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来:百年来儒学发展的回顾与前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3 次 更新时间:2022-04-18 10:55:05

进入专题: 儒家  

​陈来  
梁漱溟后期写的书, 其中《中国———理性之国》专门讲怎么从一个阶级社会过渡到一个无阶级社会, 怎么从社会主义到共产社会。这些都表明, 这些思想家不是在这个社会里面消极地跟着时代, 而是在思考怎么与这个时代的主题有所结合。他们始终坚守儒家思想文化这一信念。

   至于台湾香港的新儒家, 则是在花果飘零的心态下, 沿承第三阶段的儒家思想的理论建构与发展, 即20世纪面对时代、社会的变化、调整和挑战, 面对人的精神迷失, 发展出符合时代处境的儒家思想的新的开展, 开展出新的吸收了西方文化的儒家哲学, 新的发扬民族精神的儒家哲学, 以及从儒家立场对世界和人类境况的普遍性问题给出指引的哲学。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它对大陆文化的反哺是大家都看到的。

   三、儒学的潜隐和在场

   儒学的存在不能看作只是一个有哲学家存在的一个存在, 不能认为有儒家哲学家才有儒学存在, 这是一种片面的看法。在这个时代, 特别是在20世纪50年代以后一直到今天我们看到的, 儒学的存在, 正像李泽厚所讲的, 不仅仅是一套经典的解说, 它同时是中国人的一套文化心理结构[4]。于是, 当一切制度的联系都被切断以后, 它变成一个活在人们内心的传统。特别是在民间, 在老百姓的内心里面, 儒学的价值依然存在着。儒学在老百姓的内心里面, 可能比在知识阶层里面存活得更多, 因为知识阶层内心里面受到西方文化的侵染可能更多。

   在百姓内心存在的儒学传统, 是“百姓日用而不知”的、不自觉的一个状态。中国人的伦理观念, 从20世纪50年代以后仍然受到传统的儒家伦理的深刻影响, 它是连续的、没有改变的。但是在不同的时代, 因为它不自觉, 所以, 它就会受到很多的不同时代环境的影响, 或者不能够非常理直气壮地、健康地把它表达出来, 它有的时候也会有扭曲。

   我们必须强调一点, 就是我们在处理第五个阶段———改革开放———的时候, 甚至我们在看第四个阶段以来的儒学的时候, 我们的“儒学”观念一定要变, 不是说一定要儒家哲学家在, 儒学才存在。

   我想再探讨一下在改革开放以来的时代里新的儒学的存在方式。中国大陆30年来, 我们可以说, 没有出现像20世纪30~40年代那样的儒学哲学家, 但是在这个时期, 我认为有几个方面值得注意。

   第一, “学术儒学”。30年来的儒学研究构成了一套“学术儒学”的文化。什么是学术儒学的文化呢?就是对传统儒学进行深入的研究, 把握儒学历史发展演化的脉络, 梳理儒学理论体系的义理结构, 阐发儒家的各种思想, 包括深入研究现代新儒家的思想, 这套系统我叫做学术儒学。学术儒学经过近30多年的发展, 已经蔚为大观, 在当代中国的学术界占有重要的地位, 产生了相当的影响。

   第二, “文化儒学”。文化儒学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近30年来, 我们有很多的文化思潮与文化讨论与儒学有直接关系, 比如, 讨论儒学与民主的关系, 讨论儒学与人权的关系, 讨论儒学与全球化的关系, 讨论儒学与现代化的关系, 讨论儒学与文明冲突的关系等等, 当然我们今天也在讨论儒学与建立和谐社会的关系。在这些讨论里边, 有很多学者是站在儒家文化的立场来表彰儒学价值的积极意义, 探讨儒学在现代社会发生作用的方式, 阐述了很多有价值的文化的观念和理念, 也与当代思潮在多方面进行互动, 在当代中国的社会文化层面起了相当大的作用。我觉得这些讨论和活动也构成了一个儒学的特殊的存在的形态, 我把这个形态叫做文化儒学的形态。

   所以, 我们不能说, 这30年来我们没有儒学哲学大家, 儒学就是一片空白。除了潜隐的存在形式以外, 我们要理解更多样的“在场”的儒学文化形式, 我们要定义一个适应于近30年来实存的儒学文化形式的“在场”, 所以我用学术儒学和文化儒学来概括这个时代在场的儒学存在。事实上, 虽然哲学家很重要, 但在这个时代, 比起出现几个抽象的形上学体系, 学术儒学和文化儒学对社会文化与社会思想所起的作用更广大、也更深入, 同时它们也构成了儒学思想新发展的基础。

