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维辉 史文磊:汉语历史词汇学的回顾与展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6 次 更新时间:2022-06-19 23:39:41

进入专题: 汉语历史词汇学   汉语词汇史  

汪维辉   史文磊  

  

   要对以上两个问题做出圆满的解释是十分困难的。对于常用词之所以具有稳固性,汪维辉(2015)提出以下四个方面的原因:(1) 重要性;(2) 常用性;(3) 易知性;(4) 封闭性。

  

   重要性不言而喻,人们总是希望日常交际中重要的范畴和形式稳固不变。常用性这一条跟近年来通过大数据调查得到的结论是一致的。Pagel et al.(2007)717调查了200核心词(意义)(Swadesh 1952)在英语、西班牙语、俄语和希腊语四个大型语料库中的对应表达,结果显示:就这200核心词来说,使用频率越高变化速度越慢,使用频率越低变化速度越快。(Across all 200 meanings,frequently used words evolve at slower rates and infrequently used words evolve more rapidly.)换言之,越常用,越稳固。

  

  

  

   易知性是指“音义结合度/语义感知度”高,常用词或基本词一般都是“易知性”最高的,它们在人们的语感中是最熟悉、最容易感知的音义结合体。易知性大体相当于高可及性,即人们在组词造句时一下子能想到的音义结合体。封闭性是指每个义位(概念)成员有限,通常只用一个词来表达,有两个词的不多,三个以上的则几乎没有。常用词义位(概念)成员有限,相当稳定。

  

   (2) 常用词为什么会发生变化?

  

   既然常用词具有很强的稳固性,那么它们为什么会变化?为什么会发生新旧更替呢?以下三方面的因素值得引起重视。(汪维辉2000/2017,2015,2018b)

  

   (1) 同音竞争。如果两个不同的常用词发音相同,就会导致表意不明确,妨碍通畅的交际。解决的办法之一是其中一个被别的词形替代。汉语中“头”替换“首”就是这样一个例子。“首”与“手”上古和中古都同音,分布相似,容易产生同音冲突,导致表意不明晰,所以后来用“头”替换了“首”。

  

   (2) 避讳。避讳是中国历史上长久存在的重要文化现象,在汉语词汇史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迹。一些常用词发生新旧更替就是由避讳导致的。表示egg义的“卵”有一个义项指男性的睾丸,于是后来改用了“蛋”;表示bird义的“鸟”还可以用来指男性生殖器,所以人们把它的读音从di伲o改成了ni伲o。这是由于人们不愿说或不便说导致的词汇变化,还有因为人们不许说或不敢说导致的词汇变化。中国古代社会由于避帝王和尊长的名讳而导致的词汇变化,是后一种情况的典型案例。如表示full义的“满”替代“盈”,很可能是因为西汉时期避惠帝刘盈的讳。另如“开”替代“启”,“常”替代“恒”等,也是如此。

  

   (3) 通语基础方言的变动。汉语史上通语和方言之间的关系很具特点。历史上首都所在地的方言一般都会成为通语的基础方言,如此,首都的更迭就会成为通语常用词汇新旧更替的一股重要推动力。如汉语中表示stand义的“站”替代“立”,就与明初曾在南京定都有重要关系。

  

   另外还有文化因素、语言的经济原则、义项过多等因素,这里就不一一介绍了。需要注意的是,不少词的演变不易解释,再就是词汇的个性极强,有时很难找出一致的共性。

  

   5. 常用词演变的单向性原则及相关问题

  

   常用词是活跃于口语中的,在历史演变上具有一定的独特性,其中突出的一点是近年提出来的“单向性演变”。汪维辉、胡波(2013)363提出,汉语史研究中可以确立两条原则,第二条是“以前期赅后期”:

  

   以前期赅后期。即:某一事实在前期已经得到证明,则后期的反面证据可以不予采信,因为按照一般逻辑,某一种语言现象只会按着既定的方向向前发展,除非有特殊的原因,不会逆转。

  

   王力(1947/1990)177讨论“远绍”的现象时也曾提过类似的看法:

  

   从前的文字学家也研究语源,但是他们有一种很大的毛病是我们所应该极力避免的,就是“远绍”的猜测。所谓“远绍”,是假定某一种语义曾经于一二千年前出现过一次,以后的史料毫无所见,直至最近的书籍或现代方言里才再出现。这种神出鬼没的怪现状,语言史上是不会有的。

  

   蒋绍愚(2010)128进一步说:

  

   这种“远绍”的猜测“是违背语言社会性的原则的,因为语言总是某一人群使用的,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形:一个词在某个时期只使用过一两次,后来一直没有人使用,过了一二千年后突然又使用起来,或者引申出新的意义”。

  

   王力(1958/1980)588在讨论仿古词语时说:

  

   实际上,仿古词语如果不能写成成语,它就不能在人民口语中生根,结果只成为个人或少数人所能了解的词语,和語言的发展问题无关。假使今天还有人称盘为“案”,称小腿为“脚”,这是注定要失败的。……仿古是不值得提倡的;虽然有人这样做了,但这是开倒车。语言将顺着它的内部规律发展,而不会受仿古主义者的影响。

