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天:公民遵守劳动纪律义务的宪法变迁与启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7 次 更新时间:2021-09-02 07:19:28

进入专题: 公民遵守劳动纪律义务  

阎天  
以1936年的苏联经验来解读当代中国的宪法实践,否则就会脱离宪法变迁的客观实际。

  

   纵观遵守劳动纪律义务发展演变的历史,其主要内容从接受国家教育以提高觉悟,逐步转化为接受企业惩罚以加强服从,再调整为当下的状态,基本完成了“正—反—合”的逻辑过程。而历史也为宪法规定遵守劳动纪律的正当性提供了佐证:包括这一义务在内的公民基本义务,并不会因为带有道德内容、调整私人关系而不宜入宪,且针对基本义务过度膨胀的风险也有应对之道。宪法要求公民遵守劳动纪律不仅是正当的,而且是可行的。

  

   展望遵守劳动纪律义务的未来趋势,无论倒退回正题还是反题皆非正途,惟有继续完善合题、追求政治经济民生效果的统一方有出路。至于完善合题的主要机制,在遵守企业规章制度问题上要依靠司法机关对企业与劳动者的利益作双向平衡,在接受国家思想教育问题上要依靠教育机构忠实完成国家托付的劳动教育职责。在完善合题的基础上,遵守劳动纪律义务可望发展成宪法协调国家、企业和个人利益的重要机制,其在公共话语中也有望摆脱边缘地位而重回主流。作为颇具中国特色的宪法规范,遵守劳动纪律义务为革命、建设和改革的恢弘事业增添了注脚,也为世界宪法的发展贡献了独特的中国经验。这是探讨公民遵守劳动纪律义务的宪法变迁的基本结论。

  

   注释:

   [i]根据截至2011年底的资料,仅中国、朝鲜、坦桑尼亚和古巴四国宪法规定了公民遵守劳动纪律的义务。参见孙谦、韩大元主编:《公民权利与义务:世界各国宪法的规定》,中国检察出版社2013年版,第3、5、265、402页。

   [ii]除了企业以外,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的纪律要求,虽然在语义上也属于“劳动纪律”,但是在实践中被视作不同于劳动管理事务的专门领域,通常称为“奖惩工作”。现行宪法出台时,奖惩工作的主要依据是1957年颁布的《国务院关于国家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奖惩暂行规定》。该《规定》起首即宣示其宪法依据为“五四宪法”第18 条,而非关于劳动纪律的第100条,可见劳动纪律与奖惩工作具有不同的宪法基础。参见劳动人事部干部局编:《奖惩工作问题解答》,中国劳动人事报社1987年内部发行,第1-3页。

   [iii]也有观点支持宪法规定遵守劳动纪律的义务。参见丁轶:《国家认同的宪法构建:实现机制与实施路径》,载《交大法学》2020年第3期。

   [iv]参见马岭:《对宪法〈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一章的修改建议》,载《国家行政学院学报》2003年第5期,第65页。

   [v]参见陆幸福:《公私领域分离与我国宪法再修改》,载《人大法律评论》(2015年卷第1辑),法律出版社2015年版,第211页。

   [vi]参见王锴:《部门宪法研究》,光明日报出版社2014年版,第229页。

   [vii]参见蔡定剑:《宪法精解》,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第288页;黄国桥:《略论我国现行〈宪法〉中过时的条款》,载《太平洋学报》2009年第1期,第44页。

   [viii]彭真:《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改草案的报告——一九八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在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载《人民日报》1982年12月6日,第1版。

   [ix]参见《列宁全集》(第29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381-382页。

   [x] 《中华全国总工会关于巩固劳动纪律的决议》,载《人民日报》1953年8月27日,第2版。在关于“五四宪法”草案的报告中,刘少奇重申了这种一致性是公民义务的基础,指出:“因为我们的国家是人民的国家,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完全一致,人民就自然要把对国家的义务看做自己应尽的天职。”刘少奇:《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草案的报告》,载《人民日报》1954年9月16日,第1版。

   [xi]前注(9),《列宁全集》(第29卷),第220页。

   [xii]前注(8),彭真文。

   [xiii]参见关怀主编:《劳动法学》,群众出版社1983年版,第100-101页。根据卷首说明,该书是在现行宪法出台的1982年12月定稿的。

   [xiv]如,1979年至1984年间实施的《森林法(试行)》曾将遵守劳动纪律列为奖励对象。该法第36条规定:“有下列先进事迹之一的个人,按照贡献大小,由国家或者各级革命委员会,给予精神鼓励或者物质奖励:……(三)坚守生产岗位,遵守劳动纪律,完成林业生产任务成绩优异的。……”

   [xv]参见肖蔚云:《论宪法》,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63页;前注(8),彭真文。

   [xvi] 《中共中央批准中华全国总工会〈关于巩固劳动纪律的决议〉及对此问题的指示》,载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4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第322-328页。

