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钊进 朱安新 邱月:跨国移民多维度认同边界的建构——以东京池袋华侨经营者为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9 次 更新时间:2022-04-02 06:40:36

进入专题: 跨国移民   身份认同   关系情境   边界建构  

吕钊进   朱安新   邱月  
一个典型的观点是:中国人受日本人的歧视,是因为很多中国人的某些行为违反了日本社会的规则。例如L先生和Y先生认为,部分日本人不愿意将房产出租给中国人的原因是一些华侨经营者没有按照当地规定处理卫生问题,留下了不好的名声。Y先生说,“只要中国人多的话,比如西口池袋……就是卫生条件啊(不好),日本人一说到中国人都是一个贬义词,所以说我们国人吧,在这儿也挺不好,就是形象挺不好的”。20W女士则提到日本人不愿意租房给中国人的一个原因是部分租客不守信用,拖欠房租,“我们有的人会租完房子不交房租,然后偷偷地搬走”。21受访者们普遍认为,不应将受到的歧视归咎于日本人,而应该反省自身的行为。LT先生直言:“你不按这个国家的规矩来行事的话,别人很难来接受你啊。日本人更不会去搭理这样的中国人了。”22S先生说:“很多中国人尤其是那些小地方来的中国人,他们一天到晚说别人瞧不起他,说歧视中国人,那肯定是你有没做到的地方。你在电车上大声说话,打电话又说的 (是)外语,日本人都很安静,人家肯定会用白眼看你,对吧?你出门,乱扔垃圾,人家肯定会说你,你反过来认为人家是针对你,这就有问题……你去任何一个新的地方,别的国家也好,别的地区也好,就要尊重人家的习惯。”23在这些叙述中,受访者在合理化偏见和歧视的同时,与“低素质”的、不能“入乡随俗”的中国人划清界限。在这一语境下,行为标准超越了族群身份,成为建构认同边界的主要工具。

   还有个别受访者将歧视解释为对低社会成就的惩罚。如J先生说:“我是这样认为的,就是无论在一个什么样的社会,你自己强大了,就没有人会歧视你,你也会得到尊重。中国人也是一样,如果你混得不好,其他人其实也瞧不起你。”24他认为不应把歧视上升到族群层面。“高成就”和“低成就”之间的界线超越了族群之间的边界。与将歧视归因于越轨行为的叙述一样,这一带有社会达尔文主义色彩的叙述也将针对族群整体的歧视归因于被歧视者的个人行为。

  

   六、总结与讨论

  

   本文以边界建构范式为指导,分别从家庭关系、朋友关系、陌生人关系三个日常生活的情境切入,阐述了日本华侨经营者的身份认同建构。研究发现,虽然华侨经营者都明确地认同中国人身份,但该身份在不同情境下有不同的显著度。第一,在家庭中,关于语言和国籍的决策并非由族群认同所主导。第二,族群身份是华侨经营者在异国他乡建立亲密朋友关系的基础,但它在工作关系中不起决定性作用。第三,虽然大部分受访者直接或间接受到过来自日本民众的个人歧视,但他们一方面认同日本社会的制度开放性,另一方面通过将个人歧视归因为被歧视者的行为,将个人歧视去族群化和合理化。可以看到,在亲密朋友关系之外的其他情境中,非族群性符号往往比族群性符号更具边界建构的作用。

   理论上,本文是对同化-多元化二元范式的批判性继承,试图提供一种对其困境的解决方案。本文将个人认同当作解释对象而不假定族群性的主导地位,能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方法论的群体主义。本文从受访者个人的移民和创业经验出发,阐述了族群性在不同情境下显著度的差异,展现了日本华侨经营者身份建构的多层次性和流动性,从一个侧面体现了新移民“超级多样性”的特征。此外,本研究还是文化社会学在移民研究领域的一个应用。正如莱维特所说,移民社会学应该基于移民在多层次的跨国社会领域中的自我定位,探讨自己与他人之间建立界线的方式是如何改变的(Levitt, 2005:49-62)。因此,从探究人们对日常生活的意义赋予的文化社会学视角出发,研究者可以考察在不同的社会情境和语境下,移民如何运用各种文化工具来对行为和态度赋予意义,并在此过程中划分自我和他者之间的边界。文化社会学的建构视角能够规避用所谓“客观标准”来界定移民身份认同的困难。