   第三, “民间儒学”。民间儒学一方面是潜隐的、百姓日用不知的、人民大众心里的儒学, 另一方面是在场的、显性活动的儒学, 如学术儒学和文化儒学。在场的儒学除了学术儒学和文化儒学之外, 还有新世纪以来不断发展的民间儒学与通俗化儒学, 就是我们在上个世纪末期已经看到的、今天仍不断发展的文化形式, 如各种国学班、书院、学堂、讲堂, 包括各种电子杂志、民间读物、儿童读经班等等。我想, 不管是学术儒学还是文化儒学, 大部分还是知识人活动的层面, 但是在民间文化的层面应该有当前各个阶层的中国人更广泛地积极参与。这是一个在民间实践层面的文化表现, 我把它叫做“民间儒学”。近10年来, 国学热受到民间儒学的很大推动。

   结语:复兴的机遇与愿景

   我认为, 进入21世纪, 现代儒学复兴的第二次机遇来到了。第一次机遇是在抗日战争时期, 这是一个民族意识、民族复兴意识高涨的时期。今天, 从20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 随着中国的崛起, 随着中国现代化进程的深入和发展, 中国已经进入了现代化的初级阶段。在这样的背景下, 在人民的民族文化自信大大恢复的条件下,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中华文化伟大复兴的大的局面正在到来, 应该说儒学在现代复兴的第二次机遇到来了。儒学怎么样抓住这次机遇?儒学学者怎么样参与这次儒学的复兴?我认为学术儒学与文化儒学应继续努力之外, 至少有几个方面的工作可以做的:比如说重构民族精神, 确立道德价值, 奠定伦理秩序, 形成教育理念, 打造共同的价值观, 形成民族国家的凝聚力, 进一步提升我们的精神文明, 等等。这些方面都是儒学复兴运动要参与的重要工作。儒学只有自觉参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和时代的使命相结合, 和社会文化的需要相结合, 才能开辟发展的前景。

   除了这些重要的工作之外, 还有一项中心的工作, 即哲学系统的重建与发展。也就是说, 随着中国现代化进程的进一步发展, 新的儒家哲学应当出现, 也必然会出现, 而且将是多样多彩的。它将在传统儒学与现代新儒学的基础上, 随着中华文化走向复兴、走向世界而展开、而显现。正如五四前后的文化论争, 到20世纪20年代整理国故的沉淀, 再到30年代民族哲学的发扬的历程一样, 中国大陆经过80年代文化热的文化讨论, 经历了90年代后期至今的国学热的积累, 可以期望, 伴随着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的复兴进程, 新的儒家思想理论、新的儒家哲学的登场指日可待!

  

   20th Century Confucianism in Retrospect and the Prospect of its Future Development

   CHEN Lai

   Institute for Chinese Studies, Tsinghua University

   Abstract:

   The 20thcentury saw a radical transformation of Chinese culture. During a hundred years Confucianism experienced four severe impacts. These impacts or challenges have exerted a profound influence on Confucianism. The development of Confucianism in the 20thcentury can be seen as a process of responding to different challenges. This process is divided into five phases. Contemporary Confucianism, though not very systematic, is showing many faces, e.g. academic Confucianism, cultural Confucianism and folk Confucianism and so on. In the 21stcentury there is a sign that Confucianism is taking root in the folk culture and popular culture. This gives Confucianism a second chance for revival in the modern times. With the rise of China and the revival of Chinese culture, new theory and philosophy of Confucianism can be expected to emerge in the near future.

   Keyword:

   20th century Confucianism; impact and challenge; philosophical construction; academic Confucianism; cultural Confucianism; folk Confucianism;

  

   参考文献

   [1]梁漱溟.东西文化及其哲学[M].北京:商务印书馆, 1999.244.

   [2]马一浮.马一浮集 (第一册) [M].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浙江教育出版社, 1996.20.

   [3]贺麟.贺麟全集·文化与人生[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1.13.

   [4]李泽厚.李泽厚学术文化随笔[M].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 1998.

  

   注释

   1康有为“请尊孔圣为国教立教部教会以孔子纪年而废淫祀折”、“中华救国论”、“孔教会序·一”、“孔教会序·二”、“以孔教为国教配天议”、“陕西孔教会讲演”等均有提及, 《康有为政论集》, 中华书局, 1998版。

  

    进入专题: 儒家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281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