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一凡:当前欧元国际化的挑战、应对及前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7 次 更新时间:2022-05-24 17:25:16

进入专题: 欧元   欧元国际化  

董一凡  
2019年9月,拉加德在欧洲议会的听证会上称,欧元区应尽快设计共同金融工具,以满足投资者对“安全资产”的需求,推进欧元国际化进程。

   从外部环境看,由于美元霸权使得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苦不堪言,甚至有学者认为特朗普目前所作所为正在透支世界对美元的信任。出于平衡美元货币权力考虑,许多国家对欧元扩展国际化的意愿持积极态度。同时,由于欧盟在扩展欧元贸易与投资上已形成初步基础,中国、俄罗斯等国出于提升非美元贸易与投资水平的现实需求,展现出与欧盟合作的意愿。2019年10月,俄罗斯最大的能源企业俄罗斯石油公司宣布,该公司未来石油产品交易的计价货币将完全从美元转为欧元,每年交易额可达890亿美元。2019年11月,中国财政部宣布在巴黎发行40亿欧元的主权债券,为中国15年来首次发行欧元债券。“布鲁盖尔”研究所访问学者依琳娜·瑞巴科娃指出,俄罗斯“去美元化”战略自然使其转向欧元,支持欧元国际化甚至会成为欧俄之间最大共识和共同利益。因此,未来欧元国际化在某些领域将有取得一定进展的可能。

   然而,从欧元的发展逻辑及其国际化的客观条件看,短期内不具备大幅提升国际化水平的条件。首先,欧元区发展前景是欧元国际化的最大基础,但其未来改善的空间有限。伯努瓦·科尔指出,近年来欧元国际地位下降,首要原因就是欧元区自己出了问题。欧元区稳固财政状况以及建设共同财政的努力,与欧元国际化是相辅相成的关系。然而,欧元区南方国家与北方国家之间在财政转移问题、设立共同债券、财政纪律等问题上均存在较大结构性矛盾,同时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政治思潮在欧洲普遍抬头,使得各国在欧元区改革问题上更趋向于维护本国利益而非促进共同利益,欧元区因而在短期和中期内很难以在上述领域实现明显突破。欧元区虽然挺过了债务危机,实现了经济复苏,但整体公共债务率仍处于较高水平,意大利、希腊等重债国仍在不断上升,2018年分别达到134.8%和181.2%。2018年10月以来,意大利新政府预算与欧盟委员会就预算问题冲突不断,令投资者和金融市场对欧元区发展前景更为担忧。此外,欧元区经济在近年来下行压力明显增大,2018年经济增长率从2017年的2.5%跌至1.9%,预计2019年仅为1.1%,德国、意大利等欧元区大国也多次出现疲弱增长甚至是“技术性衰退”。上述问题都将使投资者看衰欧元区的经济金融状况,拉低欧元对欧元的信任。

   其次,欧元提供国际金融公共产品的能力仍不及美元。国际货币既具备货币权力属性,也有国际公共产品属性,即提供国际贸易、投资、金融和资产保值等方面的媒介与工具,欧元在这些领域与美元差距仍然较大。在贸易结算、大宗商品和原材料定价等领域,美元在交易成本和便利性方面仍具备巨大优势,美元贸易计价也使得国际贸易信用、保险及衍生品等相关金融服务计价更倾向于使用美元,形成了较强的“滚雪球效应”和“路径依赖”。投资渠道上,当前欧元区只有德国等个别国家国债在信用和安全性等方面可以与美国相媲美,欧元区虽然形成了发展更多欧元安全资产的共识,但短期内很难大幅缩小与美元的差距。商业和市场力量推动欧元扩展国际化地位的作用会很有限。

   其三,欧盟政治和外交实力将限制其国际化水平。一国货币的国际化水平不仅仅需要经济实力支持,也需要需要包括政治、外交和军事等综合实力为后盾。有学者认为,美国军事实力很大程度上支撑了美元的国际地位和信用,比如美国在冷战期间能够以撤军为威胁迫使联邦德国支持美元、美国地缘位置和军力保障了美国本土财产安全。同时美国在国际政治领域的号召力和盟友体系也是美元在政治上的支柱。然而,欧盟长期属于经济和价值观等“软实力”见长的多边行为体,在采取共同外交决策上行动力不足,军事安全领域有明显短板并严重依赖美国。近年来,欧盟虽不断加强外交和安全领域的一体化建设,并提出了旨在打造欧盟自身联合防务能力的“永久结构性合作”(PESCO)。然而由于欧盟各国在外交和安全问题上的认知和立场差距极大,同时欧盟在当前经济低迷背景下各国在扩展防务支出、投资军事装备研发和生产的意愿也有限,PESCO很难根本改变欧洲安全依赖北约框架及美国的状况,拥有成为世界一级的整体外交和安全防务能力并不太现实。而近年来欧盟面对内部及周边频频出现的武装冲突、恐怖袭击、难民扩散等安全问题时无力有效应对,是欧盟安全实力不足的最好印证。因此,欧元国际化进展将极大受限于欧盟硬实力不足。

   最后,欧元国际化将受美国因素的较大限制。美国是国际货币权力的守成国,对于他国扩展货币权力极为警惕和敌视。历史上美国以货币权力为目标的政治、经济、军事、行动数不胜数,如美国在20世纪90年代组织了日本推进“亚洲货币基金”的倡议,长期阻挠IMF的改革以及人民币进入IMF“特别提款权”的货币篮子。欧元也曾在类似行动中受挫,比如诸多学者认为美国在1999年发动科索沃战争是为了给欧元发展制造负面影响,2003年美国为了阻止伊拉克推进欧元石油结算而发动伊拉克战争。在欧债危机前后,美国通过高盛集团在希腊的政府财政评估中“做假账”,在希腊问题暴露后,美国媒体、金融机构和评级机构不断在舆论上唱衰欧元、散播“欧元解体论”,并在市场上做空欧元。欧盟机构和政策界近年来提出的欧元国际化举措,大多属于逐步蚕食美元贸易结算和投资影响力的手段,因此很容易招致美国的打压。美国国务卿彭佩奥等高官,就欧盟拟推出“特殊目的工具”及“贸易结算支持机制”多次进行言辞激烈的威胁和恐吓,是“美国打压欧元的最好脚注”。欧盟也十分清楚美国在美元权力问题上的敏感心理和戒备本性,在推进欧元国际化的过程中也很可能“自我约束”,比如提出“贸易结算支持机制”仅支持食品、药品等结算,而不敢染指石油。未来,欧盟的“小心谨慎”和美国对欧元国际化的防范,也将成为欧元国际化的掣肘因素。

  

   (本文原载于《现代国际关系》2020年第2期的经济研究栏目,文章内容及文字均以正式出版期刊为准)

  

    进入专题: 欧元   欧元国际化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金融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04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