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兴良:套路贷犯罪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74 次 更新时间:2021-09-11 10:45:35

进入专题: 套路贷犯罪  

陈兴良 (进入专栏)  
寓意金钱如雨,无抵押贷款。韩召海等人在非法放贷的过程中,多次对逾期未还款的借款人暴力讨债,逐步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韩召海负责公司总体运营,决定放贷业务,管理公司账务,指挥他人催收,拥有较强的决策权及管理权,系该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曹明、孙明、叶宇铭、胡桥系公司合伙人,在韩召海的带领下非法放贷,暴力讨债,多次积极参加该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系该组织的积极参加者;管庆永作为韩召海从事放贷业务的引路人,明知该组织从事非法放贷和暴力讨债,仍参与其中,系该组织的一般参加者。该组织为了索要欠款,多次通过非法拘禁、辱骂殴打、威胁恐吓、夹击身体敏感部位、喷辣椒水、踩脚趾、烫烟头、“架飞机”及电击等恶劣手段,有组织地实施了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具体包括:多次使用暴力手段非法拘禁多名借款人;为谋取非法利益,采用暴力威胁手段,以索要高额利息、滞纳金等费用为由,逼迫借款人写借条,以此敲诈勒索;在敲诈未果后,纠集多人对借款人的财物进行打砸,故意毁坏他人财物;在暴力讨债的过程中,多次强拿硬要借款人财物,深夜强行进入借款人住宅。该组织还通过喇叭喊话、门上喷漆、发送暴力讨债视频等方式向借款人施加压力,吸引群众围观,扰乱社会秩序。在放贷过程中,该组织设定高额滞纳金及罚息,通过肆意认定违约、擅自垒高债务、伪造银行流水等手段,将套路贷手段与暴力讨债手段相结合,从而最大限度地牟取非法利益。2016年8月17日至2018年1月4日,该组织非法放贷105人次,放贷金额3064400元,非法获利1131050元,尚有本金489400元未收回。上述获利,除部分用于公司日常运营、维系组织发展、租赁房屋及车库、购买车辆等,其余部分由组织成员按出资比例分配。

  

   西安市新城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韩召海纠集老乡及同事擅自设立金雨空放小额贷款公司,从事非法放贷业务,收取高额利息及名目繁多的各种费用,在借款人逾期未还款后,采取辱骂殴打、威胁恐吓、夹击身体敏感部位、喷辣椒水、踩脚趾、烫烟头、“架飞机”及电击等恶劣手段暴力讨债,以套路贷手段骗取他人财物,从而使组织影响不断扩大,组织势力日渐加强,逐步形成一个以韩召海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为攫取非法利益,增强犯罪能力,先后实施了非法拘禁、敲诈勒索、寻衅滋事、故意毁坏财物、非法侵入住宅、诈骗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严重扰乱正常金融秩序,侵犯他人人身财产权利,破坏当地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韩召海的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拘禁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故意毁坏财物罪,非法侵入住宅罪,其采用“套路贷”手段骗取袁胜杰的房产,已构成诈骗罪。曹明、孙明、叶宇铭、胡桥、管庆永的行为已分别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相应罪名,其采用“套路贷”手段骗取袁胜杰的房产,已构成诈骗罪。

  

