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献栋 王二峰 赵少阳:同盟结构、威胁认知与中美战略竞争下美国亚太盟友的双向对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0 次 更新时间:2022-06-14 10:54:30

进入专题: 美国亚太盟友     同盟结构     威胁认知     双向对冲  

韩献栋   王二峰   赵少阳  
杜特尔特下令不得参加,并敦促各方克制行为,避免出现因误判而引发紧张局势。(125)四是对美国的安全承诺保持“冷处理”。2018年年末至2019年上半年,菲防长洛伦扎纳(Delfin Lorenzana)多次提出要重新审查菲美《共同防御条约》。为回应和安抚菲律宾,2019年3月,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首次公开表示,《共同防御条约》的防卫范围涵盖南海,时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 Brien)在2020年11月又重申了这一立场。(126)但菲领导人对此并没有感到兴奋,也没有公开表示要进一步巩固菲美同盟。(127)

  

   (2)亲近中国,改善中菲关系,包容接纳中国。杜特尔特上台后,在与美国拉开距离的同时,还积极寻求与中国发展牢固的经济和外交关系,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一是淡化南海争端,在南海问题上寻求与中国和解。杜特尔特虽然依旧坚称中国对南海大部分的领土主张无效,但对于“仲裁结果”,菲政府选择“搁置”,在西菲律宾海资源开发问题上选择与中国协商。(128)2016年10月杜特尔特访华期间,中菲发布《联合声明》,双方一致同意建立信任机制,并承诺保持自我克制,以避免使争议复杂化、扩大化,进而影响地区和平与稳定。2017年年初,双方正式建立了南海问题双边磋商机制,重回通过谈判磋商解决海上有关问题的轨道,至今该机制已成功举行了六次会议。(129)同年11月,双方还建立了热线沟通机制,长期处于休眠状态的双边沟通渠道以经贸合作联委会的形式重新活跃起来。(130)对于南海共同开发的问题,菲律宾接受中方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理念,与中方签订了《油气开发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和《关于建立政府间联合指导委员会和企业间工作的职责范围》等相关文件,并成立了油气合作政府间联合指导委员会和企业间工作组,以推动共同开发。(131)

  

   二是双边高层互访频繁,军事交流有所突破。杜特尔特上台后不久便开启访华进程,在2016年10月20日首次访华时,受到中国政府的高规格外交接待。截至2019年8月,杜特尔特先后五次访华。2018年11月20日,习近平主席对菲律宾进行国事访问时,也同样受到菲律宾政府的热情迎接。访问期间,两国领导人一致决定在相互尊重、坦诚相待、平等互利、合作共赢的基础上建立中菲全面战略合作关系。(132)此外,中菲两国还开启了在军事安全领域的交流与合作。2017年,菲律宾派遣20名海岸警卫队队员赴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海警学院接受培训,开启了军事交流合作的新渠道。(133)

  

   三是深化与中国的贸易往来。杜特尔特首次访华之旅,两国便签署了13项、价值135亿美元的经贸大单。(134)与2015年相比,杜特尔特执政第一年,菲律宾对华出口总额从57.13亿美元上升到69.13亿美元,增长了21%。中国批准的菲投资从12.91亿比索增长到24.94亿比索,增长了93%。(135)到2017年年末,中国首次跃升为菲律宾最大的贸易伙伴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136)此外,随着中菲关系的改善,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进入菲律宾基建市场。据统计,2016年至2019年,中国在菲承包工程的新签合同额翻了一番,从30亿美元增至62亿美元,(137)仅2019年一年,中国企业在菲新签承包工程合同379份,金额高达62.41亿美元。(138)自关系回暖以来,中菲已经签署了价值240亿美元的经济协议,(139)杜特尔特也不断证明转向中国的合理性,将“与亚洲领先大国发展经济关系”视为国家复兴的必经之路。(140)

  

   近年来,中美战略竞争加剧,为拉拢菲律宾联合制华,美国施加恩惠、加大承诺力度。2017年,美国通过军事援助帮助菲律宾打击恐怖主义势力。2018年,美国归还巴兰吉加钟了却了菲的一个心愿。2020年,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公开表示美菲《共同防御条约》适用于南海,放弃了美国在该地区承诺的模糊性。(141)但菲律宾却担心被牵连到中美冲突之中,不愿配合美国挑衅中国。(142)杜特尔特知道,亚洲基础设施的主要融资提供者不是美国,而是中国,菲律宾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中获益颇丰。(143)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与杜特尔特政府2016年10月提出的“雄心2040”新发展战略和2017年提出的“大建特建”(Build,Build,Build)计划利益高度契合,“一带一路”项目可为近2.1万菲律宾公民创造就业机会,为菲基础设施建设提供约120亿美元的投资,助力菲律宾开启“基础设施建设的黄金时代”(golden age of infrastructure)。(144)

  

   菲律宾也并非完全拒绝美方的援助。2019年,菲从美国获得了价值7000万美元的军事援助,其中包括用于反恐的无人机、橡皮艇、手枪、榴弹发射器、侦察机和4架OV—10B“野马”轻型攻击侦察机等,(145)从中国获得了在达沃市和马尼拉24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项目投资,以及在马拉维的2270万美元项目投资。(146)杜特尔特的“亲中疏美”战略无疑是成功的,其在经济和安全方面取得的成就为其赢得了79%的民众支持率。(147)

  

   (四)弱同盟关系、低威胁认知与泰国的“左右逢源”

  

   1.泰美同盟逐渐弱化,呈“松散”状态

  

