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俊海 刘永谋:“巨机器”时代人的异化及其救赎

——简论刘易斯·芒福德人文主义机器哲学思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0 次 更新时间:2021-10-16 21:40:37

进入专题: 人的异化   人文主义   机器哲学  

赵俊海   刘永谋 (进入专栏)  
即从思想观念和意识领域进行革新,“我们现代的机器世界是人类努力和意志的创造,故而任何彻底的改变首先要涉及到价值观和社会优先的改变”。[13]239

   在芒福德看来,以有机世界观代替机械世界观,就要人、自然、人类社会和文化看成一个有时间维度的、可以生长的生命体,它们可以发展和进化。因此,在有机世界观的指导下,在人类发展上,“非人”必须转变成为平衡的、整体的人。这种人,不仅仅应该享受,更应该学会创造;不仅仅可以接受“巨机器”的贿赂,更应该学会享受艰苦、缺乏、忍耐和无聊等;不仅仅物质上富有,而且要精神上富足。经济上,必须废除片面追求经济、权力、物资享受的观念,现代机器工业应该与艺术、农业、手工业等共同平衡的发展。在历史上,应抛弃“老式的或过时的没有价值”[2]184的忘本式的进化论,而应该以有机延续的观念看待人类发展史,因此我们不仅不应该忽视过去,反而,更应该重视过去。历史对我们来说不是前进中的包袱,而是一笔价值连城的历史遗产。

   2.艺术的救赎:对机器的审美改造

   为实现“巨机器”时代的人的救赎,需要用艺术来改造机器。以艺术或审美来改造“巨机器”,是芒福德机器哲学发端之时就已经确立的一个原则。机器的审美改造包括两个步骤:其一,新型工程师的培养;其二,机器设计的艺术化。

   在工程师的培养教育体系当中,不仅应该使他们学习机器设计的相关内容,而且要培养他们的美学领悟能力和鉴赏力,将艺术的气息融入工程师培养的每一个细节。在芒福德看来,工程师一旦将机器设计、美学、建筑、数学、哲学等了然于胸,整个思维方式就彻底变化了,他们不再把机器纯粹看作是一个实现某种目的的物品,相反,它是一种表现的工具。

   机器设计有三个阶段,艺术化和审美化是其第三个阶段。机器设计在第一阶段时,仅仅关注于机器本身,其他一切个性的需要都被搁置在一边。在在第二阶段时,芒福德称工程师是“最大的罪人,即最明显的感伤主义者”[14]40。由于人类污染了环境,便在设计机器时增加一些诸如花束、花纹等装饰物,以弥补对大自然环境的缺失。这是一个折中的阶段。在这一阶段,设计机器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完全是为了效率,另一部分则是美观。

   在机器设计的第三阶段,美学元素、艺术形式已经不再适用于机械对象,因为它们已经渗透到机器发展过程的各个阶段中去了。在这一阶段,我们必须认识到,创造一件完整的机械产品的冲动与创造一件具有审美特征的完整产品的冲动是类似的,所以这两者的结合在发展过程的每个阶段都必然会普遍地受到环境的影响。在这一阶段,工程师,即机器设计者应该将“优美的数学方程式,一系列的物质相互关系的必然性,物质本身的纯净的质,整体的严密的逻辑关系”[14]45都考虑进去。在设计的过程中,工程师的既要呈现机器的原有形式,去除那些非本质性的东西,也需要把人的需要和愿望结合起来,这是新技术发展,甚至是生物技术时代的标志。

   对机器审美改造的最终目的使“机器不仅成为实际活动的一种工具,而且成为一种有价值的生活方式”[14]51。

   3.技术的转变:从一元技术到多元技术

   芒福德把过分重视数量化的、重复性的、巨大的、复杂的、专制的,最终指向金钱和权力的技术称之为“一元技术”(monotechnics);把富于变化的、基于手工和小规模的、民主的,最终指向生活的技术称为“多元技术”(polytechnics),这种技术以农业、手工业和手艺为主要代表,它不以获得最大的利润和无限制的权力为宗旨,而是主张在从事技术工作的同时,不能忘了工作的意义,不能为工作所累,不能为工作而甘受奴役。

