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斌 刘啸虎:《日本远征记》所见琉球的国际地位——兼论琉球与日本、中国之关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22 次 更新时间:2022-06-08 21:25:03

进入专题: 琉球   日本远征记  

​修斌   刘啸虎  
至于琉球方面写给佩里舰队的一些官方信件,还有佩里舰队方面的回复,竟然也被原文照抄在了这些报告书中。比如佩里舰队第五次到访琉球期间曾发生一起影响恶劣的刑事案件,一名美军水兵在那霸酗酒滋事,强闯民宅逼奸琉球妇女未遂,遭义愤填膺的琉球百姓追打,慌不择路间落水身亡。佩里舰队与琉球当局就此案进行了复杂的交涉和外交文书往来,最终以琉球当地司法审判的方式,在偏向佩里舰队的立场上解决了此案。而琉球当局与佩里舰队所有往还文书,最终全都成为了萨摩在番奉行的报告书内容。[15]

   在佩里舰队五次到访琉球期间,在番奉行的报告书大约平均每十天一份,呈交萨摩藩作为对美交涉的情报参考。这些报告中没有提及情报的来源,也没有记述在番奉行与佩里舰队人员的正面接触。但是,以如此高的效率,如此准确地收集佩里舰队和琉球王国双方往来接触的情报,如果不是通过对琉球当局全方位的严密控制,以命令的方式直接获得情报,恐怕是难以做到的。

   所以,那几艘驶离那霸港去日本报信的船,恐怕正是这位“日本领事”派出去的。而他请考察队员们喝茶,原因应该亦不会仅仅是出于礼貌。经过这次亲身接触,他从佩里舰队考察队员们身上窥出了何等虚实,我们无从得知,但日本与琉球的关系,确切说是萨摩藩对琉球的操控,由此可见一斑。

   2.“日本驻军”

   当时,佩里舰队考察队临时分为两个小队,分头进行考察。两个小队约定,考察结束后在岛上某处会合。其中一个小队来到会合地点时间稍早,为给另一个小队指示方向,带队美国军官朝天鸣枪,发出信号。当时有上百名琉球居民在四周围观,他们非但没有受到惊吓,反而对此流露出浓厚兴趣。琉球人对美国军官手中的枪支大为好奇,原因是他们从前只见过来自日本的火绳枪(即“铁炮”),并没有见过更为近代化的西方火器。美军步枪是后膛装弹,这令只见过前膛装弹日本火绳枪的琉球人大开眼界。同时,美军考察队员还发现:

   他们(琉球人)对黑火药很熟悉,也会使用短剑。但是,在我们的考察中,我们在琉球却没有发现哪怕一件武器。据说,在那霸和首里都有日军士兵驻扎,不过我们没有见到。如果真有这些日军驻扎,他们应该是小心地将自己隐藏起来了。[16]

   在琉球没有发现武器的原因,主要是萨摩藩对琉球人持有武器进行了严格的控制。事实上早在1522年,尚真王即颁行“刀狩令”,没收了琉球全国的兵器。琉球王国的武备从此一直松懈和落后。但日本萨摩人在琉球携带刀刃却似平常。如1576年出使琉球的萧崇业“归言琉球有日本馆,群聚数百人,待封使之舟,转与为市,其人出入挟利刃,琉球心慑之”[17]1606年夏子阳出使琉球,回国后“言日本近千人露刃而市,琉球行且折于日本矣”[18]到了1609年萨摩侵琉后,萨摩藩清点琉球的武器,发现琉球竟然只有五百张弓、三百支枪、三百领甲胄以及若干刀矛。1611年9月,萨摩藩同意放还被掳的尚宁王时,曾强迫尚宁王签署臣服于萨摩的宣誓文和由萨摩实际控制琉球的15条规定。据此,萨摩藩直接派遣官员,测量分配田地,划清国界,制定赋税,迫使琉球向萨摩纳贡。萨摩藩还强行收缴琉球人的武器,连生活所需的铁器也严加限制。1613年9月24日萨摩藩更明令在琉球实行“兵具改”,通过武器统制来严厉管理琉球人持有武器。真荣平房昭指出:“与日本社会相比,琉球的武士也不携带刀具,这种非武装特征的根本原因在于萨摩藩强力的武器统制政策。这种被非武装化的琉球社会的特点,后来也引起了佩里提督的注意。”[19]

