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胜 周广友: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视域中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5 次 更新时间:2022-06-06 20:03:01

进入专题: 马克思主义   人类命运共同体  

王立胜   周广友  
对此我们必须立足于现实,而不能把它仅仅停留于价值理想的观念层面。“知是行之始”,“真知必能行”,若从一般意义上阐释王阳明的上述知行关系,可以把它理解为马克思哲学层面上理论与实践的关系。理论是批判的武器,实践则是武器的批判。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社会的革命性批判精神所导引的正是自由人的联合体,也大致对应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想状态。基于此,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视域对认知、理解和构建命运共同体具有首要的理论地位。

   首先,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产生于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现代语境之中。马克思哲学的现代性和生命力正体现在它对现代社会的解释力之中。中国对马克思哲学的实践对其生命力做出了最好的诠释,但马克思哲学作为活的方法和精神必然要与中国社会现实实现融合,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现象。这也是普遍性与特殊性的合一,僵化的、教条的结合或许在某时某地某人某群体中阶段性、间歇性出现,但绝非主流。中国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为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证成提供了有说服力的证据。因此,深化和丰富人类命运共同体价值认同的理论阐释需要讲清楚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的精髓和实质,古代儒家就是在全球化尚未彰显的无资本作用下的社会中提出“大同”理想,这与马克思是站在现代生产力发展而来的资本主导下的社会中提出“联合体”理想不具有类似性,但马克思哲学分析范式的现代性和现代议题的引入是传统思想所不具备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更能以鲜明的时代感揭示这一思想不仅是现实生存之境遇、历史发展之趋势,同时也是人类应当追求之价值。

   其次,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对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具有全面而又恒久的理论指导意义,这是因为它自身是一个逻辑严密、富含理想、具有智慧的完整理论体系,但它同时又是与时俱进的开放性、生成性的思想体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初心使命、目标路径都可以在这一体系中获得全方位、即时性的支撑。除上述理论品质之外,其理论优越性在于它有中国传统哲学的滋养和辅益。如果说马克思主要以批判的方式反思人类的“现实”与未来,那么儒家思想就是以建构的方式反思人类的“现实”与未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核心理念、文化脉络和思想逻辑可以进一步论证和丰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论架构和价值意蕴,提升人类命运共同体价值认同的吸引力和影响力。其理论优越性还在于它的理想性和功能性,以整个人类解放和自由发展为理想,具备以“批判的革命的方法论”为指导的“改造世界”的功能。在中国共产党人以人民为中心的立场上,命运共同体凸出了自身的人类性以及为人类的最终解放奠基的理论范导意义。

   再次,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视域具有首要地位,还在于其“中国性”“中国立场”和“哲学性”。马克思主义哲学可以在东欧、苏联等地实践,具有理论指导层面上的普遍性,但只有具体的、寓于特殊性之中的普遍性,没有抽象的和纯理论的普遍性。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政治使命在于指导中国的现代化事业,在中国立场上为中国人民谋幸福。同时坚持正义标准的中国实践具有世界意义,没有纯粹的地方知识和纯粹的特殊性,也没有纯而又纯的哲学社会科学,只有现实的特殊性与普遍性的融合。就此而言,中国不仅具有中国性,同时具有世界性。这一结论正是哲学的全视域性带来的。哲学意味着思考整体、以整体为背景的对各类终极问题的智慧求索。马克思主义哲学扬弃了西方传统哲学,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又在此基础扬弃了中国传统哲学,在理论应然性的建构意义层面,它的哲学性乃是一种综合的集大成者。当然,扬弃之后的中西方哲学因其关注的哲学问题与马克思哲学并不重合且具有普遍性,所以其存在的独立性与对马克思哲学的增益作用毋庸置疑。此外,视域只是一种视域,意识及此,便在某种程度上摆脱了单一视域的限制与束缚。

   总而言之,在哲学视域中反思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可知,虽然它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思想主张,但其综合并摒弃中外关于共同体、理想社会的思想因素,不仅是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的新发展,而且又被赋予了全球化的丰富时代内涵;不仅是新时代中国外交和国家秩序重建的行动纲领,而且是各国人民共同发展的文化新理念;不仅是思考人类未来命运的新视角,而且是世界各国、各民族发展的共同理想。新理念是新时代的思想精华,是中国为世界贡献出的中国理论、中国智慧,彰显着中国精神、中国价值和中国力量。

  

   【参考文献】

   [1]中共中央宣传部编:《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学习纲要》,北京:学习出版社、人民出版社,2019年,第219页。

   [2]《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9页。

   [3]赵汀阳:《中国哲学的身份疑案》,《哲学研究》2020年第7期。

   [4]赵汀阳:《中国哲学的身份疑案》,《哲学研究》2020年第7期

   [5]《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32页。

   [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年,第273页。

   [7]《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187页。

   [8]《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61、62页。

   [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5页。

   [10]转引自J.K.吉布森-格雷汉姆:《资本主义的终结》,陈东生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2年,第179页。

   [11]《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538页。

   [12]《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306页。

   [1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114、276页。

   [14]《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79页。

   [15]《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89页。

   [16]《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540—541页。

   [17]《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第184页。

   [18]《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119、84页。

   [1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113页。

   [20]《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年,第12页。

   [2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85年,第120页。

   [2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273页。

   [23]《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46页。

   [24]《习近平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讲话选编》,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年,第12页。

   [25]习近平:《之江新语》,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07年,第150页。

   [26]张岱年:《文化与哲学》,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6页。

   [27]赵汀阳:《天下体系:帝国与世界制度》,《世界哲学》2003年第5期。

   [28]赵汀阳:《天下的当代性:世界秩序的实践与想象》,北京:中信出版社,2016年,第69页。

   [29]王晓朝:《论古希腊哲学的地方性特征与世界化历程》,《学海》2012年第2期。

   [30]《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0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年,第258页。

   [31]北京大学哲学系外国哲学教研室编:《古希腊罗马哲学》,北京:三联书店,1957年,第6、69页。

   [32]北京大学哲学系外国哲学史教研室编译:《西方哲学原著选读 上卷》,北京:商务印书馆,2003年,第43页。

   [33]转引自安希孟:《从国家主义到世界主义》,《世界民族》2003年5期。

   [34]陈恒:《希腊化研究》,北京:商务印书馆,2006年,第477页。

   [35]M·艾德勒、C·范多伦:《西方思想宝库》,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1988年,第1625页。

   [36]转引自张永义:《人权与国际伦理:基于世界主义视角的研究》,《湘潭大学学报》2017年第3期。

   [37]梯利:《西方哲学史》,葛力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5年,第15—122页。

   [38]伊曼努尔·康德:《永久和平论》,坎博尔-史密斯译,纽约:佳兰出版社,1972年,第118页。

   [39]托马斯-珀格:《世界主义:通往和平与正义之路》,《中西思想杂志》2012年第4期。

   [40]以上观点参阅唐建南:《关于世界主义的辩证思考》,《广西社会科学》2016年第11期。

   [41]戴维·赫尔德:《民主与全球秩序——从现代国家到世界主义治理》,胡伟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第297页。

   [42][德]斐迪南·滕尼斯:《共同体与社会》,林荣远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第53页。

  

   本文系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工程重大项目“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原创性贡献研究”(2021mgczd006)的阶段性成果。

  

   来源:《东方论坛》2022年第3期

  

    进入专题: 马克思主义   人类命运共同体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47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