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玺 谢韬:特朗普反对美国∶总统领导与分裂国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4 次 更新时间:2021-06-08 17:25:28

进入专题: 特朗普   拜登   总统领导   分裂国家   民粹主义  

张国玺   谢韬  
并多次通过行政手段直接或间接干预可能对他及其亲信构成威胁的司法调查。

   然而特朗普对美国民主体制的最大反对无疑来自他对2020年总统选举过程和结果的反对。在拜登通过合法程序确认当选新一任美国总统,且没有任何切实的证据证明选举不当行为存在的情况下,特朗普仍然坚持以"选举舞弊"等种种借口拒绝承认大选结果的合法性,并且拒绝履行美国政治传统的相关义务以确保总统权力的顺利交接,这在美国历史上实属罕见。作为在任总统的特朗普否认和抵制选举结果的性质,某种程度上类似于1860年美国大选中南部蓄奴州拒不承认林肯当选的合法性,尽管后者赢得了18个自由州中17个州的选票以及大多数选举人团票,结果导致南方各州宣布脱离联邦,美国开启南北内战。如果说美国内战前夕作为总统的林肯不惜南北之间兵戎相见也要捍卫美国的统一,那么今天作为总统的特朗普则是为了赢得连任、不放弃权力,即使分裂美国也在所不惜。作为在任总统而拒绝承认选举结果、甚至煽动"政变",无疑将成为特朗普反对美国、破坏其民主制度和摒弃其传统的历史明证。

   总而言之,如果特朗普的政治理念要求他"摧毁美国才能拯救美国"。那么其一脉相承的政治实践就是"只有反对美国才能重建美国"。曾任特朗普政府首任国防部长的詹姆斯。马蒂斯这样评论他的前领导;""特朗普是我一生中遇到的第一位不试图团结美国人民的总统,甚至都不假装尝试。相反,他试图分裂我们。"然而对于特朗普而言,反对美国的目的恰恰却在于"重建美国",或者说按照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理想中的美国"来"解决美国的国家建构问题"特朗普反对美国的政治实践无疑遭受了来自"另一个美国"的强烈反对,在"特朗普反对美国"和"美国反对特朗普"两种截然相反的巨大政治力量碰撞下,意欲重建美国的特朗普却事实上前所未有地固化了美国的国家分裂。

  

四、"分裂国家"与拜登的总统领导

   2021年1月20日拜登就职当日,特朗普缺席了新总统的就职典礼,成为150年来第一位拒绝参加继任者就职典礼的离任总统。在特朗普以打破常规的方式为自己的总统领导画上句号之际,他也难得地遵循了一次美国总统政治的传统,在白宫给继任者留下了一封亲笔信。虽然信中内容尚不得而知,然而可以确定的是,特朗普给拜登留下了一个同时面临前所未有的新冠肺炎疫情危机和政治危机的"分裂国家"。

   根据皮尤中心大选后的研究,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在经济、种族正义、气候变化、法治、美国的国际参与等一系列重大议题上的分裂日益明显,2020年总统选举的巨大争议性则进一步凸显了美国政治深层次的撕裂。同时,特朗普和拜登两人支持者之间的距离已经从政治和政策的分歧层面,上升到对美国核心价值观的认同分裂,而双方绝大多数支持者均表示,对方的胜利将导致对美国的"持久性伤害"。皮尤的调查还显示,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在几乎所有政治和社会议题上的严重分裂催生了前所未有的党派极化,也就是所谓政党"部落化"。这意味着美国两党选民不仅越发偏爱自己所属的政党,而且越来越厌恶他们眼中的对手,形成了所谓"情感极化"(affectivepolarization)的独特现象。更重要的是,种族、宗教和意识形态等议题与政党认同发生了更为紧密、更加同质化的相互裹挟,从而使得美国的分裂变得"异常的广泛与深刻"。另一方面,从2020年总统选举结果展现出的选举图景不难看出,特朗普执政四年后美国在政治地理上的分裂也得到了空前的固化,可以说美国选举版图上的红州与蓝州已经形成了"两个美国"。

