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德文:碳中和目标下的碳市场机遇、挑战与展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0 次 更新时间:2021-10-12 23:22:19

进入专题: 碳中和    

梅德文  
我们就有必要想方设法地降低交易成本,清晰地确定产权。

   所以,经济学也认为,资源优化配置有两个重要的条件,一是必要条件,即清晰的确权,二是充分条件,降低交易成本。碳市场就是遵循这样的制度治理,它可以实现总量控制目标下减排成本的最小化,换句话说它可以同时有利于经济高质量增长,破解中国发展与减排的两难问题,促进中国经济、能源与金融结构调整的有效工具。借助市场的力量推动“碳达峰”、“碳中和”,碳交易市场是个重要的选项,能低成本高效率地促进经济效能、能源效能和资金效率。

   一方面,通过碳市场的激励机制,鼓励新能源产业或非化石能源产业发展,解决减排的正外部性问题;另一方面,通过碳市场的约束机制,抑制化石能源产业,解决碳排放的负外部性问题,也就是说碳交易市场最重要的两个机制,一是激励机制,增加非化石能源的收益,二是约束机制,提高化石能源的综合成本,通过碳交易市场这样的价格信号,反映碳排放的综合社会成本,或者边际减排成本,或者外部性成本。

   中国碳市场自2005年起就开始参与国际碳市场,当时作为《京都议定书》附件一国家的CDM市场,也就是清洁发展机制市场,从2013年开始,中国在京、津、沪、渝四大直辖市和广东省、湖北省、深圳市以及后来的福建这八省市陆续开展区域碳交易试点,试点的区域、面积、人口总量、GDP总量都具有一定的代表性,试点地区的配额总量就是八个试点总量大约12亿吨左右。从2013年到2021年6月,这8个试点配额总量超过12亿吨,总共近3000家控排单位,大约1000家非履约机构,1万多名自然人参与了区域碳交易试点。截至到2021年6月,这八个试点八年累计成交4.8亿吨,交易额114亿,平均交易价格23.75元。基于此基础可以计算一下规模,八个碳交易试点换手率,累计成交量4.8亿吨,配额总量12亿,4.8亿吨的是8年的,如果除以8是6000万吨,这样我们就能算出来,也就是说6000万吨除以12亿,中国平均换手率,过去碳交易换手率是5%左右。这样我们下了一个基本的结论,中国的碳交易试点,是一个区域分割的市场,也是一个现货市场。由于各种原因,我们过去七八年的中国试点碳交易市场总结起来的特点就是交易规模小,交易价格低,缺乏流动性,投融资功能弱,我们的换手率只有5%。所以,碳交易试点的价格发现功能和资源配置功能都有待完善。

   碳交易市场最重要的功能就是为中国碳减排提供低成本、高效率的价格工具,同时也能够为中国140万亿计的投资提供价格信号、引导功能、激励机制、风险应对与稳定预期。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行长说,碳市场最重要的作用是引导投资,通过跨多个联动的项目和技术投资,逐渐改变未来的生产模式与消费模式,实现3060目标的过程必然要依靠大量的投资,无论是发电、交通等行业的碳减排还是发展新科技,都需要新的投资,能否吸引这么多投资?这么多投资如何引导,激励,不酿成大的亏空?,这么多投资不可能凭空实现,每项投资都需要导向,需要算帐,而算帐就需要有依据,就需要有个价格信号。毫无疑问,碳交易市场就可以为中国的百万亿计的“碳中和”投资提供一个价格信号,这就是我们刚才一再强调的。

   第一次工业革命依靠的是银行;第二次工业革命依靠的是资本市场;第三次工业革命,我们认为,需要在银行和资本市场的基础上增加一个新型的金融市场或者类资本市场,那就是碳交易市场。

