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昭根:引人争议的皮诺切特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56 次 更新时间:2007-01-10 22:53:15

进入专题: 皮诺切特  

储昭根 (进入专栏)  

  

   皮氏亲手毁坏了宪政与民主,最终却将自己的命运交给宪政与民主,这也是皮氏的高明和睿智之处,从而让他避免了类似萨达姆、米洛舍维奇或齐奥塞斯库等独裁者的命运,同时也给现在或今后独裁者和平过渡到民主,避免新的流血,促进国家和解与进步提供了一笔丰厚的真正的“皮氏遗产”。

  

   2006年12月10日,曾铁腕统治智利17年,因践踏人权而饱受非议的智利前军政府领导人皮诺切特最终以91岁的高龄安然死在病榻上。对这位生前一身是非的人物在受到审判之前死去,有人庆祝,有人哭泣。他的支持者和反对者当天分别在首都圣地亚哥举行了游行示威活动并引发了骚乱。

  

   争议的政变

  

   智利是世界上最大的产铜国,通常这样的初级资源国最容易迷恋上社会主义,智利也不例外。在拉美左翼风潮高涨的1960年代,美国情报部门不断提及阿连德的左翼人民团结联盟在智利的崛起。曾三次竞选总统失利的阿连德主张经济社会主义化,没收地主庄园,实行土改,特别是他的工业国有化主张,引起美国人的警觉和尼克松政府的敌意。

   当阿连德博士最终在1970年以1.3%的微弱优势击败美国支持的前总统亚历山德里获得执政资格后,美国即密谋操纵智利国会的党派拼盘让亚历山德里以“少数派”身份暂代总统,然后重新举行大选以让即将卸任的总统埃杜阿多•弗雷绕过宪法不允许“连续”担任两届总统的限制再度当选。可是智利国会最终还是选择了曾做过参议院议长的阿连德,条件是他要签署一个“宪法承诺条款”,对其将要进行的社会主义改革进行自我约束。

   阿连德当政后,除了深化弗雷时期的土地改革外,还采取了一些更为激进和冒险的举措,如开征“溢利税”,延期偿付外债、对国际贷款人和外国政府的债务不予偿还,此外还数次提高工人工资,同时冻结物价。这些政策导致智利通胀速度惊人,超市商品奇缺,地主、一部分中产阶级、右翼的国家党、罗马天主教会群起反对他,连曾是阿连德左翼盟友的基督教民主党也不能忍受,不久与他分道扬镳,在国会与国家党联手阻挠政府施政。

   进入1973年,通过年初与北越签署停战协定而从越战僵局脱身的美国总统尼克松把矛头对准了阿连德。智利的贸易伙伴此时报复阿连德的国有化政策,而国际铜价又快速下跌,使得智利经济于第三季度坠入低谷,整个国家陷入一片混乱。圣地亚哥的街头随处可见街垒——那是古巴所支持的共产主义游击队在和政府军警对抗。与此同时,宪政危机也浮出水面:最高法院公开抱怨政府执行土地法不力,而众议院指责阿连德政府违背宪法,号召军队维持宪法秩序。危难之际,阿连德于8月23日任命皮诺切特为陆军总司令。在任命时,皮诺切特坚定地告诉阿连德:“我不是右翼,我会效忠您,我不能容忍任何动乱。”

   但难以置信的是,19天之后,皮诺切特却联手另外3名将领发动了政变。他们利用加强国庆安全之机,向首都大量调兵。大批坦克、装甲车9月11日凌晨出现在首都街头,阿连德与叛军激战,次日饮弹身亡。按照军政府的定论,阿连德是用机关枪自杀的。枪托上嵌有黄金,上刻“致好友萨尔瓦多•阿连德,菲德尔•卡斯特罗赠”。多年来,阿连德的支持者几乎一致认为他是被政变军人杀害的。近些年来,自杀的这一版本开始被接受。

   阿连德身亡30多年后依然充满争议。他是一位英雄,为社会主义献身的烈士,美帝国主义的牺牲品,还是要自行发动流血政变或绕过国会建立个人独裁的政客?由于他与卡斯特罗和中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紧密联系,一种普遍的批评认为他试图将智利转变为古巴式的国家。而政变的发生,其实也有他不甘心共产主义在智利失败而放手一搏的大背景。