   毋庸置疑,特朗普执政四年不仅没有缓解美国社会的巨大分歧,反而因为他不断制造分化和对立、"反对美国"的总统领导,加速和固化了美国的国家分裂,导致美国今天陷入了所谓"冷内战"(ColdCivilWar)——"美国现在正日益为两种敌对的宪政、文化和生活方式所撕裂"。分裂的"两个美国"都视对方为美国的现实威胁,都坚信自己于是站在正确的那一方,互相都无法说服对方,也无法达成任何共识。可以想象的是,当一个国家分裂为两个各自具有高度的政治和文化认同的心理/地理区域,并互相认为自己坚守的价值观正遭受另一方的攻击时,这种结合了政治分歧、党派忠诚、地域特色、种族议题等众多元素的分裂正在变得越发难以弥合。2020年大选过程与结果引发的巨大争议,尤其是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坚称民主党"偷取了选举胜利的果实",以及2021年1月6日国会大厦的暴乱,无疑让更多美国人失去了对另一方乃至美国民主体制的信心。在共识难寻、"分裂国家"继续发展固化的情况下,拜登作为新总统进行领导的难度可谓空前。

   在正式就任总统前。拜登智多次借批评特朗普一机.强调总统领导的重要性."这个国家现在需要总统领导,需要总统领导为美国树立榜样,帮助美国人拯救自己和家人的生命"。现在是拜登展现总统领导的关键时刻,然而其总统领导捋以何种方式呈现在美国和世界面前,其总统领导能否帮助美国重整旗鼓、走出危机,不仅捋决定美国是否会继续分裂,也捋决定"特朗普的美国"捋何去何从。

   毫无疑问,拜登将会展示和特朗普完全不同的总统领导。有人曾这样比较过特朗普和拜登的总统领导;当特朗普咆哮、冲动和睚眦必报时,来自特拉华州的前参议员和副总统总是报以克制和微笑。正如拜登在胜选宣言中承诺的,他捋成为一个"不会寻求分裂、只会寻求国家统一"的总统,这就意味着拜登捋会彻底摒弃特朗普"反对美国"的总统领导,转而利用自己的个人风格和情感特质、回归美国总统超越党派抗争、弥合国家分裂的领导——而"团结"也正是拜登就职宣言的主旨。然而拜登能否真正实现国内团结、"重塑美国的灵魂",其最大挑战仍是如何重建"特朗普的美国"的问题。

   拜登总统领导面临的严峻挑战在于,特朗普的下台并不会从根本上解决长期困扰美国的结构性问题,那些在2016年帮助特朗普赢得选举的因素不仅没有减弱,反而在特朗普"反对美国"的总统领导催化下得到了加强。斯科夫罗内克在展望拜登总统领导的前景时,形容拜登可能是"最难以想象的重建型总统"。如果拜登不能成为重建型总统,在美国分裂国家的现状下,则极有可能成为克林顿或奥巴马一样的"抵抗型总统",在"特朗普的美国"的处处掣肘下,在无法解决美国的国家分裂问题的情况下,尽量发挥总统领导的有限作用,寻求局部的政策突破。

   此外,在特朗普四年总统领导下,一个充斥了阴谋论和种族主义的"分裂美国"的思想已经在这片民粹主义思潮仍然具有极强景象的土地上扎,根。即使在特朗普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在任期间被二度弹劾的总统之后,特朗普所代表的理念和政治遗产在其支持者中仍然具有强大的共鸣。为数众多的共和党人仍然相信特朗普不应当对国会大厦的暴力事件负任何责任,并表示他们希望特朗普能够继续在党内发挥领导作用。即使共和党建制派下定决心与特朗普彻底割席,特朗普对共和党的影响在短期内也无法消除,同时共和党不仅有可能付出流失数以百万计的选民的代价,其党内团结和确定新议程的能力也会被严重制约。

   换言之,尽管特朗普的总统领导尚不足以完全撼动美国民主的根基,但是如果美国在新的总统领导下不能进行重大改革、不能真正弥合分裂和凝聚新的国家共识,那么"特朗普的美国"势必继续制约美国的政治发展,甚至加速美国的政治衰败。在美国政治发展中,总统领导的更迭一直是美国政治"推陈出新"的内在动力,总统领导也可能成为美国探索新的发展道路、推动国家转型的重要力量。尽管一个总统的执政是下一个总统领导的序章——正如特朗普颠覆奥巴马的政策议程,拜登也会否定特朗普的政治遗产。拜登作为美国历史上就任时年纪最大的总统,能否为分裂的美国带来新的希望,能否一定程度上解决美国政治制度的内生性、系统性问题,全世界都在拭目以待。

  

    进入专题: 特朗普   拜登   总统领导   分裂国家   民粹主义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6913.html
文章来源:美国问题研究》2021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