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月:新时代的中俄关系与俄罗斯亚太外交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8 次 更新时间:2022-05-25 19:31:38

进入专题: 中俄关系   俄罗斯外交   亚太  

尚月  
坐拥三洋十二海的欧亚大国,俄罗斯对于欧亚大陆不仅有着复杂的情愫和独特的认知,更对其一体化进程怀揣着长远的蓝图。实际上,自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一直在后苏联空间不懈推动着独联体、俄白联盟、关税同盟、欧亚联盟和欧亚经济联盟等一系列一体化组织,连同欧盟共建“从里斯本到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和谐经济共同体”也曾是俄罗斯精英的梦想。在国际油价低迷、乌克兰危机爆发、俄西交恶和俄罗斯“战略东移”的大背景下,俄如何认识、接纳和应对同样着力于欧亚空间的“一带一路”战略构想,如何与中国和其他欧亚国家开展合作,从而达到“既未错失机遇,又不沦为配角”的目的,是需要战略智慧的。2015年,中俄两国签署《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与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的联合声明》,但在整合欧亚一体化资源的道路上,俄罗斯并未止步于此。2016年6月,普京首次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提出“俄版”的欧亚一体化方案——“大欧亚伙伴关系”倡议。普京指出,“该计划的参与者包括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以及与俄关系密切的国家,如中国、印度、巴基斯坦、伊朗,当然还包括独联体国家,以及其他感兴趣的国家和组织。”其范围囊括东亚、东南亚、南亚、欧亚大陆中心的国家、俄罗斯及欧洲次大陆国家及其组织。随后,普京在“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等多个公开场合对此概念加以论述。2019年11月,梅德韦杰夫总理在出席东亚峰会时也指出,“大欧亚伙伴关系”倡议未来能让欧亚经济联盟、上海合作组织、东南亚国家联盟的大型基础设施和一体化项目对接。俄主张在欧亚经济联盟、东盟、上合组织成员国的参与下建立“大欧亚伙伴关系”,俄罗斯清晰地认识到,远东地区和亚太国家是构建“大欧亚伙伴关系”的重要依托,是俄独特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优势所在。

   三是掀起远东发展高潮。自2013年普京总统提出“远东是21世纪国家发展优先方向”以来,特别是在乌克兰危机和西方制裁背景下,远东发展被赋予强大动力:当局先后建立20个超前社会经济发展区、22个自由港并推出“远东公顷”政策吸引人口,创新机制大力招商引资。从2015年起,俄罗斯远东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连续5年举办东方经济论坛,普京总统亲自出席助阵推介、招商引资;亚太各国领导人也纷纷前来捧场。2019年9月,俄借举办第五届东方经济论坛之机,邀请印度总理莫迪、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和蒙古总统巴特图勒嘎为“座上宾”。该论坛规格不断提升,日益成为俄罗斯开发远东和融入亚太的一张“名片”。过去4年,远东开发亮出不俗的“成绩单”:当地工业生产增长率为全俄平均水平近3倍;固定资产投资几乎翻倍;累计吸引外国直接投资330亿美元;在超前经济社会发展区和自由港内已创建217个新企业,实际提供超过3.6万个工作岗位,将实施1610个投资项目。截止2018年底,远东正在实施1145个项目,合同总金额达到3.6万亿卢布。但俄罗斯当局并未止步于此:早在2017年9月,普京总统就指示必须将远东发展带入“提升人民生活水平”的新阶段。2018年,俄罗斯政府在远东确立58个“经济增长中心”(占远东人口的80%),联邦预算3年内将拨款940亿卢布,新建和改造431个医院、学校、体育和文化场馆等。普京在第五届东方经济论坛上强调,远东近年的经济成就应转化为“社会突破”。他指出,今天(在社会福祉方面)的懈怠,不仅会导致明天的损失,还将引发整个地区发展质量下降。为此,俄当局还将采取一系列措施促进社会指标增长。