   1950年,泰美两国先后签订了《经济技术援助协定》和《军事援助协定》;1954年,泰国加入美国领导的东南亚集体防务条约组织;1962年,泰美外长在华盛顿缔结并发表《塔纳特—鲁斯克公报》和《联合声明》;1963年,泰美又签署了特殊后勤保障协议。(148)这一系列文件确立了泰美两国的军事同盟关系。冷战初期,为应对苏联的威胁,泰国选择对美“一边倒”,不仅为美国提供军事基地,还积极追随美国参与了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20世纪70年代,美国调整东南亚政策,泰国的战略价值下降,美国从泰国的五个主要空军基地撤出了2.7万名空军人员。(149)截至1991年,美国在东南亚已没有大型军事基地,也没有常驻作战部队,泰美军事联系逐渐减少。(150)冷战后的泰美同盟逐渐从紧密同盟向“漂浮”状态演变,作用极其有限,被形象地称为“结盟的伙伴”关系。(151)进入21世纪后,出于反恐和地缘战略的需要,尤其是为应对中国的崛起,美国试图强化与泰国的同盟关系。但是,由于两国的政治矛盾以及泰国向灵活多变的外交传统回归,泰美同盟关系总体上呈现“松散”状态。

  

   因2014年巴育上台之争,美国在人权和民主问题上大肆批评和指责泰国,多次向泰国施压,干预泰国内政,不仅减少和撤销了对泰国的军事援助,暂停与泰国的军事接触,还加大了对泰国的制裁力度,引起泰国的严重不满,致使泰美关系恶化。

  

   在美国的亚太盟友中,泰国是唯一一个尚未与美国建立外长、防长参加的“2+2”对话机制的国家,而且泰美同盟的形式主要依托于“金色眼镜蛇”等联合军演,无明确的防务需求。(152)这种松散的同盟关系使泰国具有更大的自主空间亲近中国,为泰国的“大国平衡战略”创造了条件。

  

   2.中泰利益契合度大,对华威胁认知弱

  

   与美国的其他亚太盟友相比,泰国对中国的威胁认知最弱,对中国的制衡意愿也最小。20世纪90年代,泰国的主要威胁来自边境地区的毒品和人口贩运,泰国政府曾明确宣布贩毒行业是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153)进入21世纪后,泰国将国内的非传统安全问题以及与邻国的边界争端视为首要威胁。至于中国崛起,尽管在20世纪90年代经济快速增长的中国曾被视为“威胁”,但自21世纪初以来,如同大多数国家一样,泰国也开始将中国的崛起视为一个机遇。(154)

  

   20世纪70年代中美关系解冻后,泰国恢复了传统的灵活外交,并一直竭力与中美均保持密切联系。1972年9月,泰国乒乓球队访华;1974年12月,泰国国会废除了1959年1月颁布的《革命团第53号法令》,允许中泰直接贸易;1975年6月30日,泰国总理克立访华,随后两国于1975年7月1日正式建立外交关系。(155)2012年4月,中泰建立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泰国成为东盟成员国中第一个与中国建立战略性合作关系的国家。近年来,中泰两国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关系取得跨越式发展,长期的友好关系也被形象地概括为“中泰一家亲”。(156)泰国精英普遍认为,中国的崛起更多的是一个经济机遇,而不是威胁。(157)在未来五年(2012-2017)关于泰国对美对华战略的头脑风暴闭门会议上,来自相关部门(如外交部、国防部和商业部)、私营机构和学术界的30名代表一致同意,泰国必须超越与美国的联盟,加强与中国的接触。(158)

  

   近年来,中泰两国高层互访频繁,政治互信度升高。根据中国外交部官网显示的新闻统计,2005年至2017年,共有234篇新闻报道中泰两国交往情况,报道中使用的高频词汇大多为“合作”“友好”“经贸”“铁路”“和平”“投资”“安全”等,其中,“合作”“友好”“互利互信”出现的次数分别为1622次、373次和171次,表明中泰两国的核心关注点是双边合作。(159)美国国务院情报研究局(Bureau of Intelligence and Research)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在泰国受访者中,对中国有好感的泰国人(83%)多于对美国有好感的泰国人(73%)。(160)在经贸领域,中泰两国关系日益密切。2009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泰国最大的出口市场,2012年,中国取代日本成为泰国最大的贸易伙伴。(161)根据联合国商品贸易数据库的数据,2015年,中国以20.26%的市场份额成为泰国第一大进口来源国,以11.05%的市场份额成为泰国第二大出口目的地国。(162)据中国海关的统计,2019年,中泰贸易额达到917.5亿美元,中国连续七年成为泰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同年,中国在泰国的投资额达到9.02亿美元,历史上首次超过日本,成为泰国最大的境外投资来源地。(163)

  

   3.中美战略竞争下的“左右逢源”

  

   面对中美竞争的加剧,泰国审时度势,认为中美之间虽然竞争和对抗因素增加,但并没有超出控制范围,并不意味着中美两国已经从战略对手转变为战略敌人。(164)因此,泰国倾向于对中美采取双向对冲策略。由于美国对泰国的重视程度和投入力度相比其他盟友较低,泰美同盟关系较为松散,从而使泰国受到的“牵制力”相对较小,对外决策的自主性和灵活性较大。再加上与中国并无安全冲突,使得泰国可以与中美两国同时发展军事和经济关系,在中美之间“左右逢源”。

  

泰国在中美之间的“左右逢源”主要表现在经济和安全领域。在经济领域,泰国将中美两国均视为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在泰国的外贸格局中,虽然中泰合作的比重高于泰美合作,但美国依旧是泰国重要的经济伙伴。2015年,美国曾是泰国最大的投资来源国,有超过110亿美元的直接投资。此外,泰国企业对美出口还能享受到普惠制关税(GSP)待遇。2015年,泰国对美出口贸易总额达到240.(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美国亚太盟友     同盟结构     威胁认知     双向对冲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中国外交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667.html
文章来源:《当代亚太》 2021年第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