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昆义:美国干预台湾:“制中强台”与军事威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77 次 更新时间:2021-11-30 16:19:59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台湾问题    

王昆义  
美中在对台主权的“干预与融合”竞争,不限于政治、经济、社会、文化要素方面的竞争,还涉及具有决定性力量的军事要素。军事力量的使用基本形式,可区分为军事外交、军事威慑、军事干预、军事战争。美国在2022年国防授权法案中,已经拨列预算执行“太平洋威慑计划”。军事威慑成为西太平洋军事行动的主要模式,目的是希望维持足以阻止中国对台湾造成“既成事实”(fait accompli)的能力。〔11〕

  

   但“太平洋威慑计划”仅是美国大国竞争准备的一部分,正如里克所言,“要以打得赢为目标”的军事存在,在平衡过程中容易失去控制,威慑行动很容易向干预、战争冲突发展。

  

   极端情况所指,便从威慑、干预升高为战争、冲突。若不想遭遇灾难损失,战争风险必须在管理、威慑、干预的实践力度上思考,要定义出攻势上限与防御底线。拜登在2021年4月与习近平通话时说,“我们欢迎竞争,我们不是在寻找冲突,但我明确表示,我将全面捍卫美国的利益。”〔12〕在2021年9月份的通话中,美中两国领导人承诺,“两国确保竞争不会演变成冲突的责任。”〔13〕为防止美中关系的失控,中国也列出自己三条底线,“不可颠覆道路与制度、侵犯领土与主权、打断发展进程”。〔14〕

  

   从西太平洋军事威慑攻势方的美国来说,拜登主张“竞争不冲突”可视为上限。从防御方的中国来说,王毅提出的三个底线——“领土、制度、发展”自主权力的捍卫,总的来说便是主权干预与反干预竞争的本质。

  

   美中在军事领域的竞争,在不演变为战争、不干预主权的区间被运行,并依据此准则以达成军事威慑与干预的目标。既有目标亦将产生胜负结果的决定,这样的模式,可以赋予“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理想境界,如此一来,不但可以避免落入“修昔底德陷阱”,以免因为战争带来摧毁损耗,美国仍可基于实力领导国际社会。

  

   为能达到如此精密风险管控,美国围绕军事行动设计了三个层次,即“巩固原军事伙伴、建构新联盟、展现美军能力”。美国在冷战时期,在西太第一岛链建构包括“美日安保条约、美韩共同防御条约、美菲共同防御条约、美新(新加坡)防务合作协定”,这些都是在冷战时期已经建构的军事伙伴关系。

  

   2018年以后,美国更加积极巩固区域安全协定,包括“美泰战略愿景声明、美越海上合作协议、美新防务合作新协定”,并依据协定除了驻军、后勤支援、港口停靠,年度还有常态性的军事演习活动,美泰“金眼镜蛇”、美菲“肩并肩”、美韩“乙支自由卫士”、美日“东方之盾”等年度军演等。

  

   其次,建构新的联盟,美国也意识到,区域威慑或干预行动,必须依赖联盟力量,联盟的建构成为重要力量的来源,“民主联盟”是拜登三大核心外交之一,〔15〕西太平洋地区拜登延续特朗普“印太战略”,并将印太战略视为整体战略,强化战略功能,包括“四国高峰会谈”(Quad)与2+2(国防、外交)会谈,印太联盟的指向,着重关切中国崛起与对地区安全的影响。

  

   但印太战略需要区域地缘国家的同步,南海地区需要东协国家组织的介入,但东协在中美间不选边原则确立,所以印太战略以地缘战略角度来观察,并未完善。所以,美国不得不将北约力量纳入,这就有了2021年8月24日美、日、英、荷兰在冲绳近海举行联合军演,德、法也派军舰到西太平洋一起亮相。

  

   最后,则是展现美军能力,以便实现这一构想,这一部分是军事威慑与干预的操作核心,是干预与融合竞逐力量直接的碰撞,行动上虽是美军主动,但美中操作的结果,却引发了主权竞争效果。

  

  

  

   陆、美国干扰中国的主权融合

  

   从美国6年的国防授权法案,分析两党对中国的战略思维,综合评估出“以军事战略为核心的制中强台政策”。

  

   如何干扰中国大陆对台的主权融合,军事目的与政治目的需取得平衡。前面我们指出军事威慑与干预力度三个层次的内涵,但在操作上,美国举出的准则仅有一个,即“以军事力量制约中国在西太平洋的各项主张”,尤其是“一个中国原则”。

  

   以军事力量制约中国,从2018年美国战略调整至今的军事行动,可以包括:对台军售、飞航与停泊台湾的尝试、海(空)自由航行。

  

   一、美国对台军售

  

   近3年来美国对台军售有较大的成长变化,2019年销售额为107亿美元,含66架F-16V战斗机、M1A2艾布兰战车、刺针飞弹;2020年为56.7亿美元,包含爱国者三(APC-3)延寿、135枚AGM-84H距外陆攻飞弹、11套多管火箭“高机动性多管火箭系统”(High Mobility Artillery Rocket System)及6套F-16 MS-110光电侦照荚舱,100枚鱼叉飞弹岸置防卫系统(HCDS)、4架MQ-9B无人机、野战资通系统(Field 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 System);2021年4.36亿美元的“高机动多管火箭系统”(HIMARS)和“岸基鱼叉飞弹系统”(HCDS)(2021年6月台湾获美国通知,2020年实际金额约52亿美元)〔16〕。

