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筠淘 黄奇琦:试析“交叉性”在美国的实践及其困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9 次 更新时间:2022-03-28 20:01:33

进入专题: 身份政治   交叉性   弗洛伊德事件   种族主义   资本主义制度  

陈筠淘   黄奇琦  
就一定会使自己出丑。”[39]286“交叉性”以为能够在脱离物质基础的情况下找到一个足以联系不同群体的“共同身份”,但这终究只是一种构筑在观念中的“形式上的团结”,它一旦在现实中遭遇物质利益的挑战便会立刻解体。事实上,社会主义政治运动的开展根本是为了创造一个在经济上更加平等的社会,实现人的经济解放即普遍的人的解放,而身份政治显然无法承载这一宏伟愿景。所以,它在现实中并没有打破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对人造成的隔绝,反而充当了资本主义系统性压迫和社会不平等的帮凶,因为它关心的是某些狭隘的利益,而不是普遍的人类利益,只要自己不会因为性别、种族、性取向等问题遭受不公待遇,那么不公正的存在就是可以容忍的。  

   其次,“交叉性”不强调阶级联合起来的总体性斗争,而是主张个人对资本主义的单打独斗。尽管“交叉性”正确意识到了某个身份范畴的受害者可能是另一种身份范畴的受益者,但它在具体论证“身份的最大公约数”时,却不是以处于生产关系之中、具有丰富社会内涵的“现实的个人”,而是以孤立的、抽象的个体作为逻辑起点,所以它只不过是在理论上从个体或群体的特殊经验中抽象出某种普遍的受压迫体验和反抗意识,并幻想能够通过这种虚构的身份作为凝聚革命力量的价值共识。由于忽视了“人被资本联合为社会联合劳动者”的事实,“交叉性”无法理解“社会联合劳动者才具备变革资本主义制度的能力和潜力”[40],因而它没有在经济利益层面上思考如何激发社会生产者作为社会联合的劳动者的阶级意识、集体行动逻辑和力量,而仅寄希望于在文化层面唤醒每个孤立个体的“受压迫者意识”,使他们在共同的“受压迫者身份”的感召下独立地、分散地与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展开斗争。当前,“交叉性”的这种斗争逻辑在数字技术的支持下被迅速推广和运用,然而现代金融资本对社会的总体性统治意味着“革命主体不可能是单个的文化差异群体”[41],因此必须重返阶级才可能聚合起对资本主义的普遍化的斗争。  

   实际上,身份问题的本质是资本主义框架下,经济、政治不平等在社会文化层面的表达,这些问题的解决归根到底有赖于消灭资本主义制度。由于对经济议题的长期忽视,“交叉性”未能推动身份政治在对抗资本主义的斗争中获得进一步发展。与此相对的是,金融危机爆发后,工人阶级、经济解放、社会主义等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议题重回政治运动的中心,这也意味着以文化为导向的身份政治路径正不断走向衰落。  

  

   五、小结  

  

   弗洛伊德事件虽然再次暴露出了美国长期存在的“黑白对立”问题,但随之而来的“黑命攸关”运动却显然不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好办法。这是因为,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大量美国中下层白人(包括中产阶级、工薪阶级和失业工人等)的经济状况每况愈下,逐渐诱发出了白人身份政治。在右翼政治势力的蛊惑下,白人身份政治的支持者进一步错误地把美国的内部问题归咎于外部因素(如经济全球化、外来移民等),从而被诱骗到新民粹主义的错误方向上。在这样的背景下,传统主流身份政治如火如荼的开展,不仅未能消除金融危机所引发的社会危机,反而激化了白人身份政治。从这个意义上看,美国当前的“黑白对立”与其说是种族歧视问题,不如说是“黑白身份政治”的对抗。事实上,特朗普在2016年成功当选为美国总统,正是这一对抗明朗化、白热化的显著后果。他之所以喊出的“修建边境墙”、“反对全球化”、“反对政治正确”等竞选口号,主要是为了迎合白人身份政治希望对抗主流身份政治对他们造成的压迫的利益诉求[③]。值得注意的是,在当前以“黑命攸关”运动为代表的主流身份政治的步步紧逼下,白人身份政治与新民粹主义合流的趋势日益明显,其危险后果也已经清晰可见:越来越多的美国中下层白人开始倾向于认同右翼政治势力的主张,这可能会导致他们“不再把种族主义视为道德上的败坏,而且有意愿与明确的白人身份政治进行捆绑。”[43]总之,尽管“交叉性”能够使主体的多元身份变得更加可见,但它依旧无法突破美国身份政治的困境,并且民众运动极有可能在右翼势力的操弄下进一步沦为加强资本主义统治力量的工具。这说明,新的社会变革不会出现在本质上是资本主义改良方案的身份政治当中,问题的最终解决仍然要回到寻求消灭资本主义制度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传统之中。  

