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斌 刘啸虎:《日本远征记》所见琉球的国际地位——兼论琉球与日本、中国之关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27 次 更新时间:2022-06-08 21:25:03

进入专题: 琉球   日本远征记  

​修斌   刘啸虎  
琉球方面答应得非常爽快,并表示愿意完全履行协议。等到要盖印画押时,琉球方面也没有半点犹豫。唯一的一点,琉球方面希望这份协议在表面上最好不要影响到琉球一直宣称和努力表现出来的完全独立状态。[31]

   威廉姆斯在他日后出版的《佩里远征日本随行记》一书中同样记录下了自己所见的谈判场景:

   在下午的会议上,(佩里舰队和琉球当局)双方就条约的具体条款充分交换了意见。琉球方面仔细研究了条约草案。令我们吃惊的是,琉球方面表示最为难的地方,依然是前面所提及的问题(指琉球的独立的国际地位问题)。他们表示,琉球王国非常乐于跟美利坚合众国缔结友好条约。但是,琉球方面指出,如同前面所谈到的,琉球王国多年来一直效忠于中国皇帝,万万不能因为与美国缔结条约而伤害到中国皇帝的感情。如果琉球以一个独立国家的立场与美国缔约,则一定会激怒中国皇帝。[32]

   这些记载中虽然几处使用了“独立”,其意义却大不相同。一方面,琉球拒绝承认自身“独立”国家的地位,是出于其对中琉关系的顾虑。在琉球看来,自身作为中央王朝的一个“属国”的大前提不能改变,与佩里所代表的美国进行交涉的前提也要坚持这一点。但是同时,在具体的运行操作层面,琉球又希望在对外关系上表现和行使“独立”国家的权利。

   在琉球的概念中,其作为东亚封贡体制中的一员,要向中国承担着义务和道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33]要琉球单独与其它国家订约,不能否定琉球“王土”与“王臣”的身份,割裂其与“天朝上国”的联系。因而,这样丢弃大前提的“独立”,琉球无法认同。但是,与宗主国的联系更多存在于道义层面,而并不关乎自身的实际生存状态。众所周知,在东亚封贡体制中,中国并不会直接管控藩属国的内政外交,藩属国能够“独立”行使对本国的管理权。可是,自1609年萨摩侵琉之后,琉球又受制于日本萨摩藩,还不得不掩饰自己成为附庸的事实,对外(尤其是对中国)显示出自己仍具有独立内政外交权力的假象,以维持让萨摩藩获利丰厚的朝贡贸易。所以,当琉球被迫接受佩里舰队的开港条件,与其签订《琉美修好条约》的时候,所能提出的唯一条件,居然还是要在表面上维护其“独立”的假象,以维持其与中国、日本的关系。琉球王国当时的处境和命运令人悲哀。

   威廉姆斯在其随行记中还写道:

   吐噶喇(即萨摩)[34]和日本方面一直通过贸易的方式,从琉球那里获取中国给琉球的赏赐品。琉球向中国进贡后,中国要给予琉球丰厚的赏赐,这些赏赐品中最好的部分都落到了萨摩和日本手中。尤其是萨摩,一直通过鹿儿岛与琉球进行贸易,以达到自己获取丰厚利益的目的。尽管琉球人对定期向中国进贡感到屈辱,但他们还是很乐意进贡后能从中国那里得到丰厚的赏赐。而且,琉球王国对萨摩藩承担着效忠的义务。作为萨摩控制下的一片属地,琉球必须向萨摩缴纳赋税,这使得琉球多年来一直背负着沉重的负担。[35]

   《日本远征记》中更是记载:

   这个国家(指琉球)应该是在一个世纪之前被萨摩藩主所征服。对于从那以后的历代萨摩藩主来说,琉球都是他们的一个属国。不过,琉球依然与中国保持着一种我们不太好理解的关系。[36]

   威廉姆斯准确地记录下了琉球受萨摩控制的真实情况。至于那种美国人所“不太好理解的关系”,正是中国与琉球之间的封贡关系,而这种关系也正是数百年琉球王国得以存在于国际社会并获得“合法性”的基石。对此,佩里舰队有所了解。但是作为美国人,他们对陌生的东方文化和东亚独有的国际秩序感到费解。佩里们的“费解”在于,他们所认知的近代西方处理国家关系的条约体系仅仅是西方世界遵循的国际秩序原理,此时根本不存在于东亚世界,维系这一区域的国际秩序是依靠以中国为中心的东亚封贡体系,这一体系中的宗主国与藩属国的关系、属国与其它国家的关系复杂而微妙,富有弹性。这里所遵循的是传统的华夷秩序的原理,重视人伦君臣之道。由西方势力侵入所带来两种体系的冲突,正是导致近代东亚出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主要原因。

   3. 中国文化的影响

   《日本远征记》中所记述的中国对琉球的影响,更多集中在文化领域。如四书五经的儒家经典的教育、科举考试、汉字的学习等等,不胜枚举。

   在文明的教化之下,琉球的人伦风气也同样深受中国的影响。如威廉姆斯的记述中除了对学校的观察,还包括琉球人的丧葬风俗,他的这一观察与佩里舰队在中国广东沿海停泊时自己观察到的中国丧俗没有差异。同样的吹打与送葬队伍,同样的抬棺与哭灵仪式,就连琉球人坟墓的外观都与中国式坟墓非常相似,同样包括墓碑、石墙、墓前的小庭院等等。[37]