   四是亚太伙伴“多元化”和日程“扩大化”。近几年,俄罗斯积极强化与亚太各国的关系,各领域合作均有进展。

   首先是俄日互动密切。在高层交往上,普京总统与安倍首相近几年累计会晤次数达27次之多。2019年,安倍首相与普京总统三次会面:1月安倍访俄;6月普京访日并出席G20峰会;9月安倍再度访俄并携最大代表团(220人)连续第四次出席第五届东方经济论坛。在北方四岛问题上,2018年下半年以来,两国领导人展示出解决双边关系发展瓶颈的强大政治意愿,约定加快缔结和平条约的谈判,新设外长负责的谈判机制,并举行数次高层谈判。在经贸合作上,尽管和平条约的谈判并未取得重大突破,但双方确认继续以务实合作增进两国国民互信,寻找“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日本承诺积极与俄在多个领域合作,参股俄“北极LNG-2”项目,持续加强对俄能源、汽车、医药和食品生产等投资力度。当前,日在俄远东地区投资超过150亿美元。

   其次是俄蒙关系提升定位。2019年9月,普京执政以来第3次出访蒙古,彰显其对蒙古的重视。政治关系上,两国元首签署《友好和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条约》,升级1991年双方确立的“战略伙伴关系”。普京表示,这份文件体现了俄蒙合作的高质量和新水平。12月初,蒙古总理访问俄罗斯,双方又签署12份合作文件。经济上,2018年俄蒙贸易额增长21%,俄向蒙提供1000亿卢布贷款,对蒙供应液化天然气,助蒙大规模改建基础设施(包括建设和改建蒙热电站以及铁路网),并计划推动蒙与欧亚经济联盟的相关对话。安全上,两国互动日益紧密。俄无偿向蒙提供各种军事装备,训练蒙军人,双方年度联合军演也日益常态化,每年轮流在对方境内举行。

   再次是俄印关系得以巩固。政治上,2019年两国领导人在上海合作组织首脑峰会、中俄印领导人会晤、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及东方经济论坛等多边场合频繁会面,形成良好的高层沟通与互动机制。经济上,2019年9月,莫迪总理出席东方经济论坛期间,双方签署道路运输与基础设施合作备忘录,两国宣布2025年前将双边贸易额从当前的110亿美元增至300亿美元,并确立能源合作5年路线图。俄邀请印参与远东LNG和“北极LNG-2”项目,助印建设核电站。军事安全上,俄印在2019年2月的印度航展上签署总价值约100亿美元的军备出口协议。目前,双方正在制定2030年前军事技术合作计划,还决定成立军工合资企业。

   第四是持续关注朝鲜半岛事务。在美朝谈判陷入僵局的情况下,2019年4月,朝鲜领导人金正恩首次访俄,与普京总统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自2011年以来的首次俄朝首脑峰会。两国元首讨论了朝鲜半岛局势,就推动和改善局势所需要做的工作交换意见。金正恩展示出与普京继续进行有益和建设性会谈的意愿。俄与韩国开启自贸协定谈判,并签署有关韩“九桥战略”的合作计划,加强在造船、港湾、北极航道、天然气、铁路、电力、就业、农业和水产领域的合作。6月,普京与文在寅总统在大阪G20峰会期间举行会晤。

   最后是东南亚外交屡有突破。2015年5月,欧亚经济联盟与越南正式签署自贸协定。时隔四年,2019年9月,新加坡成为第二个与欧亚经济联盟签署自贸协定的东南亚国家。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称,该协议旨在创造共赢,是深化双方关系的里程碑,将促进更多的贸易和投资流量。欧亚经济联盟也已与印尼等国签署多种形式的合作协议,文莱、柬埔寨和菲律宾等国也对此感兴趣。继2016年俄在索契举行俄罗斯-东盟峰会、2018年普京首次访问新加坡并出席第13届东亚峰会后,2019年11月梅德韦杰夫总理出席第14届东亚峰会和东盟商业论坛。俄建议加强与东盟国家的地区间合作,鼓励地区企业进入对方市场。在安全方面,梅德韦杰夫建议俄与东盟举行海军演习,以提高东盟国家的海上安全性;并认为在亚太地区建立平等和统一安全架构是双方共同合作的最重要方向之一。与此同时,俄继续巩固与地区传统盟友的关系。2019年5月,越南总理阮春福访问俄罗斯并出席俄越“国家年”开幕式,双方签署多项经济合作协议。

