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鸿钧:印度法研究与传统印度法的主要特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1 次 更新时间:2022-01-05 16:30:57

进入专题: 印度法   传统印度法  

高鸿钧 (进入专栏)  
首先,在书中“西方学法”一节,义净描述到,“……五天之地,皆以婆罗门为贵胜,凡有坐席,并不与余三种姓同行”,婆罗门“所尊典诰,有四《薛陁书》,可十万颂”。义净这段记述,不仅指出了婆罗门不与其他种姓为伍的“贵胜”地位,还指出了婆罗门所尊奉的“四《薛陁书》”。所谓“四《薛陁书》”即指印度教的“四吠陀”——《梨俱吠陀》《耶柔吠陀》《娑摩吠陀》和《阿达婆吠陀》。对当时的中国人而言,了解这一点十分重要,因为佛经中通常只提及“三吠陀”,即前三部吠陀。其次,他在书中描述了印度不可接触者即贱民的处境:“除粪去秽之徒,行便击杖自异。若误冲着,即连衣遍洗。”再次,在“除其弊药”一节中,义净记述了印度某地执行放逐刑的方法:“西国极刑之俦,粪涂其体,驱摈野外,不处人流。”最后,义净书中对印度当时的寺田进行了具体描述,内容涉及寺院与“净人”、代耕者之间的关系:“……西国诸寺,别置供服之庄”;“……僧伽作田,须共净人为其分数。或可共余人户,咸并六分抽一。僧但给牛与地,诸事皆悉不知”。寺田用于供养僧团,但为了避免杀生,僧人不能亲自耕种,或交给寺院的净人负责耕种,或租给农户,寺院提供土地和耕牛,从寺田收成中抽取1/6。

   上述文献所记述的有关传统印度法情况,涉及一些重要政治和法律制度。因而这些资料对于研究传统印度法十分珍贵。但是,这些文献中所反映的传统印度法,毕竟只是其中一些片段,研究者无法借助这些材料建构出传统印度法的整个体系和详细内容。

   (三)古希腊特使、中亚学者和法国传教士描述的传统印度法

   除了中国僧人的著作,古希腊的麦伽斯提尼、中亚学者贝鲁尼和法国传教士布歇对传统印度法的观察和记述,也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麦伽斯提尼(Megasthenes,约公元前350-前290年)是古希腊历史学家和外交家。在塞琉古一世(约公元前358年至公元前281年)时期,他作为皇帝特使被派驻印度,住在当时印度帝国的宫中,并见过印度国王旃陀罗笈多(约公元前324年至公元前300年在位)。他描述印度情况的著作已经失传,但其中一些内容通过古希腊学者斯特拉博(约公元前63年至公元24年)的《地理学》和阿里安(约公元96-180年)的《亚历山大远征记》,得以保存下来。麦伽斯提尼在他对印度的描述中,从三个方面涉及传统印度法的内容。首先,他观察到,印度社会当时分为七个等级,①哲学家,即指婆罗门和沙门,婆罗门相当受尊重,而最受尊重的是出家人;②农民;③牧人与猎手;④工匠、商人和短工;⑤战士;⑥检察官,分为城市检察官、兵营检察官和市场检察官,负责向君王报告异常情况,并有权处理一些违法乱纪行为;⑦君王的顾问和议事会议员,协助君王管理国家事务和负责司法审判等。他通过与古希腊相比较,认为印度没有奴隶。在列举上述七个等级之后,麦伽斯提尼概括指出,印度法律禁止不同等级通婚,也禁止某个等级的人从事其他等级的职业,只有哲学家属于例外。其次,麦伽斯提尼认为,“印度人不知道文字”,“没有成文法”,“审理每一个案件都是凭记忆”;在印度王宫中,“第一个宫门是进入法庭的,国王整天在这里听取案件”;在审判中,“任何人如果犯伪证罪,要砍去他的双手双脚”。最后,他还描述了印度的婚姻制度,说印度存在以“牛换取妻子”的交易,婆罗门“尽可能多的娶妻”。麦伽斯提尼的描述为了解传统印度法提供了重要信息,他所指出的七个等级可能是由于印度四个种姓的分化与变异所致。但他关于印度的某些描述,如印度当时没有文字、没有成文法以及没有奴隶,显然不符合实情。梵文在他到印度之前早已产生,王令便是成文法。神启经和圣传经虽是学术著作,但都编纂成文,并被奉为权威法源。印度古代虽然没有经历奴隶制阶段,但不等于没有奴隶。印度的奴隶属于家庭奴隶,与古希腊从事手工业和农业生产的奴隶不同。