   总体而言,在佩里舰队的观察中,中国对于琉球,文化上的影响和痕迹比较重;而日本之于琉球,主要体现在萨摩对其内政和经济的控制。

   四、结语

   在《日本远征记》的观察和记载中,十九世纪后半叶的琉球虽身处尴尬而痛苦的“两属”状态,仍努力保持着其东亚封贡体制中外藩属国的身份,以接受册封的方式奉中国为上国正朔,以朝贡贸易的方式密切与中国的联系,更以对中华文化的积极受容和传承来保持自己的归属感和认同感。

   与此同时,琉球被迫忍受萨摩藩的残酷压榨和严酷控制,还不得不对外表现其仍是“独立国家”的假象。对此,不但《日本远征记》中多有反映,在佩里舰队其它人员后来的著作中也有记述。如佩里舰队的翻译威廉姆斯就曾直言道:

   以我的观察,琉球是萨摩藩的附庸,而并非直属于日本。萨摩藩主于1609年完全征服了琉球。萨摩操纵着琉球的贸易,管理着这个岛国的内政和外交。萨摩允许琉球每年向福州派出船只,以维持获利颇丰的海外贸易,并借此在琉球人中营造一种“琉球仍是独立国家”的假象。[38]

   为佩里执笔写作《日本远征记》的传记作家弗兰西斯·利斯特·霍克斯(Francis Lister Hawks)同样写道:

   琉球人生为东方民族中甚为聪慧的一支,其统治者却一直对他们漠然视之。琉球的上层阶级皆熟习汉学,无论知识分子还是专业人士都是如此。尤其是医生,要被送往中国接受教育。琉球人所拥有的一切文化成果,皆是来自中国和日本。……我们有理由推测,对于更先进的文明,琉球人倾向于发展关系,保持亲近。同时,琉球人忍受着统治者残酷的压迫。琉球人更乐于摆脱日本的专制暴政,保持独立的政治地位。[39]

   而最具结论性的看法,则无疑来自于马修·佩里本人在其日记中的记载:

   在与日本方面耗时不短的友好交涉接近达成协定时,琉球和小笠原群岛的归属问题将显得尤为重要。只要这一问题仍取决于我,我便将继续就这一问题对日本人保持控制性的影响。从琉球人的角度出发,保护那些困苦贫贱的琉球百姓免遭日本统治者的残酷压迫,这已经是我出于人道主义所能为他们做的极限。

   琉球人民生活在风光秀美的海岛上,风景之美妙甚至难以用语言描述,但他们却只能默默忍受生活的苦难。其实,维护岛上日本统治者权威的不过是严酷的法令,琉球百姓私下里仍然对我们释出善意。原因在于琉球百姓与那些报复成性的日本统治者达成了妥协,只有愿意维护他们的统治,并且为他们充当密探,下层阶级的琉球百姓才被允许抬起头来做人。因此,只要我依然得到美国政府的允许,手中依然握有美国政府授予的权力,我就将继续给予琉球人民保护。这不但具有政治意义,而且是在维护正义。……毕竟,这里是日本帝国的大门。[40]

   佩里的观点,自然带有美国人惯常的“自由灯塔”心态,但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琉球当时的状况以及与日本的真实关系。佩里舰队的观察和记述,无疑有助于我们辨析琉球与日本(萨摩)以及琉球与中国的关系,有助于我们更全面地认识历史上琉球的地位。

  

   注释:

   [①] 本文所参照的《日本远征记》主要是オフィス宮崎編译《ペリー艦隊日本遠征記》(上、下),東京:万来舎2009年。

   [②] 时间分别为1853年5月26日、1853年6月23日、1853年7月25日、1854年1月21日、1854年7月1日。

   [③] 如《佩里日本远征随行记》(即Samuel Williams所著A Journal of the Perry Expedition to Japan 1853-1854),本文参照洞富雄译《ペリー日本遠征随行記》(東京:雄松堂1989年);《佩里日本远征日记记》(即The Japan Expedition 1852-1854: the Personal Journal of Commodore Matthew C.Perry.),本文参照金景圆訳《ペリー日本遠征日記》(東京:雄松堂1989年);以及《印度·中国·日本访问记》(即A Visit to India, China, and Japan in the Year 1853, Bayard Taylor (《インド?9?9中国?9?9日本訪問記》)等。

   [④] 也有标记为“Voyage of Discovery to the West Coast of Corea and the Great Loo-Choo Island”,(1818,London)的。本文参照的日译本是将其中第一章记述朝鲜西海岸部分略去的須藤利一译《バジル?9?9ホール大琉球島航海探険記》(東京:第一書房1972年)。

   [⑤] 山口栄鉄《琉球異邦典籍と史料》,沖縄:榕樹書林1977年,P38 -45。

   [⑥] オフィス宮崎編译《ペリー艦隊日本遠征記》上、第11章、万来舎、2009年4月、P493-494(Matthew Calbraith Perry, Lambert Lilly, Francis Lister Hawks. Narrative of the expedition of an American squadron to the China seas and Japan: performed in the years 1852, 1853, and 1854, under the command of Commodore M.C. Perry, United States Navy. Appleton and Company, 1856. Chapter 11, P255-P256.)

   [⑦] 山口栄鉄《琉球異邦典籍と史料》,沖縄:榕樹書林1977年,P42-45。

   [⑧] オフィス宮崎編译《ペリー艦隊日本遠征記》下、第17章、万来舎2009年4月、P96-97(Matthew Calbraith Perry, Lambert Lilly, Francis Lister Hawks. Narrative of the expedition of an American squadron to the China seas and Japan: performed in the years 1852, 1853, and 1854, under the command of Commodore M.C. Perry, United States Navy. Appleton and Company, 1856. Chapter 17, P369.

   [⑨] 同上。

[⑩] オフィス宮崎編译《ペリー艦隊日本遠征記》上、第7章、万来舎2009年4月、P340(Matthew Calbraith Perry,(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琉球   日本远征记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525.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