  

   参考文献:  

   [1]Buchanan,Larry;Bui,Quoctrung;Patel,JugalK.BlackLivesMatterMayBetheLargestMovementinU.S.History.TheNewYorkTimes.2020-07-03[EB/OL]https://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20/07/03/us/george-floyd-protests-crowd-size.html  

   [2]王波.弗洛伊德事件引发美国新一轮种族问题思考[J].世界态势,2020(13):36-39.  

   [3]Taylor,Keeanga-Yamahtta.From#BlackLivesMattertoBlackliberation[M].HaymarketBooks,2016.  

   [4]Day,Elizabeth.#BlackLivesMatter:thebirthofanewcivilrightsmovement.TheGuardian.2015-07-19[EB/OL]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5/jul/19/blacklivesmatter-birth-civil-rights-movement.  

   [5]Cullors-Brignac,PatrisseMarie.Wedidn'tstartamovement.Westartedanetwork.Medium.2016-02-23[EB/OL]https://medium.com/@patrissemariecullorsbrignac/we-didn-t-start-a-movement-we-started-a-network-90f9b5717668.  

   [6]Ross,Janell.HowBlackLivesMattermovedfromahashtagtoarealpoliticalforce.WashingtonPost.2015-08-09[EB/OL]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the-fix/wp/2015/08/19/how-black-lives-matter-moved-from-a-hashtag-to-a-real-political-force/.  

   [7]Demby,Gene.TheBirthofaNewCivilRightsMovement.Politico.2014-12-31[EB/OL]https://www.politico.com/magazine/story/2014/12/ferguson-new-civil-rights-movement-113906.  

   [8]Hemmings,Clare.Affectivesolidarity:Feministreflexivityandpoliticaltransformation[J].FeministTheory,2012,13(2):157.  

   [9]Papacharissi,Zizi.Affectivepublics:Sentiment,technology,andpolitics[M].OxfordUniversityPress.2015.  

   [10]Ging,D.,2019.Alphas,betas,andincels:Theorizingthemasculinitiesofthemanosphere.MenandMasculinities,22(4):638-657.  

   [11]HerbertG.Ruffin.BlackLivesMatter:TheGrowthofANewSocialJusticeMovement.BlackPast.2015-08-23[EB/OL]https://www.blackpast.org/african-american-history/black-lives-matter-growth-new-social-justice-movement/.  

   [12]BLACKLIVESMATTER[EB/OL]https://blacklivesmatter.com/about/.  

   [13]Dalton,Deron.TheThreeWomenBehindTheBlackLivesMatterMovement.MadameNoire.2015-05-04[EB/OL]http://www.peacecouncil.net/pnl/june-2015-pnl-843/the-three-women-behind-the-black-lives-matter-movement.  

   [14]SarahCable.Pride2020andBlackLivesMatter:TheImportanceofIntersectionality2020[EB/OL]https://www.accp.org/Blog-ACCP/Pride_and_BLM.aspx.  

   [15]Creatinganenvironmentofbelongingforintersectionalvoices2020-07-07[EB/OL]https://news.samsung.com/us/creating-environment-belonging-intersectional-voices-samsung/.  

   [16]苏熠慧.“交叉性”流派的观点、方法及其对中国性别社会学的启发[J].社会学研究,2016(4):218-241.  

   [17]Crenshaw,Kimberlé.Demarginalizingtheintersectionofraceandsex:ABlackfeministcritiqueofantidiscriminationdoctrine,feministtheoryandantiracistpolitics[J].InUniversityofChicagoLegalForum,1989,vol.140:139-67.  

   [18]Crenshaw,Kimberlé.MappingtheMargins:Intersectionality,IdentityPolitics,andViolenceagainstWomenofColor[J].StanfordLawReview,1991,43(6):1241-1299.  

[19]孔元.身份政治、文明冲突与美国的分裂[J].中国图书评论,2017(12):59-68.(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身份政治   交叉性   弗洛伊德事件   种族主义   资本主义制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231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