   美国在政变前插手了智利政治,介入的程度仍众说纷纭。早在1962年4月,美国就成立了由白宫、国务院、中央情报局高官司组成的“5412特别小组”,地位仅次于美国政府内阁,专事控制智利大选,挑选自己的代理人。解密的文件显示,美国政府和中央情报局曾试图在1970年阿连德就职之前推翻智利政府,计划代号“福贝尔特”(Project FUBELT),导致当时智利陆军总司令瑞恩•施奈德被暗杀。随着越来越多的机密档案浮出水面,施耐德将军的家人正准备向美国法院控告1970年代美国外交政策的核心人物基辛格。

   当国际舆论纷纷指责美国插手政变时,亨利•基辛格在回忆录中还坚持说:“是他(阿连德)在智利制造的反对派发动了1973年的军事政变。在政变的酝酿、计划和执行过程中,我们没有发挥哪怕是最小的作用。”中央情报局是否直接参与了1973年的政变,迄今还没有公开的档案证据。中情局称在政变前两天得到了消息,但其“没有直接参与”政变。皮诺切特掌权后,时任国务卿基辛格向总统尼克松汇报说,美国“没有发动政变”,但是“尽力创造政变的条件”,包括领导经济制裁。一直到1977年,卸任后的尼克松才承认美国卷入了智利政变,他对美国卷入政变的解释是:“对美国的安全来说,智利的右派独裁比左派民主强。”虽然同一时期拉美也发生了多起政变,这场政变仍然是最具争议性的。

  

   争议的经济政策

  

   皮诺切特上台后,他表示自己希望“将智利变成一个企业家的国度,而不是无产者的国度”。他行武出身,并非经济里手,所以他特意起用“芝加哥小伙”(Chicago boys) ——这些曾在1955-1964年间在芝加哥大学经济学系受过训练,深受“货币主义”理论的创立者米尔顿•弗里德曼影响的年轻人,来贯彻他的政策。他取消了贸易壁垒,鼓励出口,私有化国有企业,创建控制利息和汇率的中央银行,大幅度地削减工资和私有化养老金体系。这些新自由主义实验的表面成果让阿根廷政变上台的庇隆将军实行的计划经济道路顿失光彩,“智利模式”在拉美成为新的样板。这也为皮诺切特赢得了勉强的国际赞扬。

   这些政策的支持者们感叹于“智利奇迹”:近20年来,智利经济的快速增长在拉美一枝独秀,被国际经济学家誉为经济奇迹。1960-1980年,智利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实际增长了35%。智利已是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区最具竞争力的国家。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公布的2004年度世界各国经济竞争指数,智利处世界第22位,把巴西(第57位)和墨西哥(48位)远远抛在后面。世界经济论坛首席经济学家、此次报告作者之一洛佩斯•克劳克斯说,“智利似乎完全脱离了拉美。其竞争指数比在该地区排名第二的墨西哥高出26点,这是在世界任何一个地区所没有的现象。”智利因此被誉为“美洲豹”,与“东亚四小龙”齐名。所以皮诺切特在1989年告别政坛前夕发表国情咨文时,感慨而又骄傲地向世界宣布:我接手的是一个满目疮痍的国家,而移交的则是一个具有坚实基础、旺盛未来的国家。

   但这些所谓的经济奇迹近年来遭到质疑。社会保障体系的私有化尤其被认为不公正,智利正在调整中。对外国竞争不加节制和分配财富不公使得公众的愤怒日益高涨和普遍化,导致拉美采取类似改革的其它国家左派纷纷上台执政,相关政策也在调整之中。

   即使是制造智利奇迹的主导力量“芝加哥小伙”的精神导师弗里德曼也指出,在智利,“在以皮诺切特将军为首的军政府的庇护与支持之下,自由市场经济政策得以推行”,但由此引出“只有独裁政权才能成功地实施自由市场经济政策”是荒谬的!他并预言,“经济自由迟早将会屈从于军队的独裁,而且这种局面可能很快到来”。所幸的是,智利“军事独裁政权已由民选政府所替代”。这也说明了所谓的奇迹并不是皮氏独裁的贡献。