   《日本远征记》中还引用了已经在琉球生活多年的英国传教士伯德令的话,以此证明萨摩藩军队在琉球的驻扎。

   1845年9月9日,伯德令随英国皇家海军舰队从朴茨茅斯出发,次年1月到香港,4月30日到琉球那霸港,在护国寺上陆传教。滞留琉球的八年间,伯德令进行医疗活动,教授松景慎(仲地亲云上纪仁)种牛痘的方法,并将《圣经》译为琉球语。1847年10月,伯德令参加尚育王的葬礼,与法国传教士发生冲突并斗殴,遭琉球当局监视。佩里舰队来到琉球,与琉球当局谈判开港通商事宜时,伯德令参与了谈判。《日本远征记》对此多有记载。随后他与佩里舰队离开琉球,前往美国定居。[20]由于在琉球生活长达八年,伯德令对琉球的情况相当熟悉。《日本远征记》有如此记载:

   (伯德令说:)“那霸城里有日本驻军。”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日军会公开显示他们的存在。因为琉球人是一个不喜欢战争的民族,琉球人没有任何武器军备。然而,伯德令神父有一次偶然亲眼见到,一些日本驻军士兵在擦拭他们的武器。[21]

   日本驻军掩饰自己的存在,其目的非常明显。自萨摩侵琉之后,为了能从琉球对中国的朝贡贸易中获利,萨摩藩一直精心掩饰对琉球的控制。岛上一切有日本年号、日文标记等物品必须被严格收藏。据东恩纳宽惇所述,萨摩要让琉球看上去完全是中国的附庸,每当中国的册封使到达琉球时,在琉球的所有日本人都被萨摩藩严令不许露面,无论是姓名还是服饰,所有的方面都不能显露出日本的风俗,但是暗地里却严厉监视和控制着琉球。[22]此外,《日本远征记》还记载:

   这些年来,在伯德令神父与琉球当局的所有接触中,每一次都有至少两个身份不明的人在一边旁听,显然他们的任务是管理伯德令与琉球官员的会面,以及监督控制琉球官员。伯德令神父推测,这些人是日本官员。[23]

   可见,《日本远征记》中的记载,不仅反映了萨摩藩在琉球驻军(或其它武装人员)的事实,也从侧面映衬出琉球与日本的真实关系。

   三、“主权”与“治权”——佩里舰队对琉球地位的认知

   1.“主权”、“治权”与“外藩”、“近邻”

   如前文所言,到达琉球之前,佩里舰队人员已经对琉球与中国的关系有了最初的认识。《日本远征记》中较为准确、扼要地记述了琉球的历史,从天孙王朝到三山时代均无遗漏。[24]书中还明确指出了这些记述的来源——“Chow-Hwang”的著作。

   “Chow-Hwang”指的是清代琉球册封使周煌。[25]出使途中,周煌留意当地掌故,随手记录,回国后又参阅大量史籍,整理编辑,手写成书后进呈乾隆帝御览。该书即《琉球国志略》。《琉球国志略》最初乃清代内府收藏的抄本,另有清代的刻本多种。[26]或是佩里舰队人员在中国广东或上海停泊时,得到《琉球国志略》,亦或是佩里舰队在当地聘用的中国人携带《琉球国志略》上船,从而使该书成为佩里等人了解琉球历史以及琉球与中国关系的重要来源。

   以《琉球国志略》等书籍为认知来源,结合佩里舰队人员在琉球的实地观察与思考,《日本远征记》提出了其对琉球与中国关系的看法:

   周煌所写的与我们所看到的一样,这个岛屿(指琉球群岛)目前的主权属于中国皇帝。不过令人难以做出准确判断的是,琉球分别与中国和日本之间都保持着密切的关系。琉球每年都有朝贡船前往中国,这似乎是个事实。但琉球的官员并非中国人,而且尽管那些受过教育的琉球人都会说汉语,但是这个国家日常使用的语言也并非‘天朝上国’中国的语言。日本对琉球有某种程度上的实际控制,对此我们所能评价的,就如同后来当佩里司令官阁下与日本幕府方面就订约问题交涉时,日本方面的谈判代表所告诉我们的那样:“琉球是一个遥远的属国,日本对那里的控制权有限。”同样可以肯定的是,琉球的大部分海外贸易要通过日本船只来进行。那霸官员[27]曾写给佩里司令官阁下一封书信,这封书信的某些摘要部分足以从琉球人自己的角度来说明问题:“从明朝起,琉球就光荣地成为了中国的外藩属国。每隔一段时间,中国会派来使臣,册封我们的国王;我们也会派使者去中国,献上我们所能筹集到的全部贡品。我们的国家每当发生重大事件,都要去向中国皇帝陛下报告。无论何时,只要我们遣使去中国朝贡,我们都会在中国趁机采购丝绸和茧绸,我们需要这些原料来为官员制作长袍,为我们自己制作小帽。我们还会在中国采购药材和琉球需要的其它物品。如果在我们的贡品不足的情况下,我们也会通过吐噶喇列岛与近邻进行贸易。我们用自己出产的黑糖、酒、芭蕉布以及其它物品去做交换,换来的物品有一些还被作为贡品运去中国。”这里的“近邻”指的正是日本。[28]

