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瓦布等:微观趋势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7 次 更新时间:2021-10-14 11:47:43

进入专题: 新冠疫情   数字化  

克劳斯·施瓦布   蒂埃里·马勒雷  
由于要重新定义社会契约,政府会进一步加强这种监管。政府加强干预也会影响那些依赖临时工的企业,甚至有可能会影响到它们的财务生存能力。随着新冠疫情彻底改变社会和政府针对临时工的态度,政府将要求相关企业提供正规的劳务合同,为员工提供社会保险和医疗保险等福利。对于这些企业来说,劳动力是个大问题,因为一旦把临时工变为正式职工,它们可能就无法赢利,甚至就此失去存在的理由。

  

  

   利益相关者理念和ESG

  

  

   本书第一部分介绍的五大宏观领域在过去10年中发生了重大变化,这对企业的经营环境产生了深远影响:企业日益注重利益相关者理念和ESG(环境、社会和治理),致力于实现可持续的价值创造(环境、社会和治理可视作利益相关者理念的标尺)。

   新冠疫情暴发之时,从应对气候变化的激进主义和不断加剧的社会不平等,到性别多元化和#MeToo(“我也是”)丑闻,各种问题已经提高了人们的意识,让人们更好地认识到利益相关者理念和ESG在当今互联世界中的重大作用。无论是否会有人公开支持,至少没有人会否认企业的根本目标不能再是无节制地追求利润;企业不仅要服务股东,更要服务所有的利益相关者。早期的观察性证据表明,ESG将在后疫情时代迎来更好的发展前景,原因主要包括下列三个方面。

   第一,新冠疫情将会催生或加强关于ESG战略性问题(最重要的是气候变化问题)的责任感和紧迫感。但是消费者行为、未来工作和移动出行以及供应链责任问题将成为投资流程的核心,并将成为尽职调查不可或缺的内容。

   第二,新冠疫情让企业决策层明确意识到,缺乏对ESG问题的考虑有可能丧失巨大价值,甚至可能威胁到企业的生存。因此,ESG将会更加全面地融入企业的核心战略和治理,同时也会改变投资者评估企业治理的方式。纳税记录、股利分配和薪酬水平将会受到日益严格的监督,因为一旦出现此类问题或者此类问题被公之于众,将会损害企业的声誉。

   第三,培育对员工和社区的亲善将成为提升品牌声誉的关键。企业越来越需要证明它们能够善待员工,比如改善劳工实践、关注员工健康和安全以及改善职场环境等。企业遵守这些措施可能不一定是因为它们天性善良,而是因为不采取这些措施会付出很大的“代价”,比如引发激进投资者和社会活动家的怒火。

   多项调查和报告证实了ESG战略已经从新冠疫情中受益,并且很有可能继续从中受益。初步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可持续发展板块的表现要优于传统的基金。国际权威评级机构晨星(Morningstar)比较了200多只可持续股票基金和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的一季度收益率,结果显示可持续基金的相对收益率要高出1~2个百分点。贝莱德的一份报告进一步证实,在新冠疫情期间,ESG评级较高的企业更胜一筹,超过了其他企业。[4]几位分析人士表示,表现更优异的企业可能只是因为其ESG资金和战略受化石燃料的影响减少,但是贝莱德报告坚持认为,遵守ESG的企业(也可以说是遵守利益相关者理念的企业)更加全面地了解风险管理,因此更具韧性。我们似乎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世界面临的宏观风险和问题越多,就越有必要实行利益相关者理念和ESG战略。

   有人相信经济复苏会牺牲利益相关者理念,也有人主张此刻应该“重建美好未来”,双方之间的辩论远未结束。有人认为“新冠疫情会将ESG搁置几年”,比如瑞安航空公司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奥莱利;也有人致力于将企业转型为“利益相关者公司”,比如爱彼迎公司首席执行官布莱恩·切斯基。[5]但是,无论个人如何看待利益相关者理念和ESG战略的优点及其在后疫情时代的作用,激进主义都将会带来改变,强化趋势的发展。社会活动家和许多激进投资者会严格审查企业在新冠疫情期间的表现。对于那些在社会问题上表现较差的公司,市场和/或消费者都会给予惩罚。美国一位知名法官利奥·斯特林在2020年4月参与撰写的一篇文章中,反复强调了公司治理改革的必要性:“公司治理制度对财务稳健性关注不够,不能持续创造财富,也不能给予员工公平的待遇,而我们却要再次为它们埋单。长期以来,证券市场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增长太快,牺牲了其他利益相关者的利益,尤其是工人的利益严重受损。尽管总体财富在增加,但财富增加的方式非常不公平:为财富增长做出了主要贡献的美国劳动者阶层并未从中享受到相应的成果。这种做法一味满足贪得无厌的股市需求,既提高了公司的债务水平,又加剧了经济风险。”[6]

