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细成:“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四种歧解辨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8 次 更新时间:2021-11-21 23:08:17

进入专题: 论语   儒家  

李细成  
第四,通过孔子相关的言行来佐证。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论语·述而》)

   互乡难与言,童子见,门人惑。子曰:“与其进也,不与其退也。唯何甚?人洁己以进,与其洁也,不保其往也。”(《论语·述而》)

   从这两段语录中,我们就可以知道,当孔子看到“夷狄之有君”时,他心里想的必然是“择其善者而从之”“与其进也……与其洁也”,而不是“择其不善者”去贬斥、打击他们。

   《论语·乡党》载:“乡人饮酒,杖者出,斯出矣。”“乡人傩,朝服而立于阼阶。”孔子从都城回到家乡,对于乡人的日常生活与精神追求,都带着十足的礼敬之心。我们可以说,那是因为鲁国的乡野都渗透着礼乐文化,孔子非常欣怡。同样,我们也可以说,如果孔子从诸夏去到夷狄,看到夷狄君臣之间的仁义之道比起诸夏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孔子就必然会对其带着十足的礼敬之心,同时深忧诸夏僭乱的现状与未来,感到耻辱与难受,而绝不是带着先进文化的傲慢之心到处去挑夷狄的毛病,并从精神上进行打击。

   《论语·季氏》载:“齐景公有马千驷,死之日,民无德而称焉;伯夷、叔齐饿于首阳之下,民到于今称之。其斯之谓与?”

   仿此,我们也可以说:“先王有礼仪三千,诸夏僭乱,民无德而称焉;楚、吴等国虽礼仪薄弱,而有君臣之道,民到于今称之。”

   综上所述,孔子所说的“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这句话表达的应当是“责夏”,并且主要是“责臣”的意思,而并非抱着“重中国、贱夷狄”的“尊夏”观念。值得一提的是,钱穆的《论语新解》中对“尊夏”有另一种解读:

   本章有两解。一说:夷狄亦有君,不像诸夏竞于僭篡,并君而无之。另一说:夷狄纵有君,不如诸夏之无君。盖孔子所重在礼,礼者,人群社会相交相处所共遵。若依前一说,君臣尤是礼中大节,苟无君,其他更何足论。孔子专据无君一节而谓诸夏不如夷狄。依后说,君臣亦仅礼中之一端,社会可以无君,终不可以无礼。孔子撇开无君一节,谓夷狄终不如诸夏。晋之南渡,北方五胡逞乱。其时学者门第鼎盛,蔑视王室,可谓有无君之意,但必严夷夏之防以自保,故多主后说。宋承晚唐五代藩镇割据之积弊,非唱尊王之义,则一统局面难保,而夷狄之侵凌可虞,故多主前说。清儒根据孔子《春秋》,于此两说作持平之采择,而亦主后说。今就《论语》原文论,依后说,上句之字,可仍作常用义释之。依前说,则此之字,近尚字义,此种用法颇少见,今仍采后说。再就古今通义论之,可谓此社会即无君,亦不可以无道。但不可谓此社会虽有道,必不可以无君。既能有道,则有君无君可不论。《论语》言政治,必本人道之大,尊君亦所以尊道,断无视君位高出于道之意,故知后说为胜。

   显然,钱先生亦持“尊夏”观点,但其“尊道”不“尊君”的隐曲之理与其他持“尊夏”观点的学者有所不同,虽然其说在理,但仍然有两个问题:

   第一,这种“尊道”不在“尊君”的解释其实超出了《论语》文本,明显带有“以孟解孔”的味道。伊川先生曰:“孔子之时,诸侯甚强大,然皆周所封建也。周之典礼虽甚废坏,然未泯绝也。故齐、晋之霸,非挟尊王之义,则不能自立。至孟子时则异矣。天下之大国七,非周所命者四,先王之政绝而泽竭矣。夫王者,天下之义主也。民以为王,则谓之天王天子;民不以为王,则独夫而已矣。二周之君,虽无大恶见绝于天下,然独夫也。故孟子勉齐、梁以王者,与孔子之所以告诸侯不同。君子之救世,时行而已矣。”换言之,对孔子来说,“尊尊”重于“贤贤”的君臣之礼尚且不废,而对孟子来说,“贤贤”高于“尊尊”的天经地义毫不退让,通观《论语》中孔子的言行可知,他确实不是一个像孟子那样“尊道”而“轻君”的人。