   中亚学者贝鲁尼关于传统印度法的记述,也富有价值。贝鲁尼(Ibn Ahmad Alberuni, 973-1048年)生于中亚花剌子模的一个突厥贵族后裔家庭,信奉伊斯兰教的什叶派教义。他除了精通突厥文,还掌握波斯文、希腊文、希伯来文和梵文。他知识渊博,通晓数学、天文学、哲学和宗教学。贝鲁尼原先在花拉子模宫廷任职。伽兹尼王朝于1017年攻占花剌子模。征服者首领马茂德把贝鲁尼作为战俘带回伽兹尼。在那里,他因学识渊博受到马茂德的赏识。后来,马茂德在侵入印度的过程中,令贝鲁尼随行。贝鲁尼在印度广泛搜集材料,用10年之功,于1030年撰成一部描写印度的著作。这部称作《印度考》(又称《印度考察记》)的著作,不仅涉及印度的地理、历史、天文和物理,还涉及印度的宗教、哲学、文学、法律和风俗习惯。在法律领域,他敏感地观察到,印度人相信仙人和圣贤所传述的宗教法,把那种法律奉为绝对权威,认为那种宗教法不受时间限制,不需修改和废除,只需遵守和执行。他还记述了印度的种姓制度及其与职业的关系,描述了婆罗门的四个生活阶段,指出婆罗门地位优越,单独进食。根据他的描述,在婚姻制度中,合法夫妻所生孩子为父亲的子女,但如婚约约定,所生孩子为女子父亲所有,则不为其亲生父亲所有;已婚女子与丈夫以外的男子所生子女则为丈夫所有,因为印度人把妻子比作丈夫之田,种子在田里所生之苗归田主所有。他指出,印度史诗中所描述的一夫多妻和一妻多夫习惯已经被废除,但在克什米尔山区仍然存在。他还提到,亡兄无子,弟弟可与寡嫂同居生子。关于继承,他说印度实行父系继承制,直系亲属优于旁系亲属,近亲排除远亲,卑亲属优于尊亲属,在同一继承顺序中,男性亲属优于女性亲属;被继承人如有数子,数子平分遗产;被继承人的妻子无继承权,女儿可继承父亲遗产,其份额等于她兄弟的四分之一;寡妇并不殉葬,由其亡夫财产的继承人来扶养;被继承人无论是否有遗产或遗产是否充足,所欠下的债务都由继承人全部偿还。他还描述了印度的司法和刑罚:在印度,起诉需要提交诉状和书面证据,或提供证人;证人不少于四人,原告如不能举证,则由被告发誓;如法官无法查明案件真相,则诉诸神判,通常是把争议双方投入深水,观察他们是否能浮出水面,或者令他们手持烧红铁块,查看他们的手是否灼伤或灼伤严重程度,从而作出裁决。关于犯罪与刑罚,贝鲁尼注意到,印度的刑罚因不同种姓而异,婆罗门犯罪通常是以赎罪方式处理;他还提到有关杀人、盗窃和通奸以及丧失种姓罪的刑罚。贝鲁尼对古代印度法的描述,如关于印度婚姻、继承制度和司法审判的描述,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当时印度的法律实践。但他所描述的许多内容,并不是基于实地观察和社会调查,而是源于一些印度法方面的书籍。另外,他关于古代印度法的描述也失之简单。

   同麦伽斯提尼和贝鲁尼对传统印度法内容的描述相比,法国人布歇更关注印度司法制度,且描述更为具体。布歇(Jean Venant Bouchet, 1655-1732年)是法国耶稣会教士,1680年到印度从事传教活动。他在印度生活多年,特别留意印度司法制度。1714年,他住在印度东南部的沿海地区本地治里(Puduchery)。他从那里写信给巴黎高等法院院长德·圣瓦利耶(Melchior Cochet de Sain-Vallier, 1664-1738年)。在这封长信中,布歇比较详细介绍了印度的法律,其中给人深刻印象的主要内容有三点。第一,布歇在信中指出,印度既没有法典,也没有法律编纂和任何成文法。印度虽有奉为圣典的吠陀经和史诗,但印度法官并不依据这些圣典和史诗处理案件。印度人尊重习惯,法官依据习惯处理案件。这些习惯口耳相传,代代相续,连十几岁的孩子也心知肚明。除了习惯,印度还保存一些涉及君王赠赐土地的铜版文书和记载判决的文书,法官在司法中很尊重这些文书。