   在案例3中,被告人韩召海等人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主要表现在高利放贷以后的非法讨要债务过程中,因而其组织属于围绕着非法讨债而形成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在案例3中,只有一起套路贷诈骗。2017年2月23日,袁胜杰向金雨空放公司借款125000元,扣除利息、保证金、中介费、上门费等,韩召海向袁胜杰转账92000元,还款期限为1天。双方口头约定用袁胜杰的房屋办理抵押,但袁胜杰被要求在签订委托书后进行公证,内容为韩召海有权出售房屋。袁胜杰被告知公证是贷款程序,不会处理房屋。借款到期后,韩召海虚增债务,垒高还款金额,迫使袁胜杰无法归还钱款。韩召海第一次要求袁胜杰还款不低于20万元,第二次要求其还款不低于30万元。韩召海与叶宇铭利用袁胜杰在抵押借款时已签好的卖房手续,使用虚假的袁胜杰的离婚证书,将袁胜杰的房产过户到叶宇铭名下,然后出租,租金由韩召海、曹明、孙明、叶宇铭平分。直到破案后,袁胜杰才得知自己的房屋已被韩召海过户给他人。经评估,涉案房屋价值293200元。韩召海采用套路贷的方式实际骗取袁胜杰201200元。在这个套路贷案件中,借款人袁胜杰借款125000元,实际到手才92000元,其余33000元被出借人韩召海等人以利息等各种名义扣除,并且还款期限只有1天。对于如此苛刻并且代价巨大的借款条件,借款人袁胜杰应当是明知且同意的。因此,韩召海等人的行为很难构成诈骗罪。在袁胜杰不能归还钱款的情况下,韩召海等人恶意垒高借款,并且采用欺骗手段,将袁胜杰的房屋出租和出卖,实际占有袁胜杰201200元,法院将该201200万元认定为套路贷诈骗数额。对此,其中的33000元是否能被认定为诈骗数额,还是值得商榷的。如前所述,借款人袁胜杰对借款条件不可能不知情,因而也就是不存在诈骗问题。至于余下的168200元能否被认定为套路贷诈骗数额,还应当考虑这部分数额包含了借款在借期1天以后所产生的利息,及其利息是如何约定的。另外,此后的用款时间在案情中也没有反映。总之,只有将1天借款期间届满以后的高息一概视为诈骗行为的结果,才能将这部分款项认定为诈骗数额。因此,在高利放贷过程中发生的套路贷诈骗以及数额认定其实是极为复杂的问题,应当根据事实和证据进行细致的分析和判断。

  

   从案例3来看,韩召海等人非法放贷的事实是明显的:从2016年8月17日至2018年1月4日,韩召海等人共放贷105人次,放贷金额为306.44万元,放贷收益为人民币113.105万元,尚有本金48.94万元未收回。在我国《刑法》当时尚未将非法放贷规定为犯罪的情况下,该行为并不构成犯罪。韩召海等人的犯罪行为主要发生在讨要债务环节,他们采取软暴力手段,触犯数个罪名,对此,应当以犯罪论处。然而,将这种暴力讨债行为认定为黑恶势力犯罪,就存在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恶势力犯罪之间的区分问题。对于这个问题,各地司法机关在处理时,对界限的把握标准并不统一,这是值得进一步研究的。

  

   我国《刑法》第294条对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有明文规定,并且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四个特征作出了具体规定。然而,我国《刑法》中目前并无关于恶势力犯罪的明文规定,只是相关司法解释对恶势力犯罪作了规定。例如, 2019年4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发布的《关于办理恶势力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二)》)规定:“恶势力,是指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但尚未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犯罪组织。”在恶势力基础上,会形成恶势力犯罪集团,对此,《意见(二)》规定:“恶势力犯罪集团,是指符合恶势力全部认定条件,同时又符合犯罪集团法定条件的犯罪组织。”从以上规定来看,恶势力是指尚未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犯罪组织。表面上看,黑社会性质组织与恶势力犯罪集团之间的区别似乎仅仅是程度上的,但实际上,二者之间具有性质上的区别,对此,应当结合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四个特征进行分析。如前所述,黑社会性质组织具有四个特征,即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控制)特征。因此,应当从这四个特征对黑社会性质组织和恶势力犯罪集团加以区分:

  

   其一是组织特征。组织特征是指黑社会性质组织不仅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而且组织结构较为稳定,并具有比较明确的层级和职责分工。因此,组织特征可以分为人员基本固定和组织结构稳定这两个方面。在套路贷犯罪中,关于人员和组织,存在两种情形:第一种情形是,组织非法放贷,没有合法的放贷资质,放贷组织是非法的;第二情形是,组织具有合法放贷资质,并且具有一定的组织结构,人员较多,分工明确。即使是有组织地从事套路贷或者高利放贷活动,例如具有小额贷款公司等经济组织形式,招聘一定人员,存在一定的分工,也不能简单地认为该组织具备了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特征,而是要分析这种经营实体是否成为了犯罪的组织依托,并且是否为专门从事各种违法犯罪活动提供了组织支撑。