   在分析权力五角形时,芒福德提出了“巨机器”对人的工作形式所产生的影响:用手工作→机械工作,书面工作→电子工作。这一历程透露出来的是技术使工作越来越远离人性和人。而以人性为中心,是实现从一元技术到多元技术的转变的核心价值观。芒福德从不否认“一元技术”创造的丰功伟绩,事实它在解决粮食问题、大型工程等方面也确实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但如果因此而废弃其他的技术形式,则就走向了极端。

   因此,芒福德十分惋惜传统手工艺的衰落,寄希望于复兴手工业经济来平衡“巨机器”所带来的弊端。以手工艺为代表的“多元技术”的最后目的不是为了物品本身,而是为了物品所蕴含的价值,即成就感、喜悦感、满足感和幸福感等生命意义,“这种经济内却含有某种东西是我们几乎已经忘记了其意义的,那就是休闲。换言之,人们可以有时间来闲话,沉思和反省人生的意义”[10]140。

   4.政治的控制:基本共产主义

   在政治方面,芒福德借用了爱德华·贝拉米的“基本共产主义”范畴。他所谓的“基本共产主义”是后马克思主义的,是建立在新生代技术时期的事实和价值观基础之上的。简单的来说,把应用于寡妇、孤儿和没有劳动能力的残疾人的救助制度拓展到全社会,以确保社会之中的每个人都应该享有最基本的饮水、食品、居住、医疗和教育等生存条件,这便是芒福德所认为的“基本共产主义”。

   在芒福德看来实现政治控制,我们要把握好几个要点,其一,要以“工程师”为核心;其二,政治控制的手段是革命,至于是和平的方式还是暴力的方式取决于资产阶级的思维能力和道德水平;其三,实行计划经济;其四,斗争或革命的最终目的是实现“巨机器”的人性化,使它以人类的生活为中心,而不是以权力为中心。

   实现基本共产主义首先应该进行一项以工程师为领导的全国性的大普查,确定基本的消费标准、满足社会需求的最少工作时间、对生产和产品质量建立科学的衡量标准。

   芒福德认为实行政治控制,就要建立一套新的政治制度。这种政治制度应包括以下三重控制系统:第一建立内部的产业政治组织形式,即把工会转变为一个帮助建立生产标准的生产组织,一个人性化的管理系统,一个涵盖每个成员的集体秩序。第二建立反应集体合理要求的积极而自律的消费者组织,它可以控制产品生产的种类、数量和分配,可以调节各种竞争关系,确保生产合适种类的产品。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使整个社会的生产从全体消费者的利益出发,而不是从资本家的商业利益出发。第三建立在相互合作国家的政治框架内以产业作为单位组成的组织,获得土地、资本、信贷和机器拥有所有权。对于所有权的获得,芒福德断言这将是一场革命。它可能是和平的,也可能会流血,至于究竟采取何种方式取决于他们的思维能力和道德水平。[2]421

   最后,在建立各种基本标准和建立新的政治制度制之后,就要实施“计划经济”。

   三、人文主义机器哲学源流中的芒福德

   机器哲学(Philosophy of Machines)是技术哲学研究的一个重要领域,根据其研究视角、问题域和基本观点的不同,大致可以分为工程主义传统和人文主义传统。工程主义机器哲学的基本立场是为机器的合法性提供辩护,将“人”作为工厂管理和资本家牟利的一个工具,过度追求效率,从而将复杂的“人”简化为“经济人”、“理性人”或“工具人”,而不考虑人的其他维度,主要代表人物有安德鲁·尤尔(Andrew Ure)和弗雷德里克·泰勒(Frederick Taylor)。人文主义机器哲学的主要立场是批判机器,反对机器对人的异化。