  

   美国军售台湾内容,从武器型号可以发现具有以下特征:具有跨代际推进,如MQ-9B无人机;具有不对称性的转变,如机动式岸置防卫系统,武器精准、增速、远距(可覆盖彼岸,原点打击)等。这也是美国所称,强化台湾的防卫能力,若从军事干预的角度来看,属于间接干预的表征。

  

  

  

   二、停泊与飞航台湾的尝试

  

   2016年“2049计划研究所”主席、美国国防部前印太安全事务助理部长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撰文“美军应该考虑把船舰(由香港)改停靠在整补条件相当的高雄港,以示为对台湾民主的支持”。〔17〕于是,美舰停泊高雄一开始便被美国蒙上政治目的。

  

   2018年10月美国海军研究办公室的科学研究船“汤玛斯号”停泊高雄港,从4月份至10月份已经停泊4次,依据美国国防部的说法,科考船是跟台湾大学海洋研究所、大气科学系的合作研究,单纯的科研计划。然而台湾媒体报道时认为,船上是有官兵,本质上就是军舰,“是用细微政治操作,达成重大战略意义的手段”。〔18〕

  

   至于飞航方面更是跨出一大步,基本上有两种型式,军机降落台湾,2021年6月6日美军C-17战略运输机、7月15日美军一架C-146A型战术运输机降落松山机场,7月15日N3755P的民用(军机)C-130型货机降落桃园机场。美方的行为已经逾越了“一中政策”的底线。

  

   飞越台湾领空,2020年6月9日美军1架“C-40快船式”(Boeing C-40 Clipper)行政专机从基隆进入台湾领空,沿台湾西部向南飞行,由台南外侧离开并向西飞。2020年10月21日美国空军太平洋司令部承认一架美国空军RC-135W铆接型电战机于当日稍晚时,进入台湾北部上空飞行。2021年8月26日美军1架C-37A行政专机,当天下午5时许从台湾西南方海域飞入防空识别区,再进入台湾领空,最后飞越恒春半岛上空朝东北方前进,途经台东近海、花莲外海,最终在日本降落。

  

   三、海上自由航行

  

   自由航行是美国维系海权重要手段,其目的有三:一是保证全球公域迅速到达的战略要求;二是纠正沿海国家过度主张的海洋权利;三是履行军事威慑的政治目的。从美国的观点来看,中国在南海的主权主张、吹沙造岛行为、扩大领海水域范围,让美国海权受到影响。美国一方面透过国际仲裁否定中国在南海的主权主张,但“(干预或胁迫)要想成功,民主国家必须决定性的使用武力”。〔19〕美国主要是透过军事威慑行动,成为必要的选择。

  

   美国运用海权力量,透过海空一体方式,针对中国的主权主张,进行军事威慑。由美国近三年的行动,可以归纳三个样态:

  

   一是自由航行。以维系原有秩序,如派军舰穿越台湾海峡,以保障“台海中线”实质的存在;进入中国南海人工岛12海里水域,否定人工岛领海线与礁岩成岛的事实。

  

   二是抵近侦查。理论上是指“在不侵犯敌方领空和领海的前提下,公开或秘密接近敌方阵地或重要目标开展的侦察行动”。〔20〕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指出,2020年上半年“美国就派出近3000架次军机、60多艘次军舰”。〔21〕对中国抵近侦查密度不但加大,侦查工具也多样化,包括了RC-135系列、E-8C、E-3、P8A、P3-C、EP3-E、无人机MQ-4C等;侦查离岸距离也越来越近。2020年7月前,美国侦察离岸距离约有50-70海里,但2021年8月1日美军RC-135S战侦机,进入长江口附近、8月16日进入浙江宁波外海20海里位置、9月4日飞抵黄海领海基线约30哩(约55.56公里)。

  

   三是海上联合演训。就以2021年7月底进入南海的英国伊莉莎白号航母战斗群,加入“印太战略”活动为例,进入西太平洋之后,以大英国协成员国为号召,展开水域的军事活动,9月达到高潮,派“机敏级”(Astute class)核动力潜舰与日本自卫队举行双边潜舰演习;战斗群中的里契蒙(HMS Richmond)巡防舰由北南下通过台湾海峡。

  

   从2018年以来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军事威慑与区域干预活动,可以发现,西方国家是透过原有的同盟协定,奠定新的结盟形式,对区域大国实施意图的压制,其中台湾、南海是主要焦点。

  

   柒、结语

  

西方介入西太平洋,军事行动受到祇能竞争不能战争冲突的政治指导局限,对于中国而言,藉由军事威慑与反威慑,干预与反干预的行动,介入“台湾主权”之争,解放军透过反客为主的战略设计,进行主权融合的政治操作,其做法与美国在对台的政军操作手法雷同。两者都是运用“切香肠战术”(Salami tactics)推进,达到极致之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台湾问题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988.html
文章来源:《中国评论》月刊11月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