   第二,布歇具体描述了印度法官的审判风格。他在信中说,印度人心目中的理想法官应具备审判经验,熟悉习惯和法谚,根据证据依法判决;品德端正,不受金钱诱惑;不为情感迷惑,回避涉及亲友的案件。他认为印度人十分重视法官的司法智慧,并在信中讲述两则印度法官巧断疑案的故事。一个故事说,某人相继娶两个妻子。首妻相貌平平,生有一子;次妻貌美却无子。丈夫宠爱次妻,首妻不免心生嫉妒,便狠心把自己儿子掐死,放到次妻室内。首妻告到官府,称次妻是凶手。按照常理,一个母亲不会杀害亲子,社会舆论自然站在首妻一边,谴责次妻。在审判中,法官听完双方陈述,虽感到案情复杂,但灵机一动,想出一个检测方法。法官命令二人以粗鄙的方式在审判厅中行走。首妻坦然接受命令并恣意行走,而次妻认为这样行走违反达摩,有失女人仪态,宁肯被定罪也拒绝执行法官命令。法官遂宣布首妻是杀人凶手,次妻无罪。法官的判断理由是,为了保持仪态和荣誉而赴死的女人,足以表明她信守达摩,道德纯正,不会行凶杀人。面对睿智法官的判决,首妻只得认罪伏法,而听众对法官的司法智慧称赞不已。第二个故事说,某男子力气很大,远近闻名。有一天,他莫名其妙离家出走。过了些天,有个小神化身为他,到他家与他妻子生活。出走者的妻子和家人都没有察觉冒充者。一段时间后,出走的丈夫突然回家,遂与假丈夫发生争执。妻子和家人一时难辨真假,便诉至法院。法官对此案虽深感棘手,但急中生智,想出一个办法。法官令人搬来一块重石,让二人举起。真丈夫用尽力气,只能勉强搬动石头,无法举起。假丈夫毫不费力举起石头,并向空中抛掷,当时赢得观众喝彩。法官微微一笑,判定轻松举起重石者为假丈夫。他从容解释说,此块重石非人力所能举起,轻松举起重石者肯定不是人类,自然不是真丈夫。法官揭露真相之后,假丈夫随即消失。法官的断案智慧遂传为佳话。

   第三,布歇在信中还描述了印度的诉讼和刑法制度。他说印度最多的诉讼是债务诉讼。在印度,债权人并不强迫债务人到法官面前,而是先派代表进行交涉,给债务人一个还债宽缓期。到期仍不还,债权人则有权拘押债务人。在此期间,未经债权人允许,债务人不能进食。然后,债权人会把拘押的债务人带到法官面前,债务人通常还会请求几个月的宽缓期,条件是支付延期利息。到期后如果债务人仍不偿债,法官则将其监禁,拍卖其财产偿还债务。他在信中指出,印度人涉及杀人案件,往往通过复仇或支付血金解决;在村社,村长是审理该村案件的当然法官,当事人对判决不服,可以上诉;涉及逐出或恢复种姓的案件,由种姓会议作出裁决。

   布歇在该信中指出,法谚是印度习惯法的精华,也是法律实践的结晶,因而他对印度的法谚印象深刻,并抄录7条法谚附在信的正文之后。这些法谚是:①家有子女,唯男继承,女儿无分;②国君、王公或村社头人之家,长子并非当然继承其父遗产或职位;③父亡时财产未分,一子所得全部遗产为诸子共有财产,由诸子平分;④养子如同亲子,有权继承养父和养母遗产;⑤善待孤儿,养育者应如其亲生父母;⑥即使父亲为受害人,犯罪之子也不丧失对其父遗产继承权;⑦父债子还,子债父还。在每条法谚之后,布歇都做出具体解释。

同麦伽斯提尼和贝鲁尼关于印度法的记述相比,布歇的描述主要关注司法,并关注习惯的重要作用。同时,他的描述较为具体。在18世纪印度的大多数地区,印度教徒仍然适用传统印度法。因而布歇记述的内容对于研究传统印度法,尤其研究传统司法制度,具有重要参考价值。但他的描述也存在明显问题。首先,他认为印度没有成文法,完全适用习惯处理纠纷。这一记述与实际情况明显不符。古代印度虽然没有立法机构制定和颁布的法典,但存在大量作为法源的法律文本,如法经和法论以及对法经与法论的评注和汇纂等,多采取成文形式。此外,如上所述,古代印度还存在大量具有法律效力的王令,其中既包含君王为了维护治安和秩序所发布的命令,也包含君王向某些团体或个人赠赐土地或职位的铜版文书。这些王令显然是特要主的法度印统传与究研征特要主成文法。其次,他所讲述的关于古代印度法官审判智慧的故事,十分生动,在印度广泛传播,并引起人类学家格尔茨的兴趣。格尔茨对这两个故事津津乐道,并加以发挥,似乎这两个故事足以反映古代印度司法的风格,体现传统印度法作为地方知识的鲜明特征。但这两个故事毕竟是经过加工的民间传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高鸿钧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印度法   传统印度法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律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0740.html
文章来源:清华法学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