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勇:1854年《美琉修好条约》与近代美琉关系演变[1]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5 次 更新时间:2021-11-30 11:06:45

进入专题: 美琉修好条约   美琉关系   琉球  

徐勇(北大) (进入专栏)  
奠定了处置包括琉球在内的日本问题的国际法政治基础。1943年开罗会议期间,中美会谈事项共18条,第8条为“香港·琉球事项”,据记会议期间“罗斯福再三询问,中国是否欲得琉球,蒋主席答称愿将琉球先由中美占领,再按国际托管办法,交由中美共同管理”。其后“罗斯福自德黑兰会议散后,归至华府,则在太平洋战事会议上宣称,琉球应归中国,已得史太林完全同意”。[9]但是,蒋之对琉球政策认识基点在于:“琉球乃一主权国,其地位与朝鲜相等。”[10] 显然,蒋支持琉球取得与朝鲜相同的独立国地位,中国方面最终未能接受美国提案。

   至《开罗宣言》发表,规定“三国之宗旨在剥夺日本自从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后,在太平洋上所夺得或占领之一切岛屿;在使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例如东北四省、台湾、澎湖群岛等,归还中华民国;其他日本以武力或贪欲攫取之土地,亦务将日本驱逐出境。”[11]琉球归属问题,本来是开罗会议的议题之一, 虽然没有被写入宣言,但显然是属于宣言所规定的“剥夺其殖民地”的处置范围 。

   随着盟军方面反法西斯战争的节节胜利,1945年7月26日发表了《波茨坦公告》,重申“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12]1945年8月15日日皇裕仁发表广播讲话,宣布接受盟军公告无条件投降。其后由澳、加、中、法、印、荷、新、菲、苏、英、美等11国组建了远东委员会及盟军管制日本委员会。1947年6月19日,远东委员会制定《远东委员会对投降后日本之基本政策的决议》,决定“保证日本不再成为世界和平与安全之危胁”,强调“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可能决定之附近岛屿”。[13]又一次明确了剥夺日本殖民地并重新划定其领土的基本原则,琉球被再次划入了需要国际再议的范围之内。

   需要强调,二战时期形成处置战后日本领土范围的原则,应该是战后处理琉球主权归属的最基本的国际法原则。近些年日本右翼为了和中国争夺钓鱼岛,压制琉球主权问题讨论,并在战后领土问题上提出所谓日本的“故有领土”论,以对抗二战结束时盟国方面确定“盟军决定”论,显然这是同二战后的国际法原则相冲突的、非法的,也是完全缺乏历史依据的。

   第三阶段、占领日本及美国托管琉球的“美治”时期。战后盟军进占日本, 在美国主导之下,1951年 9月4日旧金山《对日和约》决定将琉球交由美国托管。美国在占领及20年的托管时期,管制琉球的政府称为“琉球列島美國民政府”,即United States Civil Administration of the Ryukyu Islands,简称USCAR;政府最高首长称“琉球列島高等弁務官”,即The High Commissioner of the Ryukyu Islands。两职官名中均采用传统“琉球”二字,其读音亦为传统读法Ryukyu。[14] 还先后建立琉球大学,创办《琉球新报》。

   美国在托管时期推进的“脱日本化”以及回归“琉球化”诸多措施,配合其铲除军国主义与殖民主义的政治需求,取得了相当程度的成效。美国在托管时期为琉球“正名” ,与19世纪《美琉条约》签订与实施时期所使用的琉球概念,具有相通的政治认同意义。

   第四阶段,归还行政权时期。战后美国对于琉球主权归属的总体认识,曾有美军方面的“军部理论”,还有曾任国务院政策企划部长的乔治·凯南的“凯南理论”,明确要求排除日本影响,树立美国在当地完全的统治权(事实上的主权)。按麦克阿瑟所说:“冲绳人不是日本人,可以通过美军基地得到收入过愉快的生活”,凯南则强调“冲绳并非日本所固有之一部”。[15]如同罗斯福在战时提出的将琉球交予中国等主张一样,美军要求从地缘政治方面消除和限制日本在琉球的存在与作用。

   但是,美军在朝鲜战争、东南亚战场上叠遭挫折,美国急需假手日本等国发挥多边力量以对抗苏联、中国。而日本方面通过战后的“军需景气”,增加了对美外交筹码。1965年11月,日本总理大臣佐藤荣作访美,与美国总统约翰逊讨论冲绳归还问题。美军政策最终转向,致使尼克松“返还理论”占据上峰。1972年5月15日美日双方归还协定生效,日本废除美军的“琉球列岛美国民政府”等管制名称,再度设置冲绳县,任命县知事,获得了对于整个琉球群岛的实际控制权。

   按台湾学者的分析,美国之所谓归还琉球,“不特与开罗会议、德黑兰会议之了解不同,且亦非罗斯福之本意”。[16]可以确认,美日《归还冲绳协议》不过是美日之间的双边行为,美日私自相授的行政权不能最终解决其主权归属问题。由于美军的实际存在,在琉球问题上美国迄今仍然拥有绝大的主导作用。但是不可否认,在没有经过联合国和相关国际会议的认同之下, 琉球主权归属问题依旧是悬而未决的国际议题。