  

   以上看法都可以从语言演变的“单向性”来理解,通俗说就是语言演变不走回头路。汪维辉、胡波(2013)363强调,这条原则“只适用于同一个语言(或方言)系统的共时状态及其连续性演变,而不能用来解释不同方言之间的共时差异或不同语言(或方言)系统各自独立发展的历时演变,这是不言而喻的”。由此可见,常用词演变的单向性原则是针对一种“纯净”的语言状态而言的。但实际上,透过文献语料还原真实口语是非常复杂的,不少问题需要仔细辨析。下面从词汇的地域差异、结构分层差异、语体差异等方面略做论述。

  

   第一,地域差异。词汇不但具有时代特征,还表现出地域差异,且自古而然。(汪维辉

  

   2006,2007c)在现代共时层面存在地域差异的方言词汇系统,无疑应该分别对待。但对于文献语料记载的古代汉语,尤其是在方言之间表现出守旧和求新之别的情况下,如何判定通语中词汇的发展阶段,是一项关键却也棘手的工作。例如,汪维辉(2007a)对六世纪汉语词汇的南北差异做了调查,发现南方较多地使用新词,北方则相对保守。例如近指代词(this),南方多用“许”,北方多用“此”。如果这两种形式都被通用文本记录下来,我们就应该去伪存真,剥离并汰除这种假象,最大限度还原当时口语使用的真实面貌。

  

   第二,词汇演变中的分层并存原则。以上论及的地域差异可以算是一种“假象”,因为这属于不同地域或方言带来的“叠置”,严格来说不属于同一套语言词汇系统。但有一种新旧并存的情况是属于同一套语言词汇系统的,即“分层并存原则”(Principle of Layering),在坚持词汇单向性原则时是需要注意的。分层并存原则是Hopper(1991)22-24论及语法化五项原则时提到的第一项原则,他说:

  

   Layering. Within a broad functional domain,new layers are continually emerging. As this happens,the older layers are not necessarily discarded,but may remain to coexist with and interact with the newer layers.

  

   [分层并存原则:在某一功能范畴内,新的结构层次会不断涌现。这时,旧的结构层次不一定立即消失,而是会跟新的结构层次并存互动。]

  

   不单是语法化,词汇演变过程中,分层并存原则同样适用。汪维辉、胡波(2013)在反对“‘一锅煮’统计法”时,分析了汉语史上“痴”替代“愚”和系词“是”成熟的时代,其中区别了不同的句法层次、词法层次,正是分层并存原则的体现。在词汇史的研究中,贯彻分层并存原则是非常必要的。

  

   第三,语体差异。任何一种成熟的语言,都有语体的区分,词汇的选用上自然不会例外。汪维辉(2014)提出了“语体词汇”的概念,即“为表达某一语体的需要而产生或使用的词汇”,并对现代汉语的语体词汇系统做出了论析。根据语体的需要,古老的成分或结构可能会被重新启用,这种情况对词汇演变的单向性原则是巨大的挑战。二者是何种关系,需要未来的研究做出进一步的探索。

  

   (三) 词汇及词义演变规律的研究

  

   词汇及词义演变规律的研究,很难一一尽述,这里仅就我们所知,介绍近年来的一些进展。

  

   1. 类概念的确立与词汇上位化

  

   汉语词汇的演变表现出若干倾向性的规律,其中一条是上位化。“上位化”是指词汇系统中某个词从下位词擢升为上位词的变化。近年来研究发现(墙峻峰 2007;汪维辉

  

   2018b;贾燕子 2018),“上位化”是汉语词汇发展史上表现出的一个显著趋势。上古汉语下位词豐富而上位词贫乏,中古以后上位词明显增加,许多下位词被淘汰;而一部分下位词发生上位化,擢升为上位词。比如“睡”本指“坐寐”(坐着打瞌睡),后来成为上位词,泛指一切的睡眠;“走”本指快跑,后来泛指所有的行走;“红”在上古专指粉红色,唐以后上升为一个类名,泛指各种红色,所以有了“深红”“桃红”“粉红”这样的构词格式。“好”上古本指女子容颜之好,后来上升为类名,表一切的好。“类概念的确立和类名(上位词)的普遍形成是在魏晋到隋唐时期,这可能跟汉民族的认知发展有关,可以为认知语言学提供很好的素材。”(汪维辉 2018b)28

  

   2. 词义演变规律的研究

  

汉语学界向来关注单个词义的演变,积累了大量个案调查的资料。在词义演变规律的研究方面,汪维辉、顾军(2012)提出“误解误用”是词义演变的一种重要方式,并对误解误用的几种常见类型和动因做了举例分析。吴福祥(2017)主张语义演变的规律性主要是指演变具有“非任意(non-random)、有理据(motivated)、模式化(patterned)的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汉语历史词汇学   汉语词汇史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789.html
文章来源:辞书研究 2022年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