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公石 任英华 汤季蓉:金融市场风险传染的时空效应研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7 次 更新时间:2022-02-20 23:53:59

进入专题: 金融市场风险传染  

刘公石   任英华   汤季蓉  
通过半参数空间向量自回归模型和时空脉冲响应函数分析了金融市场冲击在股票市场、债券市场及外汇市场三者之间时间上的滞后效应以及不同国家(空间)上的溢出效应。同时将银行压力指数作为非参数变量纳入模型,分析银行系统对整个金融市场的影响,得到如下研究结论:

  

   第一,外汇市场、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三者是紧密相连的。这其中一个重要的决定因素是投资者对一国货币的利率预期。从不同国家间的冲击结果来看,中国外汇市场对日本债券市场、韩国外汇市场和韩国股票市场的影响是最大的。在研究的样本国家中,韩国与日本外汇市场的冲击对中国外汇市场的影响是最显著的,这与各国间的经济贸易往来以及各国的外汇制度密不可分。

  

   第二,正是由于不同市场之间存在关联性,使得金融风险容易从一个市场传递到另一个市场,最终对整个金融市场产生影响,而经济地理距离越密切的国家之间金融市场风险的冲击响应程度往往越大,尤其是在金融危机时期会格外严重。然而不同国家对资本管制程度是不同的,受到金融风险的冲击也是有所不同的。中国采用的是资本项目项下外币兑换审慎管理原则,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避免短期投机行为对金融体系稳定造成的影响。中国“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的开通促进了中国内地资本市场与香港资本市场的双向开放,在此背景下保持人民币汇率走势稳定对国内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来说有着积极的作用。

  

   第三,当银行系统处于高风险时,银行压力的增大会增加外汇市场面对的压力,而债券市场则能够有效地分散银行风险。当银行压力指数处于低水平状态时,债券市场对银行系统风险的接纳能力逐渐下降。对于股票市场,银行压力指数的变动则对其没有显著影响。

  

   基于上述研究结论,本文认为中国应建立金融风险预警与防范机制,预防外部市场冲击,维护国家金融安全,为此必须坚持做好以下三个方面的工作:

  

   第一,应加强对自身外汇市场和短期流动资本的监管。监管部门应加强汇率风险管理意识,建立汇率风险管理制度,同时应关注货币政策操作风险、汇率过度波动风险、资本流动风险等,防止人民币汇率因以上风险而出现异常波动。坚持资本项目开放谨慎管理的原则,加强对短期资本流动的监管,以保证在外汇简政放权力度不断加大,资本项目可兑换稳步推进的发展背景下,保持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

  

   第二,密切关注具有极高系统重要性的市场和地区,并根据重要性程度实行差异化管理。防范国家金融风险不能只着眼于单一金融市场,而应该纵观整个金融网络,并依据不同经济状况采取不同的措施来预防国家间金融风险的传染。在危机发生期间,除了要预防本国不同市场之间的相互传染之外,还要警惕其他国家金融市场的冲击对于中国的影响。当前,中国正在逐步减轻对其他国家的外贸依赖程度,为预防因国家间金融风险传染对中国金融市场造成的严重影响,首先应将重点转移到与中国经济关系密切的国家上。其次,在中国市场金融震荡期来临时要加强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菲律宾等国家的交流,共同制定政策来抵御风险,尽量在风险传染的初期及时切断风险传染途径,避免风险在不同市场、不同地区之间大规模的蔓延。

  

   第三,正确处理不同市场间的关系,更好地发挥银行系统和债券市场规避金融风险的功能。为了维护整个国家金融系统的稳定,对于银行压力指数较低的国家,例如,中国、印度尼西亚、日本、马来西亚、韩国、泰国、澳大利亚等,可以适当增强银行之间的资金往来,提高自身银行压力指数水平。而对银行压力指数较高的国家,应适当降低银行压力水平,以更好地发挥银行系统和债券市场规避金融风险的功能。

  

   *本文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复杂网络视角下系统性金融风险统计监测研究”(项目编号:19BTJ024)的阶段性成果。

  

   参考文献:

   冯烽、叶阿忠,2012,《技术溢出视角下技术进步对能源消费的回弹效应研究——基于空间面板数据模型》,载《财经研究》第9期。

   蒋胜杰、傅晓媛、李俊峰,2019,《金融危机下信用违约风险的宏观驱动因素及跨区域传染效应——基于亚洲、北美、欧洲三大区域的实证分析》,载《中央财经大学学报》第6期。