   今年7月,中国碳交易市场千呼万唤始出来,7月16日-7月30日11个交易日,交易量近600万吨,成交额近3个亿,平均价格50元/吨,我们作为碳交易市场的从业者对这个价格还是感觉很振奋的,因为这个价格是全国碳交易试点价格的2倍以上,中国京、津、沪、渝,加上广东、湖北、深圳、福建这八个碳交易试点,从2003年到今年6月份总共交易量114亿,4.8亿吨,平均价格23.75元/吨。所以,我们对于全国碳交易市场50元的价格感觉还是非常高兴的。因为它基本是我们目前节能减排的边际成本,清华大学能源环境经济研究所的所长张希良教授认为它取得了“开门红”的骄人业绩。接下来,如何兼顾价格稳定与持续流动性,就是持续的交易量,这是个难题。

   目前,碳交易市场就一个行业——电力行业,企业门槛必须是2013-2018年中任何一年的碳排放量超过2.6万吨以上的发电企业,目前全国一共有2162家发电企业作为重点排放单位,碳市场的主管部门根据电厂的发电量及其对应的基准线为企业分配配额。

  

   之前提到全国碳市场的交易量,一是全国碳市场上个月的交易量;二是八个试点过去七八年的交易量。目前,全国碳市场的配额大约是40亿吨左右,根据中国碳交易试点过去七八年的交易量,换手率大约是5%,可以推算一下,中国全国碳市场的交易量,40亿吨的总配额,如果按照5%的换手率来计算,那就是2亿吨的交易量。如果平均是50元,总量便是100亿,当然,我们认为,未来随着市场规模的扩大,碳价格有可能在试点区域平均价格基础之上实现大幅度的提高,市场规模有可能达到400亿。我说的这个400亿指的是当碳价达到200元/吨的时候。

   当然,这只是一家之言,很多专家认为,当中国实现“碳达峰”的时候,中国碳交易价格有可能还是在100元/吨左右。如果是100元/吨,5%的换手率,那就是所谓2亿吨,就是200亿的交易量;如果是200元/吨价格,那就可能达到400亿交易量。说到这里,我们对中国碳交易市场的配额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目前碳市场的规模只有电力行业一个领域,大约40亿吨配额,未来如果从一个电力行业发展到电力、石化、化工、造纸、建材、民航等八大行业,那配额可能超过70亿吨。所以,我们假设换手率是5%,可以推测未来,比如“十四五”末期或“十五五”也就是2025-2030年之间,中国碳交易市场配额总量可能会达到70-80亿吨,根据换手率,如果是5%,我们的交易规模可能会达到3.5-4亿吨。

   假设交易换手率5%。我们来判断一下交易价格,有两种观点,一种是比较谨慎的,一种是比较乐观的。

   国际权威的环保组织美国环保协会EDF的谨慎预测,认为今年碳交易价格大约50元/吨左右(人民币),到2030年中国“碳达峰”时大约不到100元,93元;到“碳中和”时,也就是到2060年可能会达到不到200元/吨(人民币),比如167元/吨。我认为,EDF的观点可能偏保守,偏谨慎。当然,预测价格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有效市场假说,市场价格是不可能判断出来的,这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但是我们还是希望能够做一个预判。

   另外一个判断,清华大学能源环境与经济研究所团队张希良教授认为,碳价格在“十四五”“十五五”期间,也就是说2021-2030年是8-10美元,差不多100元(人民币),这对中国碳达峰时的价格,美国环保协会和清华大学能源经济研究所都预测的价格是100元左右(人民币)。但清华方认为2035年可能会达到25美元,2050年可能会达到115美元,也就是说超过600人民币。2060年“碳中和”时可能会超过200-300美元/吨。我为什么抛出这两种预测呢?希望大家自己做一个判断预测,对未来的发展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们也没法做出准确的判断。

   在此,可以比较一下,当今世界最大的碳交易市场,中国碳市场尽管配额规模40亿,超过欧盟碳交易市场不到20亿吨。但是流动性、价格、交易量,我们比欧盟碳市场还差得很远。欧盟碳交易市场去年交易量81亿吨,这个交易量是配额总量的400%多。欧盟碳市场配额不到20亿吨,欧盟碳市场的交易量占全球碳交易总量的约90%。欧盟碳市场去年的交易额2010亿欧元,交易价格大约是24欧元。在此,我们可以做一个比较。