   据弗里德曼回忆:政变前,“芝加哥小伙”曾经开始“鼓吹自由市场经济,作为摆脱智利经济停滞不前状态的一种办法”。到政变发生时,他们制定恢复经济的计划已经完成了189页的初稿,其中既有调查分析也有解决方案,他们将这个计划交给了皮氏。但皮氏拖了一年半才去执行。这也说明,执行新自由主义路线只不过是皮诺切特亲美英的手段与方法,而非初衷,血淋淋的“智利奇迹”只不过是其亲美英过程中歪打正着的结果。

   更值得关注的是,政变后,智利出现了自拉美有记录以来最急剧的工资下滑和失业飙升。工人的社会条件只能与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的普遍情况相比。1974到1975年,失业率从9.1%翻番到18.7%。到1983年,智利经济进入快速增长期,失业率却几乎达到35%。悲惨的工作状况激起了新一波、好几万次的罢工浪潮,却无一例外地遭到镇压。

   根据智利政府统计,目前超过20%的智利人口生活在贫困状态。但官方的统计还不包括退休工人和依靠微薄的补助金艰难生活的残疾人;许多人认为真实的贫困率接近40%。智利是当今世界贫富最分化的国家之一,这也是皮诺切特政权亲寡头集团政策的真实遗产。在1980到1989年经济蛋糕膨胀期间,占智利10%最富有的人占国民收入的比例从36.5%上升到46.8%。同时,占人口50%的底层民众的获利却从20.4%垂直下降到16.8%。更有数据表明,皮氏统治时期的社会财富向寡头集团的转移是以最残酷的形式进行的。到他放弃总统的时候,40%最穷的人的每天饮食摄入量已平均从2019卡路里下降到只有1629。同时没有足够住房的智利人从27%上升到40%。”

   如此说来,所谓的“智利奇迹”也只属于最富裕的那部分社会阶层,尤其是皮氏政治军事上的亲信。整个私有化是在毫无规章和监督的情况下进行的,等于是大规模地掠夺社会财富。在这个腐败过程中,皮诺切特个人以海外秘密账户形式分享了2700万美元财富已成为人所共知。高失业率、低工资、高利息和在枪的威胁下强迫劳动,意味着国内外资本的超额利润,而代价是数以百万计人的饥饿与贫困。更何况,经济的发展有利于独裁的巩固,或者说是其执政合法性的借口。因此,所谓的“智利奇迹”很难说是皮氏的遗产。

  

   争议的审判

  

   相对于经济政策,受到更大争议的是军政府打压政敌的铁血统治手段。1974年6月,皮诺切特自任总统,他的军衔也提升到“大元帅”,之前只有殖民政府首脑和智利开国元勋得到过这一军阶。1974年12月至1981年3月,皮诺切特任总统兼执政委员会主席,之后任立宪总统直到1990年卸任,期间皮诺切特掌握智利军政大权长达17年。

   皮诺切特在当权期间解散了国民议会,取消了工会权利,禁止各类政治活动,长期实行全国宵禁。他曾宣称:“如果没有我的允许,这个国家的一片叶子也不能动。”他最受攻击的决定是展开了针对前政府支持者、共产党人和左翼人士的“大清洗”。皮诺切特私下曾辩解说:“对付靠暴力和花言巧语弄选票上台的左派,你必须采用同样的手段才能让他们感到老实。”但在白色恐怖高峰期,军队经常随意入户抓人,数千人遭监禁和酷刑,至少3197人因政治原因被杀,超过1000人失踪,这完全是逆历史和时代潮流而动。当事后调查人员发现许多装着两具尸体的棺材时,皮诺切特称“这是节省空间的埋葬方式”。

皮诺切特残暴的独裁统治还迫使10多万人流亡国外。即便如此,他们也难逃被追杀的命运。1974年,智利前任陆军总司令卡洛斯•普拉茨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遇刺身亡。1976年,前智利驻美国大使、阿连德政府内阁成员奥兰多•勒特里尔在美国华盛顿特区遭汽车炸弹袭击身亡。他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还说:“人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储昭根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皮诺切特  

本文责编:liuwen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73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