   三、俄罗斯亚太外交的前景

   可以肯定的是,在当前的国内外环境下,持续强化亚太外交几乎是俄罗斯必然的选择。

   其一是出于外交大局的需要。目前看,俄罗斯与美国的关系短期内难现曙光,美对俄制裁丝毫没有放松,反而愈加严苛。美俄关系持续恶化既是两国实力对比悬殊、相互认知错位以及互信锐减的结果,也受到两国国内政治因素的强烈影响,折射出美俄矛盾正在加速从外源性向内生性转变。当前,俄精英层对美失望之情溢于言表,对俄美关系的前景也相当悲观。欧洲是俄罗斯极力争取的对象,尽管欧盟也在对俄施加制裁,但双方毗邻而居,在经贸、金融、能源和安全等领域有强烈的相互需求。目前俄欧关系虽有转暖迹象,但俄也深知欧盟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独立行为主体:一方面其政策受到美强烈牵制,另一方面其内部意见难以统合。特别是波罗的海三国和波兰向来是反俄“急先锋”,在欧盟松绑对俄关系上起到极大的消极作用。自2015年军事介入叙利亚危机以来,俄以叙利亚为支点,在中东稳扎稳打,步步进取,逐渐掌控叙利亚问题主导权,恢复了对该地区的影响力,又巩固和开拓了多组双边及多边关系、有效打击了恐怖主义。但同时也要看到,俄罗斯“重返”中东难以取代美在中东的绝对主导权,未来长期维系这种“巅峰”状态也需要更花费更多精力与资源。

   在此背景下,大欧亚空间仍将是俄罗斯为数不多的外交“亮点”和发力点。基于“向东看”的现实需要和主导欧亚大陆一体化进程的“雄心”,俄罗斯仍将高度重视日益蓬勃发展、极具地缘政治和安全价值的亚太地区,不断巩固既得利益和开拓新的合作方向。中俄关系也将站在70年的新起点上,在两国元首的引领下,在“2020年-2021年科技创新合作年”的框架下,继续夯实和提升各领域合作。

   其二是出于吸引投资和拓展能源市场的考量。俄罗斯经济长期深陷“荷兰病”,结构痼疾久治不愈。乌克兰危机引发西方对俄多轮制裁,国际油价暴跌更令其经济“雪上加霜”。2015-2016年,俄罗斯GDP增速下探至-3.8%和-0.2%,西方资本加速抽逃,欧盟也加紧油气进口多元化以摆脱对俄依赖。尽管近两年俄经济逐渐适应“新常态”,GDP增速有所恢复,但由于拉动增长的动力(出口、消费和投资)依旧缺失,俄经济发展持续疲软,宏观经济指标表现不佳。因此,通过强化亚太外交寻求新经济增长点、吸引亚太投资、开拓东方贸易与能源市场必然在俄罗斯的长久盘算之内。许多学者都一针见血地指出,21世纪前十年俄罗斯沾沾自喜于油价飙升带来的经济虚假繁荣,远东地区没能借亚太腾飞之机实现快速发展实在令人扼腕。卡拉加诺夫称,当前俄罗斯不能再次坐视亚太飞速发展而无动于衷了,错失机遇就等于犯错。普京总统直言,俄罗斯必须发挥自身欧亚属性的优势,“全面利用亚太地区巨大发展潜力”。日前,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已正式通气;2018年1-11月俄亚马尔LNG向亚太地区国家出口的LNG总量同比增长29.2%,达到186亿立方米。普京也指示俄气公司总裁米勒,要求其研究取道蒙古对中国出口天然气(即西线天然气管道)的问题。

此外,俄罗斯强化亚太外交还旨在增强远东向心力,维护国内稳定。俄罗斯的内政与外交向来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历史上,远东地区一直是俄罗斯分裂主义、民族主义的活跃地。近年来,俄罗斯经济颓势逐渐传导至民生领域,民众不满情绪积聚,这在处于全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之下的东部地区表现地尤为明显。2016年国家杜马选举结果显示,西伯利亚和远东多地投票率不足40%,民众对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的支持率之低令人触目。在2018年3月的总统大选中,东部诸州表现依然不尽人意:普京在阿尔泰边疆区、雅库特(萨哈)共和国等地的得票率不足70%,俄共候选人支持率反而高达20%-30%;部分地区还频现抗议示威。目前,伊尔库茨克州长来自俄罗斯共产党,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行政长官来自自民党(自民党也是该区立法机构多数党),滨海边疆区在2018年9月举行的地方选举中因“选票统计违规”被俄中央选举委员会认定选举无效,随后普京亲自任命该区代理行政长官。2019年7月起,首都莫斯科连续五个周末就多名反对派和独立候选人被禁止参加9月莫斯科市议会选举而爆发抗议活动,这是自2011-2012年大规模反政府示威以来莫斯科7年内规模最大的非法集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俄关系   俄罗斯外交   亚太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107.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