   在此基础上,我们提出以下几个值得期待的课题供同道参考。

  

   (三) 课题设想

  

   1. 音义关系研究

  

   词是音义结合体,多音多义词在历史上的音义组配关系往往相当复杂,《汉语大字典》《汉语大词典》等大型语文辞书在处理音义关系时问题很多,常常发生错配。汉语历史词汇学的一大任务就是厘清历史上一大批多音多义词的音义组配关系,还它们以本来面目,为人们提供正确可靠的历史词汇知识,同时为历史性语文辞书和现代汉语词典的编纂和修订提供依据。在充分的个案研究的基础上总结音义关系及其历时演变的规律。

  

   2. 字词关系研究

  

   粗略地说,字词关系就是语言里的词(音义结合体)跟文字系统里的字(书写形式)之间的关系。虽然文字不等于语言,但是历史词汇学的研究对象都是用汉字记录的古代文献,离开字是无法研究词的,所以字词关系是历史词汇学研究绕不开的问题。跟音义关系一样,历史上的字词关系也是极其错综复杂的,需要下大力气一个一个地梳理清楚,并总结其中的规律。从某种意义上说,把音义关系和字词关系研究清楚了,汉语历史词汇学的研究也就思过半了。音义关系和字词关系的研究虽然已经取得了可喜的成就,但是尚未明确的问题还多如牛毛,今后仍大有用武之地。

  

   3. 《汉语历史词典》的编纂

  

   在2017年10月于重庆师范大学召开的第四届汉语历史词汇与语义演变学术研讨会上,蒋绍愚先生曾经提出编纂《汉语历史词典》的设想,这是很有远见的。它比现有的大型历史性语文辞书要更加精细,提供的信息也更丰富,实际上可以看作是汉语历史词汇研究成果的一种呈现形式,沒有对每个词的深入研究是无法编纂这样的《汉语历史词典》的。我们可以从专书词典和断代词典的编纂做起,条件成熟时汇编成综合性的《汉语历史词典》;也可以先精选一千个左右的常用词来试编,以积累经验。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汉语历史词汇学   汉语词汇史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789.html
文章来源:辞书研究 2022年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