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德咏 刘静坤:尊严死亡的权利分析与程序规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69 次 更新时间:2021-12-22 16:02:18

进入专题: 尊严死亡     人格尊严     生命权       安乐死     生命伦理    

沈德咏   刘静坤  
html,2021年5月13日最后访问。

   ⑤参见宋儒亮等:《脑死亡与器官移植立法课堂调查问卷分析》,《中国循证医学杂志》2009年第12期,第1296页以下。

   ⑥参见李小杉等:《公民对脑死亡标准立法态度的现状调查》,《器官移植》2020年第1期,第87页以下。

   ⑦参见吕建高等:《论人的尊严与死亡权》,《学海》2011年第5期,第133页。

   ⑧参见王云岭:《生命伦理学视阈中的尊严死亡研究》,《自然辩证法研究》2012年第11期,第63页。

   ⑨参见刘召成:《生命尊严的规范构造与制度实现》,《河南社会科学》2019年第7期,第37页。

   ⑩See Hazel Biggs,Euthanasia,Death with Dignity and the Law,Hart Publishing,2001,p.153.

   (11)参见《我国首例“安乐死”案———王明成、蒲连升故意杀人宣告无罪案》,搜狐网,https://www.sohu.com/a/377203741_120178631,2021年5月13日最后访问。

   (12)参见《深圳拔管杀妻案男主角:我想让她有尊严地离开》,搜狐网,http://news.sohu.com/20100107/n269419459.shtml,2021年5月13日最后访问。

   (13)See Gail Tulloch,Euthanasia-Choice and Death,Edinburg University Press,2005,p.96.

   (14)参见前引⑧,王云岭文,第62页。

   (15)参见刘建利:《尊严死行为的刑法边界》,《法学》2019年第9期,第16页。

   (16)See Ezekiel Emanuel,Euthanasia and Physician-assisted Suicide:A Review of the Empirical Data from the United States,162 Archives of International Medicine 142-152(2002).

   (17)2016年12月,国务院印发《“十三五”卫生与健康规划》(国发[2016]77号),提出提高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康复、护理床位占比,鼓励其根据服务需求增设老年养护、安宁疗护病床。完善“治疗—康复—长期护理”服务链,发展和加强康复、老年病、长期护理、慢性病管理、安宁疗护等接续性医疗机构。支持养老机构按规定开办医疗机构,开展老年病、康复、护理、中医和安宁疗护等服务。2017年3月,国家卫生计生委联合12部门印发《“十三五”健康老龄化规划》,明确提出推动安宁疗护服务的发展。支持有条件的养老机构按相关规定申请开办康复医院、护理院、中医医院、安宁疗护机构或医务室、护理站等,重点为失能、失智老人提供所需的医疗护理和生活照护服务。2017年,国家卫生计生委印发《关于安宁疗护中心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试行)的通知》(国卫医发[2017]7号)、《关于安宁疗护实践指南(试行)的通知》(国卫办医发[2017]5号),明确了安宁疗护中心的准入标准、服务管理和操作规范,促进机构规范化建设。

   (18)参见前引⑦,吕建高等文,第133页。

   (19)参见倪正茂等:《安乐死法研究》,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第24页。

   (20)参见任丑:《死亡权:安乐死立法的价值基础》,《自然辩证法研究》2011年第2期,第116页。

   (21)参见刘长秋:《论死亡权的特点及我国死亡权的立法设计》,《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年第3期,第82页。

   (22)See Lambert and others v.France[2015]ECHR.

   (23)See Human Rights Committee,General Comment No.36(2018)on Article 6 of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24)参见前引(21),刘长秋文,第81页。

   (25)参见前引⑧,王云岭文,第62页。

   (26)See Alex Conte,Richard Burchill,Defining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The Jurisprudeuce of the 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mmittee,zd ed.,Ashgate Publishing Limited,2009,p.141.

   (27)参见前引(23)。

   (28)同上。

   (29)同上。

   (30)参见林来梵:《人的尊严与人格尊严———兼论中国宪法第38条的解释方案》,《浙江社会科学》2008年第3期,第51页以下。

   (31)参见王利明:《民法典人格权编的亮点与创新》,《中国法学》2020年第4期,第9页。

   (32)参见郑贤君:《宪法“人格尊严”条款的规范地位之辨》,《中国法学》2012年第2期,第85页。

   (33)Vgl.BGHSt 42,301,305.转引自前引⑨,刘召成文,第37页。

   (34)See Carter v.Canada(Attorney General),2015 SCC 5,[2015]1 S.C.R.331.

   (35)参见王建平等:《生命安全机制与生命权立法》,《当代法学》2017年第5期,第104页以下。

   (36)参见前引⑨,刘召成文,第40页。

   (37)参见前引(23)。

   (38)参见韩大元:《生命权的宪法逻辑》,译林出版社2012年版,第11页。

   (39)See Pfeifer and Plankl v.Austria,25 Feb.1992,Series A no.227,(1992)14 EHRR 692.

   (40)参见前引(31),王利明文,第18页。

   (41)See James Griffin,On Human Rights,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8,pp.150-152.

   (42)参见前引(31),王利明文,第11页。

   (43)参见前引⑨,刘召成文,第40页。

   (44)参见前引(23)。

   (45)See Lars Johan Materstvedt et al.,Medical Murder in Belgium and the Netherlands,42 Journal of Medical Ethics 621(2016).

   (46)See Lambert and others v.France[2015]ECHR.

   (47)参见前引(31),王利明文,第11页。

   (48)See Emmanuelle Bélanger et al.,Of Dilemmas and Tensions:A Qualitative Study of Palliative Care Physicians’ Positions Regarding Voluntary Active Euthanasia in Quebec,Canada,45 Journal of Medical Ethics 50(2019).

   (49)See Airedale NHS Trust v.Bland[1993]1 All ER 821.

   (50)See British Medical Association Medical Ethics Committee,Withholding and Withdrawing Life-Prolonging Medical Treatment:Guidance for Decision Making,3 rd ed.,2007,http://www.gmc-uk.org/.

   (51)See General Medical Council,Treatment and Care Towards the End of Life:Good Practice in Decision Making,2010,http://www.gmc-uk.org/.

   (52)参见祝彬:《论患者最佳利益原则》,《医学与哲学(人文社会医学版)》2009年第5期,第33页。

   (53)前引(52),祝彬文,第36页。

   (54)前引(52),祝彬文,第36页。

   (55)See Raphael Cohen-Almagor,Belgian Euthanasia Law:A Critical Analysis,35 Journal of Medical Ethics 437(2009).

   (56)参见刘跃华等:《预先医疗指示制度与临终医疗资源利用——基于RCT研究的文献综述》,《社会保障研究》2016年第6期,第94页。

   (57)See Jonathan A.Hughes,Advance Euthanasia Directives and the Dutch Prosecution,47 Journal of Medical Ethics 253-256(2021).

   (58)See Toni C.Saad,Euthanasia in Belgium:Legal,Historical and Political Review,32 Issues in Law & Medicine 199-200(2017).

   (59)参见日本横滨地方裁判所1995年3月28日判决,《判例時報》1995年第1530期,转引自前引(15),刘建利文,第19页。

   (60)参见前引(15),刘建利文,第19页以下。

   (61)参见李大平等:《预立临终医疗指示相关问题研究》,《中国卫生事业管理》2017年第6期,第443页以下。

   (62)参见前引(15),刘建利文,第24页以下。

  

    进入专题: 尊严死亡     人格尊严     生命权       安乐死     生命伦理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0471.html
文章来源:《法学研究》2021年第3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