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广云:意识形态型政党到政社一体化国家——重新认识和评价列宁的政治哲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58 次 更新时间:2021-11-23 15:20:24

进入专题: 列宁主义   意识形态型政党   国际主义   民族主义   政社一体化国家  

程广云 (进入专栏)  
而且在最民主的共和国内也是这样”。社会主义民主的形式是将“议行分离”改变成“议行合一”亦即将民主制改变成集中制或民主集中制,以便无产阶级专政。“摆脱议会制的出路,当然不在于取消代表机构和选举制,而在于把代表机构由清谈馆变为‘实干的’机构”。列宁确认,“民主共和国是走向无产阶级专政的捷径”。但是,他更注重“原始”民主亦即直接民主。

   为什么要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列宁给出“两个主要原因”或者“两个主要方面”:一是“剥削者的反抗”(“剥削者的财富”“在组织能力上和知识上的优势”);二是“内战造成的经济破坏”等等。什么是无产阶级专政?怎样实行无产阶级专政?首先,列宁指出:“无产阶级专政是打击占少数的剥削者以利于占多数的被剥削者,……是由正是为了唤起和发动这些群众去从事历史创造活动而建立起来的组织……来实现的。”苏维埃政权正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组织形式。其次,列宁的一个争议性提法是:“专政是直接凭借暴力而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政权”,“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是由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采用暴力手段来获得和维持的政权,是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政权”。列宁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论断是最为人们所诟病的,但我们也应该在具体历史境况中给予必要的理解。再次,列宁甚至将无产阶级专政看作是对资产阶级进行的持续“战争”状态。他提到了“资产阶级的反抗”“资产阶级的强大”尤其“小生产的力量”:“小生产是经常地、每日每时地、自发地和大批地产生着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最后,列宁关于群众、阶级、政党和领袖关系的著名论述,构成其政党领导权理论。他说:“群众是划分为阶级的;……阶级是由政党来领导的;政党通常是由最有威信、最有影响、最有经验、被选出担任最重要职务而称为领袖的人们所组成的比较稳定的集团来主持的。”

   1917 年,俄国首先爆发了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二月革命;接着,在列宁布尔什维克党的领导下,发动了无产阶级社会主义的十月革命,建立了世界历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1917年成立苏俄,1922年成立苏联)。列宁布尔什维克党的理论和实践由此引起了众多的批评。考茨基认为列宁的看法就是“布朗基和魏特林的看法”,就是一种“救世主”的观念。他认为十月革命的要害就是少数人取得政权,没有得到多数人同意,因此不是依靠民主的专政,而是“废除民主的专政”。“这个专政有两条道路可以考虑:耶稣教团的道路或拿破仑主义的道路”。前者是政教合一的道路,后者是军事独裁的道路。在考茨基看来,十月革命“虽然其出发点是要求成为无产阶级专政,但是它从一开始就是无产阶级内的一党的专政”。最终,这个“一党专政”甚至不是“无产阶级的多数派对少数派的专政”,可能是“个别人的专政”。普列汉诺夫赞成考茨基观点。他将列宁“集中主义”等同于“波拿巴主义”。他指责布尔什维克党说:“他们显然把无产阶级专政和对无产阶级的专政混为一谈了。”他说:“不可能有没有资产阶级参加的资本主义革命。不可能有没有资本家的资本主义”,“农民是工人在建立社会主义生产方式事业中完全不可靠的同盟者。……工人……他现在是少数,为了建立社会主义制度却需要多数”。连卢森堡——虽然反对考茨基——也批评列宁和托洛茨基的理论。她说:“这根本是一种小集团统治——这固然是一种专政,但不是无产阶级专政,而是一小撮政治家的专政,就是说,纯粹资产阶级意义上的专政,雅各宾统治意义上的专政。”1918—1919年,在德国和匈牙利,都出现了无产阶级革命形势,结果都失败了,关键在于德国和匈牙利的共产党人没有坚决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因此,尽管卢森堡对列宁和托洛茨基的批评有其合理性和正当性,但列宁和托洛茨基的布尔什维克党领导的俄国十月革命取得了成功,李卜克内西和卢森堡的斯巴达克同盟领导的德国十一月革命却遭到了失败。