  

   其二是经济特征。经济特征是指黑社会性质组织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更为重要的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经济特征表现为“以商养黑”“以黑护商”,而不是仅仅获取经济利益。对于黑社会性质组织来说,无论其财产是通过非法手段聚敛的,还是通过合法方式获取的,其都会将其中部分或全部用于违法犯罪活动或者维系犯罪组织的生存、发展。因此,在套路贷案件或者高利放贷案件中,不能仅仅将所获经济利益的规模作为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标准,而是要考察所获经济利益是否被用于违法犯罪活动或者维系犯罪组织的生存、发展,例如购买作案工具,提供作案经费,为受伤、死亡的组织成员提供医疗费、丧葬费,为组织成员及其家属提供工资、奖励、福利、生活费用,为组织寻求非法保护以及支出其他与实施有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有关的费用等。如果仅仅是为了获取经济利益,并不存在“以商养黑”“以黑护商”的情形,就不能认定具有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经济特征。

  

   其三是行为特征。行为特征是指违法犯罪活动具有暴力性、胁迫性和有组织性。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行为方式还包括其他手段。在司法实践中,所谓的“其他手段”主要包括两类:一类是以暴力、威胁为基础,利用组织势力和影响在已对他人形成心理强制或威慑的情况下,进行所谓的“谈判”“协商”“调解”;另一类是滋扰、哄闹、聚众等其他干扰、破坏正常经济、社会生活秩序的非暴力手段。这种非暴力的其他手段也就是通常所称的软暴力。在套路贷或者高利放贷活动中,主要是在非法索债的时候,行为人往往采取暴力或者软暴力的手段。在认定标准上,这种暴力或者软暴力应当达到以下程度,即造成他人的人身重大伤亡或者财产重大损失,对经济秩序和社会生活秩序造成严重破坏。

  

   其四是危害性特征。危害性特征是指称霸一方,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这既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本质特征,也是黑社会性质组织区别于一般犯罪集团的关键所在。套路贷或者高利放贷通常只发生在民间借贷领域,而且借款人都是特定的人。在这种情况下,暴力或者软暴力一般都是针对特定的人的,只有在某些情况下,才是针对借款人的亲朋好友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危害性特征主要表现为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这两个方面。非法控制是指对一定区域或者一定行业的控制,套路贷或者高利放贷通常都不可能具有这种非法控制特征。重大影响是指对当地生活或者生产产生具有破坏性的重大影响,对此,应当从犯罪的规模和造成的后果等方面进行考察。如果没有达到这种重大影响的程度,就不能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一般来说,套路贷或者高利放贷只有在产生重大影响的情况下,才能被作为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根据。

  

综合以上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四个特征来看,在套路贷或者高利放贷案件中,被告人虽然可能触犯罪名较多,然而,其行为的暴力性是否已达到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的程度,这是值得商讨的。因为,虽然软暴力也可以成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其他手段,但它必须以暴力为前置条件,它是利用由暴力手段所形成的威慑力来发挥作用的。因此,如果没有暴力,就不可能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只有对恶势力的认定,才可以完全以具有软暴力为依据。因此,如果没有明显的暴力手段,没有造成严重结果,只具有软暴力,那么,即使被告人触犯了多个罪名,其行为也不能构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而只能将其行为认定为恶势力犯罪或者恶势力集团犯罪。例如,在案例2中,法院认定被告人非法放贷,被告人在不能收回借款的情况下,指使公司催讨人员至借款人住处、公司等地,采用拘禁、殴打、恐吓、威胁、滋扰等手段,(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兴良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套路贷犯罪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刑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92.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