   对于激进主义者来说,企业能否在危机中表现出正直体面至关重要。未来多年对企业的评价主要是基于它们的行动——不仅仅是狭义的商业行动,而是在整个社会大框架下的企业行为。比如,我们很难忘记在过去10年中,美国各大航空公司将其96%的现金流用于股份回购;我们也不会忘记在2020年3月,英国易捷航空公司向股东派发了1.74亿英镑的分红(其中包括向公司创始人支付了6000万英镑的分红)。[7]

   影响企业的激进主义现在已超越了传统社会激进主义(在外行人看来)和投资激进主义的范畴,并和员工激进主义一起,正在企业内部快速发展。2020年5月,就在全球疫情中心从美国转向拉丁美洲的时候,谷歌公司员工在绿色和平组织的一份报告激励下,成功说服公司不再为油气行业的上游开采活动开发定制化的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算法。[8]近期发生的几起类似事件体现了员工激进主义的兴起,从环境问题到社会问题和包容性问题。这也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例子,让我们了解到各种类型的激进主义者如何协力推动目标,打造更加可持续的未来。

   与此同时,传统的激进主义也急剧发展,表现在行业行动方面。尤其在美国,许多白领工人通过居家办公来应对新冠疫情,而许多低收入工人却只能“直面风险”,他们除了上班工作别无选择,这引发了一波抗议、罢工和游行示威活动。[9]随着工人安全、薪水和福利等问题越发重要,利益相关者理念的行动议程将更受关注和更具重要性。

   [1]Thornhill, John, “How Covid-19 is accelerating the shift from transport to teleport”, Financial Times, 30 March 2020, https://www.ft.com/content/050ea832-7268-11ea-95fe-fcd274e920ca.

   [2]Sneader, Kevin and Shubham Singhal, “From thinking about the next normal to making it work: What to stop, start, and accelerate”, McKinsey& Company, 15 May 2020,https://www.mckinsey.com/featured-insights/leadership/from-thinking-about-the-next-normal-to-making-it-work-what-tostop-start-and-accelerate#.

   [3]This anecdote appears in the article by Kulish, Nicholas, et al., “The U.S.Tried to Build a New Fleet of Ventilators. The Mission Failed”, The New York Times, 20 April 2020 update, https://www.nytimes.com/2020/03/29/business/coronavirus-us-ventilator-shortage.html.

   [4]BlackRock, Sustainable investing: resilience amid uncertainty, 2020, https://www.blackrock.com/corporate/literature/investor-education/sustainableinvesting-resilience.pdf.

   [5]Tett, Gillian, “Business faces stern test on ESG amid calls to ‘build back better’”, Financial Times, 18 May 2020, https://www.ft.com/content/e97803b6-8eb4-11ea-af59-5283fc4c0cb0.

   [6]Strine, Leo and Dorothy Lund, “How to restore strength and fairness to our economy”reproduced in “How Business Should Change After the Coronavirus Crisis”, The New York Times, 10 April 2020, https://www.nytimes.com/2020/04/10/business/dealbook/coronavirus-corporategovernance.html.

   [7]Schwab, Klaus, “Covid-19 is a litmus test for stakeholder capitalism”,Financial Times, 25 March 2020, https://www.ft.com/content/234d8fd6-6e2911ea-89df-41bea055720b.

   [8]Merchant, Brian, “Google Says It Will Not Build Custom A.I. for Oil and Gas Extraction”, OneZero, 19 May 2020, https://onezero.medium.com/googlesays-it-will-not-build-custom-a-i-for-oil-and-gas-extraction-72d1f71f42c8.

   [9]Baird-Remba, Rebecca, “How the Pandemic Is Driving Labor Activism Among Essential Workers”, Commercial Observer, 11 May 2020, https://commercialobserver.com/2020/05/how-the-pandemic-is-driving-laboractivism-among-essential-workers.

  

    进入专题: 新冠疫情   数字化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024.html
文章来源:《后疫情时代:大重构》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