   十月革命之后,列宁初步探索了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的道路,尤其从战时共产主义政策到新经济政策,表明了列宁晚年的一个重要转向。其中的关键是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利用资本主义,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譬如,列宁就提到了利用泰罗制的问题。他说:“社会主义能否实现,就取决于我们把苏维埃政权和苏维埃管理组织同资本主义最新的进步的东西结合得好坏”,“全人类的首要的生产力就是工人,劳动者”。“共产主义就是苏维埃政权加全国电气化”。列宁晚年的另一重要转向是发现了社会主义国家的官僚主义问题。他说:“在共产主义下,在一定的时期内,不仅会保留资产阶级权利,甚至还会保留资产阶级国家,——但没有资产阶级!”“我们的国家实际上不是工人国家,而是工农国家”,“我们的国家是带有官僚主义弊病的工人国家。……这就是过渡的实际情况”。列宁提到了一些消除官僚主义的办法,引发了后人的思考。

   1919年,列宁创立共产国际(即“第三国际”)。由此,列宁主义成为国际共产主义和各国社会主义实践的理论指南。即使列宁所缔造的政党——苏共下台,列宁所缔造的国家——苏联解体,列宁主义至今仍然是各国共产党人的指导思想之一。

   总之,列宁创造了一种新型政党和新型国家,就是通过组织意识形态政社一体化政党,进而组织意识形态政社一体化国家。所谓政社一体化,就是打破资本主义政社二元化——政治国家与市民社会的二分,实现社会主义国家与社会的合一,而政党则是联结国家—社会二者的纽带。这种意识形态型政党具有双重职能:就是通过社会主义科学意识形态教育它的党员、干部,首先组织社会,进而组织国家。这应答了黑格尔和马克思的政治国家—市民社会二元对立的难题,也应答了恩格斯的社会扬弃国家异化的难题。

   五、结语:还是回到列宁

   卢森堡对于修正主义和列宁主义的“左右开弓”,成为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端绪。经典马克思主义之后,列宁主义与修正主义、西方马克思主义构成了马克思主义的三大“余脉”,而列宁主义则是马克思主义的“正脉”。概括地说,修正主义偏重于经济维度,列宁主义着重于政治维度,而西方马克思主义则侧重于文化维度。

   阿隆(Raymond Aron)早已提出了“意识形态终结论”(1955),贝尔(Daniel Bell)和福山(Francis Fukuyama)等是这一理论的主要代表。“意识形态终结”就意味着“非政治化”,它的替代观念,或为“专业技术人员主导论”,或为“文化多元论”,这也构成所谓“晚期资本主义意识形态”。面对这样一种境况,以拉克劳和墨菲为代表的后马克思主义采取了激进多元民主政治策略,主要包括三重向度——“用话语政治替换本质主义政治,用文化政治替换革命政治,用身份政治替换阶级政治”。这种策略就是要求我们遗忘列宁。

   但齐泽克(Slavoj Zizek)在《重述列宁》(2001)中却提出了相反的策略:重述列宁,一要恢复笛卡尔式的“我思”,认清资本主义隐性的思想控制实质;二要回归拉康式的“无意识”,采取瞬时行动,重新唤醒无产阶级的行动能力,以行动的列宁主义为武器,对抗当今的全球资本主义,解构全球政治旧秩序,构建全球政治新秩序。“列宁的遗产”,就是真理的政治,也是行动的政治。行动是挑战不可能,要求不可能,上演不可能;行动是政治的,而非实用主义权宜之计。无疑,齐泽克只是想象列宁,表达了“回到列宁”的激进姿态。

   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进程中,列宁主义构成了从经典马克思主义到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历史—逻辑中介。今天,我们既可以说早已超越了列宁的时代,也可以说仍然内在于列宁的时代。战争与革命的时代据说早过去了,和平与发展的时代据说已到来了。然而帝国主义不过换了几副“马甲”而已。不仅革命还不能“告别”,甚至专政也不能“告别”。列宁主义不会过时。这就给我们提出了进一步研究列宁的时代要求。有鉴于此,有些学者提出了建立“东方列宁学”以便回应“西方列宁学”的倡议。这一倡议应该纳入整个“马克思主义东方学”规划之中。这一规划就是系统研究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包括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邓小平等关于东方社会发展的学说,特别是他们关于俄国、中国等东方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国家沿着社会主义轨道实现发展的学说。

  

   参考文献略。

  

进入 程广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列宁主义   意识形态型政党   国际主义   民族主义   政社一体化国家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841.html
文章来源:《马克思主义理论教学与研究》2021年4月第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