   [xvii]参见张友渔:《新宪法与劳动工作》,载北京市劳动学会秘书处编印:《社会主义宪法与劳动工资制度改革》,1984年自版发行,第21页。

   [xviii]参见前注(15),肖蔚云书,第209页。

   [xix]前注(10),《中华全国总工会关于巩固劳动纪律的决议》。

   [xx]参见斯大林:《在第一次全苏联斯达汉诺夫工作者会议上的演说(1935年11月)》,载斯大林:《列宁主义问题》,人民出版社1953年版,第640-654页。

   [xxi]前注(10),《中华全国总工会关于巩固劳动纪律的决议》。

   [xxii] 《条例》公布当日,中华全国总工会机关报《工人日报》就《条例》公布一事发表社论,特别强调要“把后进职工特别是犯有严重错误甚至某些罪行的人转变过来”。参见《建设“两个文明”的重要保证》,载《工人日报》1982年5月3日,第3版。

   [xxiii] 《条例》公布当日,中华全国总工会机关报《工人日报》就《条例》公布一事发表社论,特别强调要“把后进职工特别是犯有严重错误甚至某些罪行的人转变过来”。参见《建设“两个文明”的重要保证》,载《工人日报》1982年5月3日,第3版。

   [xxiv]唯一的例外是,《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关于颁布“国营企业内部劳动规则纲要”的决定》允许机关、合作社、公私合营企业及私营企业“根据具体情况参照本纲要的精神”制定本单位的劳动纪律(第5条)。参见《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关于颁布“国营企业内部劳动规则纲要”的决定》,载《人民日报》1954年7月14日,第1版。

   [xxv]参见《最高人民法院总结关于处理劳资案件的经验和对今后处理劳资案件的几点意见》(法行字第4637号)。

   [xxvi]前注(8),彭真文。

   [xxvii]参见叶剑英:《关于修改宪法的报告——一九七八年三月一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的报告》,载《人民日报》1978年3月8日,第1版。

   [xxviii]马克思:《资本论》(第1卷),人民出版社1953年版,第396页。

   [xxix]参见肖蔚云:《我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群众出版社1987年版,第67-68页。

   [xxx] 《邓小平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146、151页。

   [xxxi]参见令狐安、孙桢主编:《中国改革全书(1978—1991)·劳动工资体制改革卷》,大连出版社1992年版,第11-16页。

   [xxxii]前注(8),彭真文。

   [xxxiii]参见前注(6),王锴书,第229页。

   [xxxiv]如《公司法》第17条规定:“公司必须保护职工的合法权益,依法与职工签订劳动合同,参加社会保险,加强劳动保护,实现安全生产。公司应当采用多种形式,加强公司职工的职业教育和岗位培训,提高职工素质。”

   [xxxv]除名本身不属于处分,虽然其程序和效果等与处分基本相仿。参见刘贯学主编:《劳动法规知识讲话》,中国劳动出版社1992年版,第96页。

   [xxxvi]关于留厂劳动,国务院1979年颁布的《关于扩大国营工业企业经营管理自主权的若干规定》第8条对此作了规定:开除后,可以留厂劳动,发给生活费。

   [xxxvii]关于《劳动合同法》宪法意义的讨论,参见陈鹏:《限制自由与保障权利:宪法学视野中〈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五条之两面》,载《厦门大学法律评论》(第17辑),厦门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297-308页。

   [xxxviii] 2021年实施的《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法释[2020]26号)吸纳了上述规定(第3850 条)。

   [xxxix]参见中共中央宣传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司法部、全国普及法律常识办公室:《关于进一步加强〈劳动合同法〉〈就业促进法〉普法宣传教育工作的通知》(劳社部发[2007]39号)。

   [xl]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编:《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释义》,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第4页。

   [xli]王晨:《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草案)〉的说明》,2018年3月5日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

   [xlii]孙希旦:《礼记集解》,沈啸寰、王星贤点校,中华书局1989年版,第959页。

   [xliii]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现代汉语词典》(第7版),商务印书馆2017年版,第695页。

   [xliv]参见前注(8),彭真文。

   [xlv]参见袁宝华:《我所经历的企业整顿与改革》,载《百年潮》2018年第4期,第10页。

   [xlvi] See Romer v. Evans, 517 U.S. 620, 652-653 (1996)(Scalia, J., dissenting).

   [xlvii]参见前注(5),陆幸福文,第196-217页。

   [xlviii] See Daniel Farber&Neil S. Siegel, Unites States Constitutional Law, Foundation Press, 2019, p. 246-249.

   [xlix]参见姜秉曦:《我国宪法中公民基本义务的规范分析》,载《法学评论》2018年第2期,第43页。

   [l]参见张友渔:《论公民的权利和义务不可分离——宪法修改草案的一个重要问题》,载《东岳论丛》1982年第5期,第6-9页。

   [li]参见林来梵:《论宪法义务》,载《人大法律评论》(2000年卷第2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166-167页;李勇、蒋清华著:《论公民的宪法义务——基于宪法的衡平精神》,山东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第223-232页。

   [lii]参见朱道坤:《如何理解“光荣义务”?——对〈宪法〉第55条兵役条款的教义学解读》,载《东南法学》2016年第2期,第126-130页。

   作者简介:阎天,法学博士,北京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

   文章来源:《中国法学》2021年第4期。

  

  

    进入专题: 公民遵守劳动纪律义务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37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