   李志辉、王颖,2012,《中国金融市场间风险传染效应分析——基于VEC模型分析的视角》,载《现代财经(天津财经大学学报)》第7期。

   苗文龙、杨朔寒、田妍,2021,《全球系统性金融风险跨市场传染效应分析——基于货币市场 / 外汇市场金融网络的视角》,载《金融监管研究》第7期。

   谢赤、胡雪晶、王纲金,2020,《金融危机10年来中国股市动态演化与市场稳健研究——一个基于复杂网络视角的实证》,载《中国管理科学》,第6期。

   许涤龙、陈双莲,2015,《基于金融压力指数的系统性金融风险测度研究》,载《经济学动态》第4期。

   严伟祥、张维、牛华伟,2017,《金融风险动态相关与风险溢出异质性研究》,载《财贸经济》第10期。

   杨子晖、陈雨恬、谢锐楷,2018,《我国金融机构系统性金融风险度量与跨部门风险溢出效应研究》,载《金融研究》第10期。

   张银山、秦放鸣、张雯,2019,《中国与哈萨克斯坦金融市场联动效应研究——基于四元VAR-MGARCH-BEKK模型的分析》,载《金融发展评论》第2期。

   郑万吉、叶阿忠,2015,《城乡收入差距、产业结构升级与经济增长——基于半参数空间面板VAR模型的研究》,载《经济学家》第10期。

   Apostolakis, George and Athanasios P. Papadopoulos, 2014,“Financial Stress Spillovers in Advanced Economies,”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Markets, Institutions and Money, Vol. 32 (September), pp. 128-149.

   Balakrishnan, Ravi, et al.,2011, “The Transmission of Financial Stress from Advanced to Emerging Economies,” Emerging Markets Finance and Trade, Vol. 47, Iss. sup 2, pp. 40-68.

   Beenstock, Michael and Daniel Felsenstein, 2007, “Spatial Vector Autoregressions,” Spatial Economic Analysis, Vol. 2, No. 2, pp. 167-196.

   Diebold, Francis X. and Kamil Yılmaz, 2015, Financial and Macroeconomic Connectedness: A Network Approach to Measurement and Monitoring,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Diebold, Francis X. and Kamil Yilmaz, 2012, “Better to Give than to Receive: Predictive Directional Measurement of Volatility Spillover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Forecasting, Vol. 28, Iss. 1, pp. 57-66.

   Diebold, Francis X. and Kamil Yilmaz, 2009, “Measuring Financial Asset Return and Volatility Spillovers, with Application to Global Equity Markets,” The Economic Journal, Vol. 119, Iss. 534, pp. 158 -171.

   Ehrmanna, Michael, Marcel Fratzscherb, and Roberto Rigobon, 2011, “Stocks, Bonds, Money Markets and Exchange Rates: Measuring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Transmission,” Journal of Applied Econometrics, Vol. 26, Iss. 6, pp. 948-974.

   Kuethe, Todd H. and Valerien O. Pede, 2011, “Regional Housing Price Cycles: A Spatio-temporal Analysis Using US State-level Data,” Regional Studies, Vol. 45, No. 5, pp. 563-574.

   Miyakoshi, T., 2003, “Spillovers of Stock Return Volatility to Asian Equity Markets from Japan and the US,”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Markets, Institutions and Money, Vol. 13, Iss. 4, pp. 383-399.

   Ramajo, Julian, Miguel A. Márquez, and Geoffrey J. D. Hewings, 2013, “Does Regional Public Capital Crowd out Regional Private Capital? A Multiregional Analysis for the Spanish Regions,” Estadística Española, Vol. 55, No. 180, pp. 33-54.

  

   【注释】

   ①金融压力指数(FSI)的构建主要参考了许涤龙、陈双莲(2015)构建银行压力指数的方法,以及巴拉克什南(Balakrishnan et al., 2011)等人构建国家金融压力指数的方法。本文在此基础上进行了改进,模型的具体形式为:[FSI=bank+em_stock+embi+empi]。

   ②金融压力指数大于零,说明此时段金融系统处于高风险;金融压力指数小于零,说明整个金融系统处于低风险状态。

   ③受篇幅所限,本文未将实证分析的检验结果及脉冲响应图纳入。

   ④中国将资本项目分为7大类43项,并根据开放程度分成无限制、较少限制、较多限制,以及严格限制四大类别。从整体上看中国资本项目最早开放的是直接投资,其次是股票投资,对债务以及贷款投资的开放则一直保持谨慎态度。

  

   【作者简介】 刘公石:湖南大学金融与统计学院、爱尔兰都柏林圣三一大学商学院(Liu Gongshi, College of Finance and Statistics, Hunan University; Trinity Business School in Trinity College Dublin)

   任英华:湖南大学金融与统计学院(Ren Yinghua, College of Finance and Statistics, Hunan University)

   汤季蓉:湖南大学金融与统计学院(Tang Jirong, College of Finance and Statistics, Hunan University)

  

  

    进入专题: 金融市场风险传染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金融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1607.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22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