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P·理查兹:作为行政法的公共卫生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9 次 更新时间:2022-05-07 06:55:32

进入专题: 公共卫生法   公共卫生法治   公共卫生法学  

爱德华·P·理查兹  

  

   在史密斯诉多伊案(Smith v. Doe)一案中,最高法院审查了要求公示(public notification)因性侵而被定罪者的身份和行踪的最新法律。[103]本案涉及的阿拉斯加法律要求公开性犯罪和绑架儿童犯罪者的详细信息,包括照片;政府会将这些信息发布于互联网上。原告们抨击该法律是在他们被定罪后施加的额外惩罚,并声称该法律违反了事后追溯条款(the Ex Post Facto Clause)。[104]法院驳回了这项指控,认为这项法律的目的是预防,而不是惩罚。[105]法院认为,由于该法律没有惩罚罪犯,因此没有违反事后条款。阅读史密斯案的学生们应该被引导到法院发现这不是一项惩罚性的法律的循环原理(circular rationale)上。[106]

  

   史密斯案的理由与弗兰克诉马里兰案相似,并延伸了一长串案件,这些案件将看似刑事诉讼的行为重新定义为准公共卫生行动,因而没有触发刑事正当程序保护。拒绝了沃伦法院在高尔特案(In re Gaul)[107]中提出的刑事正当程序保护的高点(high point),这些案件认可(allow)罪犯不得保释以防止他们再犯罪;[108]认可审前未决囚犯,也包括受到保护性监护的重要证人,可以作为囚犯对待而监禁起来;[109]认可州政府在没有刑事法律正当程序保护的情况下可以基于公共卫生的考量来使用刑法工具。学生应讨论预防与惩罚理论在恐怖分子被拘留的情境下是否具有可适用性,并在进一步讨论限制和人身保护令之后,可以重新审议这些意见。

  

   七、个人限制和人身保护令审查

  

   公共卫生法是处理个人人身限制和人身保护令(habeas corpus)审查的行政法领域之一。大多数法律专业的学生从未学习过人身保护令法理学,许多执业律师,甚至公共卫生律师都不了解其范围或意义。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一些学者认为检疫和隔离法是违宪的,除非这些法律提供了明确的宪法正当程序规范。[110]人身保护令是宪法中最基本的承诺之一,适用于各州。[111]人身保护令始终为州出于公共卫生的目的而被拘留的人提供正当程序,而不考虑各州是否有具体的法规来为人身保护令提供审查。人身保护令的基本程序是,被拘留的个人有权在法官面前接受听证,要求州证明对个人实施拘留的法律权力和对拘留案件的初步证据。[112]由于人身保护令对于理解公共卫生拘留的正当程序至关重要,因此,从米利根案(Ex Parte Milligan)开始讨论这一差点被林肯总统暂停的人身保护令是有益的。[113]该案是对人身保护令宪法基础的一次很好的审查。

  

   然而,超越米利根案的是松丰三郎诉合众国案(Korematsu v. United States),涉日本人的拘留案。[114]在公共卫生法的课堂上阅读这个案例是很有用的,因为它是基于传统的国家安全/公共卫生和安全理论(safety rationale)的结合。为了防止日裔美国人危害社会而将他们隔离,就好像他们是传染病的潜在携带者一样。美国最高法院支持了这项拘留,其措辞表达令人想起当代关于拘留恐怖分子的辩论。另一起类似案件是平林诉美国案(Hirabayashi v. United States)它支持了因不遵守拘留令而被定罪的犯罪行为。[115]平林案和松丰三郎案的事实依据在一个1984年的案件中被重新考虑,在这个案件中,地区法院根据冤假错案纠正令状(coram nobis)撤销了对松丰三郎的定罪。[116]然而,最高法院从来没有否认过松丰三郎案的法律基础,因此,它继续为讨论今天面对同样的威胁时,最高法院是否会采取与1944年不同的行动提供了一个良好的起点。

  

   哈姆迪诉拉姆斯菲尔德案(Hamdi v. Rumsfeld)将米利根案的观点进行了现代化的更新。[117]国会和总统试图限制对美国境内因恐怖主义指控而被拘留的公民的司法审查。法院认为被告确实有权要求法院审查其拘留,但并未绝对否认总统执行这些拘留的权利。斯卡利亚大法官提出了强有力的异议,反对无限期拘留的原则,并追溯到布莱克斯通的拘留史:

  

   对公众来说,最重要的是维护个人的自由,因为一旦有一个可以任意囚禁他或者他的上级认为合适的人的最高地方官掌权……所有权利和豁免则很快会结束……不经指控或审判就剥夺一个人的生命,或以暴力没收他人的财产,这是如此粗暴和臭名昭著的专制行为,如此则必然马上向整个王国发出暴政的警报。但是,通过把人秘密地送进监牢囚禁起来,在监狱里,他的痛苦不为人知且容易被遗忘,这是一项不公开且不引人注目的行为。因此,这也是一个更危险的导致专制政府的引擎……[118]

  

   哈姆迪案提出了以长期预防性拘留(long-term preventive detentions)代替刑事起诉的问题。在阅读哈姆迪案时,学生们应该考虑,长期拘留对公共卫生构成风险的人,例如无限期拘留一个尽管同意治疗但仍具有传染性的耐药结核病人,问题是否是一样的。