   从这段记述可以看出,首先,琉球的自我定位,是东亚封贡体制中“天朝上国”中国的外藩属国,作为一个孤悬海外的岛国,主要依靠与中国和其它国家的海上贸易维持生存发展。无论琉球多大程度上受制于日本萨摩,其对身份的这种自我认同和表述十分明确。在佩里舰队的观察中,中国对琉球内政并未直接干预,但琉球深受中国的影响。在那霸官员给佩里的书信中,更是反复强调这一点——琉球多年来与中国保持封贡关系,朝贡贸易是封贡关系中的一部分;而琉球与日本的贸易关系,则主要是邻国间的贸易。可见,琉球仍坚持将自己与日本的关系定位为国与国之间的平等关系;而琉球对自己与中国的关系定位,则是东亚封贡体制中“属国”与“天朝上国”之间的关系。

   基于此,《日本远征记》认为,琉球的“主权”属于“中国皇帝”,而日本则对琉球进行一定程度的“实际控制”。“主权”与“治权”呈现脱节和乖离的矛盾状况。

   其次,日本并不愿意放弃在琉球的利益。当佩里与日本德川幕府谈判,就那霸开港提出要求时,日本的态度事实上是一种无力回绝之下的无奈和回避。日本用“控制权有限”的模糊说法来敷衍,实际上是被迫默许了美国人的要求。尽管如此,日本仍不忘用“属国”来试图保住其在琉球的利益。《日本远征记》中记载的英文原文为“That Lew Chew was a distant dependency, over which the crown (of Japan) had limited control.”“dependency”一词在英文中意为“属地”或“从属”,本文将其译为“属国”。日本此举依然是在强调,琉球虽“遥远”,但还是受制于日本。暗示出美国可以从琉球获取利益,但日本也不可以放弃“属国”琉球的意图。

   2. 琉球的国家意识:中国“认同”和自身“认知”

   佩里在他的私人日记《佩里日本远征日记》中,记录了自己对琉球地位的观察和思考:

   名义上,宫古群岛是由琉球国王及其评议会所任命的官员来治理。但实际上,这些官员必须谨小慎微地拿捏分寸,去执行日本及其附属藩国(即萨摩藩---笔者注)的政策。他们必须在来自日本、萨摩和琉球的命令之间走钢丝,不敢有丝毫失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些岛屿都在琉球主岛的支配之下,每年要向琉球王国政府上缴赋税。据我听到的一种说法,琉球是归日本某位王族所支配的领土。但一些著述家不同意这样的观点。他们认为,琉球并非在日本的直接支配之下,而是直接效忠于日本的萨摩藩大名。

   附属于琉球主岛的各小岛,包括德之岛、加计吕麻岛、喜界岛等等,其居民、政治等状况至今仍基本未知。不过,可以肯定这些岛都归琉球主岛管辖。我可以得出一个大致符合事实的推论,那就是——日本帝国通过萨摩藩大名作为中介,控制琉球王国政府,行使着对琉球王国的统治权。[29]

   1854年7月8日,与日本签约成功的佩里舰队在归国途中最后一次到访琉球。佩里授权自己的副官本特(Bent)与舰队翻译萨缪尔·威廉姆斯(Samuel Williams)上岸与琉球当局谈判美琉签约的协议草案问题。对于谈判的过程,《日本远征记》中的记载颇耐人寻味:

(协议的)前言中,作为前提要将琉球视为一个独立国家。这个前提却遭到了琉球摄政[30]的反对。琉球摄政表示,这样的不逊的表述前提,会让琉球和中国的关系陷入麻烦。毕竟,琉球是效忠于中国的。不过,对于协议的具体内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琉球   日本远征记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525.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