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祥龙:对亲子关系的哲理讨论的说明和阐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7 次 更新时间:2022-06-09 21:26:49

进入专题: 亲子关系  

张祥龙 (进入专栏)  
而必须先进入直观。可这直观不仅是感知直观,涉及到的时空也不仅是或首先不是物理的时空。康德和胡塞尔都意识到,非对象化的想象力或所谓先验的想象力也是某种意义上的直观,而且(在写作《纯粹理性批判》第一版的康德那里)可以是更原本的直观。它的最纯粹形态构造了作为“纯象”的原时间,其地位在粗略的思想谱系上相当于后来柏格森、胡塞尔和海德格尔讲的时间,或绵延、时间流、时间性。它被这些哲学家认为是意义的源头,使人可以有先天综合能力、直接理解变易的能力、行本质直观的能力和在一切对象化之前(先行地)领会存在含义、生死含义的能力。从思想上能不能进入这时间流,意味着知道还是不知道一个更原发的意义世界、生命世界和相关的哲理世界。芝诺式的运动悖论只能挡住那些在思想根基处没有时间感、音乐感的头脑,而一旦我们能够在哲理层面“倾听生活深处的不断的歌吟”,就对终极真实或纯意义睁开了眼睛。如果我们还能够进一步将阴阳的互补对生结构渗透入对这时间之流的理解,那么认识家和亲子关系的大门就可能从哲理上向我们打开。所以,这里的关键是吃透为何是时间流而非任何观念结构(观念联想串、观念实体、观念化系统、观念形式化等)乃是原意义的生成处。只有依托这个时间流的原存在及其结构,才能从哲理上说明人的记忆能力和预期能力,包括潜伏的、非对象化的长期记忆和朦胧期待是如何可能的,由此也才能说明人类的亲亲意识——首先是慈孝意识——为何是可能的。

   父母为何可以(但不保证总是)非功利或非对象化地爱自己的子女,子女也可以这样爱自己的父母?对此,既不能只依据生物本能,也不能只依据社会文化来回答,而应该先通过原时间这种纯意义或总已经照料着我们的意义的发生方式来领会。我们这种人就不会只关注利害对象,由此而自私或利他,而是总已经在意义流或原时间流之中追求家化生存了,总已经依恋和关切那与我物身区别但意身不分的亲亲身体了。霍布斯要从纯理性或纯自保的自然状态,也就是人人都完全考虑自己的利害角度来解释亲子关系和家庭(《论公民》《利维坦》),于是看待母子、夫妻与看待主奴的角度类似,都视之为征服与契约的关系。但他在解释母亲为什么要选择养育将来可能不履约的子女的时候,或在解释为什么儿子对于父亲毕竟不同于奴隶而是一个自由人的时候,都不得不违背自己的理性原则而诉诸自然情感或我们这里讲的慈爱,甚至隐含地预设了孝爱,由此可看出亲子之爱这个现象和问题的无可逃避乃至包含着的更深理性。只有通过这种时间流、爱意流的生成结构,无论是阴阳的互补对生还是所谓逆流、顺流及它们的相互关系,我们才可能不离生命体验或亲亲体验地直接揭示孝与慈的哲学奥秘。

   生存的空间性对于理解亲子关系也是极为重要的,这一点笔者到最近几年才有较真切的认识。它表现为亲子关系的形成前提,即男女该如何结成夫妇而成立家庭。《礼记·郊特牲》有云:“夫昏[婚]礼,万世之始也。取[娶]于异姓,所以附远厚别[与远族结亲而严禁同血缘的婚配]也。……男女有别,然后父子亲。”也就是说,结成夫妇的男女必须分属不同的家族,严禁乱伦或亲人之间发生性关系,要到其他家族或“异姓”中去找配偶,以形成“附远厚别”的生存空间,保证阴阳关系的本真对反性或异质性,由此也才能有真正的互补生发性。没有这种“男女有别”,则父子不亲,也就是亲子关系会从根基上受到伤害。

   亲子关系是世上最自然又最亲爱的关系,但这种关系不可以蜕变为性化的亲爱,或所谓为“亲上加亲”,因为这样的去生存空间化会让亲子关系和整个家庭、家族走入进化或生存时间的死胡同。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间,国际人类学界、社会科学界对乱伦及其一系列相关问题作了一些重要研究,每一次都深刻改变了人们的人性观、历史观、社会观和国家观。比如人类是不是有过可以乱伦的历史阶段?巴霍芬、摩尔根、麦克伦南、马克思倾向于肯定,而威斯特马克、施特劳斯等人倾向于否定。还有,人类是否有天然的、带来重大后果的乱伦冲动?弗洛依德主张有,而另一些研究者则否认。乱伦禁忌是纯人为的还是反映人的自然本性?乱伦从生理上对人群基本无害还是有致命伤害?对这两个套接着的问题,以上提及的思想家中,只有威斯特马克选择后一种回答。而最近几十年的学术进展,主要有利于对以上所有问题的后一种回答。通过亲亲与乱伦的内在对立关系,亲子关系的研究与国际社会科学界和人类学界的研究可以挂钩,而前者的哲理性则是后者所不具备的。

   乱伦也可以视为是对生存空间与生存时间的混淆。家庭乃父母之过去与子女之将来相区别相交成的现在,此为非对象化的区别与相交。而作为乱伦之首的亲子乱伦的相交,与之貌合神离,乃对象化的、消损差别之相交,所以是逆此代际生命时象而动的淆乱阴阳之举。由此可见,阴阳必有生存时间与生存空间两个向度,对应着亲亲与夫妇,分则两全,混则两伤。对于相关问题进行哲理研究的可能性是巨大的。

  

进入 张祥龙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亲子关系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566.html
文章来源:《文史哲》2015年第4期第16-20页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