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天光:王兆胜学术新思想初探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7 次 更新时间:2022-03-22 14:20:53

进入专题: 王兆胜  

李恒昌  

  

  

   第一节 “负道抱器”理念的提出与实践

  

   王兆胜先生1963年出生于山东半岛的蓬莱农村,父母亲都是贫苦农民,7岁那年母亲身患重病,12岁那年母亲去世。他的幼年生活极为艰辛,曾长期依靠向邻居借钱和他人资助上学和复读。经过他的坚持与努力,考上了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获得学士和硕士学位,后来他又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获得文学博士学位,毕业后长期在《中国社会科学》杂志从事文学编辑工作。业余时间,他充分利用所学知识、所悟思想、所锻智慧,开展现当代文学,特别是20世纪中国散文,以及现代著名作家林语堂的研究,见解独到,著述颇丰,自成体系,自成一家,曾获得冰心散文理论奖、当代作家评论奖、红岩文学奖、山东文学诗歌散文奖、全国报人散文奖等,是当代中国文坛不可多得的重量级学术专家和权威人物。

   回顾总结王兆胜先生的既有人生,是他不断努力,不断修行,实现“君子豹变”的过程;也是他提出并践行“负道抱器”理念,身体力行,成为当代社会真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的过程。他依靠自己的主观努力和以身示范的形象,总结20世纪中国文学之经验,构建“天地人心”精神之家园,纠正文坛时弊,探究未来方向,不仅回答了关于文学的一系列重要问题,而且回答了当代知识分子的精神和使命是什么,以及怎样坚守这一精神,怎样肩负这一使命的重大问题,具有很强的示范效应和启示价值。

   1. 理念:背负青天,手执光芒

   王兆胜先生有一本著作,名叫《负道抱器》,该书从不同侧面论述了他的“负道抱器”人生哲学,同样也是他的学术思想,从中让我们看到他的觉悟,他的担当,他思想的光芒,他内敛低沉而又熠熠生辉的创作和学术实践。

   该书的自序详细阐述了“负道抱器”的思想内涵和实现途径。他说:“我相信‘道’,崇信在冥冥天地之间有大道存矣,于是追求‘大道藏身’的人生哲学,并一直试图将‘道’背在自己的身上,更希望能内化于心。”(《负道抱器》王兆胜著,山东人民出版社,2017年出版,《自序》第1页。)对于“抱器”,他也有自己的解释:更多的时候,人生需要“抱器”,即在没有“负道”的情况下,与天下器物相处。怀抱“器”入“道”,游于无思无虑,知心见慧。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在王兆胜先生那里,所谓的“负道抱器”是指:身藏或背负世间“大道”,与天下“器物”相处,从“器物”中反观自身,并从中悟出更多更真的“道”。

   但是,一如“形象大于思想”的功用,我们从他的“负道抱器”中可以窥见其背后蕴含的更多内涵。

   “负道”,究竟是“负”什么“道”?它的内涵是丰富的,也是博大的。那就是要“负”“天地之道”,“负”“社会之道”,“负”“人生之道”,“负”“艺术之道”。在这里,“道”是一种规律,一种科学,一种信仰;而“负”,不仅是“藏”,是“怀”,更是一种“背负”,一种“承担”。它是一种责任,一种精神,也是一种担当。

   “抱器”,又究竟是“抱”什么“器”呢?它的内涵也同样是丰富的,博大的。在我看来,在王兆胜先生那里,“抱”的应该是天下之器,是世间可玩、可用、可尊、可敬之器。这里的“器”,也具有多重含义,它可以是作家、艺术家、批评家手中的“笔”,更是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思想武器,抑或中国古典哲学的智慧之器,甚至是“天地人心”的文学创作和文学批评之器。

   在这里,“器”也不仅是一种器物或器具,更是一种思想,一种智慧,一种方法。如果说“道”是世界观的话,那么“器”则是方法论。“负道抱器”其实就是世界观与方法论的有机统一。

   古希腊哲学家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动地球。王兆胜先生所说的“道”,便是撬动整个世界的规律;所说的“器”,便是撬动整个世界的那个“支点”。