   按照市场的交易量或流动性、换手率、交易活跃程度来对比,欧盟碳市场的换手率是400%,是中国8个试点碳交易市场换手率的80倍。过去我们2013-2021年6月份,8个碳交易市场的交易额114亿,交易量4.8亿吨,除以8,也就是每年6000万吨,这样就可以算出来,中国碳交易换手率大约5%。欧盟碳交易换手率是中国碳区域市场的80倍,这是算交易活跃程度或者换手率、流动性。如果按照价格对比,欧盟碳交易市场去年平均价格24欧元,而中国碳试点去年平均价格大约23.75元/人民币,韩国碳市场价格50多美元,而欧盟碳市场价格50多欧元,当然碳市场价格是浮动的。如果比较价格,中国碳交易市场价格和欧盟碳交易市场价格刚好抵上一个汇率,如果不考虑拍卖成本,欧盟目前的碳市场已经到达第四阶段,目前配额拍卖率超过75%。

   欧盟度电碳价格大约是中国度电碳价格的10倍以上。刚才一再强调,碳市场的目的是通过资源配置,风险管理,价格发现来引导稀缺的资源获得更优的配置。如果碳交易市场的规模、流动性、价格都不能够科学地体现或者反映碳排放的边际减排成本,综合社会成本或者外部性成本,也就是说它无法形成公平、合理、科学有效的碳价格的话,碳市场的功能就会大大地减弱。

   刚才我们比较了中国和欧盟碳交易市场的交易规模,交易价格,碳交易的流动性、换手率,可以客观地说,中国碳交易市场需要进一步完善科学、合理、有效的价格形成机制,保持我们可能无法实现碳交易市场担任第三次工业革命金融支持的重要历史担当的重任。刚才我说了好几次了,我认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第一次工业革命金融支持靠的是银行,第二次工业革命金融市场靠的是资本市场。中国目前在新能源的供给,我们有最大的新能源体系,传输有特高压电源,消纳有电动车体系和储能体系;但我们还是需要有一个能提供大规模、低成本的长期资金支持的金融市场。当然,中国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机遇,中国发展新能源产业绝对需要银行与资本市场,但这是不够的,还需要新型的资本市场和金融市场,那就是碳市场。但这个历史担当要求中国碳市场的规模、价格、流动性都要达到科学、合理、有效的体系和机制。因此,我们认为,中国碳市场责任重大。

  

   03

   欧盟碳市场与北京碳市场

  

   欧盟碳市场第一阶段从2005-2007年,遭遇金融危机;第二阶段从2008年-2012年;第三阶段从2013-2020年。发现有个非常有意思的地方,2001年底-2017年大约七八年时间,欧盟碳交易市场价格都没有超过两位数,也就是碳价格长期低迷,主要有两个原因碳配给供过于求,长期疲软;二是欧盟碳市场初期采取“祖父法”,就是历史分配法的原则,鞭打快牛,不利于市场公平。

   2018年开始,碳价就达到了15欧元一直到2019年、2020年的20多欧元,为什么达到这样的水平呢?最主要的是:

   1.扩大控排行业的范围,抑制国际抵消信用的使用,有效地减少配额盈余。

   2.采用“市场稳定储备”,也就是MSR原则。所谓MSR就是市场稳定储备原则,它作为长期控制配额盈余的方案,市场稳定储备原则将给予一定的规则和目标,按照规定的条件自动地调整配额的拍卖量。也就是说它是个长期盈余的配额管理方案,给碳市场提供一个有效的预期。

   3.欧盟碳市场金融产品丰富,碳期货交易活跃。

   4.欧盟碳市场参与主体多元,金融服务发达。

   这是我比较了欧盟碳交易市场为什么从几欧元到目前的50-60欧元的原因,我们就想说明一个观点,碳市场的配额市场,碳价格本质上取决于节能减排的边际减排成本,也取决于碳配额发放的松紧,因为它是个配额市场。

再说说北京碳交易市场。全国碳交易试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碳中和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009.html
文章来源:人大重阳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