  

   在瓦尔霍利诉斯威特案(Varholy v. Sweat)中,原告因涉嫌携带性病[119](一种通过性传播的感染性疾病, STI)而被拘留。她基于人身保护令程序要求释放她,并要求保释。法院讨论了公共卫生案件中的人身保护令程序以及在公共卫生案件中拒绝保释的理由。瓦尔霍利案是向学生介绍通过性传播的感染性疾病控制相关法律的一个好案例,这些法律对于军队而言尤为重要,特别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青霉素可用来治疗性传播的感染性疾病之前。[120]

  

   同样,哈尔科案( In re Halko)是一个典型的肺结核隔离案例。[121]原告因感染了传染性肺结核而被限制在州立医院。他要求对这一监禁进行人身保护审查。法院解释了拘留结核病感染者的依据以及定期审查其拘留情况的必要性。值得注意的是,法院在传统的公共卫生拘留之前没有举行听证会;[122]拘禁个人的命令是单方面(ex parte)下达的。对一个被监禁的人来说,第一次被审讯的机会通常是针对人身保护令的审讯。[123]

  

   纽瓦克市诉 J.S.案(City of Newark v. J.S)是唯一将公共卫生拘留与精神卫生拘留等同起来的案件,即将传染性结核病携带者的拘留标准适用于对精神卫生病患者的拘留。[124]这一案件在任何其他司法管辖区都没有受到关注。它应该与那些通过法律提供额外正当程序保护的州加以对照。[125]

  

   各州通常可以自由地提供比联邦或各州宪法所要求的更大的保护。学生们应该考虑纽瓦克市案的分析是否正确,以及它对公共卫生机构施加的行政成本的影响。特别是,要求指定律师来举行听证,对于那些规模较小的卫生部门和没有资金支付律师费用的部门来说,是非常困难的。这可能会使这些部门在拘留人这件事上保持沉默,即使像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发生在德克萨斯州那样已对他人构成了重大威胁。[126]学生们还应该考虑使用马修斯案(的标准)分析来考虑什么样的正当程序权利对于隔离结核病携带者而言是合适的。

  

   结论

  

   公共卫生法作为行政法来看待和讲授是很合适的。这些课程(lessons)只是行政法原则如何通过公共卫生法加以传授的例子。这与公共卫生法的历史发展[127]及其当代实践是一致的。如果学生们想了解公共卫生机构在更大的政府结构内的运转,将公共卫生法作为行政法进行教学至关重要。公共卫生法提供了一些具有挑战性的例子,这些例子比那些晦涩难懂的联邦监管更容易让学生理解。

  

   注释:

   【注】爱德华·P·理查兹(Edward P. Richards),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法律中心讲席教授;李广德,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法学博士。原文发表于美国《健康保障法律与政策杂志》(Journal of Health Care Law & Policy)2007年第1期,第61-88页。本译文的提要和关键词由译者所加,且对原文脚注略有删除,并保留了原文注释体例和规范,特此说明。

   [1] See William J. Novak, The People’s Welfare: Law and Regulation in Nineteenth Century America (1996).(回顾了美国19世纪公共卫生和安全方面的州法规,以及一般经济法规。)

   [2] 沙特克报告(The Shattuck Report)发现,1840年至1845年间,波士顿的平均死亡年龄为21.43岁。 Lemuel Shattuck et al., Report of the Sanitary Commission of Massachusetts 1850, at 104(Harvard Univ. Press 1948)(1850).联邦卫生统计数据显示,2004年的预期寿命为77.8岁。 Nat' Ctr. For Health Statistics, Health, United States,2006 With Chartbook on Trends in the Health of Ams.176(2006), available at http://www.cdc.gov/nchs/hus.htm.

   [3] Stephen C. Joseph, Dragon within the Gates: the Once and Future Aids Epidemic 101(1992)(“对流行病最初的公共政策的回应设计,似乎最重要的标准是保护公民自由免受公共卫生行动的滥用。因此,艾滋病政策中的传统智慧并没有寻求与保护个人权利相一致的最有力的疾病预防战略,而是变成了相反的一种淡化版:一种用以衡量公共卫生行动的公民权利战略”) see also City of New York v. New St. Mark’s Baths,497 N.Y.S.2d 979,982-83(N.Y. Sup. Ct.1986).(发现艾滋病造成的高死亡率是因为在澡堂的危险性行为,这表明“令人信服的州利益”侵犯个人结社自由权利和隐私权。)

   [4] See Ctrs. For Disease Control & Prevention, CDC HIV/AIDS Fact Sheet: HIV/AIDS Among Women 3-4(2006), http://www.cdc.gov/hiv/topics/women/resources/factsheets/pdf/women.pdf.(提供少数民族女性中艾滋病发病率较高的统计证据)。

[5] 对9·11事件之后炭疽信件歇斯底里的反应,以及最近对禽流感的担忧,都是由同样的原始恐惧驱动的, See Barry DeCoster, Avian Influenza and the Failure of Public Rationing Discussions,(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公共卫生法   公共卫生法治   公共卫生法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3250.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