   三、《美琉条约》的历史意义再认识

   美国各时期的对琉球政策有相当大的转折与变化,但是综观其政策走向,无不牵连着19世纪《美琉条约》所奠下的思想与政策根基。美国的对琉政策以及美琉关系模式,还产生了国际外交联动效应。

   在《美琉条约》缔结翌年,琉球和法国缔结了《琉法修好条约》,1859年和荷兰缔结《琉荷修好条约》。琉球国在这两个条约之中,继续使用了“琉球国”国号以及咸丰纪年。现今的琉球史家合称琉美、琉法、琉荷诸条约为和平外交“三大条约”,强调是19世纪“琉球对外关系的分界点。”[17]《美琉条约》等条约所表现的,是国际社会对于琉球政治地位的共识,绝不能低估这一国际共识所包含的深厚历史底蕴及其现实意义。

   《美琉条约》之后不到20年,日本军国主义兴起,兵锋直指东亚各国,直接打破了《美琉条约》诸条约所关联的亚太国际关系。晚清中国和美国政府也曾为捍卫琉球人利益,共同地为健全国际法做出了努力。犹如李鸿章和格兰特对话,李鸿章指出日本废灭琉球是“违背公法,是为各国所无之事”,格兰特确认琉球“自为一国”,并提出保存琉球国的调解方案。但是,李鸿章没能遏止日军的攻势,格兰特的调解方案也未能成功。不久格兰特去世了,遗墓在纽约的哈得逊河畔。格兰特在生没有看到,日本的武力不仅灭掉了琉球古国,还打掉了晚清的北洋舰队,吞并了朝鲜古国,传统的东亚四元格局,演变为其后数十年的日中二元战争对决。

   面对连续崩摧的晚清军政局势,李鸿章惺惺相惜,怀念这一位共同讨论琉球与东亚问题的老朋友。在甲午战后访问欧美的途中,李鸿章专程到格兰特墓前凭吊,次年又委托驻美公使杨儒代表李鸿章在其墓园种植两棵银杏树。现今保存的格氏纪念馆和墓碑,刻有格氏名言:“让我们享有和平”(LET US HAVE PEACE)。这一名言,大概还能唤起往来的观光者对于这位卸任美国总统、被誉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军事家、曾经为保存一个东亚海洋古国,协调东亚和平,所做的种种努力的记忆。

   可以确认的是,发生在130年前的,李鸿章与格兰特曾经相互配合,共同坚持的“存球祀”方针,以及格氏及其后续的美国存琉政策,其再议、即在合适条件下的国际性研究的推进、及其转圜的可能性,已经在21世纪以来的中外学术界,有了越来越多的关注与讨论。

  

   (2018.06.19稿;2021.11.28文字订正)

  

   注释:

   [1] 本文原载汪朝光主编《再认识与再评价:二战中的中国与亚洲民族解放运动》,社科文献出版社2018年;现有个别文字订正。

   [2] 参考马士、宓亨利著,姚曾廙等译:《远东国际关系史》,上海书店出版社1998年,第282-287页。

   [3] 外務省條約局『舊條約彙纂?第三卷(朝鮮?琉球)』 昭和九年三月,第652页。

   [4]  新垣毅编:『沖縄の自己決定権』、(東京)高文研出版2015年6月,第37頁。

   [5] 外務省條約局『舊條約彙纂?第三卷(朝鮮?琉球)』 昭和九年三月,第651、653页。

   [6] 鹿岛守之助:《日本外交史》34.縂括編,(東京)鹿岛研究所出版会,昭和48年,第62页。

   [7] 外務省條約局『舊條約彙纂?第三卷(朝鮮?琉球)』 昭和九年三月,第662、663页。

   [8] 《李文忠公全集·译署函稿》卷八,第41-44页。

   [9] 梁敬錞:《开罗会议》,(台)商务印书馆,民国63年第二版,第112、149页。

   [10] 梁敬錞:《开罗会议》,(台)商务印书馆,民国63年第二版,第148页。

   [11] 《国际条约集》(1934—1944),世界知识出版社1961年,第407页。

   [12] 《国际条约集(1945- 1947)》,世界知识出版社1961年版,第77-78页。

   [13] 《日本问题文件汇编》,世界知识出版社,1955年,第13页。

   [14]  沖繩県平和記念資料館《沖繩県平和記念資料館総合案内》2006年,第116-117頁。

   [15] 参考宫里政玄著:《日美關係と沖繩》,(東京)岩波書店,第6页。

   [16] 梁敬錞:《开罗会议》,(台)商务印书馆,民国63年第二版,第149页。

   [17] 梅木哲人:『新琉球国の歴史』、(東京)法政大学出版局2013年、第190頁。

  

  

进入 徐勇(北大)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美琉修好条约   美琉关系   琉球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97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