   著名作家王小妮曾有一篇文章,名叫《手执一支黄花》。透过她的文章,仿佛看到和嗅到,她手执的那支黄花上,分明绽放着艺术的光芒,散发着醉人的芬芳。

   天空喧响,大雁飞翔,高山顶上的太阳,托举着古老的梦想。我们也仿佛看到,王兆胜先生背负青天,手执光芒,在大地上不停地向前奔走,既像逐日不息的先民夸父,又像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志士,走向他精神的家园,走向他梦中的艺术王国和自由王国。

   2. 精神:自由之志,博爱之心

   我们是辩证唯物主义者,毫无疑问坚信和坚持社会物质决定社会意识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但是,我们也同样承认社会意识对社会物质的反作用,高度重视人的精神的能动性,特别是人的精神在人生和文艺作品中的重要作用。对于人生,显而易见的是“一个人没有一点精神是不行的”。对于文艺作品,精神更是其最高级的“质”。优秀的文学作品毫无例外要“见人、见事、见精神”。王兆胜先生作为一位马列主义文艺理论家、文艺评论家,一位新时期和新时代真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自然深深地懂得人的精神的极端重要性。在人生岁月和文艺批评活动中,在天地之间,在内心世界,他自觉地涵养并张扬高洁的人生精神与艺术精神,彰显了独特的精神风采和人格魅力。

   自由和博爱,是王兆胜先生的两大精神主张,它们像两面鲜艳的旗帜,飘扬在他人生和艺术的阵地上。“五四”时期,人们崇尚科学和民主,尊称它们为“德先生”和“赛先生”。在王兆胜先生这里,自由(Freedom)和博爱(Fraternity),具有与科学和民主同等或相似的重要地位,可以尊称其为两位“福先生”。如此称呼,不仅因为这两个词发音的缘故,更因为真正的“自由和博爱”,是人生之“福”,也是人类之“福”。

   王兆胜先生在接受《文艺争鸣》杂志编辑朱竞采访时,曾经详细阐述了当代知识分子的精神问题,也是他的个人精神问题。其核心和要义,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自由,另一个便是博爱。

   关于“自由”精神。王兆胜先生有三个方面的贡献。一是深刻阐述了追求自由的内在原因。20世纪中国一直有一种呼吁“自由”的声音,这是面对强大的专制压迫及其各种限制的一种对冲式选择。这是必然的,也是珍贵的。若问中国传统文化中最可怕的东西是什么?王兆胜先生认为是“封建专制”,是那种不让人“自由”地言论和行动,即按照自己的个性与喜好而生活的强大力量。二是对“自由”的内涵进行了科学界定。他认为,“自由”是一种美好的本性,是自己最挚爱的东西。同时,自由是有前提和限度的。自由并非绝对自由,更不是不加限制的的自由。一个人的自由,应该以不妨碍他人自由、社会公德和社会秩序为前提。绝对的自由,不加限制的自由,只顾自身的自由,与专制是毫无二致的。这些观点,在人们积极争取自由,尚未获得自由之时发出,既具有辩证性,也具有超前性。三是明确了追求自由的正确路途。在王兆胜先生那里,对自由的追求,与西方观念有着本质的区别,与一般人的理解也有很大区别。它不是对人的个性的过度张扬,也不是对自由权利的过度放纵,而是努力使自己的个性、思想、言论和行动符合“天地之道”和“世道人心”,让人的个性、思想、言论和行动,在天地之间,在社会之中,在道德和法则框架之内,呈现出自由运动和放飞状态。那情景犹如一个人在世间生存发展,一个人在艺术天地里翱翔,要像《庖丁解牛》中庖丁大师手中那把具有自由灵性的刀子一样,“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焉”。