   人文主义机器哲学的发展要比工程主义的机器哲学更为丰富,大致可以划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为机器哲学的萌芽雏形时期,人的机器化或机械化、人和机器异同等问题是这一阶段主要的问题域,主要代表人物有拉·梅特里、里格纳诺(Signor Eugenio Rignano)、李约瑟等。第二阶段是传统型工作机器时期的人文主义机器哲学,由于科学技术的迅速发展,机器成了产业中的中流砥柱,从而对人类产生了重大而又深远的影响,因此人与传统型工作机器的关系成为这一阶段思考的主要问题,这一时期的主要代表人物有:马克思、塞缪尔·巴特勒(Samuel Butler)、马尔库塞、芬伯格、芒福德、凡勃伦、斯图尔特·蔡斯(Stuart Chase)、梅瑞迪斯·思林(Meredith Thring)、梭罗等,其主旨主要是探寻、彰显和捍卫人的价值、生命意义和解放。第三阶段是信息化和智能化机器时期的人文主义机器哲学,对电视、电脑、互联网、物联网、智能手机等为代表的信息传播媒介,以及以机器来隐喻的“社会”或“国家”成为这一时期反思的对象,主要代表人物有芒福德、波兹曼、波普尔、皮埃尔·布尔迪厄、詹姆斯·穆尔(James H.Moor)、雪莉·特克(Sherry Turkle)等。21世纪以来对机器的深入而系统的研究,逐渐形成了新的研究领域,例如机器伦理学(Machine Ethics)、机器人伦理学(Roboethics),从而构成了人文主义机器哲学的第四阶段。该阶段的主要代表人物有詹姆斯·穆尔(James H.Moor)、温德尔·沃勒克(Wendell Wallach)、帕特里克·林(Patrick Lin)等。

   在人文主义机器哲学这一学统中,芒福德的机器哲学居于关键地位,具有承前启后的作用,这是因为芒福德的机器哲学思想范围十分广泛,主要涵盖了机器哲学的第二和三阶段,既启发了同时代的学者,也为后来的研究者开辟了道路。

   芒福德的机器哲学具有很重要的价值。其价值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他是第一位以技术史为背景的以学术著作的形式专门针对“机器和人的关系”这一论题进行深入且全面思考和研究的人文学者。在他之前,马克思、巴特勒、凡勃伦等人虽然“机器与人”的关系进行过讨论,但是这种讨论要么是为其政治目的服务的(马克思,凡勃伦),要么是以小说的形式呈现的(巴特勒)。芒福德对“机器与人”关系的讨论放在了整个文明史当中,追溯“巨机器”的起源、运作、命运和对人类的深刻影响;确立了人之为人的根本不在于制造和使用工具,而在于心灵的制造。

   再次,芒福德用以“权力”为核心的“巨机器”来隐喻现代社会,是对现代社会的深刻洞见,是对“现代性”的另一种诠释。不同的学者对现代社会的弊病从不同角度进行了解构,凡勃伦认为“当下是一个机器程序的时代”[15]2,马尔库塞认为现代社会是一个“单向度社会”[16]73,225;福柯认为现代社会其实是一个“规训社会”[17]217,235;弗洛姆认为现代社会其实已经病了,是个“完全机械化的社会”[18]477等。芒福德认为现代社会其实就是一个“巨机器”,或者说权力综合体,它以获取权力和金钱为目的,在客观上控制着人类社会。正如阿尔帕德·绍科尔采对“巨机器”评价道:芒福德对现代性的洞见有两个基本要素,其一我们当前时代与“金字塔时代”有着密切的联系;其二是一个“机器神话”模糊了我们的视线,不能看到二者之间的联系,这个神话相信机器的终极后果总是有利于人类的,因此人类必须接受“巨机器”,这是不可避免的[19]254。芒福德对“巨机器”的深刻洞见,不仅仅是对世界的隐喻,更是对真实的现代世界的发现。[19]255-256

最后,芒福德的机器哲学思想对当下的人类生活和社会实践具有很大的启发作用。他不断强调的不是对大自然的征服,而是与大自然的合作;不是机械化的生活方式,而是完整的生活方式;不是工作,而是休闲;不是人为机器服务,而是机器为人服务。因此,通过分析和研究芒福德的机器哲学我们不得不再度思考人和自然的关系,尤其在雾霾经常肆虐的情况之下。黑格尔在《精神现象学》中所分析的主奴关系的转变,在日常生活中也很容易找到相匹配的事例。因此我们有必要反思以电脑、智能手机、机器人为代表的机器对我们的生活造成的影响,我们是成为它们的奴隶,从而在一个娱乐化时代,置身于狭小的空间中无所节制地满足我们个人的“私欲”,(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刘永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人的异化   人文主义   机器哲学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科学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068.html
文章来源:简论刘易斯·芒福德人文主义机器哲学思想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