   从经验研究的角度看,本研究反映了在日本华侨新移民的日常生活中,族群叙事逻辑与其他叙事逻辑并存,并且在特定情境下被后者超越的情况。研究结论给我们的一个启示是,族群的存在并不等于族群团结或族群社会的存在。一个吊诡的现象是,一方面国内华侨华人研究学者假设海外华侨华人同胞之间具有不同程度的团结,但另一方面,海外华人中“在外国的中国人不团结”的观点非常流行。本文提供的情境化分析也许是解释这一矛盾的方式之一。国族认同在移民日常生活中的作用不明显,但在某些关系(如亲密交友)之中或者特殊情境(如社会动荡等)之下,可能会起到团结同胞的关键作用,正所谓“患难见真情”。

  

   *本文系2019年南京大学本科生国际科考科研训练项目“中国人在日本的社会适应与社会融入状况调查”(项目编号:145041)的阶段性成果。

  

   参考文献:

   陈志明,1999,《华裔族群:语言、国籍与认同》,载《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4期。

   董丽云,2016,《建构与博弈:海外华裔新生代文化认同的场域化形塑》,载《世界民族》第2期。

   杜亮,2015,《社会话语与少数族群身份认同建构探析——以美国“模范少数民族”为例》,载《教育学术月刊》第4期。

   段颖,2018,《跨国流动、商贸往来与灵活公民身份——边境地区缅甸华人生存策略与认同建构之研究》,载《青海民族研究》第1期。

   鞠玉华,2006,《日本新华侨华人状况及未来发展走向论析》,载《世界民族》第2期。

   黎相宜、周敏,2013,《抵御性族裔身份认同——美国洛杉矶海南籍越南华人的田野调查与分析》,载《民族研究》第1期。

   李其荣,2008,《寻求生存方式的同一性——美加新华侨华人的文化认同分析》,载《东南亚研究》第5期。

   梁英明,2006,《从东南亚华人看文化交流与融合》,载《华侨华人历史研究》第4期。

   罗晃潮,1995,《试论日本华侨社会的华人化》,载《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1期。

   罗杨,2020,《柬埔寨华人精英群体族群身份调适与认同》,载《民族研究》第1期。

   田美、黄国文,2015,《寻找地方的意义:在澳洲华人的身份建构》,载《中国外语》第1期。

   谢剑,2010,《试论全球化背景下的国族认同——以东南亚华人为例》,载《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第5期。

   印红标,2000,《80年代以来在日本的中国人》,载《国际政治研究》第2期。

   张辉,2011,《名古屋的华侨社会》,载《科技信息》第34期。

   赵晔琴,2013,《身份建构逻辑与群体性差异的表征——基于巴黎东北新移民的实证调查》,载《社会学研究》第6期。

   朱慧玲,1999,《日本华侨华人文化认同当地化之态势》,载《八桂侨史》第1期。

   朱慧玲,1994,《处于历史转折时期的日本华侨社会》,载《华侨华人历史研究》第1期。

   朱桃香,代帆,2002,《融合与冲突——论海外华侨华人的认同》,载《东南亚研究》第3期。

   庄国土,2002,《略论东南亚华族的族群认同及其发展趋势》,载《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3期。

   Barth, F., 1969, “Introduction,” in F. Barth, Ethnic Groups and Boundaries: The Social Organization of Culture Difference, Bergen; Oslo: Universitetsforlaget; London: George Allen and Unwin.

   Bonnell, V. E., & L. Hunt, 1999, Beyond the Cultural Turn: New Directions in the Study of Society and Culture,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Brubaker, R., 2009, “Ethnicity, Race, and Nationalism,” Annual Review of Sociology, Vol. 35.

   Burton, J., A. Nandi & L. Platt, 2010, “Measuring Ethnicity: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for Survey Research,” Ethnic and Racial Studies, Vol. 33, No. 8.

   Eberhardt, J. L., 2005, “Imaging Race,” American Psychologist,  February-March.

   Giddens, A., 1984, The Constitution of Society: Outline of Theory of Structuration, Berkeley, C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Gordon, M., 1964, Assimilation in American Life,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Kymlicka, W., 2007, Multicultural Odysseys Navigating the New International Politics of Diversit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Lamont, M., 1992, Money, Morals and Manners: The Culture of the French and American Upper-Middle Class,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Lamont, M., & V. Molnár, 2002, “The Study of Boundaries in the Social Sciences,” Annual Review of Sociology, Vol. 28.

   Lamont, M., S. Pendergrass & M. Pachucki, 2015, “Symbolic Boundaries,” in J. D. Wright (ed.), 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the Social & Behavioral Sciences (second edition), Amsterdam: Elsevier.

   Le Bail, H., 2008, “The New Chinese Immigration to Japan,” China Perspectives, Vol. 61.

Levitt, P., 2005, “Building Bridges: What Migration Scholarship and Cultural Sociology Have to Say to Each Other,(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跨国移民   身份认同   关系情境   边界建构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2423.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22年第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