   关于“博爱”精神。王兆胜先生所理解的内涵,是一种神圣的境界,它不仅包括爱值得爱的人,也包括爱那些不值得爱的人。它是一种广博之爱,一种宽泛之爱,是一种对人,对亲人,对他人,对敌人,对社会,对天地自然,对世间万物,对一切的一切,对一的一切,无边无际的,无差别的,不讲条件,不讲代价的“大爱”。它是一种哲学,也是一种价值理想,同时也是一种世界观和方法论。因为,在他看来,博爱是解决人与人之间、解决世间问题的一种最根本、最有效手段,更是建立一种人生价值和文化价值的信仰。在他心目中,博爱能够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充满爱的世界。有人曾问王兆胜先生,最挚爱的对象是什么?是国家、事业、朋友、孩子、爱人、大自然、文艺科学还有别的什么?他回答说,我喜爱世界上的一切美好事物。他是以一种感恩戴德的心情热爱着包裹着我们的宇宙,热爱着我们赖以生活的星球以及它上面的万事万物的。王兆胜先生还敏锐地发现,除了少数作家外,20世纪的大多数作家是缺乏博爱精神的,有的仅仅是爱自己,爱家人。有鉴于此,要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崭新的艺术世界,必须提倡“博爱”。我们有幸看到,中外文学史上,那些卓有成就的作家,无不具有这种“博爱”精神。莎士比亚如此,列夫·托尔斯泰如此,泰戈尔亦如此。应当看到,王兆胜先生提倡“博爱”精神,是他长期思考的结果,一定程度上也与他的人生经历有关。他早年丧母,缺乏母爱的经历;他含辛茹苦,发奋拼搏的经历;他早年被同学的父母(后来的岳父母)无条件帮助,得以度过人生最艰难岁月的经历,让他对人间冷暖,对人间真情有着更为深刻的感受和认识,自然也培养了他一颗巨大的悲悯之心和巨大的同情之心,从而让他始终倡导“博爱”和“大爱”,始终以祥和之心看世界,看社会,看人生,始终坚持与人为善、助人为乐、成人之美的信条和操守。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王兆胜先生所指出的知识分子精神,还包括“对话”的精神。他认为,知识分子精神是以尊重他人人格、肯定他人存在和价值合理性、理解和向他人学习为前提的,没有此前提那他就不是真正的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是一个智者,他能够洞悉天地自然和社会人生,然后才能确立自己的基本立场,那就是作为个体人在这个世界上的伟大及其渺小。譬如老子所言“不敢为天下先”,20世纪的中国缺乏这样的人,充分肯定对方存在的价值并以对话方式进行交流和沟通的人更不容易找到。为此,王兆胜先生主张和提倡“对话”。这种“对话”从本质上来说,是一种理解、尊重和包容的精神,广义上属于“博爱”的范畴,“对话”只是方式和手段。因此,并不能将其列为一种知识分子的“独立精神”,而只能是“博爱”精神的一部分。

   3. 榜样: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大凡志存高远、勤于修行、有所成就的人,都有自己的励志目标和人生榜样。在王兆胜先生心目之中,也有这样的目标和榜样。王兆胜曾经说,我最喜欢有丈夫气的知识分子,他们不是世俗社会的凡夫俗子,而是天地间有成的精华。这样的知识分子个性鲜明、率性而为,自由自在如一阵轻风飘过;这样的知识分子心地纯良、悲悯仁慈、包容忍让、灵心浑发,如天地大海一样能够宽容一切;这样的知识分子热爱生命、情感奔放,富有奇思妙想和惊人的创造性。但有时又是逍遥超脱、幽默闲适地作为人生的一个旁观者存在着。像老子、庄子、陶渊明、苏东坡、袁中郞、林语堂是其代表。王兆胜先生便是按照这样的目标选择人生榜样和修行自我的。

   《文艺争鸣》杂志社朱竞先生曾问王兆胜先生,您认为20世纪最优秀的知识分子是哪些人?王兆胜先生给出的答案是两个人,一个是鲁迅,另一个是林语堂。实际上,这两个人,就是王兆胜人生和艺术的导师和榜样。

   他之所以选择鲁迅,是因为鲁迅是现实参与派。他说,“我喜欢鲁迅一类人对现实关注的深刻、执著与硬骨头精神,但不喜欢其强烈的内心冲突及其沉重困难感。”(《文学的命脉》王兆胜著,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9月出版,第291页。)

他之所以又选择林语堂,是因为林语堂属于逍遥自由派。他说,“我更心仪林语堂这一类人对生命、人生和人性的理解,就是这样一种境界:既不离开大地而时时关注着普通的民生苦乐,又能够在天地间自由翔飞,有着对生命的大彻大悟。”(《文学的命脉》王兆胜著,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9月出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王兆胜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220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