   第二,这种解释义理过于隐曲,孔子为人直率坦荡,综观《论语》全篇,言思虽然缜密圆润,但大多明白晓畅、不难理解,像《公羊春秋》那般隐曲的“微言大义”几乎没有,“或问禘之说。子曰:‘不知也;知其说者之于天下也,其如示诸斯乎!’指其掌。”(《论语·八佾》)类似于这种隐微的话,在《论语》中并不多见,更为重要的是——孔子根本就没有必要这样隐曲地来表达自己“尊道”超过“尊君”的观点:

   齐人归女乐,季桓子受之,三日不朝。孔子行。(《论语·微子》)

   卫灵公问陈于孔子。孔子对曰:“俎豆之事,则尝闻之矣;军旅之事,未之学也。”明日遂行。(《论语·卫灵公》)

   陈司败问昭公知礼乎,孔子曰:“知礼。”孔子退,揖巫马期进之,曰:“吾闻君子不党,君子亦党乎?君取于吴,为同姓,谓之吴孟子。君而知礼,孰不知礼?”巫马期以告。子曰:“丘也幸,苟有过,人必知之。”(《论语·述而》)

   孔子曰:“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自诸侯出,盖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执国命,三世希不失矣。天下有道,则政不在大夫。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论语·季氏》)

   长沮桀溺耦而耕。孔子过之,使子路问津焉。长沮曰:“夫执舆者为谁?”子路曰:“为孔丘。”曰:“是鲁孔丘与?”曰:“是也。”曰:“是知津矣。”问于桀溺。桀溺曰:“子为谁?”曰:“为仲由。”曰:“是鲁孔丘之徒与?”对曰:“然。”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谁以易之?且而与其从辟人之士也,岂若从辟世之士哉?”耰而不辍。子路行以告,夫子怃然曰:“鸟兽不可与同群!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论语·微子》)

   一方面,当时社会的舆论环境相对良好,“非君”之论并不罕见,孔子根本没有必要隐曲地来表达自己的思想,且不论隐者们批判的锋芒尖锐至极,就算是孔子这样温良而又志在待价而沽的人,也都完全不怕得罪权贵,常常“一棒子打死一片人”地说:“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论语》中,他已经在多处明白晓畅地向世人宣告他“尊道”超过“尊君”的观点:“齐景公有马千驷,死之日,民无德而称焉;伯夷、叔齐饿于首阳之下,民到于今称之。其斯之谓与?”(《论语·季氏》)“泰伯其可谓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论语·泰伯》)

   另一方面,孔子自己十四年“累累若丧家之狗”“知其不可而为之”地游说诸侯施行仁政,择君而仕,甚至不择君而仕——不惜应叛臣公山弗扰、佛肸之召来曲线救国,时时刻刻都在向世人亮明他“尊道”超过“尊君”的观点。他任何时候,对待任何国君与当权者的提问,都直言不讳表达他“道”高于“君”的观点:

   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孔子对曰:“举直错诸枉,则民服;举枉错诸直,则民不服。”(《论语·为政》)

   定公问:“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孔子曰:“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论语·八佾》)

   季子然问:“仲由、冉求可谓大臣与?”子曰:“吾以子为异之问,曾由与求之问。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今由与求也,可谓具臣矣。”曰:“然则从之者与?”子曰:“弑父与君,亦不从也。”(《论语·先进》)

   季康子问政于孔子。孔子对曰:“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论语·颜渊》)

   季康子患盗,问于孔子。孔子对曰:“苟子之不欲,虽赏之不窃。”(《论语·颜渊》)

   因此,持“尊夏”观念的学者之中,钱先生这种“尊道”高于“尊君”的隐曲解释也似可商榷。事实上,笔者看来,孔子所说的“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这句话的意旨并不复杂,不过是孔子见诸夏竞于僭篡而无君臣之道,反不如夷狄之有君,耻而切责之罢了。切责的对象,主要是“责臣”,但“责君”之意也自在其中。笔者在撰写本文过程中深深体会到,注解《论语》,首在体察时代背景与对话情境、体贴圣贤性情与思想心境,熟读玩味、前后贯通以至于触处皆春,而后平心解之,方可忝入圣贤怀抱。

  

    进入专题: 论语   儒家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789.html
文章来源:《孔子学刊》第十辑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